作者:wenxiang1107

    字数:3194

    2019/01/04更新10-11

    从老师那出来后,我一直处在性饥渴状态,根本无心上课,不过老师好像也没有来上课,听说好像是不舒服,请假了,我猜她应该是太舒服了吧。

    一直到晚上我都一直盯着陈秋艳,盯着她的左右摇摆且圆润的屁股,那每走一步都颤动一下的美胸,那柔软而又纤细的小蛮腰,陈秋艳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得到我的眼色,一直不也往我这边看,不看就不看,反正你到了晚上也没办法。

    呜呜呜,你们太过分了,呜呜呜。

    什么情况,怎么有人在哭,我这才留意到,坐我前面的肖丽丽爬在桌子上哭,前面站着几个男生在笑话她。这事看着我就凡,女孩不是应该拿来插的吗?逗哭她是什么意思,我最讨厌这些人了,女孩不应该是逗哭的,应该是插哭的。

    我站了起来,走上前面,正好我心里不顺,谁让我不爽,我让他更不爽。

    你们想干嘛,欺负肖丽丽想干嘛。

    哎哟,你英雄救美是不是。

    想打架就来,不打就滚,妈的,什么东西。

    我看着爬在桌子上的肖丽丽,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别哭了,有什么好哭的,你要是气不过我帮你揍他一顿。肖丽丽一听我要打架,马上慌慌张张的说:不用了,不用了,打架不好,谢谢,我没事了。

    说完躲开了我的手,我在空中的手自然的放到她肩上,我感到她的身体顿时紧张起来,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看向站在她前面的男生,吼到:还不走,等着请你们吃饭吗?滚。

    我没有压低声音,全班人都听到了我的声音,可能是我太横了吧,他们没也回口,走了回去。这时张泽龙开口了:哟,蛮嚣张的嘛。

    张泽龙和张泽权是两兄弟,相差两岁,但都读一个班,可能是张泽龙比较大的原因,他长得牛高马大的,一付混混模样,有的像班上的老大。可是自然不怂他,打架我从小到大就没怕过谁,我看了他一眼,然后便看向肖丽丽,意思很明显,要打就打,说什么废话。见我这么轻视他,他有点生气,可是因为在上课,所以他没有发作。我只能说他是个怂逼,打架这事还要分时间地点的吗?要干就干,不过现在肖丽丽比他有魅力,因为肖丽丽是可以插的。

    我弯下腰,平静的看着肖丽丽的脸,她的皮肤很好,很嫩,不是那种陈秋艳的白净,而是黄种人的那种黄色,嘴唇很薄,很好看,很想亲上去。

    你没事了吧。

    没……没事。

    没事就好,他们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叫曾合志。

    我知道。

    好了,我回去了。

    我抬起放在她肩上的手,她明显的放松下来,我又绕到后面拍了拍她的脑袋,她又紧张起来,不过我没有再有下一步的动作,直接坐了回去。后面的课她一直坐直了身体在那听课,我感觉奇怪,好好的紧张什么,没一会我就把她抛弃在脑后,还是晚上插陈秋艳对我有兴趣。

    很快到了晚自习,我们的晚自习有两个半小时,但我实在是等不了,于是我给了陈秋艳一个眼神,让她马上上来,陈秋艳不敢不听我的,如约的走上了综合楼,陈秋艳一改往日的顺从,连抱都不给我抱。

    我生气了,你这是怎么回事,不怕我把你的事告诉全班吗?

    不,不是,我来那个了,不行。

    那个是什么意思?不能做吗?

    我不明白那个是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我来月经了,来这个不能有的。

    月经是什么?为什么不能做。

    月经就是下面出血了,做了会得病的,这是书上说的。

    我不信,给我看看。

    陈秋艳想了想,难为情的将裤子脱到大腿一半处,我将她拉到光亮处,向里面看到,果然她内裤里面有一片小尿片,上面有一点点血,黏黏的,像是刚流下来的一样。

    这就是月经吗?不会是我弄的吧。

    陈秋艳摇了摇头,解释到:不是,女孩每个月都有的,有了这个就不能乱来了,要休息。

    我叹了口气,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下面都出血了,再来也太不进人情了,之前怎么样我不知道,现在陈秋艳是我的女人,该爱护不觉是要爱护的。

    那你的嘴不会也有月经吧,用嘴吧。

    陈秋艳低下了头,像一个放了错的宝宝一样,我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不愿意了,看来以后还需要多多努力才行。

    行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陈秋艳回去的屁股,我心里一阵难受,这弟弟像是老将军一样,顽固得很,就是不消退,搞得我回教室也不是,不回也不是。正在我左右为难时,突然看到一个单身的女同学去上厕所,综合楼的旁边就是厕所,从旁边上楼去就行了。

    她穿着一件薄薄的粉色带扣上衣,那胸前隆起的一团一看就知道大小不下于陈秋艳,下身一条普通灰布裤,双腿圆润得很。看到这样,我的弟弟不停的跳动着,同学,这就怪不得我了。

    站住,你干什么的。

    她愣住了,根本不会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人。

    我,我只是去上厕所。

    上晚自习你不知道吗,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去上厕所呢,你想记过是不是。

    不,不是,我不是,老师我真不是。

    过来。

    我上前去抓住她的手,故意往没有光亮的地方走,这样我没看清她的脸,她也没看清我的脸。

    老师,你干什么,干什么。

    我不理她,将她接到综合楼最左边的教室旁,右边的楼梯墙与围墙形成了一个90度的直角,我把她推了进去,用身边堵住了她的出路,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压了上去。

    啊,不要,救命,救命啊。

    闭嘴,要是让学校知道你这么晚和男人在一起,早就开除你了,别动,听我的话,你就什么事都没有。

    不等她回答,我的双手直接摸上了她的胸部,真的很大,一点都不比陈秋艳的小,陈秋艳的胸大,而且坚挺,而她的胸大,却很软,摸上去软得不行,没摸几下,感觉到那胸前有两粒硬硬的小豆凭空出现,我忍不住捏了捏,手感隔着两层衣服都很好。她感觉极了,我一捏她便“嗯”的叫了一声,双手护住胸部。

    你干嘛,把手拿开。

    我……我想尿尿。

    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含苞待放的,她说的尿尿一下刺激到了我。我忍不住了,一把脱下裤,将她的裤子拉了下来,用手提她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在我肩上。

    别去,忍住,等一下就好了,听到没,不然你小心被开除。

    别,不要,不要。

    她好像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拼命的用双手护住下面,双腿和腰用力想挣脱出来,可是两面墙加上我死死的夹住了她,她根本出不来,我顶住她抓住好的双手,将她的双手按到胸前,将她刚上来点的身体又按了下去。我的弟弟像是有眼睛一般,自动找到了那密穴,我屁股一用力,一下插了进去。

    啊~~~~

    她全身用力,我也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按住了她,那密穴像是五指山一样全方位的紧紧的挤压着我,紧的我差点射了出来,我赶紧退了一点出来。此时她才从那一次冲刺中缓过来,松开了那口气,一下子哭了出来。

    呜呜呜,你这个坏人,好痛,你大坏蛋。

    此时我已经被那种挤压感征服,没等她说完,屁股一用力,弟弟又插进去。

    啊!!不要,好痛。

    你不要乱动,等一下就好了。

    我按老师教的,插五下轻的,来一下重的,又插九下轻的,再来一下重的。她从刚开始的哭声,慢慢的开始发出不一样的呻吟声。

    啊,啊,别,啊,啊,嗯。别,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我才不管她这么多,继续耸动着,享受着她密穴里的挤压感。

    你那里面真舒服,放心,很快就好了,忍忍,忍忍就舒服了,放心,你不会被开除的,不会。

    啊,嗯,我不要,我要尿,我要尿尿。

    她不停的扭动着身子,我正在兴头上,哪能让她如愿,也许是我插得太过舒服,她扭动的力气没有之那么大,但扭来扭去让我的弟弟没有对准她的密穴,让我不能全力冲刺。于是我放开左手,用手拖起她的臀部,让她的臀部对准位置,继续插着。

    别动,这样就行,感觉到了没有,我的大肉棒舒服不。

    不,我要尿尿,我要尿~~啊~~~

    她实然又全身用力,密穴上处猛的喷出一股滚烫的液体,那热量和冲击力打在我了我小腹上,她的双腿死死的夹住了我,密穴里又出现那股无与伦比的挤压感。

    我从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但我知道这一定是我造成的,我超兴奋,也不管老师教的让女人舒服的技巧了,就是快速而又凶猛的耸动着下体。她的尿液喷了有一分钟才渐渐停下了,她的叫声也慢慢的小了上来,但我的冲刺却一下重过一下。

    等她尿完后,突然全身抽搐出来,我知道我应该停下来让她休息一下,但我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反正没见过她,也没什么心里压力,于是加大力气按住她,继续用力插着。

    她不停的在抽搐,我不停的在抽插,又来了那么几十下,我一下把她全身顶在了墙上,弟弟一下一下的跳着,终于存了好几天的精子射了出来。

    她已经晕了过去,没有了反应,我摸了下她的胸部,那颗心脏正大声的跳动着,感觉到那用力的心跳,我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兴奋过度了。

    我将她抱离那滩液体,走到旁边将她放了下来,帮她穿好裤子和衣服,临了又再摸了摸她的胸,转身回去了,等下等她醒了就不好说话了。

    晚上,我终于安安稳稳的睡了一觉,可到了第二天我就开始担心了,这可以是*奸啊,如果被学校知道了,那我可能被退学,于是我后面两天小心的老老实实的上着课,也不去找老师,也不去找陈秋艳,结果这两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两天的时间足够我的小兄弟恢复过来,第三天早上的勃起让他告诉我,它又需要女人了。等我去找老师时才知道,她出差了,而陈秋艳的月经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下子我又没有女人了,这让我不由的想起那个被我插晕的女孩来,可惜当时没看她长什么样,这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她,不知道下次插她时,她想不想尿尿,正当我一筹莫展时,我听到坐我前面的肖丽丽说,他爸妈带着妹妹回老家了办事去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一个人,这是关键。

    于是等没人的时候,我问肖丽丽:我今天下午想去外面买本书,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肖丽丽没有怀疑什么,很高兴的说:好啊。

    好啊,我的弟弟,你又有活干了。

章节目录

情欲校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wenxiang1107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enxiang1107并收藏情欲校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