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p>作者:dean091312016/9/8字数:5906                (一)  陈嘉树,男,33岁,生于大西北的小山村,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被聘进某跨国公司,去了上海。经过两次跳槽,终于在毕业的第十年坐上了跨国集团tbo中级管理层的位子,拿到了七位数的年薪,103万人民币,作为一个凤凰男,他已经很合格了,但是他并不满足于此。  他所供职的的这个公司是跨国投资集团,tbo,总部在英国,中国分公司高级管理层70%都是白人,剩下的30%里还有两个印度人,一个日本人,而他们的年薪则至少在35万以上,美元!不仅仅是薪酬的问题,陈嘉树最受不了的是那些外籍高管表面亲和,骨子里却是对中国员工的蔑视。  陈嘉树每天都在等待着进入高级管理层的机会,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等到了。近年来中国政策在向西北地区倾斜,管理层决定开辟西北地区市场,派出一名中层管理打前站。  这个任务对别人来说或许有很大难度,但土生土长的西北人陈嘉树却有着天生的优势,他的母校西安交通大学的校友遍布大西北,他大学时最铁的哥们在陕西省政府里工作,这还没有算上他每逢过节就孝敬的各位恩师,这都是他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打造的人脉,所以,陈嘉树毛遂自荐了。  有一线工作经验,工作能力强,再加上本就是土生土长的西北人,最后他如愿以偿得到了这个机会,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来自英国总公司的推荐。经过了三个多月的筹备,分公司的慢慢步入正轨,陈嘉树带领着下属们在西安扎下了根。而就在公司从公司的庆功宴回到酒店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喂,大叔啊,分公司筹备得怎么样了?有没有想我呀?」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陈嘉树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就连傍晚在公司庆宴上喝多酒后的头疼也减轻了许多。  「你好,请问是哪位呀?」陈嘉树决定逗逗对方,故作迷茫。  「你猜。」对方果然中计。  「浦东英华的莉莉?」  「不是。」  「嗯……杨子晚报的sara?」陈嘉树假装想了一会儿问道。  「也不对!」对方似乎有点生气了。  「还不对呀,喔……我知道你是谁了。」陈嘉树摸了摸下巴肯定的说。  「快说快说!」对方督促他,期待陈嘉树说出自己的名字。  「你一定是工商局的陈主任。哎呀,陈主任,抱歉抱歉,没听出您的……」  「陈嘉树,你就知道欺负我。」陈嘉树假装道歉,却被对方气愤地打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嘉树却哈哈大笑了起来。◤最ξ新↓网∴址∵百∵度◢第ˉ一∷版▲主°综◇合▲社╖区3他当然知道对方是谁电话那头的可人儿,他可是花了整整6年时间才追到手,其中的忍耐与辛酸,却不被外人所知。  打电话的人叫林可欣,是陈嘉树的女朋友。当然,作为一个年薪百万的钻石王老五,陈嘉树有个女朋友是一点也不新奇,但是陈嘉树和林可心的恋情却一直没有公之于众。原因嘛,听我给你细细道来。  陈嘉树这些年在上海之所以工作这么顺利,除了他自己的能力外,还有一个原因是他工作不久就遇到了他命中的贵人,王成林。  王成林与陈嘉树初次见面时,陈嘉树只是个职场菜鸟,而年长陈嘉树17岁的王成林早已是市场总监。陈嘉树情商,智商双高,工作努力,两人是校友,又算是半个老乡,所以,王成林很欣赏陈嘉树,带了他3年,直到王成林跳槽到tbo。说王成林是陈嘉树职场导师也不为过,最终陈嘉树跳槽到tbo,王成林是最大的原因。  欣赏后辈,免不了不请●寻ˉ回?地□址μ百●度§第↓一╚版§主╗综?合§社╔区╔到家里吃饭。而就在王成林的家中,陈嘉树第一次见到了林可欣,她是王成林妻弟的女儿。王成林的妻子林子瑜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两人没有孩子,王成林提议从哥哥那里过继一个男孩,却被林子瑜坚决反对,王成林那时是个浪漫主义,他深爱着自己的妻子,便随了她心意,心想没有孩子就没有吧,只要两人相爱就足够了。  无巧不成书,林子瑜的弟弟一家出了车祸,三岁的林可欣被妈妈牢牢护住,没有大碍,林可欣的父母却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而死。林子瑜悲痛之余,顺理成章的收养了林可欣。这让王成林心里不舒服,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对这个侄女亲近不起来。说是侄女,其实林子瑜将她当女儿养。  按理说,王成林欣赏陈嘉树,把林可欣介绍给陈嘉树也很正常,可偏偏王成林没有一点给侄女做媒的心思。只因两人初见时,陈嘉树25岁,已经是个大小伙了,而林可欣只是个12岁的小萝莉。年龄差距太大了。王成林可是让林可欣叫陈嘉树叔叔呢。  陈嘉树有点恋童癖,初见林可欣时便被初显美人坯子的林可欣吸引,将她当作了猎物,只是他心机深沉,脸上一点猥琐的痕迹都不露,还笑着摸摸林可欣的头,夸她可爱。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后,陈嘉树脑海里不停浮现着林可欣带着点婴儿肥的精致脸庞,白皙嫩滑的皮肤,还有那对刚刚发育,微微凸起的小肉包,那天晚上,陈嘉树手淫了三次。  在王成林家吃过几次饭后,陈嘉树成功的要到了林可欣的qq号,从此,心怀不轨的陈嘉树便对小可欣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天真烂漫小可欣哪里是陈嘉树这个大灰狼的对手,花了一年半的时间,陈嘉树趁着王成林带着妻子出国看病,在小可欣堆满布偶的粉色公主床上,让13岁的林可欣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  这种情况下,陈嘉树当然不会让人知道自己和林可欣的真正关系,一方面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自己在王成林跟前青年才俊的形象,另一方面只要有跟林可欣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便狠狠地在小可欣稚嫩的肉体上发泄自己的兽欲。  这样的关系一直维持到现在,这期间林可欣一直在外人面前保持着乖乖女的形象,人越长越漂亮不说,学习好,还不早恋,被她拒绝过的男生加起来都有一个连,其中不乏高富帅,官二代,学霸之类的。这还没有提那些没有勇气开口表白的屌丝们。  如果让这些男生看到自己朝思暮想,可望而不可即的的女神被一个大他们十多岁的 「大叔」压在可爱的公主床上,刚刚发育的小肉穴被狠狠地撑开,黑黑的鸡巴如打桩机般抽插着,樱桃一样的稚嫩乳头被舌头和牙齿肆意玩弄,带点婴儿肥的面上泛起潮红,为可爱的少女颜上增添了女人的媚色,明明舒服的就要失去意识,却又坚持咬紧乳牙,在男人鸡巴的冲击下发出一声声的娇哼。  「嗯……嗯……」  这样的画面对那些男生来说,恐怕世上任╛寻□回§地ㄨ址△百◎度§第ˇ一╜版?主3综╙合╕社∴区§何av和h动漫都不及它的百分之一!当然,这些可怜的小男生们并不知道这些。  言归正传,这次林可欣打电话来是告诉陈嘉树她要来西安了,这时正放暑假,还是大二生的林可欣借着跟同学去西安旅游的借口逃离了姑姑林子瑜的视线,已经坐上了从上海飞往咸阳的飞机,在中途转机时才给陈嘉树打了电话通知他自己要来,陈嘉树这时看已经拦不住了便要接机,可林可欣死活不说降落时间,说要Δ最?新⊿网╗址?搜↓第●一╕版╮主?综▲合╔社?区?给他个惊喜,陈嘉树无奈,只能随她来。告诉她自己酒店地址后,嘱咐她注意安全,便挂了电话。  陈嘉树躺在酒店的床上,之前的头痛感又冲了上来,林可欣的突袭来得不是时候,分公司草创,业务也仅仅是刚刚步入正轨而已,自己忙的团团转,哪有时间陪林可欣,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已经三个月没有碰过女人了,这对于一个骨子里被肉欲撑满的男人来说已经快到极限了,想起今天离开公司时看到保洁大妈弯腰时撅起的大屁股,自己差点摸上去的情形,林可欣来的也算及时。  心里不由得又想起林可欣那高氵朝时泛起粉红色的肉体,胯下的鸡巴就开始膨胀,不过他没有动手,只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浴室,冲了个凉水澡,压下小腹的邪火,强迫自己进入睡眠状态。  第二天,陈嘉树回到酒店时已经是十点多了,他看到大厅里没有林可欣的影子,想来她已经另开了一个房间入住了,便发信息问她在哪里。刚走进电梯,就收到了回信。  「402」                (二)  402的房门并没有关,陈嘉树推门而入,一进门便看到了双人床上,有什么东西在被子下蠕动。陈嘉树笑着关上门,走向床边,一边走,一边故意说道。  「哎呀,怎么没有人啊?」  话音刚落,被子下的肉体便抖了一下,却马上止住了。陈嘉树脱掉外套,松下领带。猛地一下揭开被子。  「呀!」藏在被子下的林可欣被吓了一跳,却没有起来,依然姿势不变的侧躺着,只见她穿着小一号的粉红色睡衣睡裤,双眼迷茫的看着陈嘉树。  见惯了少女裸体的陈嘉树,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睡衣,竟然是林可欣小时候的睡衣,确切的说,应该是林可欣13岁时穿的睡衣,陈嘉树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当年,林可欣就是穿着这身睡衣,被陈嘉树压在了自己的公主床上,成为了女人。  林可欣的身高只有155,从初中后就没怎么长,所以那时的睡裤勉强穿得上,但经过陈嘉树多年的开发,明明属于偏瘦型的体质,胸围却足足有92cm,只适合初中生的身材的睡衣哪里容得下是她胸前那两坨软软的乳肉,所以上衣只系了最下边的两颗扣子,倒有一大半的嫩肉从领子那里跑了出来,看得出来,林可欣还像小时候一样,睡衣下没有穿内衣。  「陈叔叔,你来找姑父呀,姑父不在家,他带着姑妈去看病了,就我一个人在家哦。」林可欣故意嫩着嗓子说道。  这时陈嘉树已经彻底明白林可欣为自己准备的惊喜是什么了,那就是还原两人第一次做爱的情景,为了尽可能还原当时的情景,林可欣穿上了小时候的睡衣,还将头发剪成了当年的短发。这让本就欲火难抑的陈嘉树的鸡巴像要爆炸般膨胀起来。  他强忍住扑上去的欲望,顺势坐在床头,右手因为激动有些颤抖,却慢慢抚摸着少女乌黑的秀发,左手却迫不及待的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将裤子褪到了腿弯。已经完全充血的肉棒立马弹了出来。  「叔叔今天不找你姑父,就找你。」陈嘉树的手顺着少女的秀发一路直下,光洁的额头,因为害羞而紧闭着的双眼,小巧的琼鼻,最后,停留在了少女软软的粉唇上。  「来,让叔数看看,有没有听话复习我教你的功课呢?」说着,陈嘉树的右手的食指撬开少女的唇瓣和皓齿,伸了进去。  少女没有拒绝,只是乖巧的活动着香舌,回应着口中异物的拨弄。  「看来我们可爱的可欣有乖乖听话呢,那么来试试实战训练吧。」感受到少女灵巧的舌肉湿润着食指,陈嘉树再也忍不住了。  他抽出手指,将上半身靠在床头,躺在床上。肿胀的肉棒直直的竖在胯下,仿佛一条愤怒的毒蛇,狠狠的盯着少女。  林可欣坐起身,调整姿势跪在陈嘉树的胯间,软嫩的小手抓住坚硬如铁的肉棒,轻轻的撸了两下。仿佛感受到了挑衅,紫青色的龟头又涨大了一圈,足有鸡蛋大小。  少女见状羞涩的一笑,慢慢地低下头,向青紫色的肉蛋轻轻地吹了口气,便一口将肉蛋吞入口中。  「喔……」来自龟头的刺激电流般传入大脑,陈嘉树忍不住呻吟出来。  「滋滋……滋滋……」少女灵巧的舌肉围绕着龟头不断打转,口中分泌的香津顺肉茎滴落。  「嗯……嗯·……」  「喔……对,就是这样,好孩子,就是这样……」陈嘉树舒服的呻吟,用手拨开少女额前的刘海。  少女领会到了他的意思,微微抬起头。用快要闪出水的大眼睛看着看着陈嘉树,却不停下口中动作,熟练的吞吐着,双颊因为用力而收紧,在口中形成真空,每次吞咽都可以看到龟头在口腔内摩擦的痕迹。  「嗯……嗯·……」  「滋滋……滋滋·……」房间内此时只剩下了少女的呻吟和吮吸声。  少女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仰视着陈嘉树,这纯真的眼神,还略显稚嫩的容颜,少女粉嫩的唇瓣间中吞吐的狰狞肉棒,眼前的景象就像一剂烈性春药注入了陈嘉树的心脏,但久经「沙场」的陈嘉树还是抑制住一泻千里的冲动。  少女仿佛感受到了男人的欲望,深深地吞下了肉棒,头又猛地一抬。  「啵」的一声脆响,龟头从朱唇中弹出,青紫的龟头上还残留着少女的香津和马眼的分泌物。  「嗯嗯……」  「滋滋……滋滋……」  「啵」又是一声脆响,仿佛吃棒棒糖般,少女又完成了一次充满淫靡气息的动作,但随着少女的吮吸,陈嘉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被吸出。  「嗷」陈嘉树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从喉喽深处发出一声兽嚎,翻身将少女压在身下,粉红的睡裤也被褪到了少女的腿弯。  少女顺从地抬起双腿,露出了胯间神秘地带。  稚嫩的大阴唇因双腿的挤压形成一道肉缝,隐隐有肉汁葱肉缝中流出,肉缝的下边,是一朵可爱的粉菊花。  陈嘉树像初经人事的小男生一样,急不可耐的扶着肉棒,将龟头香肉缝挤去,却因为龟头上残留着的分泌物的润滑,总是从肉缝上滑过,弄得肉缝上也湿淋淋的。  就在这时,少女自觉地伸出双手,慢慢的掰开了肉唇,将闪着肉汁的粉嫩肉穴展现在陈嘉树面前,嫩的仿佛能掐出水小阴唇中间,肉穴仿佛一张求欲的小口,随着肌肉的痉挛呼吸着,一张一缩,甚至可以看到阴道中肉壁上褶皱。  「叔叔,我要……」  陈嘉树化身为大灰狼,将狰狞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小红帽的幼穴中,顿时稚嫩的小穴犹如婴儿的小嘴吞下了巨物,被撑开到了极限。  「嗯……啊……」少女被肉棒直插入花心,舒服的呻吟着。  陈嘉树却像耕田老农一般,一言不发,只是紧紧地抱住少女瘫软的肉体,将头埋在少女胸前的嫩肉中,用肉棒狠狠地撞击着少女的蜜雪。  「啪……啪……啪……啪……啪……啪……」  「嗯……啊……嗯……嗯……啊……嗯……」  狰狞的肉棒插进去时,硕大的龟头被肉汁和阴道内壁上嫩肉紧紧锁住,有一股来自花心的吸力将龟头狠狠拉住。  肉棒抽出时带出了淫靡的肉汁和阴道壁上的肉膜。  「啊……用……嗯·……用……力·……嗯……啊……」蜜洞被肉棒狠狠地╮寻△回§网°址▽搜╜第◎一∶版Δ主◣综○合ㄨ社?╒区★抽插着,紧质的嫩肉混着蜜汁跟肉棒纠缠在一起产生的快感,让少女忍不住大声淫叫。  「啊……嗯……嗯啊……嗯啊……不……不行了……啊……」  「噗嗤……噗嗤……」肉穴和肉棒的连接处,淫液被研磨成乳白色的肉浆,缓缓的流过粉嫩的菊花,滴在床单上。  就这样肏干了将近五分钟,少女已接近极限。  「啊……嗯啊……要……要死……嗯啊……死……了……」  感受到阴道痉挛引起的压迫感,陈嘉树也将马力开到最大,对肉穴深处发起最后的冲刺。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棒频率加快,每一次冲击都顶到花心深处,蜜穴口的花唇随着肉棒的操干里外翻飞。  「嗯……啊……不……啊……嗯……太……深了……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顿时,间里只剩下少女的呻吟和肉体的撞击声。  随着花心受到重击,少女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张,发出一丝细不可闻的呻吟,达到了高氵朝。  「啊……」  伴随着一股阴精喷洒在龟头上,陈嘉树将狰狞丑陋的肉棒缓缓抽了出来,背部弯起了一个可怕的弧度,蓄足力量,大力地操了进去,全根没入,「啪」小腹撞击在肉臀上,发出一声闷响。  「噗嗤……噗嗤……」肉棒翻卷着充血的花唇,每次抽插都带出一股淫水。  「啊」随着一声低吼,肉棒深深地刺入了子宫,积蓄了三个多月的浓精喷薄而出!  滚烫的精子冲刷着少女的子宫,一股接着一股。少女的身体也回应着这灼热,「啊……啊……啊……」再度高氵朝。  陈嘉树从少女身上瘫倒到一旁,三个月的欲火仿佛一泄而去,随之而来的是深深地疲惫感。浓浓的睡意袭来。  而就在这时,陈嘉树已经疲软的肉棒被一团湿濡包住,陈嘉树抬起头,只见林可欣不知什么时候趴在了自己胯下,樱桃小嘴包住了肉棒,努力吞吐着,清理着刚才欢爱时残留在上面的汁液。不自觉的,肉棒又开始膨胀了。  看到眼前肉棒听话的再次挺立,林可欣满意的一笑,将嘴中的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咽下,身体向后侧躺,再一次露出下体。  红肿的阴唇间,缓缓有浓黄的精液流出。  「人家今天刚清洗过的……」少女糯软的嗓音飘进陈嘉树的耳朵。不过这次,那双芊芊细手掰开的,却是那朵粉嫩嫩的菊花。  「啊」陈嘉树发出一声低吼,扑了上去……  未完,待续……看小说时如拉稀,写小说时如吃屎!!!

章节目录

危险邻居之侏儒房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夜带刀不带伞并收藏危险邻居之侏儒房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