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涵

    字数:14799

    2020/06/11

    小涵

    那个夏天

    我17岁

    4月8日生

    身高162公分

    体重48公斤

    胸围34、腰围24、臀围35

    - - - -

    闺中语

    落雨若羽  滴水成曲

    倾城三千  愿为君许

    - - - - - - - -

    [跟着夏天舞动的淫荡身躯]像画一般的四周,我穿着短到不能在短的裙子,身上的小可爱只能勉强包覆住激烈晃动的乳房,手里熟练的挥舞着指挥棒,如同妖精般轻舞着身体,就像是个队长般,站在一群啦啦队的前方,"搭拉~滴滴搭~~~~~~~~~"(手机铃声)(啊……是梦……谁啊……一大早就打电话来……)起身揉了揉眼睛,慵懒的走到书桌前,从包包里翻出响个不停的手机,来电显示是一个有些熟悉的号码,涵:“……喂?”迟疑了一下,我还是接了,阿邵:“这么久才接,该不会是还在睡吧?大奶妹。”

    跟昨天一样的声音,是阿邵,忘了把他的电话加入电话簿里了,光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根本想不起来是谁打的……

    涵:“啊~……恩……”

    我遮着嘴打了个大哈欠,回头看了下从窗帘缝隙洒进房内的阳光,已经是接近中午的角度了。

    阿邵:“昨晚也是看你上了车就马上睡着了,害我都不好意思多摸几下,不过一个小女生被五个大男人这样轮着搞,身体也会撑不住吧,还是,其实你自己也很喜欢,哈哈哈。”

    阿邵不改轻薄的语气说着,涵:“我……我才……”

    尽管是才醒了一半的程度,但昨晚的感觉可是清楚的留在了身体上,让我不好意思起来,涵:“有……有什么事吗?……”

    因为睡醒后尿意整个上来,我边讲手机边离开房间往厕所走去,阿邵:“找你出来玩啊,网咖那边也帮你说好了,这两天当然就是我的人了啊,而且昨天你不是说了要再出来玩,所以还特别让你早走耶。”

    涵:“昨天……”

    身上的感觉跟着回忆慢慢的被想起,肌肤也微微的发热着,进了厕所,手伸进裙里想脱下内裤,才发现空荡荡的屁股上甚么都没穿,昨晚就这样睡死了,下半身是不是越来越习惯空无一物了……;坐上了马桶,让温热的尿液一泄而出,整个人虽放松了不少,但沾湿的下体却传来些许刺刺的感觉,两腿一开,可以看见阴部微微泛红,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这么粗暴的对待,但是自己的身体却意外的敏感呢……

    (昨晚……自己的下面居然被那么粗的阴茎粗暴的插入……)因为没喝酒的关系,回忆起来昨晚自己被轮奸的情景格外清晰,坐在马桶上的双腿竟不自觉的张开,被尿沾湿的阴部整个露了出来……

    阿邵:“大奶妹?……小涵??,喂~~,好不好也回应一下啊?”这时阿邵稍微加大说话的声音,我才回过神来,刚刚根本没注意他说了甚么……

    涵:“啊?抱歉刚刚没注意在听,人家在厕所啦,……啊!只……只是小……小号喔。”

    我想都没想就回了话,说到一半才发觉有些不太妙的辩解着,阿邵:“哈,刻意这样跟我说,不就好像在告诉我,你现在下面甚么都没穿,两腿开开的,粉嫩小穴里正哗啦哗啦的流着汤呢,喔,一句话就让我硬到不行,你也太坏了吧,小骚货一个,怎样,晚上到底要不要出来?”听得出来阿邵的声音很兴奋,涵:“你!!你很色耶!!……”

    就好像自己坐在马桶上大开双腿的淫荡姿势,被人看到了一样,羞耻心一下子涌了上来,阿邵:“还是要马上出来啊,我去载你很快的。”

    涵:“啊……今天可能不行喔。”

    我洗完手离开了厕所,阿邵:“咦?!怎么了?为什么不行??”阿邵有些激动的说着涵:“连续两天在外面玩这么晚,我爸不会肯的啦……我可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去打那种工……”

    讲到这边,我才注意到讲这些话时可不能被听到,慌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确定家里都没人才稍稍放下心来,阿邵:“喔~拜托,都几岁的人了,你都不知道我高一时就离家多远了,对了,要不你搬出来吧,没人管多自由,住的地方住多的是,要那个也方便,嘿嘿嘿。”

    涵:“咦?搬出去……”

    我犹豫了一下,毕竟开学后又要恢复通车上学的日子了,要是能像之前一样,住在学校附近可方便多了。

    阿邵:“是啊,你要的话,也可以跟我一起住喔,嘿嘿。”

    涵:“哼~为什么要跟你一起住啊。”

    阿邵:“唉喔,怎么这样,我那不是华厦也算是高级套房了耶,当然不收租金喔,顶多……每天让我抱抱就好啦,嘿嘿。”

    阿邵嘻皮笑脸的说着涵:“暑假我也没理由搬出去住啊,……可是开学的话……反正以后再说啦……”

    我一副欲言又止的说着,阿邵:“喔……这么说,要让人"抱"你也愿意罗?,这么开放喔,呵呵。”

    阿邵的语气里有些惊讶,很快便又笑了出来,涵:“咦?……没……没有啦,当然会付房租啊……”

    (尽管之前的房租的确是用身体……)这时又想起了房东跟他的朋友们……

    虽然有不少"意外",但也不是那么……让人感到不愉快的回忆……

    就只有阿映……在我心里留下了对"爱"的疑问。

    阿邵:“其实我也遇过不少,单纯只是为了钱的那种女生,这不给摸那不给碰的,真上了床,不是像被强奸,就是一脸无奈,我心思也算是纤细的了,精虫上脑当下就算了,发泄完时,女生的表情我可在意的不得了,出来玩不尽兴,花钱事小,感觉就差了,当然也遇过玩咖型,又骚又浪,花样多,"服务"没话说,要是小涵你也能学一些这种情趣上的互动,保证不缺男人,不过我想现在的你应该也一堆人排队等着上吧,哈哈,真要说的话,那种很会玩的女生就像料理过的食物,好吃归好吃,却太多添加物,而小涵你就像是最高级的肉,简简单单味道就惊为天人,美味多汁;长相跟身材就不用说了,很少女生像你这样敢玩……恩……应该说愿意被玩,呵呵,有的男生蛮在意主导权的,不过也要像你这样淫荡到骨子里的女生,配合度才会这么高吧,被男人们轮流上时,如果自己不喜欢,可没办法露出那种表情,而再把你玩坏前,那惹人怜爱的模样,更是有股让人想要欺负你的冲动,你自己是不是也这样觉得啊?……”

    阿邵说道这停了下来,像是在等我回应般安静了几秒,阿邵:“嗯??……哈罗~,有没有人在啊,都不出声,又不理我了喔。”

    脑袋里回忆起着租屋生活的我,再度被阿邵稍微提高的说话音量给拉了回来,涵:“咦?恩恩……我在听啊,是在说……吃的吧,想不到你对吃的也这么有……研究。”

    我有些不知道自己在说些甚么,只是敷衍地回了几句话……

    阿邵:“啊?……恩……也算啦,我对吃得的确蛮讲究的,昨天带你去的那家餐厅,我有投资了一点点喔,店里的菜我全都品尝过呢。”

    涵:“耶~真看不出来,明明给人的感觉只是很好色而已呢……”

    阿邵:“食色性也,我只是专注自己喜欢的事物而已,就算说我贪吃跟好色,我也不会在意,如果不能直率地对待自己喜欢的事物,那生活还有甚么意思,是吧。”

    (恩……怎么会有种让人佩服的感觉……还觉得他说的话很有道理呢……)阿邵:“说了这么多……今天到底……?。”

    阿邵试探性地说着,涵:“恩,不行啦……我平常就很少玩这么晚,还连续两天打算在外过夜,我爸一定会问的……要是被他知道我去打那种工,一定会骂我的。”

    阿邵:“嗯?……知道女儿在外面被这样搞……只是骂你喔……那你爸算开明的耶……”

    涵:“……甚么意思啊?。”

    阿邵:“没……没有啦,哈哈,开个玩笑,……不过也是啦,被你老爸知道的话,我这边应该也不可能没事,波卡有跟我说过……你其实还没成年吧。”

    阿邵边说话边尴尬的笑着,涵:“……恩。”

    阿邵:“啧……昨晚董仔就问了,当然口头上是说没问题啦……但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小心可不行……加上有给钱……虽然不是很懂,但……上次阿霖就是搞大一个未成年的肚子……现在喔……唉,好啦,那今天就算了,等你网咖打工放假的时候吧,明天记得准时去上班喔。”

    涵:“恩,我知道啦……那个……你会过来吗?……网咖。”

    阿邵没有回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感受到在手机的另一边,阿邵那失望的表情,涵:“啊……那个,恩……就算在网咖打工,下班时也是还有时间啦,所以……”

    阿邵:“喔!?所以??”涵:“就……下班后偶而还是可以约啦……但……但是不能过夜喔。”

    阿邵:“yes!!,我就知道小涵你最好说话了,虽然下班后的时间短了点,但~让你早点下班的话……嘿嘿。”

    听得出来阿邵高兴的声音跟刚刚差很多,阿邵:“那……虽然今天的安排泡汤了,这几天也都有事,不过一有空我就会过去找你啦,对了对了,你有没有帐户,每次拿现金给你也很麻烦,用汇的方便多了。”

    涵:“恩……邮局的……应该可以吧,”

    阿邵:“那把帐号给我,我把上次的钱给你。”

    给了阿邵帐号后,很快地便结束了这通电话,我坐在走廊的地板上,而湿润的阴部,在裙子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隔天下午准备出门去打工,但出门年也稍稍伤了下脑筋,平常的打扮不是有些休闲,就是露出度有点高,毕竟不是去玩,所以我穿了较为朴素的白衬衫跟不会太短的斜纹百褶裙,只是这白衬衫比学校制服要薄,半透的程度都快要可以看到胸罩上的花纹了,但我又没其他比较适合的衬衫,加上这种天气穿太厚的衣服根本就找罪受,(反正里面又不是没穿……应该没关系吧)提上包包,拿着阳伞,才走出大门就感觉的阵阵的热风,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路面上的热浪伴随着蝉语,放眼望去,无一不是夏天的感觉;为了不迟到,我还特地早了半小时出门,偏偏夏天的午后两点可是太阳最大的时候,即使公车站有遮阳的地方,但才站没10分钟的我就已经汗流浃背了,好不容易上了公车,车上的冷气落在身上让我有活过来的感觉,而为被汗水染湿的地方特别凉快,这时我才发觉,衬衫的上半部已经因为都是汗,湿透的部分整个伏贴在肌肤上了,背后也几乎都是湿的,而肩带跟锁骨就好像只隔了一层透明胶带般清楚的露了出来,一上车就看到几个男生不停地盯着我看,我只好赶紧拉了拉衣服,让衬衫别黏在身上……

    平常会觉得遥远的车程,在车内冷气的陪伴下,让人觉得顿时缩短了不少,下车时我居然还有依依不舍的感觉,偏偏打工的网咖离公车站有一小段距离,才乾没多久的衬衫,很快的又湿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点半左右抵达了打工的网咖,还好工作的地方有冷气,尽管强度似乎不是很够,但是这样的夏天,只要能待在有冷气的地方,就让人感到无比欣慰了;才刚进门,柜台里就探出个头,一个女生站了起来,???:“欢迎光……啊,你是……来打工的吧,店长说的那个胸部很大的妹妹。”

    涵:“胸……恩……应该是说我没错……”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着,???:“三点才交班,平常提早十分钟到就好了,你还真早,对了我是山雪,叫我山姐就好了,你叫?”涵:“啊,你好,我是小涵。”

    山姐:“先自己找个位置坐吧,店长等等才会来。”

    山姐边说话边坐回椅子上,又低下头不停地滑着手机,(珊雪?山雪?……哪个字啊?不过这名字在夏天听起来格外舒服呢……)山姐外表看起来像三十出头,穿着浅蓝色的polo衫跟牛仔裤,头上绑着短短的马尾,圆润的脸颊上戴着金属框的眼镜,而不高的身材则有些肉肉的,给我的感觉就像个小阿姨一样。

    我特地挑了个离冷气口比较近的位置坐下,一边用手拉开领口,想让胸口的汗水快点挥发掉,一边探头看了看店内的情况;大部分的电脑萤幕都是黑色没画面的,只有角落四台电脑是开着的,最靠近我两台使用中的电脑相邻着,是两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生,应该是13-4岁的年纪吧,从萤幕上的画面跟两人交谈的声音可以确定是一起来打电玩的,突然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往我瞄了一下,跟我眼神对上后又慌慌张张的转过头去小声地讲着话,但很快两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游戏上。

    跟他们隔了一个走道的是一个留有明显胡渣的年轻男子,也是在玩着电脑游戏,但是两眼无神,看起来就像是在发呆一样,而操作着键盘跟滑鼠的两手就像机器般反覆移动着。

    而离我最远的,就看的不是很清楚了,有点像是在看网页的中年男子。

    我回过头看向柜台的方向,虽然从前面看,柜台蛮高的,如果有人坐在后面,身高不高的人,大概只能勉强看到上半身吧,但侧面就因为是出入口,没甚么遮蔽,可以轻易地看到里面,本想看看山姐都做些甚么样的工作,但从我进来开始,她就一直待在柜台里没离开过,只是坐在那边玩手机,在三点前的这半小时内也没任何客人上门。

    不知不觉的我也开始玩起了手机,好不容易在三点十分时,阿q店长才嘻皮笑脸的从大门走了进来,先是对我挥了挥手,马上又转过头去跟山姐说了些话,因为距离不是很远,所以大概可以听得出来是交班的一些事项,然后山姐俐落了打了卡后,拿出了柜台下的包包,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

    阿q店长这时也往我走了过来,阿q:“不好意思,晚了一些些到,……~哈哈,天气很热对不对。”

    阿q话说到一半,视线很明显的落在我的胸口,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领口拉的有些开,加上我是坐着而阿q就站在我前面,半露的乳房一览无遗,我赶紧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然后尴尬的笑了笑……

    阿q:“恩……先……过来柜台这边,从基本要做的开始吧。”

    阿q也有些不好意思似的赶紧别过头去,并招手让我到柜台那边去柜台其实不小,但堆了不少东西后,差不多只剩站两个大人左右的空间,阿q:“时间、收费、卖的东西等等,还有该注意的事,都写在这边。”

    阿q指着桌上的dm跟柜台内侧写了很多字的笔记说着,阿q先教我怎么操作电脑帮客人开台,还蛮简单的,就选位置选时间,用滑鼠按两下就好了,但店里也有卖一些吃的喝的,有些要制作的就稍微复杂了一些,像是泡面吐司饮料等等,但也还难不倒我,点数卡跟零食等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更没甚么问题最后听完收银机的使用,一些该注意的地方,柜台要做的事就差不多了,然后阿q带我在店里绕了一圈,让我知道厕所~扫具间等等的位置,阿q:“外场的工作主要就是打扫,看看客人有没有需求,不要让客人在店里乱来等等。”

    涵:“……乱来?”我一脸疑问的问着,阿q:“就~很多种啦,有的会大吵大闹,甚至破坏店里的设备,或是看色情网站,干扰其他客人等等的,都要马上制止啊。”

    涵:“……喔。”

    我有些担心的回答,阿q:“不用担心啦,我这很少会有这些问题啦,了不起就国中生在吵而以哈哈,反正如果我不在,你可以马上打电话给我。”

    阿q像是看出我的担心,用安慰的口吻说着,(呜……真遇到再说吧……)走到后面我才发现还有楼梯,跟着阿q来到楼上,这边也有着不少电脑,阿q:“这边现在比较少用,偶来上来扫一下就行了,之前是当吸菸区用,现在只有几个熟客会上来。”

    最后是在楼梯旁,屏风遮着的两扇门,一间是厕所,另一间则是约4坪大小的房间,里边有张三人坐的沙发椅,一张茶几,一个书桌,角落一个衣柜。

    墙面是白色粉刷过的水泥墙,墙上除了几张便条纸外跟一扇窗外到是蛮乾净的。

    阿q:“这是员工休息室,现在其实很少使用,之前员工比较多的时候都是轮流休息,现在就大夜跟我有时下班后会在这休息过后再回家,反正~基本上是给你们自由使用的,外套、包包之类的可以放这边。”

    接着我跟着阿q回到楼下,这时我发现刚刚一起打电玩的小男生不见了,阿q:“嗯?怎么了?”涵:“啊,没有啦~刚刚这边本来有两个客人的。”

    阿q:“喔,大概是时间到就走了吧,客人除了要加时间继续待之外,大多时间到就自行离开了,因为电脑会自己关起来,所以其实开台收完钱后,就可以丢着不管,也不用一个一个去问要不要加时间。”

    (恩……难怪山姐这么悠哉地在柜台内玩手机呢……)阿q:“工作内容差不多就这样吧,现在人比较少,所以应该很轻松,因为我这边主要来的客人是附近一所国中的学生,跟附近的上班族,暑假学生就少了很多,之前都是放学就会过来玩一下再回去,而成年客人也都是晚上比较多,也有一些散客24小时都会出现就是了,不过跟以前还真的差很多,客人坐到一二楼都满满的,员工也曾经多到10个人,现在网路发达了,大部分的人在家就可以上网、玩线上游戏,也就越来越少人上网咖了,我也有朋友是开网咖的,从分店一间一间的开,到一间一间的收,要不是我还算有小赚点钱,这间店也早关了,当初啊……”

    就这样,我不时的点头、傻笑,听着阿q店长讲了很多我其实不是很懂的事,直到门外的光线泛了些许昏黄,这时才开始有两三个客人陆陆续续的进来,阿q先接待客人,从对话到电脑的操作一步一步的做给我看,然后让我试着做看看,但其实比想像中的简单多了,客人也蛮亲切的,会跟我多聊几句,然后再依阿q的指示扫扫地、擦擦桌子,很快的就到了晚上七点多;阿q:“小涵~,时间差不多了,你要不要去吃个晚餐?”阿q对着坐在柜台里的我说着,涵:“喔,好啊,可是……”

    阿q:“恩,我们这边晚餐是自己解决,附近吃的也是不少,只是现在店员比较少,所以一个人的话不能离开太久,当然我在的话就没甚么问题,所以你一个人时可以吃店里卖的食物,或是柜台里重要的东西锁一锁,赶快去买回来吃。”

    涵:“可以吗?店里都没人的话……”

    阿q:“当然不好啦,但真要说的话,去打扫,甚至上厕所时这边也是没人啊,这样不就担心不完了,而且我都有装监视器啦,快去吧。”

    涵:“恩,那店长,我去吃饭罗。”

    因为我也对这附近不是很熟,就找了间面店草草的解决了晚餐,然后赶紧回到了店里。

    接下来的工作也是大同小异,除了打扫外,也花了不少时间在记东西,一下子就到了十点多,这时一个男生走了进来,随手把安全帽丢进柜台后就跟站在门口的阿q说起话来,接着阿q招手叫我过去,阿q:“差不多要交班了,这是负责大夜班的富强。”

    阿强:“叫我阿强就好。”

    阿强冷冷地说着,涵:“你好,我叫小涵,是新来的晚班工读。”

    我微笑着说阿强只轻轻地应了一声便面无表情的往楼上走去,我转过头去看着阿q,一脸"我做错甚么了吗?"的表情,阿q:“哈哈,别在意,那家伙就是这样,只是着迷漫画卡通那些,对其他的似乎都没甚么兴趣,平常夜校下课后就直接来上班,除此之外好像也很少出门,不过除了跟人想处比较笨拙外,整体来说是个好孩子啦。”

    阿q笑了一下后说着,涵:“喔……”

    阿强高高的,身材有点瘦,稍长的头发因为没整理显得有些凌乱,虽然说不上很帅,但看起来也还算顺眼,就像随处可见的路人一样,真要说哪边让我在意的话……

    就是那冷冷的态度吧,虽然也想过两人只是不熟,但是视线没在我身上多停留一下的男生还真的不多,我看着墙上的镜子,左右晃了一下身子,(呵呵……我在想甚么啊……也不就胸部大了点……)尽管这么想着,却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的感觉……

    阿q:“今天就到这边吧,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吧?”

    涵:“没有问题啦,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笑着说阿q:“就是那"不像小孩子的身材"才有问题吧……好啦,路上小心,明天见啦。”

    阿q一开始说的很小声,然后才跟我道别,下班走出店门的时间是晚上11点5分,尽管是在巷子内,但路灯还蛮亮的,而且一路延续到最近的公车站牌,又没甚么遮蔽物,跟我学校旁种满路树而显得黑暗的路比起来要令人安心不少,回家的公车11点20分左右是最后一班,所以也不用等很久,很快的我就回到家了,虽然不是很累的工作~但站一天下来却也涌现出不少疲劳感,现在的我,只想赶快洗完澡,躺回自己舒服的床上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隔天上班,一样是炎热的大晴天,仔细想想昨天阿q也没规定穿着,而山姐跟阿强穿的也蛮随兴的,今天就穿的稍为凉快一点吧,只是才穿上蓝白条纹的长板背心跟有波浪花纹的圆裙……

    涵:“呜~这件……上次穿是去年夏天了吧……胸部好像有点紧……不穿内衣会比较舒服吧……”

    说是这么说,这可不是另一种打工,只好换上另一件较宽松的背心;搭上同一班公车,走进同一个巷子,第二天的打工开始了。

    因为交班的时间其实不长,所以今天也没跟山姐说上几句话,倒是阿q来的比较早,阿q:“喔,小涵今天穿得比较……凉快喔。”

    阿q把视线放在我的身上说着,涵:“恩……是啊,夏天啊,今天天气又这么好。”

    我边回答边看了看身上,深怕是不是又哪边没穿好,涵:“店长……是不是有规定上班的穿着啊?。”

    因为在意阿q的视线,所以我这么问着,阿q:“咦?……恩,其实我是有做制服的喔。”

    涵:“制服??可是我……没看到山姐跟阿强穿啊。”

    阿q:“就,现在人比较少,也就没硬性规定要穿啦,而且他们嫌我设计的制服……不好看……哈哈哈。”

    阿q边说边尴尬的笑了几声,涵:“是喔……没关系,那……我可以穿喔。”

    阿q:“真的?,恩……不用啦,你现在穿这样我觉得比较好,呵呵。”

    涵:“喔……”

    今天工作的内容跟昨天没两样,所以我也熟练多了,下午打扫到一半,突然看到阿邵跑来,一进门就对我挥了挥手打了招呼,接着就跟在柜台的阿q说起话来,(嗯?不是说这几天会很忙的吗?……)因为我还在打扫,也就没去注意他们俩说了些甚么,等我打扫完二楼下来时,阿邵已经不见人影了,阿q:“小涵……你跟阿邵是男女朋友吗?。”

    刚放好扫具回到柜台,阿q就冷不防说了这句话出来,涵:“咦?!,男女朋……没有啦,只是朋友啦,普通的朋友。”

    我惊讶的回答着,阿q:“是喔……虽然我也不是想说甚么闲话,我们可是认识快十年的好朋友,但那家伙就是爱玩了点,要跟他在一起可得有些……心理准备。”

    阿q从带着怀疑的口气,到语重心长的说着,涵:“真的只是朋友啦,因为朋友的朋友介绍……打工……所以才,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呢。”

    提到"打工"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阿q:“哈哈,别介意,那家伙常搞怪,平时都不务正业,我是担心你会被他拐走。”

    涵:“喔……对了,那他来是??”阿q:“那家伙喔,叫我排几天让你早点下班,说是~你们几个朋友有聚会?”涵:“嗯?……喔,对……之前……之前就有说好要……那个……”

    我吞吞吐吐地说着,阿q:“唉喔,像这种事直接跟我说就好了,我像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吗。”

    涵:“真……真不好意思!!,只是打几天工而已……还这么任性的要提早下班。”

    我边说边深深的鞠躬道歉着阿q:“没有关系啦,本来就是我要代的班,你算是多帮忙的,只不过薪水可会照实算喔,哈哈。”

    涵:“恩恩,这我知道。”

    我又很不好意思的低了好几次头,当初跟阿邵提可以下班去,没想到现在却给店长添了麻烦,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今天的客人比昨天多了一些,不少是昨天也见过的面孔,所以也比较忙,很快的又接近了下班时间,打完卡正要离开时,阿邵又出现了,跟我打声招呼后,很快的就跑去找阿q,讲没几句话便转身往我走来,阿邵:“店长说,你明后两天可以早点走,我大概9点左右会来接你,嗯?怎么了??干嘛嘟嘴??不是你说下班可以……”

    涵:“没事~!”尽管嘴上这么说,还是因为阿邵的自作主张让我有点生气,再次跟阿q会手道别后,便跟着阿邵一起走出网咖,阿邵:“对了,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涵:“嗯?……可以吗?我记得不顺路吧。”

    阿邵;“没关系啦,又不是多远的地方。”

    涵:“恩……那好吧,谢谢喔……”

    上了阿邵停在巷口的车,安全带都还没扣好,阿邵就已经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了,因为我还有点在气头上,所以很快的拨开了阿邵的手,涵:“开车这样很危险的喔,你这样我会不敢坐你的车啦。”

    阿邵这时皱了一下眉头,倒也没继续把手伸过来,尽管手没伸过来了,我还是注意到阿邵不时的斜眼瞄着我,离开市区后没多久,在郊外较偏僻的地方,车子突然靠边停在路旁较大的空地上,涵:“怎么了?,车……啊!!”我转过头对了阿邵说着,但话才说到一半,阿邵就往我身上扑了过来,我下意识的往旁边闪,两手抱在胸前,但车里实在是没甚么空间,阿邵的手一下子就压在我的肩膀上,涵:“等……等等啦!,不是说车里……”

    就在阿邵把脸靠过来时,我慌张地说着,阿邵:“我这不是把车停到了路边了吗,这几天没碰你,我可是每天晚上想着你的身体打手枪呢,现在你就坐在我旁边,那衣服都快包不住的两个大奶,跟着车子在那边淫荡的摇来晃去,搞得我都快疯了。”

    阿邵略显激动的说着,连嘴边都可以看到快滴出来的口水,涵:“等等……不要啦,不是都已经答应明后两天,跟你出去了吗,啊!!你手抓太大力了啦。”

    阿邵:“我也想每天晚上都尽情的干你,但对你有兴趣的人可不少,看在钱的份上,只好让你多"认识"一些朋友啦,可以满足你这小淫娃又可以拿到不少钱,你说,用你这诱人的身体付我一些"仲介费",应该不过分吧,嘿嘿。”

    涵:“这……可是……”

    我犹豫了,迷迷糊糊地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让眼前的男人用来逞慾是理所当然的事……;似乎是看我停下了挣扎,阿邵放开了压住我肩膀的双手,一下子就把我抱在胸口的双手拉开,左手开始对我的乳房又揉又抓了起来,涵;“啊!……轻……轻一点。”

    阿邵的右手很快的摸到了我腰间,似乎是想脱我的衣服,但因为是坐在车里,尽管阿邵很俐落地解开了我椅子上的安全带,但稍长的背心衣角,被我的屁股压在椅背上,没这么简单拉起来,阿邵很快的又把手放回了我的肩膀上,把背心连同胸罩的肩带,顺着手臂拉了下来,但还是卡在两个大乳房上面,阿邵稍微用力地去拉我的胸罩,虽然连着肩带把罩杯拉开了一半,连乳头都露了出来,但胸罩还是紧紧地拖住两个乳房的下半缘,涵:“啊~~你不要这么粗暴的拉啦……”

    我边说边侧过身体,甩开阿邵的手,然后自己把上半身往前倾,手绕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再让肩带顺着手臂慢慢的把胸罩从乳房上脱下来,还自己把背心螁到了腰间,让上半身赤裸的露了出来,涵:“可……可以了……”

    我转过头看着车窗说着,玻璃上反射着我红通通的脸颊,阿邵:“嘿,结果还不是自己脱给我看,真麻烦,下次不准你戴奶罩了。”

    阿邵边说边用手指捏住了我左边的乳头,开始用力地搓弄着,涵:“啊~!!……恩……啊!!呼……啊……啊。”

    敏感的乳头被这么用力的搓揉,像被电到一样,在几次颤抖后,我的身体越来越热了;阿邵斜着一边把整个上半身趴到我怀里,我面向着车窗,虽然车里暗暗的看不清楚,但是我的身体还是明显的感觉到靠着我的这个男人,右手揉着我左边的乳房,再用嘴贪婪的吸吻着我右边的乳房,而他的左手正在我的大腿间,慢慢地深入短裙里,我的双腿就好像在迎接着甚么似的,自己慢慢地张开,然后我便清楚地感觉到粗糙的手指隔着薄纱内裤磨擦着我的小肉缝,涵:“啊!……恩恩~……啊……啊~~~进……进来了……”

    我的屁股往后缩了一下,但在车子哩,这椅子上的小小空间,我感觉就好像被拘束住一样,身体没地方移动,脚也无法伸展,真的很像被人绑在椅子上一样,让我有股被人强奸的感觉,身体像是没得选择一样,我动也不动的,让阿邵的手指沿着内裤跟阴部的缝隙,慢慢地插进了我的阴道,阿邵:“你这小淫荡,这又滑又嫩的肉穴怎么可以一下就湿成这样。”

    才搅弄没多久,阿少便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后给我看他手指上沾黏着的我的淫液,我害羞的想别过头去,阿邵却硬把那沾满淫液的手指塞进了我的嘴里,涵:“啊!,喔喔……喔……啊~补……补要……诈样……”

    两根手指像刚刚抠弄着小穴似的,侵犯着我的嘴巴,不知道是不是这姿势很累,阿邵有些喘息的坐回了驾驶座,阿邵:“看你口水流成这样子,应该是"饿"了吧,呵呵。”

    阿邵边说边解开皮带,很快的把裤子跟内裤一起拉到大腿,在路灯的余光下,那肿大的阴茎就这样慢慢的在阿邵的胯下站了起来……

    阿邵说完,我才发现因为被手指侵犯过的嘴,从嘴角流出了不少口水,还滴了不少在乳房上,这时,阿邵右手一把抓住我的脑袋后面,把我的脸拉到了他的胯下,换我侧趴在两个座位之间,眼前是快触碰到我鼻子的黝黑阴茎,身体像是明白了甚么似的自己动了起来,我用右手握着了阿邵阴茎的底部,这温热的肉棒在我手里不停地抖动着,我稍稍扳动手中的肉棒,让龟头抵住了我的嘴唇,微湿的龟头有股浓浓的精液的味道,我用舌头轻舔了两下,然后吞下了舌尖上的精液,在张开双唇,把这粗大的肉棒慢慢地塞进了我的嘴里,涵:“恩……恩……啊!……呜……呜……”

    我开始上下着移动头部,让这粗大的阴茎像活塞般,进出着我的嘴,阿邵这时也没忘了动手,原本晃动着两个大乳房,很快的就让阿邵用手捧住,又揉又抓的,还用手指捏住乳头往旁边拉扯,不知不觉,我自己也开始用左手隔着湿透的内裤弄揉着自己的阴蒂……

    只是比想像中的要快,突然间滚烫的精液就这样射入了我的喉咙,有些吓到的我,反射性地抬头,我这时还咳了两声,尽管很快的用手去呜住自己的嘴,但还是流了不少精液出来,些许沿着嘴角流到了我的脖子上,大部分都跟着阿邵的阴茎流进了他的胯下,看阿邵一脸沉醉在幸福里的模样,我只好自己拿车上的面纸把身上的精液擦乾净,然后有些哀怨地看着阿邵,这时我发现阿邵的阴茎虽然头低低的,却没有变小,于是用右手一把抓住后,开始温柔的按摩起来,阿邵没说话,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做了一个微妙的表情,然后又用手捧住了我的乳房,开始揉了起来,没多久,阿邵的阴茎慢慢地又变硬了,这时我竟心急的把脚跨到椅子上,然后有些笨拙的爬到了驾驶座,面对着阿邵,就这样跪坐在阿邵的大腿上,本以为跟在沙发上做爱差不多,只是车里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加上我的腿其实还蛮长的,根本没办法做太大的伸展,坐下后,屁股都快碰到阿邵的膝盖了,股间的小穴虽然可以勉强碰到阿邵的阴茎,但是我用手调整了好久,就是卡卡的,明明将自己的双腿再打开一些,或是阿邵往下坐一些,就能让手里的大肉棒塞进来的……

    但是腿才一张就被一旁的车门或排档秆等等的东西挡住……

    而我半趴在阿邵的身上,他也不是这么容易挺腰做抽插的动作,就这样,我一手握住阿邵的阴茎,一手不停的摩擦自己的阴部,不时的扭腰晃奶,倒映在车窗玻璃上的我,双唇微张,湿润的舌头伴随着喘息忽隐忽现的,身影就像是正在发情的小母狗一样,这时,不知道阿邵是不是怕我扭断了他的"小弟弟",他停下了对我胸部又舔又咬的嘴,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抬起我的大腿,把我整个转了180度,让我面向车子的前方,背对着他,坐在他身上,明显地感觉到阿邵阴茎在我屁股下的热度,我竟不自觉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挺起腰,一手握住阿邵的阴茎,一手拉开盖住阴部的内裤,然后激动地坐下,让那粗大的肉棒深深地塞进了我的阴道内,整个身体边发抖边停了几秒,我趴在方向盘上,先是扭腰,让阿邵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搅弄着,然后是抬高屁股跟重重坐下,感觉就像让人把小穴顶进了肚子里一样涵:“啊~~……感……觉好奇怪……啊!!……喔喔……可是……好舒服……身体要……啊~~啊!!!~~~~。”

    反覆几次的动作后,我紧握着方向盘,停下的身体像抽筋般的抖了几下,然后两腿一软又重重了坐在阿邵身上,这一坐让不少淫液从紧紧包住阴茎的阴道里被挤了出来,沿着我的股间流到大腿上,阿邵也没闲着,一开始两手还玩弄着我的乳房,在我停下了动作,还来不及喘息的时候,他开始挺腰,还用双手分别抓住我的上臂往后拉,本来趴在方向盘上面的我,上半身悬空前倾着,顿时重心变成胸前的两个大肉球,随着身体的晃动,两个乳房反覆的摩擦着方向盘,阿邵:“喔……喔喔……爽!!,又~~~快~~~啊!!!……”

    阿邵在加快动作后没多久,僵在挺腰的姿势,把滚烫精液射进了我的阴道深处,这时阿邵放开我的手,我也瘫软的趴在方向盘上,因为不想被人看见,车窗是紧闭的,虽然车内开着冷气,身体却还是因为刚刚的"运动"而整个发烫,赤裸的上半身因为湿润的肌肤被冷气拂过而感到特别的凉快,下腹部那原本塞满小穴的阴茎,这时也明显得慢慢变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穴里还插着男人的阴茎,还是这伴随着拘束感的性爱让人兴奋,身上的余韵久久没有散去……

    (……好像每次遇到对自己硬来的男生,身体总是很容易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身体其实是渴望被欺负的,明明觉得羞耻,却总会不自觉的裸露自己的身体,我,是想要被爱的感觉,还是……

    只是个发起情来,谁都可以的小母狗呢……

    随着喘息渐缓,脑袋也觉得思考很累而慢慢空了下来,我往旁边一倒,慢慢的爬回副驾驶座上,阿邵的阴茎一抽离,大腿上就明显感觉到精液从阴部流了出来,怕一坐下会整个沾到短裙上,只好跪在椅子上用面纸把下体跟大腿擦过一遍,但是只是拉到一旁的内裤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跟随着阴茎抽插的动作,内裤也在阴唇上一次又一次摩擦着,现在下阴处整个是湿的,只好把它脱下,而胸罩也因为觉得很热而没穿回身上,穿好背心后,也把裤子穿好阿邵发动车子,开往送我回家的路上,但没戴胸罩的胸部一路晃得更明显了,短裙下的小肉缝也是忽隐忽现的,阿邵眼睛的余光,让我觉得坐他的车其实蛮危险的……

    好不容易下车后我才松一口气,阿邵:“对了,别忘了明天的事喔,嘿嘿,穿的露一点也没关系喔,恩……还是我带你去买几件衣服吧,我知道哪边有那种很辣的……”

    涵:“……这样就可以了吧!。”

    我叹了一口气,有些不耐烦的说着,然后在公车站牌下对着车内的阿邵拉高自己的短裙,露出白晰双腿间的小肉缝,然后很快的放下裙子,丢下睁大双眼的阿邵,转头就走,阿邵:“呜……害我又硬了……这小淫娃……”

    背后阿邵的车子渐渐的驶远,这时我才突然紧张一下,怕刚刚掀裙的举动被人看到,慌张得四处张望了后,确定附近都没人后,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我才加快脚步回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隔天下午,因为晚上有额外的"约会",所以穿的比昨天要稍微的暴露些,粉红色的细肩带小可爱,长度勉强可以盖住肚脐,而有些宽松的白色短裙,稍微往下拉紧,上面就会露出小腹跟内裤,最后搭上一件薄外套便出门打工了。

    跟前两天的工作差不多,尽管客人有多一些,但也还算轻松,本来说只会带我两天班的阿q店长今天也有到店里帮忙,虽然他说是因为我要早点走所以要来代班,但我看他似乎蛮开心的,还称赞了不止一次我的穿着,应该是遇到甚么好事了吧;时间过得很快,阿邵九点准时的出现在店门口,阿q笑着跟我说可以先走了,然后转过头对着门口的阿邵比了中指,我苦笑了一下,打了卡跟着阿邵离开了网咖,才一坐上了车,阿邵手就伸过来掀开我的短裙,涵:“啊!!……你不要每次都这样啦……”

    我赶紧用手压住裙子,然后说着,阿邵:“你不是打算不穿内裤吗,还是想让我帮你脱,嘿嘿嘿。”

    阿邵不怀好意的笑着,涵:“只……只是开玩笑的啦!!……”

    这时我才想起昨晚下车后做的动作……急忙辩解着,阿邵:“害我期待了一下,还想着等你一上车,我就有粉嫩的小穴可以看了呢……”

    被阿绍这么一说,我红着脸,更用力的压着裙子了,阿邵:“啊,赶时间,t is money!!。”

    阿邵边说边发动车子,离开了市区在转过几个路口后,我们很快的在一家旅馆前停下来,然后阿邵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一个数字,阿邵:“来,这是房间号码,你直接上去就行了。”

    涵:“咦??……那你呢?”阿邵:“我在附近,两个小时后来接你,或是你提早"收工",也可打电话通知我。”

    涵:“……喔……喔”阿邵:“不用担心啦,都是我的朋友,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啦,好啦好啦~快去。”

    涵:“那……那个……你……一起……我也……”

    要我独自面对陌生人,我有些不安的说着,阿邵:“嘿嘿嘿,怎么?比起一个人,你比较喜欢能让两个男人上是吧,唉喔,跟你这淫荡妹不一样,有的男生就喜欢1对1的独占女生啊。”

    阿邵说完,打开我这边的车门,推我了一下,让我赶快下车,我边往旅馆走去还不时回头看了几次阿邵,等我走进了旅馆他才开车离开,大厅其实不大,但是装潢看起来蛮高级的,柜台里站着一位接待小姐,一开始四目相交她还有些疑惑,感觉欲言又止,我也有些不知所措……

    但随即她看我的眼神转为有些轻蔑,手指着里面的走道,像是在告诉我往那边走似的,我有些慌张的点了点头向她道谢后,快步的往里面走去,随着墙上的指示牌我很快的找到了纸条上写的房间,我还很粗线条的想直接开门进去,当然门是锁上的,只好按了一下门铃……;很快的,房门打开了,来开门的是穿着西装衬衫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微胖的身材因为身高不高看起来臃肿了些,年纪应该也有四十多吧,我心里想着……

    另外……

    我其实很少会觉的男生很丑,但眼前男人的长相还真的有些抱歉……

    中年男子:“ 喔~……是……小涵对吧,进来。”

    先是上下打量了我一遍,然后面无表情的叫我进去,我有些畏畏缩缩的走进了房里,这房间并不大,门口旁边是浴室,房间内就一张双人床跟简单的一套桌椅,唯一的窗户因为拉上窗帘而看不到窗外的景色,墙上挂着的大液晶电视正拨放着新闻节目,涵:“恩……我……我应该……做什么好……?……”

    我看着眼前正在脱衣服的男人说着,只见眼前的男人转过头来,表情先是有些惊讶,接着又笑了出来,中年男子:“那……先去洗澡!”涵:“喔~好……”

    我把包包放到桌上,脱下外套后便走进浴室,然后把门锁上,开始脱衣服,心里还在迷迷糊糊的想着为什么要先洗澡,脱光了衣服进了浴缸,打开莲蓬头才冲了一下身体,浴室的门锁就喀喀的动了一下,接着传来大力敲门的声音,这时自己似乎也没意识到自己全裸就慌张的开了门,中年男子:“干!,锁着咧,喔~~~身材真棒……忍不住所以就不等你洗好啦,在浴室也不错。”

    刚刚的男人已经脱光衣服,边说边走进浴室来,涵:“咦?……啊……等等……”

    这时我才用双手遮入胸部,边说边退进浴缸内,这时他也跟着踏进浴缸,我靠着墙壁,心跳越来越快,他则不急不忙的蹲在我前面,一手把我的左脚抬高踩在浴缸的边缘,我的下半身两腿开开的就像是数字7的形状,涵:“啊!……那……那边……”

    他脸一靠近我的下体,我便反射性的便伸手过去遮住阴部,涵:“啊!!好痛!!……”

    没想到他用力的拉开我的手,我还以为自己的手要断了,被这样举动吓到的我,变的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继续抱着胸,让双腿大开,他的手指先是粗鲁的拨弄了几下我的大阴唇,再大大的撑开了我的小穴,然后脸一贴上来舌头就开始疯狂的舔我的阴部,涵:“啊!!!……嗯……啊……”

    我差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而腿软站不住,只好把抱住胸前的双手放开,压在男人的肩膀上借已撑住自己的身体,没想到才被舔了一会儿,我就克制不住而连连呻吟着,接着男子越舔越上面,从小腹沿着肚子到肋骨,接着用力的吸允着我的乳头,而他原本撑开着我阴部的手指,已经开始粗鲁的抠弄着我的阴道,最后因为阴蒂被捏了一下,脚真的站不住了,在身体就要跌坐到浴缸上时,他及时抱住了我,然后让我朝外坐在浴缸的边缘,他则蹲在浴缸里,让我的背靠着他,先是一手搂着我的腰,不停的亲吻着我的脖子跟肩膀然后又粗露的拉开我的大腿,开始用莲蓬头的水强力的冲洗我的阴部,那可是开到最大,冲在皮肤上都会微微感到刺痛的水柱,涵:“啊!!!……啊!!不……不行……这样的……太强了……啊!!。”

    好几次想合上大腿,却又马上被扳开,双手也被他从背后连着身体抱得紧紧的,最后甚至让莲蓬头抵着我的阴道口,虽然让水直接灌进阴道里我还受得了,但是强力的水柱直接打在阴蒂上让我差点就要疯掉了,涵:“啊!……啊~~~!!,停……停……啊!!!这样人家那边会……会坏掉啦……啊!~~拜托……啊啊~~~”听了我的哀号,他不但没有停手,反而发出了开心的笑声,过没多久我就忍不住泄了,下体就像是抽筋般我紧夹着双腿发抖着,只是没多久双腿又被他拉开,继续用水冲我的阴部,短短的十多分钟里这样的情形就发生了两次,最后我无力瘫软的往前倒,他才赶快移开莲蓬头,用双手抱住我,松了一口气的我,身体还微微的在发抖,这时他扶我起来,让我趴在马桶上,我原本的姿势是上半身趴在马桶盖上,下半身跪在马桶前,但是他两手一把抓住我的腰,硬是拉高我的屁股,抱住我一只大腿,然后一下子就把的阴茎插进我的下体里,尽管可以感觉到阴部里有东西在里面顶啊顶的,但刚刚被这样玩弄,下体有一些麻痹,就像是绷紧的神经断掉一样,他倒也没持续很久,才抽插个几次就停下动作,然后把精液射在我的背上……

    中年男子:“乎~~~真是爽!!,喔~小涵的身体好赞啊,嘿嘿嘿,表情也是,这稚嫩的样子好久不曾碰过了,还真有一点像是在强奸路边高中女生的感觉。”

    他边说边用水冲洗了一下阴茎,然后批上大围巾,走出了浴室,站不稳的我跌坐在马桶前喘息着,过了好一阵子才起身走进浴缸,好好的把身体冲乾净,(恩……整个身体被这样舔……不知道自己嚐起来是怎样的味道呢……)想到这自己还舔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但除了自来水的味道外,甚么都没有……

    把身体冲乾净后,才披上大浴巾想把身上的水分擦乾,浴室的门又突然的打开,中年男子:“你很慢耶……奶太大洗起来比较花时间是不是,嘿嘿,早知道刚刚我就帮你洗了,我都硬起来不知道多久了呢,给我出来。”

    边说还边把我往外拉,身上的水还没擦乾,我就这样被拉到了床上,大浴巾也在途中掉落在地上,他随即跟着上床,把全裸侧躺在床上的我像娃娃似的抱起,翻过身让我趴在床上,接着抓住我的屁股,把他的阴茎从背后插进我的阴道里,(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这种姿势啊……我越来越觉得我像是一只母狗了……)两人的身体规律的摆动着,房间里只有单调的肉体碰撞声跟我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尽管身体还是觉的舒服,但过没多久那阴茎就抽离了我的身体,然后就是背上被射了精液的感觉,心里少了些许沉浸在性爱里的愉悦,觉得自己只是让眼前的男人用来发泄的一个工具而已……

    那男人抓了床单擦了擦自己的阴茎,然后下床开始穿回自己的衣服,中年男子:“我先走了,不要太快跟着我出来知道吧。”

    男子说完,衣服也穿的差不多了,没等我回话,提起公事包便走出了这房间,我呆坐在床上放空了一下,接着长长叹了口气,用手摸了一下背后,然后看着手上沾来的精液,决定再进浴室洗一次澡,实在是因为刚刚那男人的动作"太快了",还在感觉上的肉体,只好自己拿起莲蓬头,再次让水柱来回的打在阴部上,涵:“虽然跟被人抓住硬来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但下体被这样冲着水还蛮舒服的……家里的水可没办法开到这么大……”

    短暂的"自我慰藉"后,擦乾身体把衣服都穿回身上,虽觉得还不到两小时,但人都跑了,自己也没打算多待,于是打了电话给阿邵,穿回外套后拿起包包便准备离开,打开房间门时我还像小偷似的,探头看了下外面,看到都没人我才走出房间,然后快步的走出旅馆,在马路旁等了一下阿邵便开车来接我了;阿邵:“怎么样?还好吧……怎么了?……看你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载我回家的路上,阿邵问着,涵:“嗯……有一点……”

    我无精打采的说着,阿邵:“……被欺负了吗?还是……那家伙的表现令你不满意啊,呵呵。”

    又是跟平常一样戏谑的口气,涵:“没有啦……只是……反正……就有点不是很喜欢……这样。”

    阿邵:“……是喔,一样是"打工",其实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你跟其他开口闭口都是钱的女孩子不同,几乎没跟我谈过钱的事,说是为了赚钱,我反而觉得是因为你本性比较淫……嗯……我是说比较"爱玩"才会找这种打工,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也是注重感觉的,绝对不会逼女生做不喜欢的事喔,如果你不喜欢,那……那……我在另外想想办法好了,呵呵。”

    我没回话,虽然一开始的确是想要打工赚钱贴补一下自己跟小弟的学费,帮家里分摊一些负担,但仔细想想,自己根本就没去考虑那些学费需要多少钱,那每次的打工又可以拿多少,尽管从这些男人手中接过钞票时,觉的自己达到了目的,但……搞不好自己心里真正有兴趣的……是打工的"经过",只是,像今天晚上这种各个条件都差到让我完全没兴趣的对象,对我态度这么坏,却不得不任其摆布……

    (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当下虽然不会想这么多,就算对象是这样的人,身体依然诚实的让慾望带着走……

    但~在感性过后,理性像是涌泉般冒出时,还真的有股……厌恶自己的感觉……

    明明不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子对我的人,再粗暴的情况也遇过……

    跟半推半就……甚至被人硬上不同,逆来顺受的我,会觉的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但这种完全出自于自愿的情况,遇到了只能认为活该,总是觉的被疼爱是理所当然的我,再一次觉自己就像个笨蛋一样……

    (好烦喔……没想到会在意这么多,那还不如跟以前一样,被灌醉了,甚么都不用想,放身体去做决定就好了……)就在心里五味杂陈时,车子突然在路边的空地停了下来,我才把视线从窗外的景色转向驾驶座,就看到阿邵靠了过来,涵:“等……等一下!!,我不要跟你……那个,直接送我回家啦~~~~,你不是才说不会用逼的吗,我累了啦。”

    我用双手档住阿邵,然后有些激动的说着,阿邵:“吼~~,怎么这样……看你呆呆的,居然让我自打嘴巴…………好啦~,我想你刚刚真的让人欺负到了吧……一付快哭了的样子……”

    阿邵一开始很失望的表情,说到后来渐渐变的温柔起来,涵:“也……也没有啦,欺负甚么的……”

    我嘟着嘴说,阿邵:“明天虽然也排了提早下班,但不去"打工"了,我带你去吃消夜吧,好不好。”

    阿邵笑着说,涵:“……不用了,我想工作到正常下班。”

    阿邵:“……喔……那……好吧,随便你罗,……啊啊~~明明抱着男人时还那么的成熟有女人样,现在却又像个小女孩般……海底针说的真是贴切呢。”

    阿邵边说边把车开回路上,我的思绪就像车窗外的景色一样,摇摇晃晃的,一幕一幕往背后飞过,然后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章节目录

小涵的淫荡告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小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涵并收藏小涵的淫荡告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