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eilehaowan

    字数:8837

    2020/12/20

    第二十二章 家和万事兴

    怀中佳人娇喘微微,唐铁山也没心思管李婷了,搂着李秀兰到床边坐下。妇

    人始终低眉顺眼地不敢看他,娇羞得还真像新婚之夜的新娘子,让唐铁山越看越

    爱。

    “秀兰。”唐铁山柔情呼唤。

    “嗯。”妇人往他的怀里拱了拱,也昵声叫道,“铁山……”

    唐铁山再也按捺不住心中奔腾的情欲,头一低,径直吻住了妇人的红唇。

    李秀兰咿唔一声,身子就软瘫在男人怀里,被男人粗壮的舌头撬开贝齿,侵

    入口中,她愈加情迷,香甜的小舌欢快地迎上,与男人的舌头追逐调戏……

    唐铁山的手在妇人的胸前摸弄了几下乳房,嫌不过瘾,从腰间伸进她的睡衣

    里,推高乳罩,直接贴肉揉搓她的丰满大奶。李秀兰任男人轻恋密爱,放肆轻薄,

    陶醉在浓浓的情欲中。

    良久,唇分,唐铁山痴迷地看着怀中娇颜如花的美妇人,动情地说道:“秀

    兰,我盼了多少年,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你高兴么?”

    李秀兰美眸睁开,深情地看着他,臻首轻点,呢喃道:“要感谢老天的眷顾,

    更要感谢儿女们的成全,我心满意足,再无奢求了。”

    妇人的痴情厚爱让唐铁山感动,他柔声说道:“娘子,良宵苦短,咱们安歇

    了吧。”

    “嗯,郎君替我宽衣。”李秀兰慵懒地躺倒在床上。

    这样的美差唐铁山自然不会推辞,他温柔地替妇人脱掉睡衣睡裤,发现她身

    上穿了一套紫色的蕾丝内衣,纤薄小巧,肥硕的大奶和贲起的阴户在情趣内衣的

    半遮半掩下,更显得春色无边,性感诱人。

    见男人盯着自己的内衣,李秀兰内心欣喜,悄声说道:“这是小健帮我选的,

    他说你会喜欢……”

    这句话提醒了唐铁山,他蓦然想到,眼前的美妇是自己的儿媳、儿子的禁脔,

    他感慨道:“小健是好孩子,很懂事。”

    唐铁山小心翼翼地解脱了妇人的乳罩,李秀兰屁股轻抬,配合男人褪下内裤,

    然后嘱咐男人:“你也脱了吧。”

    “你帮我脱。”唐铁山兴致勃勃地看着她。

    李秀兰莞尔一笑,光着屁股上前为男人宽衣解带,两人很快赤裸相见。

    唐铁山征求她的意见:“还洗澡吗?”

    女人脸一红,低声说道:“我下午洗过了。”

    男人惊喜地说道:“我也是。”

    真是心有灵犀啊,看来两人都已经为今晚做好了前期准备工作。唐铁山和李

    秀兰相视一笑,热情地抱在一起。

    李秀兰忽然将手探下去捉住了他的鸡巴,急切地说:“上午在山洞里没把你

    的宝贝吓坏吧?让我看看。”

    唐铁山心中暗乐,松开妇人,躺倒在床,说道:“那你好好检查检查,如果

    坏了你可得赔。”

    男人的鸡巴半软半硬,还真把李秀兰吓坏了,她自责地说道:“都怪那两个

    傻孩子,不等咱俩完事再进来。我怕他俩闹出动静吓着你,赶紧让你拔出来了,

    没想到还是留下了后遗症。这可怎么办啊?要真有啥问题,我可赔不起,婷婷还

    不得找我拼命啊!”

    其实唐铁山是因为第一次跟儿子换妻心里紧张,加上刚才的前戏力度不够,

    所以鸡巴没到最佳状态。他心里清楚,故意逗儿媳:“那你试试看,能不能把它

    弄硬。”

    不用他吩咐,李秀兰已经用手在拨弄他的鸡巴了。唐铁山故意转移注意力,

    想一些工作上的事,鸡巴自然没什么起色。

    李秀兰愈加焦急,顾不得矜持,俯首张口将鸡巴含入口中,卖力地吸吮嘬舔,

    心里祈祷嘴里的阳物赶紧硬起来吧。

    这招还真管用,鸡巴逐渐勃起,唐铁山故意说道:“看来能硬起来,不知道

    肏屄的时候是不是也正常。”

    李秀兰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她扭身仰躺在床上,分开双腿,焦急地对男

    人说道:“那你赶紧试试呀。”

    唐铁山忍住笑,来到她的胯间,将鸡巴对准妇人的阴门,吩咐道:“你把屄

    扒开。”

    妇人很乖,两只手伸下去扒开阴唇。唐铁山惊问:“怎么干巴巴的?”

    李秀兰很无奈地答道:“刚才尽担心了,怕你的鸡巴有事。”

    “我给你舔舔吧。”

    “别舔了,插进去捅咕几下就有水了。”

    唐铁山不是唐健那样的“恋阴癖”,本就不喜欢舔屄,儿媳的话正合他意,

    鸡巴用力向妇人肥软的阴户中插去。没有淫水的润滑,道路滞涩难行,鸡巴被勒

    得生疼,妇人更是觉得小屄都要被撕裂了。

    “先别动了,哥,你揉揉我的奶子,亲亲我的嘴。”

    唐铁山知道要改善现状,就要刺激女人的情欲,让她自然分泌淫水。他灵机

    一动,色眯眯地说道:“是不是公爹的鸡巴太粗,我的好儿媳的小嫩屄吃不消啊?”

    李秀兰身子一哆嗦,眼睛瞪得大大的,迷茫地看着身上的男人,一时无法适

    应角色的转换,身子也变得僵硬。

    唐铁山暗道不会弄巧成拙了吧?想起那次的激情,他迅速调整思路,淫声道:

    “我的好丈母娘,喜欢女婿肏你吗?”

    李秀兰马上明白了男人的良苦用心,心情顿时轻松起来,浪笑着回应道:

    “想肏丈母娘,先喊‘妈’。”

    唐铁山这时候也是豁出去了,大声喊道:“妈,女婿想肏你的屄。”

    李秀兰的身子一下子软了,阴道抽搐收缩,淫水忽的一下涌了出来。

    唐铁山见妙计得逞,欣喜不已,试着抽动鸡巴,果然顺畅多了。他趁热打铁,

    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阴道里的淫液越来越多,软腻的媚肉越来越热……

    李秀兰抱紧了身上的男人,分开的大腿翘得高高的,嘴里浪声道:“好女婿,

    你的鸡巴真粗,肏得妈舒服死了。”

    “妈,我的鸡巴比我儿子强吧?”

    “比他粗,把妈的屄都撑圆了,快点儿肏,妈喜欢你的鸡巴。”

    淫声浪语如同催情的春药,饥渴的两个人无所顾忌地说着平时不敢想的话,

    只为了激发对方的淫兴。

    “妈,以后女婿天天肏你,好不好。”

    “好,妈让你肏,也让你儿子肏,你们都是妈的好男人。哦……屄里痒死了,

    快用你的大粗鸡巴使劲捅它!”

    唐铁山被刺激得兴发如狂,鸡巴如砸夯般奋力抽插着身下美味的妇人,很快,

    精虫上脑,快感如电击般传遍全身。他暗叫不好,极力想控制,但此时妇人阴腔

    的媚肉忽然蠕动收缩起来,裹挟得鸡巴舒爽无比,精液如喷涌的泉水,一股股地

    激荡而出。

    唐铁山懊丧地趴伏在妇人软瘫的身上,将脑袋埋在妇人的脖颈间,怕看到女

    人失望的表情。李秀兰确实没尽兴,但善解人意的她当然不会在这时候伤男人的

    自尊,凑到男人耳边说道:“你真猛,我都快被你肏死了。”

    男人心里惭愧,打起精神说道:“我抱你去洗个澡,回来咱们接着再干。”

    妇人却婉拒:“你都快把我弄散架了,我不想动,别洗了,就这样睡吧。”

    唐铁山心有不甘,抬起头看着妇人。李秀兰深情地跟他对视,劝道:“来日

    方长,以后有的是你大展雄风的机会。今天我很满足了,咱们抱着睡觉吧。”

    男人这才罢休,两个人亲热地搂在一起,耳鬓厮磨。唐铁山确实累了,很快

    就鼾声如雷。李秀兰却睡不着,刚才吃了个半饱让她感觉悬在半空不上不下,体

    内的那团欲火炙烤着她,看男人睡熟了,她的手伸到自己胯间,悄悄自慰起来…

    …

    西头的卧室内,唐健和李婷美滋滋地洗了个鸳鸯浴,光着身子回到大床上搂

    着聊天,猜想着父母那边的战况。

    李婷饶有兴趣地问:“哥,你说他们开始做了吗?”

    “以他们那干柴烈火的劲头,说不定现在开始第二轮了呢。”唐健悠然向往。

    “不会,咱爸刚跟我结婚的时候,一晚上也就是最多两次,还是睡前和早晨

    各一次。这几年,一晚上一次就不错了,多数时候是放空枪。”

    “我跟咱妈结婚的时候,一夜五次郎。”唐健有些得意,自己毕竟年轻。

    “哥,”李婷忽然打断他,“你说,今晚算不算咱俩的新婚之夜?”

    唐健一愣,随口说道:“算吧。”

    “你只顾聊天,不打算干点别的?”

    唐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搂紧怀里的少妇,笑嘻嘻地说道:“盼今天也盼望

    了好久了,可肉到嘴边了,反而不着急下嘴了,你说怪不怪?”

    “你是不是惦记着咱妈那边呢?”李婷不悦,“我这么一个大美人脱得光光

    的让你搂着,你无动于衷,很伤本小姐的自尊,知道不知道?”

    “那你给我磨磨枪,我好上马杀敌。”

    李婷的小手伸下去摸到哥哥的鸡巴,嗔道:“这不挺硬嘛。”

    “前戏,懂不?咱俩又不是偷情的奸夫淫妇,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尽可以把

    活儿干得细致点儿。先来个69式,热热身。”

    李婷知道唐健鬼主意多,也不忍扫他的兴,掉转身趴他身上,扶住大鸡巴含

    进嘴里。

    唐健分开妹妹的屁股蛋儿,抬头去亲吻她的小屄。

    唐健对女人的阴户很痴迷,将它当成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而顶礼膜拜,它是女

    人身上最神奇的地方,艳若桃花,芬芳扑鼻,引得蝶恋蜂狂,春色无边;形如蜜

    桃,鲜嫩多汁,胜过世间任何美味;寻幽探胜,里面更是别有洞天,层峦叠嶂,

    如同迷宫,任何英雄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它能神奇地孕育生命,更能带给男人

    无上的快乐……

    唐健喜欢舔屄,品尝它的美味,同时给女人带来快乐。他张嘴含住两片阴唇

    吸吮,舌尖往洞内撩拨钻探……在他的不懈努力下,阴户如熟透的裂口石榴斐然

    洞开,顶端的阴蒂破土而出,迎风俏立。唐健移师向上,含住勃发的肉芽,舌头

    温柔地舔舐、吸吮。

    李婷的屁股哆嗦了一下,一股新鲜的淫水咕嘟一声冒了出来,屄里如万蚁钻

    心,酸麻热痒,空虚难耐。她吐出口中茁壮的阴茎,回头冲哥哥叫道:“坏蛋,

    别舔了,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去肏我。”说着,翻身仰躺,分开大腿,拉着唐健

    的胳膊往身上拽。

    唐健还没尽兴,却也不忍让亲妹妹着急,就势翻身上马。李婷的小手已经伸

    下去摸到他的鸡巴向自己的羞处引导,唐健在她的协助下屁股一挺,一杆入洞。

    李婷一声浪叫,双手揽住哥哥的后背,嘴里催促:“快动,里面痒得不行。”

    唐健奉旨开动,鸡巴如气缸里的活塞,大开大合,迅疾抽插。身下的少妇扭

    着屁股迎凑,浪水四处飞溅,咕唧咕唧的水声大作。

    干了会儿,唐健将妹妹的上身抱起,一招“老树盘根”,亲密相拥。少妇的

    两只丰乳在胸前厮磨,屁股前后扭摆左右摇晃使得鸡巴在屄里左冲右突,两人边

    肏屄边亲嘴,全方位地交媾。

    然后,唐健撤身后躺,变成“观音坐莲”,让女人主导,他静静地享受。李

    婷屁股起落,吞吐着男人的鸡巴。时间长了,李婷也吃不消,翻身下马,跪趴床

    上,唐健起来用小狗式深插浅抽,啪啪声响亮。

    两人颠鸾倒凤,曲意尽欢,结束时酣畅淋漓,心满意足。简单冲洗一下,回

    到床上交颈而眠。

    次日,天光放亮,两个年轻人睡醒后密议一番,披上睡衣来到父母的卧室。

    唐铁山凌晨醒来,觉得精神焕发,晨勃的阴茎一柱擎天,他不由分说就爬到

    了李秀兰身上,分开她的双腿就想入港。

    李秀兰昨晚自慰到深夜,此时美梦正酣,被男人扰醒后意兴阑珊,但看到男

    人猴急的样子也不忍拂了他的好意,任由他摸奶亲嘴,把涨硬的鸡巴捅了进去。

    随着男人坚持不懈的热情抽插搅动,屄里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像电流般传遍

    全身,李秀兰睡意渐无、淫兴渐盛,双手抱住男人后背,两腿圈在男人腰间,像

    八爪鱼一般紧紧地缠绕住唐铁山,嘴里发出快活的呻吟。

    正在如火如荼之际,李婷和唐健推开门悄悄走了进来。李秀兰蓦然发现,身

    子一下子绷紧,急慌慌地在唐铁山耳边说:“他俩进来干什么,快让他们出去。”

    唐铁山扭头看见两个年轻人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床上的春宫,脸上带着神秘

    莫测的坏笑。他停下动作,奇怪地问道:“你俩干嘛?”

    李婷笑眯眯地说道:“按老理儿,我们做子女的清晨要来给父母请安的。”

    唐铁山哭笑不得,只能端起长辈的架子呵斥道:“胡闹也不分时候,你俩先

    出去,一会儿再过来请安吧。”

    “你们只管忙,我俩不打扰你们的好事。”李婷不为所动,拉着唐健的手来

    到床边坐下,嘻嘻一笑,“说不定我们还能帮忙呢。”

    见两人坐在身旁,李秀兰感觉无地自容,身上男人身体僵硬,屄里的鸡巴有

    萎软的迹象,让她更觉得羞臊难当。李秀兰对女儿温和地说道:“婷婷,既然已

    经请过安了,你们还是先出去吧。”

    李婷的手在唐铁山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兴奋地说道:“不许消极怠工,赶紧

    动起来。”

    唐铁山虽然压在李秀兰身上不动,但插在妇人屄中的鸡巴被阴道壁的媚肉不

    停地夹裹吸吮,痒酥酥的,别有一番滋味,阴茎蠢蠢欲动,早就想大展雄风了。

    李婷的催促像打响了发令枪,他真的耸动屁股又开始了抽插。

    李婷蹲在唐铁山身后,两只手帮他推屁股,还笑眯眯地对唐健说:“你也别

    闲着,过去帮忙。”

    唐健果真凑到了李秀兰的面前,羞得妇人赶紧闭上了眼睛。唐健在她耳边温

    柔地说道:“妈,什么也不用想,你只管享受就好。”

    正好唐铁山大力夯击了几下,李秀兰忍不住呻吟了起来。忽然,唐健情意绵

    绵地吻上了她的双唇,一只手还偷袭过去摸玩她的奶子,沉溺在欲望中的李秀兰

    情不自禁地跟唐健热吻起来。

    李婷不知道何时脱了睡衣,赤身裸体地贴在唐铁山后背上,用两只乳房揉磨

    着,还勾着男人的脑袋跟他亲嘴。

    四个人亲热地纠缠在一起,李婷的手还伸下去揉摸唐铁山的卵袋,撩拨着他

    的肛门。唐铁山愈加情动,玩命地抽插着身下的女人,肏得李秀兰挣脱了唐健的

    亲吻,大声地浪叫起来。

    唐健看到气氛越来越热烈,灵机一动,三两下扒下睡衣,跨到李秀兰脸上,

    将鸡巴斜向下插入李秀兰的嘴里。

    妇人正张嘴浪叫,忽然嘴里捅进来一根热乎乎的肉棍子,微睁媚眼一瞧,原

    来是丈夫在偷袭。善良的她不忍冷落小情郎,便含住涨硬的鸡巴,用柔软的香舌

    舔舐撩拨起来。

    趴在唐铁山后背上的李婷瞧见这一幕,在男人耳边说道:“爸,你看我妈多

    会享受,上下两张嘴同时品尝你们父子的两根鸡巴呢。”

    唐铁山看见李秀兰一边让自己肏屄,一边给儿子口交,他也被深深地震撼到

    了,兴奋的感觉从大脑沿着神经迅速传递到阴茎上,一种想要射精的快感排山倒

    海般袭来,他控制不住地快速抽插几下,大股的精液就激射而出,全部射进了李

    秀兰的阴道深处。

    李秀兰也到了高氵朝,随着男人的喷射身子痉挛颤抖,扭头摆脱了嘴里的鸡巴

    急促娇喘着。

    唐铁山抽出鸡巴歪坐在床上,刚才射精时的快感太过强烈,他现在还感觉余

    波未尽,鸡巴仍然硬着,热痒酥麻。

    李婷怂恿道:“你们爷儿俩换换位置,继续操练起来。”说着,推着唐铁山

    来到李秀兰的枕边,对仍在娇喘的李秀兰说道,“妈,你给我爸吃鸡巴。”

    唐铁山也觉有趣,往前凑了凑,将仍然粗硬的鸡巴送到李秀兰嘴边。

    李秀兰睁眼看了看送到嘴边的鸡巴,又看了看三人热切的目光,不忍心让大

    家失望,便张嘴迎纳了这根恩物。

    李婷兴奋地对唐健说道:“你还不赶紧过来填补空缺!”

    唐健被刚才的春宫戏刺激得早就想发泄一番,鸡巴也被李秀兰的小嘴侍奉得

    涨硬无比,他并不在意喝父亲的“二锅头”,兴致勃勃地过来蹲在李秀兰胯间,

    将鸡巴对准妇人湿漉漉的阴门,一顶而入。

    沿着父亲刚开辟的康庄大道,借助父亲留在屄里的精液提供的绝佳润滑,唐

    健的冲击强劲有力,频率很快,肏得李秀兰很快又来了一次高氵朝。沉浸在欲海中

    的她不由得含紧了公爹前夫的阴茎,卖力地嘬吸舔吮。唐铁山顿感阴茎酥麻酸爽,

    刺激得他不由自主地起身蹲在儿媳脸上,将鸡巴向下抽插起李秀兰的小嘴……

    三人你来我往,各自享受着性爱的欢乐,却冷落了李婷。她推推唐健的屁股,

    摸摸李秀兰的奶子,揉揉母亲的阴蒂,终于还是忍不住内心的煎熬,抱住唐铁山

    一边亲嘴一边喃喃地央求:“爸爸老公,我也想要。”

    唐铁山被李秀兰的小嘴弄得阴茎早已重振雄风,此时已经不满足于口交的隔

    靴搔痒,听见小娇妻女儿的软声央求,正中下怀,从妇人嘴里抽出鸡巴,将李婷

    推倒在妇人身侧,挺枪而入。

    母女俩头尾颠倒并排接受父子俩的肏弄。唐健忽然又有了好主意,指挥李婷

    翻身趴在李秀兰身上,母女俩成69式。唐健抽插几下妈妈的骚屄,拔出鸡巴向上

    顶进妹妹的嘴里让她口交几下当作临阵磨枪,然后再肏李秀兰。

    唐铁山见了觉得有趣,也如法炮制,从李婷的屄里抽出鸡巴向下插入李秀兰

    的嘴里,捅几下拔出来再肏李婷的小嫩屄,细细品味着母女俩上下两张嘴给与的

    不同快感。

    即便如此,唐健觉得还不够淫乱,让李婷用自己的乳房去磨蹭身下妈妈的乳

    房,同时用舌头去吸吮妈妈的阴蒂。唐健还对李秀兰说:“妈,你也别怕辛苦,

    爸肏婷婷的时候,你用嘴去舔他们的鸡巴和屄,让他俩更快活。”

    李秀兰被儿子抽插阴道,女儿舔屄,双重享受,闻言也不再矜持,仰着脖子

    去舔上方交合的男女性器官,张嘴迎接飞溅的淫水浪汁,还主动含住唐铁山甩动

    的卵袋,用舌头撩拨。

    一家四口全方位多角度的交合,妙趣横生、趣味无穷。

    最后,唐铁山拔出鸡巴,将精液射进了李秀兰的嘴里。李婷也不甘示弱,在

    妈妈胯间张开小嘴,唐健在射精之际心有灵犀地抽出鸡巴对准妹妹嗷嗷待哺的樱

    桃小嘴射出了股股炙热的阳精。

    纠缠在一起的四条肉虫这才分开,母女俩各自吞吃了口中的精液,李婷还调

    转身子去舔舐妈妈嘴角的残精,李秀兰投桃报李也将女儿嘴边的精液舔吃干净。

    母女俩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吻在一起,彼此嘴中都是男人精液的味道,但她俩

    甘之如饴。

    这一场大战,实实在在拉近了彼此的感情,真的成为了不分你我的一家人。

    从此以后,除了幼儿园的一对小宝贝回家他们各自循规蹈矩以外,别的时间

    尽情享受,任意组合,换偶、3p、大床联欢,客厅、阳台、卫生间,床上、沙发

    上、浴缸里、地板上,各种姿势和花样……真是不羡鸳鸯不羡仙,唐家的10号别

    墅成了世外桃源。

    这一切自然瞒不过田嫂母女,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刻意避讳这对保姆母女花,

    反而将她们也拉入了这个阵营。于是,组合和花样更加多彩多姿,六个人经常玩

    男女大混战,两个保姆曲意逢迎,虽然女多男少做不到雨露均沾,但田嫂和巧云

    却很知足,因为她俩被冷落得太久了。

    在众人的鼓动下,唐铁山终于采了巧云的后庭花。整个过程颇有仪式感,大

    家特意给巧云穿上了新娘的婚纱,脸上花了浓妆,头上戴了花环,婚纱里面却是

    真空的,连内裤都没穿。

    唐铁山也被迫穿上了崭新的黑西装,和巧云假模假样地来了一场婚礼。别墅

    里装饰一新,所有人都喜气洋洋,把这件囍事办得隆重而热烈。三楼的一间客房

    被当做了临时洞房,热闹的节目就在这里上演。

    喝交杯酒、咬苹果、滚鸡蛋等传统节目自然要统统来一遍,唐铁山没了一家

    之主的威严,像个木偶被人操控。李婷在他耳边叮嘱了好几遍,今天大家高兴,

    让他一定要配合,不许耍脾气。唐铁山也不是刻板的人,笑着点头答应,但也再

    三强调下不为例。

    节目的高氵朝自然是最后为巧云的后庭花开苞。巧云这三天只吃水果喝鲜奶,

    没吃面食,更没吃肉,早早就排空了,下午又让田嫂用纯净水和牛奶、果汁仔细

    浣过肠,已经准备就绪。

    巧云上床,众人把她摆成小狗式。田嫂亲自撩起巧云的婚纱,把女儿的屁股

    掰开,笑眯眯地对唐铁山说道:“老爷,请享用我闺女的屁眼儿吧。”

    唐铁山的鸡巴已经被李婷和李秀兰母女用嘴弄硬了,挺翘得像一杆肉枪,听

    到妇人的淫声召唤,移步来到巧云臀后。李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润滑液,倒在巧

    云的肛门和唐铁山的龟头上抹匀……

    神圣的时刻终于来临,唐铁山的硕大龟头抵住了巧云屁股的中央,粉嫩的屁

    眼微微蠕动,含羞带怯地迎接着初次来访的贵客。唐铁山胯部用力,屁眼退缩凹

    陷,渐渐成了一个深坑。

    巧云微微蹙眉,强忍不适保持姿势不变。田嫂在一旁细语叮咛,让她放松。

    鸡蛋大的龟头将姑娘的肛门括约肌扩张到了极限,连四周菊花状的粉红肉褶

    都被撑平了。大家屏息凝视,期待石破天惊的那一刻。

    “啵”的一声,男人的龟头终于冲破阻碍,消失在女人的密道里。巧云身子

    一颤,闷哼一声。她觉得肛门好像被撕裂了,男人龟头的侵入让她感觉涨得厉害。

    但巧云很坚强,咬牙强忍。

    初战告捷,后面的事情就顺畅多了。肛门口儿小,但里面却宽松,唐铁山孤

    军深入,稳步推进,虽滞涩难行,但他还是将鸡巴全部插入了姑娘的肛道里。随

    后,班师回朝,撤到半途再次深入,如此反复,像钻头疏通矿井,渐渐打通了姑

    娘的后庭密道。

    随着唐铁山锲而不舍地反复探索,姑娘的肛道慢慢适应了这根庞然肉柱,分

    泌出了油腻的肛油,滋润着男女的性器官,征途变得越来越顺畅。巧云感觉痛胀

    感渐消,一种陌生的性快感随之而来,她的表情从痛楚到放松再到兴奋,围观的

    众人也都松了口气。

    田嫂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向大伙儿表功:“多亏少爷给了那几根不同粗细的

    假鸡巴,我天天帮巧云练习,要不然老爷这么粗的大鸡巴可没这么容易进去。”

    唐铁山第一次尝到肛交的美妙滋味,一边埋头苦干,一边细细品味。跟肏屄

    相比,肛交的感觉第一是紧,肛门的括约肌像橡皮筋一样紧紧地勒住阴茎,增加

    了抽插的趣味;第二是热,肛道的温度比阴道可高多了,热烘烘的很舒服;第三

    就是肛道没那么多皱褶,似乎减弱了对阴茎的摩擦力,但肛道粗细均匀,紧紧裹

    住阴茎,带来全方位的接触,那种厚实肥腻的感觉别有一番滋味……

    第一次肛交的新奇刺激加快了唐铁山的高氵朝进程,他很快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对巧云的爱怜之意油然而生,柔声问道:“巧云,我射哪儿?”

    巧云扭头看他,腻声道:“就射到我的小浪屁眼里吧。”

    唐铁山说声好,快速抽插几下,然后将阴茎捅到肛道的最深处,胯部紧紧抵

    住巧云的屁股蛋儿,一股股精液激射而出。

    刚才的运动虽然不激烈,但因为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新奇的性行为,两个人都

    是紧张加兴奋,都出了不少汗。战斗结束后,双双倒在床上,疲惫地一动不动。

    大家看得兴致盎然,现在还觉得意犹未尽。李婷善解人意,说道:“让新人

    安歇吧,咱们该撤了。”

    唐健却将李秀兰和李婷母女搂在怀里,色眯眯地说道:“你俩也学着点儿,

    别光看不练,啥时候让我和爸爸也采了你们的后庭花?”

    李秀兰含羞不语,李婷却一口回绝:“想得美,下辈子吧。”

    众人离开,留下唐铁山和巧云在洞房里共度良宵。

    李秀兰和唐健回到自己的房间,李秀兰笑吟吟地问唐健:“你是不是很想弄

    我的后面?”

    唐健没想到妻子会主动问他这个问题,想了想说道:“兰儿,说句心里话,

    我认为肛交这种事的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一个女人愿意让男人肏她的屁眼,

    说明她深爱这个男人,愿意把自己的所有彻底奉献给这个男人。”

    李秀兰认同丈夫的观点,她略带遗憾地说道:“咱们是明媒正娶的合法夫妻,

    可我却没办法把自己的初夜给你。能把我后面的第一次给你,也算是一种弥补吧。”

    唐健感激地将妻子搂在怀里,深情地说道:“你能这么想,我很感动。其实

    我并不想勉强你,有田嫂和巧云母女俩的屁眼让我随便肏,你要是怕疼就算了。”

    “我刚才留心观察了巧云的样子,看她到后来也是挺舒服的。你放心,我是

    甘心情愿给你的,因为我也想试试那种滋味。”

    “太好了,你让田嫂拿那几根假阳具戴套先帮你做做准备工作,然后我再给

    你开苞。”

    说着说着,两人都兴奋起来,不约而同地搂在一起,衣服没脱完就亟不可待

    地开始做爱。唐健用手指摸着李秀兰的肛门,紧窄的小屁眼儿蠕动收缩,肉肉的

    软软的。他忍不住将一根手指捅了进去,肥软的淫肉马上紧紧裹住了他的手指。

    李秀兰对丈夫的偷袭并不反感,晃晃屁股腻声道:“等不及了?”

    唐健不好意思地抽出手指,满怀期待地说道:“等你准备好了再说吧。”

    “老公,你对我真好。”李秀兰对唐健的态度很满意。

    唐健射精后,搂着李秀兰说道:“兰儿,作为你的丈夫,我希望你幸福,这

    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也愿意给你最大限度的自由。你现

    在总待在家里,生活比较单调乏味。如果你有喜欢的男人,或者我觉得哪个男人

    不错,我愿意促成你们的好事。”

    李秀兰撇撇嘴:“说得好听。上次我跟你爸的事,你还吃醋。”

    唐健苦笑:“我不是吃醋,是郁闷,因为你们背着我搞在一起。其实你跟我

    爸的事,我是持赞成态度的。”

    李秀兰眨眨眼,忽然问道:“你这么大度,是不是因为你外面有了女人?”

    唐健暗赞妻子果然聪明,但他还是不敢把小月的事情告诉她,毕竟连私生女

    都有了,怕李秀兰接受不了。他耐心地解释:“这个社会诱惑太多了,谁能保证

    自己永远守身如玉?但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的妻子,这里是我的家,我对你对家

    的感情不会变。”

    “嗯,老公,我也是,就算我真让其他男人占了便宜,你也永远是我在这个

    世上最亲的人。”

    夫妻俩达成了默契,情意绵绵地交颈而眠。

    李秀兰对肛交的事果然上心,第二天就把田嫂偷偷叫到自己房间,田嫂听清

    她的意图后慨然允诺,尽心尽力地帮她。

    三天后,李秀兰就觉得差不多了,下午浣肠后,当晚就让唐健摘了她的后庭

    花。

    中年妇人的屁眼本就比姑娘松弛,唐健的阴茎又比父亲细,所以开苞过程很

    顺利,仅仅是龟头突破的那一瞬间让李秀兰感觉到一丝痛胀,后面就逐渐顺畅。

    她的肛油比巧云分泌还旺盛,肛道畅通无阻,以至于唐健肏都后面都感觉跟肏屄

    差不多了。

    李秀兰很适应这种新的性爱方式,酣畅淋漓地呻吟浪叫。唐健觉得有趣,捅

    几下屁眼后抽出来又插进屄里,肏几下屄又拔出来戳进屁眼,左右开弓,上下翻

    飞,肏得不亦乐乎,最后心满意足地将精液射进了妻子的肛道深处。

    后来的全家大联欢,唐铁山也采了儿媳的后庭花,两男四女在大床上更加尽

    兴,四个女人的七个密洞让父子俩随意亵玩。他们最喜欢玩三明治,将一个女人

    夹在中间,一个肏屄,另一个肏屁眼,既有分工又有合作,既有默契又有竞争。

    每当此时,李婷就有些失落,因为只有她不能陪父子俩玩三明治。作为家里

    的女主人,在性爱中竟有被冷落的感觉,她暗想自己是不是太保守了?尤其看到

    妈妈比她还放得开,挨肏时淫声浪语无所不叫,一会儿喊唐铁山“亲爹”,一会

    儿喊唐健“宝贝儿子”,更让她惊讶自己一个新时代的少妇还比不上以往观念守

    旧的中年熟妇。

    可网上说肛交不是正常的性爱方式,且肛道不洁,所以李婷才会那么排斥。

    再看唐铁山粗如儿臂的庞然肉柱,摸摸自己窄如针孔的小屁眼,李婷还是没胆尝

    试。

    不过,看到三个女人被肏屁眼时的愉悦表情,李婷又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担

    心了。后来她暗自决定,可以让唐健试试,毕竟他的阴茎看上去白白嫩嫩,虽然

    长,但不粗,应该不会对她的小屁眼造成多大的伤害。

    唐健在得知她的想法后欣喜若狂,亲自用假阳具给她疏通,反复尝试后终于

    采摘了家里最后一个女人的后庭花。李婷终于也可以陪父子俩玩三明治了,虽然

    每次都是唐健在后,她丈夫在前。

    等李婷克服了肛交的恐惧和不适感后,终于在一次家庭联欢中,唐铁山偷梁

    换柱,也成功侵入了娇妻的后庭。等李婷发觉为时已晚,好在没有她想象中那么

    痛苦,唐铁山也温柔呵护,第一次的过程尚算完美。

    至此,家里的性爱游戏再无禁忌,四个女人的小嘴、骚屄和浪屁眼让父子俩

    尽情尽兴,玩得酣畅淋漓。

    (第二十二章完,待续)

章节目录

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小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强并收藏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