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三娘

    字数:6770

    2019/06/13

    作者有话说:正文已经完结,本来不想放彩蛋,但作者有话里放不下这么多的字,这章的彩蛋是前面所有彩蛋的集合,这章番外接着以前的彩蛋,看不懂的可以敲这一章的彩蛋。

    窗外的阳光照在阳台上,艳丽的玫瑰花在温暖的阳光下舒展这花枝,紧闭的窗帘一丝光照都漏不进去。

    黑暗的卧室里面一张占据房间大半空间的床特别醒目的摆在中间,床上有一团鼓起,里面发出轻轻的呼吸声。

    一刻钟后床里面的那团东西微微蠕动,从素色的被子里面冒出一个黑乎乎的小脑袋,一双眼睛还是眯着,嘴里小声的嘟囔,“死陈潭,昨晚又闹得那么晚……”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发现不对劲,身上穿得是丝质的睡衣,丝滑的感觉在身上特别的舒服,但她平时不穿丝绸睡衣,一般穿得都是棉质,柔软舒适。

    而且房间太安静了,与她跟陈潭居住的地方不同,每天早上都会准时的出现广播声,睡得再沉也会被吵醒。

    归秋僵在了当场,困倦的睡意瞬间消失,她睁开眼睛,昏暗的光线下归秋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在原来世界的卧室。

    身上穿着她赶完稿后姐姐送她的镂空丝绸睡衣。

    床还是那张大床,就连床头的一支玫瑰还是她临睡前兴致来了剪下来,插在透明的玻璃杯中。

    没回来前归秋时时刻刻想着回来看一眼,现在回来了归秋才发现自己心疼得撕心裂肺。

    不知何时归秋已经泪流满面。

    熟悉的环境没有给她丝毫的安慰,归秋麻木的看着四周,眼光木木的,周围没有一样东西进了她的眼睛。

    归秋突然觉得她的卧室是这么的陌生,陌生的她害怕。

    她的眼泪一颗颗往下落,心口撕裂般的疼,猝不及防的回来,再也没法与陈潭相见,让她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突然门铃响起,归秋不想理会,可那声音却没有因为她的意识而停止,反而响的更加急促。

    归秋无法,只能抹了眼泪,给自己找了件外套披上,遮住她透过薄薄睡衣显露出来的玲珑身段。

    隔着门,归秋从猫眼往外面看,门口站着个高大的男人,脸处在阴影里,看不清楚,可他熟悉的身影归秋一眼就认了出来。

    她惊喜的打开房门,看到他熟悉的眉眼,刚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陈潭心疼不已,反手关了房门,上前温柔的给她拭泪,轻声哄道,“没事,别哭,我在呢。”

    归秋在他怀里慢慢止住泪,拉着他雪白的衣袖问道,“你怎么也跟来了?”

    陈潭也没有瞒她,柔声给她解释,“我也不是很清楚,一觉醒来你不在身边,我也处在一个陌生的林子里面,出来后发现是你说的那个世界,我就按照你给我的地址找了过来。”

    归秋眨了眨眼,她是刚醒来就发现自己回来了,难道他们两人回来的时间不同。

    陈潭显然也看出了她的想法,温柔的顺着她的背脊,想了想,冷静的分析,“我们应该是一起过来的,只是我过来的时候醒的比你早,你过来时应该还在睡梦中,所以才会这么迟才发现。”

    归秋没有异议,只是白皙的脸庞因为他的话而开始慢慢变红。

    她会迟迟醒不过来,还不是这个男人的错,每次都像吃不饱一样,把她往死里折腾,现在她的身体因为长年锻炼都吃不消他的折腾,可想而知他有多么不懂节制。

    陈潭的眸子开始变得幽深,放在她腰间的手开始不老实,暧昧的缓缓移动,撩拨她的敏感点。

    归秋气恼,将他的手从自己腰上扒了下来,脸色通红,一半是被气的,一半却是羞赧,“你昨晚不是已经做了很久,我身体都还没恢复呢。”

    陈潭挑眉,将人推倒在沙发上,“我来检查检查。”

    这傻丫头还没发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都不知道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他对她的身体很了解,一眼就看出了差异,她的这具身体更加纤瘦,脸也更加白,透着股不正常的苍白。

    眉眼青涩,没有被他长久滋润过后的妩媚。

    强行将她丝质顺滑得睡衣往上推,她身上的肌肤白皙水嫩,仿佛一块水灵灵的嫩豆腐,引人犯罪。

    但她水嫩的肌肤上却没有他昨晚留下的痕迹,她的皮肤被她养的很娇,轻轻一掐就会留下红色的痕迹,而他一激动,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每回都会留下青青紫紫的痕迹。

    看到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归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因此刚刚的借口完全不存在,她顿时急了,结结巴巴道,“我我这具身体可还是个处女,你你不能乱来。”

    闻言陈潭笑了起来,笑意直达眼底,但他的眼神却有些危险,“那你是准备留给谁?”

    归秋哑然,完全被他堵住话语,但她还是不死心,努力做最后的挣扎,“我还没洗脸,也没刷牙。”

    这人一做起来就没完没了,她的身体还很青涩,怎么可能抵得住他的索取,想到自己接下来的悲惨命运,归秋急的不行。

    “我不介意。”陈潭说完,大手已经攀上了她胸前的高峰,他心中清楚,她这具身体还是第一次,他不能急,不然她会受不了,而他也舍不得她疼。

    敏感的胸部被男人袭击,归秋瞬间软了腰肢,她被他调教的只要被他稍稍撩拨敏感点,身体就控制不住的发软,没想到这个毛病也被带到了这具身体上。

    陈潭大手温柔的在她娇软酥胸上挑拨,灼热的唇吻住她因为惊呼而微微开启的菱唇,熟练的含住她粉嫩香软的唇瓣,柔软的口感仿佛是上好的琼脂,又软又滑。

    归秋本还清醒的神智很快被男人吻的晕晕乎乎。

    陈潭熟悉归秋的敏感点,一手掐住她胸前粉嫩的小果实,让它在他手中变得成熟,直至成为一颗坚硬的果实。

    一手却往下走,熟门熟路的拨开她的内裤,找到了她山谷里面那颗藏在花瓣中的娇嫩小核,拇指微微用力,用着她喜欢的力度碾转按压。食指滑开她的滑板,在她干燥的花缝中轻轻蹭动。

    他的手指由于长年累月的握武器而变得粗糙,在她娇嫩的花缝中摩擦,有着微微的刺疼,但更多的却是她早已熟悉的快感。

    胸口也被他炙热的大手把玩,尤其时敏感的顶端被他掐住搓磨,快感源源不断。

    上下同时失守,强烈的刺激一波波袭来,归秋只能无助的张唇喘息,可她的唇瓣正杯男人含住吮吸,她一张唇,男人顺势就攻了进去,将她的呻吟淹没在彼此紧贴的唇瓣中。

    男人温柔的舔过她唇中的敏感点,就连她雪白的贝齿也不放过,一颗颗温柔的扫过,吻的她晕乎乎,舒舒服服的自动开启牙关让他进去,香软的粉舌自动送上去与他纠缠。

    归秋不知何时已经闭着眼享受男人给她带来的身体上的欢愉,男人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不过几下,她还青涩的身体已经回应他的爱抚,下面已经有了微微的湿意。

    ----------------------------------------------------------------------

    陈潭明显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手指划开她微微潮湿的缝隙,往她娇嫩的花蕾袭去。

    敏感的花蕾被男人两指掐住,归秋控制不住的惊呼,但声音却被男人吞吃入腹,她娇软的粉舌被他大力的吮吸,又疼又麻,多处敏感点被同时袭击,归秋身体微微抖动,不过几下,她就分泌出了动情的花蜜,将他的手指润湿。

    陈潭挑眉轻笑,心中满意,虽然不是同一具身体,但里面的灵魂却是同一个,她的弱点也完全没变。

    陈潭动手拨开里面湿漉漉的两片小花瓣,试探的伸出一根手指陷入她还未开启的花缝中。她里面有了润滑的花蜜滋润,手指进入的并不困难。

    熟悉的饱胀感传来,归秋控制不住的夹紧了双腿,将他的手固定在了她的腿间,颤抖的呻吟从粘合的唇缝中若隐若现的溢出。

    陈潭安抚的轻吻她,很快让她放松了下来,手指也顺利的全根末入,触碰到了一处圆形的阻碍。

    陈潭觉得稀奇,他与“归秋”的洞房彼此都是第一回,开始的仓促,结束的也仓促,他并不知晓女人的处女膜是什么样的。

    他修长的手指围着那片膜好奇的摸索,归秋却觉得很难捱,她的花穴还很青涩,虽然已经足够湿润,但也不能支撑他肆无忌惮的碾转按压摸索,尤其是脆弱的薄膜被他带着茧子的粗糙手指磨擦,又酸又疼,滋味难受极了。

    陈潭感觉到了她的抗拒,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按耐下心中的欲望,温柔的安抚由于不安而身体不停扭动的归秋。

    他停下在她蜜穴探索的修长手指,拇指用力按压她已经涨大的小核,灼热的吻跟雨点一样落下,在她皓雪般的脖颈上留下一枚枚艳丽的红梅。

    插在蜜穴中的手指不在动,归秋却渐渐觉得空虚,她收缩小穴,将他的手指紧紧箍住,但却解不了她的渴望,归秋开不了口说出心中的需求,她只能难耐的磨蹭双腿。

    陈潭立刻发现了她的变化,心中无奈,她的羞涩已经刻进了股子,没被逼入绝境绝对不会面对自己的欲望,只能被动的接受他的给予,想要撬开她的心房只能狠下心。

    陈潭没有满足她的欲望,将她高高吊起。

    长时间得不到满足,归秋迟钝的反应了过来,这男人又要做妖,想要逼她投降,归秋转了转眼珠,开始想法子反击。

    拥有着被他压着做了无数次的经历,虽然她翻身做主的次数少得可怜,但也有个几次。

    她还没想出方法,停在她花穴中的手指突然动了起来,他不是那种前后的抽动,只是指尖在她蜜穴中慢悠悠的摸索,似乎在探究什么秘密。

    被他粗糙的手指这般挪动探索,蜜穴里的嫩肉被轻微的摩擦,稍稍给她解了心中的渴望。

    蜜穴中不断分泌粘滑的蜜液,花穴缝隙很快流出丝丝缕缕的液体。

    -----------------------------

    为了不破坏她那层膜,陈潭摸得十分小心,四处探索了一遍后他心底已经有了个模板,她的那层膜并非是一层严严实实的薄膜,圆圆的肉膜中间有一个小指粗的小洞。

    归秋却被他弄得欲火焚身,身体空虚无比,但又羞于开口,感觉到身体内的手指抽离,归秋顿时心急,张口想要挽留,话还没出口就又被她咽了回去,她的矜持让她无法吐出那么羞窘的话。

    她的小穴一张一合吐着大股大股的蜜水,陈潭摩挲着湿漉漉的手指,心中很是满意,他媳妇已经被他调教的十分敏感,只要稍稍的挑逗就能流很多的水。

    男人离开后就没再碰她,归秋睁开雾水迷蒙的双眼,望着男人熟悉的笑容,她心底咯噔一声,不好的感觉浮上心头。

    陈潭却没给她反应的机会,快速脱了自己下身的裤子,将自己已经挺起的肿大释放了出来,俯身在她身上,双手握上她小巧玲珑的雪白,下身火热顶着她腿心,硕大的顶端上下滑动,在她柔软的凹陷处停留逗弄,但却过门不入。

    胸口被男人大手包裹揉捏,归秋舒服的叹息,瞬间忘了刚刚危险的感觉,过了一段时间,归秋发现自己更难受了。

    下身被男人硕大挑逗,她花穴深处空虚的不行,感觉里面有几百只蚂蚁再爬,痒的她浑身难受。

    都到了这种地步,归秋还是开不了口,陈潭却耐心很足,即使他也忍得一头的大汗,却还能按部就班的照着自己的步伐去挑逗归秋。

    见长久都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归秋心中气恼,她自己抬臀,想要将又滑到她花穴口的硕大给含进去。可陈潭一直就防着她呢,怎么会让她得手,提臀往后一缩,就让她与之失之交臂。

    归秋恨得不行,手握成拳,恨恨的敲打男人结实的胸膛,但她那小拳头敲在男人身上一点力度都没,反而敲得自己的手有些疼。

    陈潭含住她的耳尖,含笑的话语清晰的从口中吐出,“想要什么,说出来我就给你。”

    归秋扭头,眼中的泪水再也含不住,从她眼角流出,水光一闪就消失在了她的发间。

    两人僵持了一会,归秋委屈不已,眼泪一颗颗的掉了下来,但身上的男人铁石心肠,一旦也不为所动,归秋哽咽了声,知道自己不开口,这臭男人就会一直跟她这么僵持下去,她恨恨的开口,“我要你。”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

    陈潭心早就软成了一团,能得到她这句话虽然有些不满意,但也不想逼迫过度。他一挺腰身,火热滚烫的欲望瞬间沉入她的体内,将她体内那层象征着纯洁的薄膜一举捅破,直达花心。

    归秋疼的惨叫,手指在他背上狠狠划过,抓出几道血痕,陈潭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肉棒顶在她花穴深处后就停了下来。

    她这具身体是第一次,本就紧窄,现在她疼的受不了,花穴紧紧的绞着他,让他也感觉到了疼痛。

    归秋没有经历过破身之疼,从来不知道它是这么疼,仿佛把身体劈开成了两瓣,她大概是被养的娇了,一点点的疼都忍不了,何况是这种身体撕裂的疼痛。

    嘴唇被她咬的出现了血丝,陈潭一惊,顾不得身下的疼痛,伸手抚上她娇嫩嫣红的唇瓣,“媳妇,松开。”

    归秋仿若没有听到他的话,身心都沉浸在下身的疼痛中回不了神,陈潭没法,强制的撬开了她的嘴,担心她会弄伤自己,食指一滑落入了她开启的口中。

    嘴中进了异物,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归秋反射性的推拒,小巧的舌头碰上他的指尖,湿热柔软的触感让男人身体一僵,眼神变得更加幽暗,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尤其是处在她体内不得不静止不动更是一个煎熬。

    归秋缓了半天才从那种疼痛中脱离出来,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口中有东西,口中还残留着一股她从未尝过的味道,归秋眨了眨眼,她口中怎么会有根手指,等等,手指,归秋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那手指可是……

    想通了这手指前一刻做过的事情,她口中的那个特殊的味道她也反应了过来是什么。

    归秋脸红的冒烟,陈潭垂眸,与她闪烁的眼神对上,他抽出湿漉漉的手指,眼神幽暗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吃入腹,“还疼不?”

    归秋躲闪的不敢看他,这人太过分了,竟然,竟然用在她体内兴风作浪过的手指放到她口中,实在是太过分了,可她现在也不敢去与他对峙,就怕弄到了他那根不对的神经,最后遭殃的一定会是她自己。

    “还,还有一点点疼。”归秋结结巴巴的把真实的感受说了出来。

    陈潭挑眉,灼热的呼吸喷在她滚烫的肌肤上,“你先忍忍。”

    归秋目光偷偷在他面上扫过,被他如狼般的目光吓得一个哆嗦,心中咯噔一声,可她反应的太慢,男人一把将她的双腿提起,停在她体内的巨物猛地抽了出来,牵动了里面的伤处,归秋疼得一哆嗦,可却阻止不了男人的动作。

    安抚的吻了吻她的眉心,陈潭还是顾虑她这具身体是第一次,一开始也不敢大开大合,抽出大半的肉棒,吻从她眉心下滑,落到她嫣红的唇间,下身用力,刚抽出来的肉棒又温柔而力道十足的进入她温暖潮湿的体内。

    归秋闷哼出声,刚出口的呻吟就被男人堵在了喉间,他火热的唇舌侵入她口中,温柔的扫过她口中的每一个地方,双手在她身上四下游走,挑起她身体的情欲,归秋似被他温柔的亲吻与爱抚给安抚住,忽略了身下男人的抽动。

    两人唇舌分离,归秋迷离的看着男人俊朗的面容,分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想要表达的意思,迷迷糊糊的跟着身体的感觉走。

    陈潭黝黑的眼睛停在她不见一丝痛苦的脸上,他不再忍耐,身下抵住她花心研磨一圈后猛地抽出,狠狠的刮磨过她敏感的媚肉,只留下一个硕大的龟头,没有停顿的又撞了进去,大力的撞上花心才停下。

    “嗯……啊……”归秋眼睛睁大,惊叫出声,她身体随着他的进入而拱起,花壁被男人粗长的巨物迅速撑开,来不及感受那要撑开的饱胀,她娇嫩的花心就被他大力撞击碾压转圈,丝丝的刺疼与强烈的快感从花心一直传到了头顶,刺激的她整个身体都开始哆嗦。

    “好紧。”陈潭粗喘出声,声音低哑,性感不已,归秋好不容易清醒了一瞬的神智因为他这话而羞红了脸,赧然的侧过头,不去看男人充满情欲的脸庞。

    他进出的力道大却很有分寸,不会让她受不了,可也不会太过好受,他的那里太大了,即使适应了好一会,还是撑的她难受。

    陈潭压抑住想要驰骋的冲动,不疾不徐的在她紧致的蜜穴中进出,只是每次都进入最里面,直达花心,随着他下身巨物的不断抽查,归秋体内越来越湿,蜜穴收缩,一张一合的咬着将她填充的满满的巨物。

    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陈潭嘴角翘起,暗哑的声音从口出吐出,“想要了?”

    归秋扭头拒绝回答他的问题,陈潭低笑出声,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耳根,归秋身体一抖,牵动了下面,蜜穴一缩,紧紧的箍住体内的巨大。

    陈潭额上的青筋猛烈的跳动,她就是有本事让他冷静崩解,不再为难她,将她的双腿拉的大开,腰身挺动,青筋凸起的巨物全根抽出,又勇猛的挺进她水淋淋的蜜穴,进入最底端后也没有停下,等到深深陷入花心中才勉强停住,归秋呼吸都被吓的屏住,那一刻她有一种会被他捅穿的错觉。

    陈潭恶劣的勾起唇角,报了刚刚被她逼的后退一步的仇,也不再乘胜追击,惹恼了她他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好心情的将滚烫的巨物在她娇嫩绵软的花心留恋碾转,归秋白嫩的脚趾勾起,难耐的蜷缩了起来,花心涌出蜜水,蜜穴变得更加泥泞。

    感觉到了她花心越来越软,陈潭不在担忧会撞疼她,开始大开大合的抽动,每回都抵入花心柔软的小口转悠一圈才恋恋不舍的抽离。

    “啊……你慢点……”归秋仰起头随着他的抽动而呻吟,“不……不行了……你慢点,啊……太深了……”

    他硕大的顶端压在花心小口,压迫力十强,归秋十分担心他下一刻就会突破最后一道小口,进入最里面。

    心中紧张,导致她身体紧绷,蜜穴本就紧,因为她的动作,变得更加紧致,两人皮肉摩擦的更加彻底,归秋身体一抽,眼前一片空白,到达了极乐之颠。

    陈潭没有想到她会那么快就高氵朝,毫无防备之下差点着了道,快速的抽了出来,等那阵要射的欲望过去,咬牙切齿的就着她湿漉漉的液体重新进入她体内。

    归秋尖叫出声,“啊……”

    飘飘然的从空中落地,高氵朝的余韵还没过去,一根硕大的肉棒又捅了进来,高氵朝过后更加敏感的身体抽搐了一下,蜜穴深处又喷出了一小股液体。

    陈潭舒服的喘了口气,差点早泄的郁气也散了些,发泄似得咬了口她红彤彤的耳垂,下身耸动,快速的在她体内进出。

    高氵朝过后又小死了一回,归秋体力急剧下降,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任由男人在她体内驰骋。

    她的体内又湿又紧,犹如千万张小嘴一起为他的欲望舔舐,陈潭舒服的脊背发麻,越发大力的耸动,快速的进出她湿热紧致的蜜穴,到底还是有所顾忌,不敢全根而入。

    两人身体相交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与男人的喘息女人无力的低吟交织在一起,形成了独特而又淫靡的声响。

    男人熟悉她的身体,十几下快速抽动后,他突然换了一个方向,专注于她体内一处异于常出的柔软凸起,坚硬的肉棒凶猛的摩擦碾压而过,大力的撞上已经柔软下来的花心。

    灭顶的快感传来,归秋瞳孔一瞬间放大,张嘴欲要发出声音来,却什么也没发出,她雪白的手指弯起,想要抓住什么用以发泄这突兀而来她无法承受的快感,手下却什么也抓不住,徒劳的在皮质的沙发上滑过,留下泛白的指痕。

    陈潭身上的汗珠落下,滴在身下女人因为情欲而泛红的嫩白身体上,她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只要攻击这点,她的反应就尤其的激烈。

    陈潭眼底幽光闪烁,半晌后还是恢复了黝黑,归秋却完全没法去注意男人的想法,她整个人都犹如置身于滚烫的火海中,灼热烫人,想要逃离,四面八方都是火海,往哪都没法逃开,翻腾中她的神智都被灼烧的迷糊起来。

    交合处液体越来越多,男人挺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透明的液体泛起了白沫,花瓣红肿充血,蜜穴里粉红的媚肉因为长时间的抽插而变成了嫣红,随着男人抽出的动作而外翻。

    陈潭眼尾泛红,呼吸蓦地变的急促,他的手控制不住的下移,掐住挺立的花豆,归秋身体拱起,张口惊叫,可她出口的话连她自己也听不清,含糊的犹如呢喃。

    陈潭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可不用听他也知晓她会说些什么,没有如她的意停下,反而更加用力的掐住指尖小巧精致的粉嫩花豆,下身更是快速的在她紧致的体内进出。

    “不,不要,……啊……”归秋眼中泪水涟涟,脆弱的花蒂被他如此粗鲁的对待,比原先强烈数倍的快慰与疼痛一起袭来,归秋身体承受不住的开始剧烈颤抖。

    察觉到了她又要到高氵朝,陈潭不仅没停,反而加快了手中的动作,下身亦在她不停抽搐的体内进出,破开她闭合的甬道,撞上绵软多汁的花心。

    归秋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一次的高氵朝比上一次来的更加猛烈,归秋蜜穴急剧的抽搐着,花心酥麻,液体如潮水一般喷出,将处于她体内的巨物当成敌军进行绞杀,陈潭瞳孔一缩,脊背酥麻,“你这妖精。”

    归秋却完全听不到他再说什么了,接二连三的高氵朝间歇的时间太短,这回的快感太过强烈,青涩的身体承受不住,归秋眼前一黑,在强烈的快慰中晕了过去。

章节目录

穿书之性福炮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三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娘并收藏穿书之性福炮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