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地狱蝴蝶丸

    字数:5157

    2019/05/01

    续三十五章 下

    我敛了敛心神,进入备战状态,毕竟在对战的时候,一点点的分神都可以置

    我于死地。

    幽冥鬼手出掌十分的凌厉,他的掌风波及面很广,我一边要抵挡他的掌风,

    另一边还要护住身边的两个女人。一开始我完全处于下风,毕竟一心二用的我很

    难将真气完全聚在一起。

    在姚清儿准备出第三掌的时候,幽冥鬼手率先攻击,将姚清儿的掌力化为了

    一阵风,消失在了空气中。姚庆华没有想到,自己苦练了那么多年的武学,居然

    能够轻易的被人化解,难道她清心斋真的大不如从前了吗?

    「哈哈哈,一个小美人送上门不够,两个就够小爷今天耍上一耍,让你沉醉

    在小爷的铁枪之下。」幽冥鬼手仰天长啸,他完全不害怕被发现,因为现在他对

    他的武功十分的有自信。

    哪怕是黎冰冰出现在他的面前,也未必能够赢得了他。笑问天下,谁与争锋?

    他一只手揽住了娘亲的腰,同时另一只手也像姚清儿靠近。哪怕是带着娘亲,

    他的速度依然很快,我觉得他的速度并不比爹爹要差。

    如果我再不出去,她们很有可能就会被带走,于是我不再犹豫,终身一跃,

    拦下了幽冥鬼手的那一掌。

    「小子,居然又是你,昨天是我没有准备好才让你有机可乘,今天你就没有

    那么的好运了。」幽冥鬼手大言不惭的说道,他完全不知道此时我的体内有黎冰

    冰的真气和欢喜教的功法,岂是他这种鼠辈能够对付的!

    我闭上眼睛,屏息凝气,我感觉到在附近有一股真气,想必是梁婉君的。看

    来现在他正在不远处坐观好戏,我敢发誓,如果我输给了幽冥鬼手,他一定会把

    我清理门户。

    我敛了敛心神,进入备战状态,毕竟在对战的时候,一点点的分神都可以置

    我于死地。

    幽冥鬼手出掌十分的凌厉,他的掌风波及面很广,我一边要抵挡他的掌风,

    另一边还要护住身边的两个女人。一开始我完全处于下风,毕竟一心二用的我很

    难将真气完全聚在一起。

    「姐姐,你还打算在隐瞒些什么吗?」我捂着肩口的重伤,轻声质问姚清儿。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姚清儿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回忆那段陈年往事。

    我轻轻地摇头,吐出一口鲜血。梁婉君看到我的情况立刻为我把脉,发现我

    的气息十分的凌乱。看来之前我从黎冰冰身上吸取的真气并没有完全运用,另一

    方面实在是由于我太情敌了。

    这个幽冥鬼手居然能够在极北苦寒之地呆了那么久,想必也是练就了一身本

    领。不仅仅是靠他的一身武功,他的毒术居然也是那么的高。

    「现在知道不能轻敌了,刚才在做些什么!」梁婉君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

    我,如果不是我有重伤在身,他可能直接一巴掌拍到脑袋上。

    「刚才在对战……师父,您别生气了!」我一脸谄媚的讨好她,由于太大的

    动作,导致牵扯到了伤口,因此疼得我龇牙咧嘴。

    「很痛吗?」三女同时问道,眼里紧张的神色不言而喻。我虽然从小在娘亲

    和爹爹的宠爱中长大,但是那种关心完全不能满足我的自卑。

    「没事的,我是男子汉!」我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在自己的「妻子」面前

    承认痛呢!那岂不是会被笑掉大牙?突然一股温暖的内力拉回了我的思绪,我感

    觉到体内凌乱的气息渐渐被平息,不用想也知道是师父在替我疗伤。

    既然如此我就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师父的为我的服务,我感觉到听得凌乱的

    信息已经各就各位,不再胡乱的乱窜。我看着天边的月亮悄悄地隐下树梢,天空

    开始泛起了鱼肚白,没想到这一疗伤,居然足足疗了三个时辰。

    等到太阳从东方爬起的时候,师父终于收了内力。我在母亲的搀扶下站起来,

    转身对师父说一声谢谢,但是我却看到师父头上闪着硕大的汗珠。

    「还好吗?」我的语气温柔至极,连娘亲听了也是十分的嫉妒。这是梁婉君

    始终是淡淡的,她没有看我,而是转身离去像一阵风消失了。

    「娘亲,我们回去吧!」我没有在看姚清儿欲哭无泪的眼睛,如果她不打算

    说出那件纸条的事情,那么我们之间便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而且师父为了救我,内力受到了损耗,不管怎样,我也一定要帮师父打听到

    这个纸条的秘密。

    「别走好吗?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姚清儿垂下了眼眸,一滴晶莹从

    她的眼角滑落。往事她不愿回首,但是她不想看到我冷冰冰的眼神,最终她选择

    了屈服。

    「当初我在浴室沐浴更衣,那一天我十分的劳累,因为刚刚参加过围剿行动,

    所以疲劳的我迷迷糊糊的睡在了浴桶里面,结果居然被幽冥鬼手画了春宫图,他

    说如果我不从了他,他就会把清心斋掌门的胴体公之于众。」姚清儿说着说着哭

    了出来,她这一哭彻底的把我的心给哭软了,于是我连连哄道,「没事的,姐姐,

    我在你身边。」

    「后来我与他决一死战的想要拿回春宫图,可是我却打不过她,当时我的几

    个心腹全上了,她们死的死,伤的伤,就连我……如果不是师父及时赶到,可能

    我已经……呜呜呜……」姚清儿回忆起当年的往事,哭成了泪人,看得我心都揪

    在了一起。

    我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轻轻地刮着她秀气的小鼻子,「这种事情姐姐早

    说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您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纯洁的。」我温柔的安慰道,的

    确是不是处女我完全在乎,只要那个禁地能够把握完全吸住就够了。

    「真的吗?你真的不嫌弃姐姐吗?」姚清儿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她原本以为

    我会嫌弃她的「不洁之身」,结果我却反过来安慰她。她看着我的眼睛,发现我

    并没有说假话,因此扑到了我的怀里哭泣,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开心的笑容。

    但是我仍然记得纸条的事情,于是我忍不住的问道,「那姐姐,这跟那张纸

    条有什么关系?」姚清儿看了我一眼,便毫无保留的说道,「因为他说那副春宫

    图不止一副,还让我带着傲芝去见他。」

    我不禁在心中感叹道:难道那个男人是想要一对二,同时享受两大美人。

    「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帮你要回春宫图的。」我拍拍胸脯承诺,结

    果触及到胸口的伤,险些再一口鲜血吐出来。

    其实我帮姚清儿也是有私心的,毕竟能够让姚清儿紧张的春宫图,想必一定

    很写实,我忍不住的想要大饱眼福。

    「你没事吧!」姚清儿泪目了,因为从来没有人那么关心她,她的小手抓住

    我的衣袖。

    「哼,英雄救美想都别想,你现在速速去找黎冰冰交合,稳定你的内力。」

    我听到了梁婉君的千里传音,总是被人看破心中所想的感觉很不好。

    面色阴沉的我使娘亲和姚清儿更加的紧张了,她们担心的看着我,可是我却

    挥挥手说道,「没事的。」

    「我还有事情,你们先回去吧!」我沉声道,然后缓缓的站起来去找黎冰冰,

    丢下师徒二人面面相觑。

    我走到了黎冰冰所住的院落,她很喜欢兰花,它的门口摆放着很多兰花,虽

    然我看不出它的品种,但是我知道每一朵都价值不菲。

    兰花的花语是:美好、高洁、贤德。这便是我眼中的黎冰冰,但是那只是曾

    经,曾经的她高贵不可侵犯,而如今却被我驰骋在身下。

    「谁在外面?」凶巴巴的语气真是不讨人喜欢,我没有回答她,直接推门进

    去了。她看到是我后,漂亮的眸子微微一缩——黯然失色。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手是湿漉漉的,亵裤也被扔在了一旁,美丽的大眼睛中写

    满了欲望,粉色的脸颊透露出她刚刚已经泄身了,我用鼻子想也知道她刚才在做

    什么。

    但是我仍然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无辜的问道:「怎么看到是我,很失望」

    我没有错过她眸中的警惕,只是做爱做了那么多回,她还害羞什么!

    「没有,以为你今天仍然在别的温柔乡之中,没想到你居然会来我这里。」

    黎冰冰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她的眼中写满了委屈。她故作矜持的扭过头,

    身下的空虚感让她阵阵轻颤。

    「好了,我的错,没有及时来陪你,这样吧…今晚你想来多少回都行。」一

    个身影闪到了她的旁边坐下,轻轻的揽过她的肩膀,把她带到我的怀里。

    她微微的挣扎了一下,紧接着便放弃了抵抗。我不老实的手伸进了她的前衫,

    她穿着桃红色的肚兜,我的手指摸着盛夏的果实,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明显一颤。

    「怎么,这样就有感觉了?」

    我先是轻轻的拧嫣红,肚兜的布料十分光滑,因此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我便

    解开了肚兜的绳子,从下面扯下了这玫红色的肚兜。我轻轻地拽着薄纱,再硕大

    的玉乳上摩擦,听着黎冰冰难耐的呻吟。

    「啊……轻点,呜,痛。」黎冰冰扭动着她丰满的身躯,口中娇呼不断,但

    是她的身子仍旧迎上我的手。

    「那究竟是疼痛多一点,还是爽的多一点呢?」我笑嘻嘻的问道,把她的真

    个玉乳都窝在手里,像是熟透了的蜜桃,但是她比蜜桃还要软。我喜欢这个手感,

    于是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所以我又忍不住加重了力气,惹得黎冰冰娇呼不断。

    「爽,请夫君让我更爽!」黎冰冰的理智渐渐消失,她的小手也握着我已经

    勃起的巨龙,生涩毫无技巧的手法但是却分外迷人,看来容貌果然是一样法宝。

    我一把手扯开了下身的遮挡物,然后把硕大的巨龙放在她的面前,噙住她的

    下巴,温柔的威胁道:「好好舔,待会有东西赏给你。」

    黎冰冰略带犹豫,但还是选择全部含下去了,她努力的张大嘴巴,但是却只

    能含下去一半。无助的小眼神看向我,但是我却自顾自的把玩着她的小樱桃。她

    最终放弃把它完全吞下去,而是选择用舌尖在铃口打转,越来越多的白色汁液冒

    了出来,她认真的吸吮将这甜美的白汁完全吞到了肚子里。

    我赞扬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柔软的青丝散发着沐浴后的香气。「怎么,有预

    见性的沐浴了?」我挑起她的下巴,强迫她与我对视。

    黎冰冰娇羞的推开我,「什么叫有预见性的!我明明是打算直接睡觉的。」

    黎冰冰却不承认这一点,把头转过去收回了她面带桃红的小脸。

    「既然你要早点睡觉,那我就先回去了。」我故作矜持的说道,留恋的看了

    一眼她胸前两只纯白的玉兔,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黎冰冰没有想到我会真走,但是当她决心挽留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走到了门口,

    于是也顾不得穿上肚兜,直接追了出去。「别走……」美眸含泪,薄唇紧抿,轻

    轻拉住我的衣袖。

    「可是师尊也说了,您今晚并不是等我的。」我还是准备转身就走,长衫盖

    住了我的腿,但是我的巨龙却若隐若现。

    黎冰冰是真的慌张了,她立刻挡在我的面前,蹲在我的身下用她的两个大白

    兔包裹住我的阳具,一丝不苟的撸着。雪白的巨乳像棉花一样柔软,可是又比棉

    花有弹性。紧致的包裹感使我沉迷其中,黎冰冰看到我动情,因此动的更加卖力。

    不一会儿,白浊的液体洒在了她的胸前,她低下头颅将巨龙残留的白浊舔干

    净。

    「人家的礼物还没给。」黎冰冰害羞的说道,说完她又伸出舌头吸吸我的巨

    龙,仍然有不少残留的液体。我的唇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然后迅速把她打横

    抱起带到了床上。

    娇小的身躯摔倒了软床上,她的玉兔此起彼伏,动的十分欢快。我趴在她的

    两腿间舔着粉红色玉门,我的舌头有技巧性的打转,引起她的阵阵娇呼。

    「不可以,不可以的……嗯……啊……轻一点,啊……好舒服……」我听着

    黎冰冰难耐的呻吟,她的下体不停地扭动着,双腿想要努力的合拢。我抓开她的

    双腿,仍然用舌头侵扰着她的玉门,惹得她阵阵颤栗。

    「可是师尊明明就很想要啊!」我无情的拆穿了她的伪装,我用手指勾出一

    道道银丝,把它轻轻地刮到了黎冰冰洁白无瑕的脸上。她本能地想躲,但是最终

    乖乖的承受这一切。

    「那就请孩儿尽情满足我吧!」下体的空虚彻底摧毁了黎冰冰的理智,她粉

    嫩的玉手抓住我的胳膊,哀怨的小眼神看着我。

    「那孩儿就不客气了!」我朗声笑道,掰开了她白花花的玉腿,然后提枪直

    入,黎冰冰的嘴巴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吟,身体更加迎合了我的巨龙。

    我的一双手把玩着那完美无瑕的玉兔,不大不小的乳晕像一朵蔷薇色的花绽

    放在那雪域高原,我的手指抓住那两点嫣红,黎冰冰浪叫连连。

    「啊……慢一点……恩……要坏了……慢一点!」黎冰冰的声音中染上了哭

    腔,我的手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我的皮肤中,我感觉到我的肉被扎的生疼,但是这

    并没有影响我的速度。我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到那个敏感的小点中,听着她失去理

    智的浪叫,看着她迷茫的眼睛噙着泪花,大腿被干的一阵痉挛。

    「求求你,慢点,我要坏了!」黎冰冰的泪水划过脸颊,她伸出柔弱无骨的

    小手想要推开我,但是却阻挡不了我的进攻。

    我将全部的热液都射到了她温暖的小穴中,然后拍拍她的屁股,笑着说道,

    「师尊,您咬的我好紧!」黎冰冰害羞的没过脸,我趁机把她的屁股翻了过来,

    再一次把巨龙对准了那个粉红色的小穴,毫不留情的捅了进去。

    「啊——」黎冰冰呻吟不断,一开始有轻微的疼痛,但是等到适应之后她渐

    渐感觉到这其中的快感。小穴咬我咬的很紧,但我每一次都捅到了小穴最深处,

    抓着她丰满的玉乳进行疯狂的冲刺,大约冲刺了一百多下,我又把全部的爱液喷

    洒在了里面。经过两次喷射,黎冰冰的小穴已经包容不了我的爱液,白色的精液

    顺着她的大腿缓缓留下,滴在了粉红色的床单上。

    我再一次欺身上去把黎冰冰的腿压过了头顶,幸好她常年习武柔韧性很好,

    因此她并没有感觉到剧烈的疼痛,我的肉棒再一次毫不留情的捅进去经过淫液的

    润滑,她的小穴湿哒哒的,异物入侵感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不要再来了……啊……我受不了了!」黎冰冰哭着求我,这已经是我今晚

    第三次干她了,而且每一次都捅的毫不留情,将她的敏感点狠狠地撞飞,她的眼

    睛渐渐地失去了往日光彩,身体也失去了力气,每一次只能随着我的律动而动。

    我没有回应她,只是把她的腿再往下压压,把她已经被干成深红色的玉门露

    在了我的面前,方便我持续有力的入侵。听着她一阵阵呻吟,如果不是这个院落

    里只有她一个人,那么明天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多么的淫荡。

    「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受不了了!」黎冰冰已经染上了浓浓的哭腔,

    她胡乱的摸着我的胸膛,已经完全忘记这样做更加能够挑起我的情欲。

    我的冲刺渐渐的失去了章法,我也完全的陷入了情欲之中,已经毫无节制的

    干起了她,渐渐地我们同时到达了高峰,我将全数的精液都洒在了她的身体里,

    在她的阴道里种下希望的种子。

    「啊……」黎冰冰的身体在不停的痉挛着,她的眼睛泛起了鱼肚白,不停地

    躺在床上穿着粗气。她仿佛是穿着一件粉色的薄纱,整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情欲

    的气息。

    「还来吗?」我轻轻地抚摸着带有珍珠光泽的皮肤,每一寸肌肤都完美到无

    可救药。

    「不要了,放过我吧!」黎冰冰拼命的求饶,她的身子经历过三次长时间的

    做爱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滩春泥,毕竟她已经失去了百分之八十的内力。

    我哈哈大笑,但是没有再强求她,只是走到一旁去将刚刚交合获得的真气全

    部融入到我的功力里,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黎冰冰似乎意识到我正在做什么,

    刚刚还如春泥一般软弱无力,突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一句,「滚!」气势十足,

    完全没有刚才做爱时欢愉的娇态。

    「怎么了?」我走到她的旁边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抚摸着粉红色的小脸蛋。

    「你与我交合只是因为我适合做你的炉鼎,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对不对」

    黎冰冰哭的梨花带雨,没想到她居然所托非人,将自己交给了一个禽兽。

    我突然怔住了,但是我迅速的反应了过来,我轻轻走上前揽住了她的肩膀,

    温柔的安慰道,「怎么会,如果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与你交合,天下女人那么

    多,可是我却认定了你。」

    黎冰冰因为我安慰就没有那么难过了,由于哭泣,她粉红色的小鼻子在微微

    的抽泣,我从旁边为他她取了一个手帕,温柔的递给她后转身离开。

章节目录

圣女母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夜带刀不带伞并收藏圣女母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