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franksdand

    字数:8455

    (1。)

    俗语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果不其然,当frank和庄静吟

    照着前面几篇新网志里的玩法一路玩下来,没多久,在八月中的某天、就刚好碰

    上了给庄静吟他老公阿平亲身抓包-俗称「东窗事发」的爆炸点!

    那时候是下午的上班时间吧!我和庄静吟玩着大人间的交合游戏地点、还是

    老地方的三楼档案室,那天也许是粗心,或是天意使然,那扇忘了锁上的档案室

    铁门突然一开,结果,竟然让我看到了一脸惊吓中带着几分呆懵的阿平-也就是

    庄静吟名义和法律上的正牌老公,好巧不巧的那个当下,正好是我当天在狂干庄

    静吟第二回的时候。

    「嗨!是你啊!阿平……嘶啊……干啥咧?我还没干完你呢!我有说要停吗?」,

    向发懵的阿平打完招呼后,光溜着下半身的frank、可能心理受到庄静吟的

    正牌老公阿平出现时的刺激,胯下的那副老二、当场立马是变态地变得更加粗大

    和坚挺了,还一把抓回了因为看见老公的出现、而急忙抽身想穿回衣服的庄静吟,

    跟着用双手从后头扣住了她的腰肢,继续从她的后头、一声声「趴趴趴趴」地挺

    起肉棒,猛力抽插着阿平他老婆更加紧缩和湿热的阴道……

    当然,阿平是没这个闲情逸致、看完接下来他老婆和我的淫乱场景-除非他

    和阿修一样有淫妻癖吧!但他也没有在当下大发雷霆,而是默默地关上门给离开,

    但隐约跟着听见他在外头、用拳头锤打着墙壁产生的几声▽最×新∵网∴址¤搜╓苐▽壹ˉ版×主◣综?合□社¨区○闷响!

    「喔!每次干你……都真的美到爽呆了,但……这次终於被你老公发现了呢!

    呵!怎么办呢?」,脑子一片混乱中,frank还是始终如一地干完了第2回

    的性爱游戏,等穿完衣服走出档案室,从没看过他抽菸的阿平、正好刚用脚踩熄

    了地上的第2根菸蒂,而frank还是只能顾做镇定地走向了他。

    而大约撑持了2根烟的性爱时间-换句话说,刚才连续不断大展男人雄风地

    狂抽猛干着庄静吟第2回的持久度……嗯,说明了那天frank的体力状况还

    算不错吧!哈!

    而过了几秒、跟着走出档案室门口的庄静吟,却也全然不见她有什么惊慌失

    措的神情,反倒在她眼里、frank看到了一抹悻悻然地想看好戏上场的兴奋,

    似乎像是期待着阿平和我、能为她上演起什么争风吃醋的好戏码给她大开眼界一

    番。

    或许看见两个男人为她争风吃醋,甚至还可能拳脚相向的溅血见红,就是对

    她自己身为女人的价值的一种肯定吧?也或许是经历过和朱经理那一段婚外情的

    调教给长了一些经验,才让她能保持处变不惊,但不管哪种原因,看着被自己给

    背叛了的老公,仍然可以不发一语、保持镇静的庄静吟脸上,显然看不出她的歉

    意和她对这段婚姻还有什么样的眷恋不舍。

    「走吧!男人要讲话,没你女人的事,乖!先回去,我会处理好的,等我回

    去再说……」,半带驱赶和安慰地送走了庄静吟坐上电梯后,三楼档案室外的走

    廊上,蓦然只剩下了我和刚看完自己怎样被戴上了一顶特大号绿帽的阿平先生。

    「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记得阿平开头这样问,而他的问题也不多,

    似乎心里也对刚才看到的那幕妻子出轨偷情的状况、也曾有过心理准备的样子吧?

    以前的人都说「七年之痒」,但现在的人可能撑不到七年,就让原本浓情密

    意的圆满婚姻,变成了感情状况千疮百孔的一场家庭闹剧!常常是夫妻俩「相敬

    如冰」已经还算好的了,就像frank走过阿平家一趟的感想,就是阿平他们

    这对夫妻之间,至少已经迈入到了互生龃龉的地步,如果没有离婚的打算,再过

    几年,夫妻间拿菜刀互砍、开瓦斯引爆的激烈动作场面,也许就是他们俩的结局

    了吧?

    呵,一个爱钱的女人,一个装阔给戳破牛皮的平凡小穷酸,加上婆媳问题和

    彼此间的金钱花用、物质享受观念的扞格不同……等的理由就够多了,就算没有

    朱经理和frank的出现,一纸离婚协议书,也会是他们俩会考虑的这场婚姻

    结局选项吧?

    「所以……你都看到了,现在你想怎样?」,但一说到「激烈动作场面」,

    frank一直等着阿平打到自己脸上的拳头,却始终不见着落,不禁让人好奇

    起眼前、本该一副满腔怒火模样的正牌老公的阿平,他当时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

    么?

    「没什么,谈条件,还是谈判什么说法都可以,但问你一句,你……真的想

    要我家的这个女人吗?」,比起大打出手的互殴场面,两个男人冷静地坐下来讨

    价还价的条件谈判,哪个场景会令frank感到畏惧和紧张?frank只能

    说:打架是让人畏惧和有危险性的体力活,但说起对价关系的谈判,却是让人紧

    张到冷汗直流的脑力活啊!

    东窗事发后的那天下午下班后,我和阿平约在一家简餐店给简单地吃了顿晚

    饭,庄静吟则回家煮饭,一如往常地得伺候家里的两个公婆去了;而当一顿晚饭

    吃完,我们两个男人间、也有了一个共识和一张白纸黑字的协议书,以及全程录

    音用来佐证的录音档。

    简单地说、一如娱乐新闻上的王宝强也好,强尼?戴普也罢,他们在新闻上

    的百般动作,都是为了怎样让红杏出墙的妻子、所带给自己的损害降到最低,这

    也一直是阿平所考虑的思想核心;而frank不但给了他想要的,还多给了他

    没想过可以要的,也才让这场以庄静吟为交易条件的谈判,变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许多。

    那天,在他家床上看到的信用卡帐单,27万多的卡债数字,让他开口跟f

    rank要个30万并不意外;而除此之外,frank却在同意之余,甚至还

    附赠给了他一个额外升职加薪的好机会……

    --

    「我说你啊!真的要把那个、亲眼看着自己戴绿帽也无所谓的阿平,就这样

    推上那个、你当初也想要过的位子?这样子没问题吧?」,隔天早上,在主任办

    公室和曹主任商量这件事时,难得看见他是一脸正经八百的严肃模样给说着话。

    「时间不同,想法也不同,而我会推荐他……理由,相信主任你心里也有几

    分底!」、「啧!中元节都快到了,你还在跟我玩元宵节猜灯谜啊?快说!不然

    我就当作没听到你说的这件事!」、「等、等等,好,我说……」,看见曹主任

    那天不怎么耐烦的模样,两人之间地位相比、总算还是部下之身的frank,

    嘴上也不好再多说起什么废话。

    「阿平他……也许不是一个能干的人才,但却是一个听话的奴才,这你也同

    意吧?而那个闲职位子需要放的棋子……是人才?还是奴才?站在方董的位子上

    想,曹主任你觉得呢?」、「嗯……但是……他可以(让我们)放心吗?」、

    「没问题,只要用利益、好处让他和我们绑在一起,他就会和我们一样,都是方

    董插旗屏东这块地盘的一根好柱子!」、「嗯……奴才啊!这样说的话,我倒不

    反对……」,最终,费了一番口舌、我还是说服了曹主任,反正对他来说、阿平

    也只是补上了一个无足轻重的闲职空缺而已。

    但等一切都拍板定案,还是得等到了几天后-那天,找了个中午吃饭时间,

    心中有底的frank,才约了阿平上来四下无人的公司顶楼天台上、来场和我

    的单独见面。

    「喏,给你的人事异动通知书、9/ 1生效,但还是要等凤山分公司那边正

    式的人事派令下来,应该……再几天就能看到了!」,身体靠着顶楼的短围墙,

    一手拿着热腾腾的鸡猪双拼便当的frank,另一手则递给了阿平一个牛皮纸

    袋;只见打开牛皮纸袋、拿出里头装的文件观看后,阿平则是露出一脸若有所思

    的模样。

    「嗯,怎了?」、「没、没事,阿○哥,你继续说没关系!」、「嗯,总之

    呢!潮州营运站站长,佔组长缺,下面管三个人和一支电话,基本上是出不了包

    的闲差,但月薪却比你现在多个四五千,好好在那边待个一两年,没出问题的话,

    以后……再考虑下一步吧!」、「嗯,可是……」,看见阿平的若有所思、逐渐

    变成面有难色,frank在琢磨着他的心思下,也接着给说了下去。

    「呵,可是……钱还不够你花吗?那内埔厂有缺假日全天值班的厂务联络人-

    简单地说、就是假日去顾工厂的正职人员,放心,还是会有一两个警卫会陪你的;

    一个月不夸张,最多可以多个一万的津贴可拿,这样子……你还有问题吗?」,

    肚子饿了的frank、把话说完后,一边等着阿平的回覆,另一边则拉着一张

    放在顶楼天台的木头椅子坐下,准备打开鸡猪双拼便当给大快朵颐一番。

    「嗯,我都了解,但……为什么你会突然想给我这个升职加薪的机会?我都

    已经跟你要了钱……」、「呵,别多心,你都肯理智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

    过我和庄静吟一马了,这点感谢算什么呢?再说以后……在你家家里,还要请你

    帮我多照顾你老婆了!」、「呵,原来是这样啊!额外的条件交换吗?哈!那我

    就明白了,不过……万一以后……她有了小孩的话……」,收好牛皮纸袋里的东

    西后,同样也准备了便当要吃的阿平、一样拉了张木头椅子给坐下,并且跟着卸

    下了捆着便当纸盒的橡皮筋,当往里头菜色一看,应该是营业处楼下附近店家卖

    的卤排骨便当,一个卖80块钱吧!

    「呵,协议书上,不是也有写到关於这件事了吗?就照着白纸黑字的内容做

    吧!放心,需要用到钱的地方,我会尽力做到……当然,如果有了小孩,相信小

    孩的爸爸是谁?对你……应该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吧?哈!」、「嗯,白纸黑字的

    内容啊……说的好,阿○哥都这么直接了当了,我还能继续想着」鸡仔肠,鸟仔

    肚「的事情吗?来,阿○哥,饮料要吗?」、「嗯,好啊!还有记得一件事-真

    正有能力帮你坐上这个新位子的人,他是公司高层的那个方董,你……千万不要

    忘记他在后面的帮忙啊!」,收下了阿平给的饮料和示好的善意后,我也回给了

    他一个提醒、提醒他要记住方董给的恩惠。

    於是,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没有那庄静吟期待的争风吃醋、所引起

    的大风波和大事件,反而云淡风轻地成就了一份、把她当成交易商品给谈判出的

    私密协议-一份即使没有问过她本人同意与否、也一样能够在她身上生效的桃色

    契约啊!

    然后,在营业处工作时,我和庄静吟之间的互动,因为少了对阿平的介意,

    也不再那么需要绑手绑脚地顾忌许多了。

    至於……为什么连这样子的卖妻协议书都出来了,阿平他们夫妻俩却还没有

    搞到要离婚?俗语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真相只有一个,但这就不是我感

    兴趣想知道的事了……

    而没多久,交接完营业处手上工作的阿平,在得到了曹主任的授意下,╖寻?回╔网°址∵搜ˇ苐?壹|版¤主Δ综?合○社◢区3他也

    提早走马上任了、空缺有一段时间的潮州营运站站长的新位子-我想,主要也因

    为他没想要多听和多看些他老婆和我之间、怎样恩爱甜蜜的事蹟吧?

    至於……他老婆的庄静吟,frank自然也没理由亏待她了!而拜原来管

    仓储的小罗、临时被调去支援高雄大寮总仓工作之赐,frank也总算帮她找

    到了一条通往升职加薪的快捷小路-仓储管理组组长,9月中生效的新职位,也

    算是爬到了和frank平起平坐的地位上-虽然,那只是表面上的做做样子罢

    了!

    因为在仓储这一块领域的工作上,实际掌握权力的话事人,还是组里的副组

    长?高老大、高大哥,而能被frank这样称呼,自然是有他的能力和资历的

    老前辈;只是,他只有国中学历的缺点,就也一直让他没能扶正坐在组长的位子

    上。

    尽管如此,这二三十年下来,看过十几任组长的来来去去,但他却还是能安

    稳地坐实仓储这一块地方的大权在握,就连方董对他的位子也难以动摇,靠的可

    不是什么台大、或者是留美名校的高学历,而是二三十年工作下来给累积的厚实

    经历给撑腰。

    如同frank靠着人脉关系的经营、又得利於公司派系对立间的见缝插针,

    全然是些和学历无关的东西一般,却实用地帮了庄静吟她们夫妇俩给上了位,又

    因亲近frank自己的人马变多了,也加重了frank能在营业处里发声的

    话语权;这种「一鱼两吃」的盘算底下,谁又是谁的棋子呢?

    而一切、就在「鱼帮水,水帮鱼」的互蒙其利原则下,事态也似乎就这样回

    到frank的掌握之中,然后,时间也来到了八月底……

    --

    (2。)

    「啧啧……一大早就喝这么多酒,这样子好吗?」,坐在主任办公室的沙发

    上,我看着躺在对面沙发上的曹主任这样问。

    「啊……丢脸兼郁卒啦!我家的那尊妈祖婆(老婆)又再乱了!昨晚又为了

    yoyo的事在和我闹番颠和靠呗!」,话说yoyo是曹主任最新一个包养起

    来的女大生嫩妹,即使以frank看过了不少女人的眼光来看¤最#新§网△址▲百▽度ㄨ苐◢壹╛版?主|综◥合?社∵区∵,也是个有90

    分以上水准的小模级正妹无误;而八月中的时候,他和yoyo的事似乎被他老

    婆发现了些蛛丝马迹,尽管没有被抓到足以「一枪毙命」的把柄,但也够他老婆

    和他闹个没完没了。

    「嘶啊……头痛啊!害我一整晚都没睡好,现在不喝点酒,我偏头痛的老毛

    病又要开始了!而说到老婆……哪有像阿平他老婆这样啊!同样都是当人家老婆

    的,怎么就被你调教得服服贴贴的……真羨慕啊!」,说完,同样一口乾的喝法,

    曹主任已经喝掉了、第5支高脚杯的美国加州出产的某牌子高价红酒。

    「谁叫你停下来的!男人说话,干你什么事?有说要让你休息了吗?」啪啪

    啪「……」,趁着我和曹主任的聊天空档,背朝着我、面向曹主任的庄静吟,突

    然也放慢了、跨坐在我身上扭腰摆臀着的挨干律动;至於她的身上,自然也是不

    知羞耻的一丝不挂……

    当然,这样的偷懒行为,也因此让她饱满的两片屁股肉、无辜地挨了几下

    「啪啪啪」的响亮巴掌,也在她q弹泛白的屁股肉上、留下了几些清晰可见的泛

    红掌痕来。

    「呜呜呜……嗯嗯……」,大白天的上班时间,只见现在的厂务组副组长、

    未来的仓管组长,却在frank心思运作、以及得到曹主任的默许下,该忙的

    正职……却是当起一只咬着自己蕾丝内裤闷哼着不说,一边还忙着让老公以外的

    男人、在自己体内射精打种的「生种母狗」。

    而说她成了「生种母狗」也不过份!因为她的脖子上,正挂着为她精心挑选

    的粉红色亮面皮革狗项圈,当然,作为「生种母狗」的象徵、狗项圈是系着同色

    搭配的一条狗绳;而操纵狗绳的另一端套环,则理所当然地套在了frank的

    右手手掌上。

    「喂!提醒你,兄弟,别忘了动保法喔!我……虽然喝了点酒,可是我还是

    不容许有人在我面前……这样正大光明地在虐待动物的喔!呵,对吧?阿平的老

    婆……还是要叫你……」装精子「啊?」,「装精子」,如此充满屈辱性的暱称,

    则是曹主任帮庄静吟取的新绰号;同时,我也看见曹主任一手拿着高脚杯,一手

    拉开了自己的裤子拉炼、开始把玩起了他那半软硬状态的肉棒来。

    「呵,我有在虐待你吗?」装精子「?」、「呜呜呜……嗯嗯……」,跟着

    我伸出双手、从她两腿膝盖下方一个环抱起来,就开始一上一下地摆弄着庄静吟

    的赤身裸体;而这个被老公出卖了身体所有权的外遇人妻,用渗满汗珠的双手、

    向后扶住frank的双手当作支撑的她,一边咬着蕾丝内裤、发出语焉不详的

    呻吟声,一边不断任其滴流在frank阴毛之上的、则是她的小穴忙着制造出

    来的湿濡淫水,还有之前、刚被frank从背后姿给干过一次射精后,硬是从

    肉棒马眼喷出给灌入子宫深处、再不停回流出来的白色残精……

    「主任啊!要不要叫」装精子「也给你玩一下啊?看你」那里「……好像也

    有反应了啦?」、「呵,不用了,2寻◇回╔网ㄨ址#搜∴苐?壹×版╕主?综◇合╗社|区╘我的这根屌会认生,它只插25岁以下年轻正

    妹的青春嫩鲍、至少要像yoyo一样level的生鲜好鲍才肯插!」,主任

    办公室里、出现这样18限的对聊,实在很不得体,因此,我们是转下了办公室

    里的百叶窗,厚重的红棕色木门也是关好上锁的状态,加上也叮咛了主任助理的

    黄小姐、要帮忙守着门,这间主任办公室,顿时,充当起了临时的三流mote

    l等级的打炮房。

    「呵,听到没?」装精子「……你被主任嫌弃了呢?」、「呜呜……嗯嗯…

    …呜呜……」、「你说啥?哈!都忘记你现在不能说话了呢!只好……当你默认

    了啰!」、「哈!说这样,小○啊!以30(岁)以上的老妹来说,」装精子

    「也算是保养得好,算你有眼光、钱也敢花,但只花个30万……就能买到这样

    一只、能让你老二」百操不厌「的」正港「人妻当你的专属办公室宠物……我该

    说你平时有在烧香、做好事吗?哈!」,不知道是喝了第7、还是第8支高脚杯

    的红酒下肚,酒精已然发挥功效的曹主任脸上、已经出现几分微带酡红的醺然醉

    意。

    「哈!更别说……还买一送一……顺便还能让她帮你生个小只的来玩玩……

    你花的这笔钱,也算是玩够回本了啊!」、「呵,是啊!反正阿平也不介意、」

    装精子「到底是生了谁的种?而他爸妈也一直想催媳妇让他们抱孙子……既然钱

    也花了,frank就当然也要」顺鸟「帮帮阿平家的这个忙啰!哈!」,混杂

    了两个男人之间的讪笑、一声声女人挨干时的闷哼低吟,只见环绕在这间办公室

    里的浑话淫语,顿时,构成了一幕不下於a片场景的淫乱画面。

    「好棒……哈啊!老公……射(精)了……好多、好多……老婆要怀孕了…

    …」,最后,拿下了嘴里含住的蕾丝内裤,娇嗲说着淫声浪语的庄静吟,人是跨

    坐在第2次射精完、暂时处於气空力尽状态的frank身上,一手抚摸着剃光

    阴毛遮掩的赤裸小穴、一手自顾自地玩弄起自己的小嘴嫩舌,而这副全然发自自

    己心里欲望的放荡模样,看得是对面沙发上、面红耳赤的曹主任,只见又是连忙

    喝了两三杯红酒下肚……

    然后,这个礼拜三,有着「装精子」、这个跟现况再贴切不过的新绰号的庄

    静吟,上班时,穿的是一件棕底白点的无袖小v开襟洋装,大方放送胸前c奶

    「北半球」的春光微露下,配上她一头烫卷的褐红长发和鲜明的嘴边黑痣,不知

    怎么,更格外显出了她那带着挑逗骚劲的女人味。

    而少了他老公阿平碍事的存在,庄静吟的举手投足之间、也更显得毫无顾忌

    地飘散出花枝招展的女人韵味,自然也吸引了办公室里大多数男人投来的眼光。

    但那天,更引人注目的、则是她脖子上配戴的「东西」-一条粉红色亮面皮

    革狗项圈,尽管没有明目张胆地系上了狗绳,但改挂着一块银亮泛光的圆形金属

    名牌的象徵形象,也不由得让看到的每个人、有了窃窃私语的想像。

    而圆形名牌上,正面刻了「22」的数字,背面则是雕了她真正姓名的英文

    拼音:「juang- xin- yui」,但她也没多问圆牌正面上的数字-

    「22」的背后意义是什么?只是拿出了过人勇气,做到了连习惯暴露调教游戏

    的zoe、小爱她们俩,也不敢在上班时给比照办理的这一件事。

    「看一下抽屉」,看庄静吟面无羞赧、依旧平常自在地坐在了位子上,并且

    还跟邻座对她是看得目不转睛的组长?小李打过招呼后,正开始要打开电脑要做

    公事时,我则「赖」了一下她。

    而抽屉里,一瓶香奈儿5号淡香水,一叠大概值个2万块钱的百货公司购物

    礼券,一份从9/ 15生效、让她升官到仓管组长的人事异动通知书,事实上,

    全都是不用花上frank任何一毛钱、就能靠心思凑来给她满足欲望的「供养

    品」。

    只是,神佛先灵要的「供养品」,不外是鲜花素果、纸钱经衣之类的;但衍

    生自女人欲望深处的「供养品」,就显得物欲庸俗许多了。

    「我看到了,谢谢」,然后,过了几秒、她马上回「赖」了给我,同时,对

    我是右手一弯、向上伸直了右手,好露出了戴在她右手无名指上的一枚20分小

    钻戒。

    那是昨天星期二下班后,frank亲手给她戴上的一个小礼物,也是少数

    几件、有真的让frank花掉了口袋里的银两,才换来给她脸上贴金的「供养

    品」之一。

    「不会,那是我曾经答应过(要给)你的……」,我则立马回「赖」了给她,

    匆忙间,frank还漏掉了原本要打上的两个字。

    只是,看见她秀着手上的「供养品」、一并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时,我却想

    起了几年前、曾经发生过的一幕往事如昔……

    「有一天,等我有钱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你喜欢的结婚钻戒……」,曾经,

    我和庄静吟是处於热恋中的一对男女朋友,而她现在的老公?阿平这个名字,对

    我们来说都还只是一个陌生人的那个时间点上,frank也曾对她许下了这样

    彷彿求婚一般的承诺。

    「好啊!我等你,不过……我的耐心不是很多喔!哈!」,庄静吟她是这样

    回答我的,而她也言行如一;几个月后,我们分手了,她的耐心、终究不够等到

    frank有能力送给她一枚钻戒的时候……

    「???」、「你送给她的?」,突然,我家的千金大小姐的zoe,不知

    从哪、也「赖」给了我这样带着醋酸味的讯息;但环顾了办公室里外一圈,却都

    不见zoe的人影后,也害我突然从头上流了一道冷汗下来……

    「爱你,我的老公,喜欢你的礼物」、「我也会继续乖乖听话的呦!」,看

    着庄静吟再「赖」了过来的几条讯息,frank却是忽然闭上双眼、直觉地做

    出咬起了嘴唇的沉思反应,以致没注意到一旁假装要送文件给我的小爱,在她悄

    悄地偷看完了「赖」上的信息后,也被她吃味地用文件夹、偷袭了我的后背好几

    下。

    「说好的,你不会对她认真的,不是吗?哼哼……」,睁开了眼,只见小爱

    故作生气地瞪了我一眼,她嘴里虽然是这样说,但事实上、她对庄静吟的态度,

    也还算是摇摆在不好不坏之间的有所观望。

    ?寻╘回?网ㄨ址¨百╗度●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但庄静吟,她对我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准备收服入手的第22号m奴宝贝?

    抑或是单纯用金钱、物质的供养,所交换来发泄性欲用的办公室宠物?

    还是……我只是在弥补几年前、自己无力给错过的一个感情上的遗憾?

    然后,我收好了手机,看着总算有心忙碌於公事上的庄静吟时,frank

    的心里,不知怎么,却有了一丝丝迷惘的感觉。

    我,是否其实还喜欢着这个、被我打从心底给嗤之以鼻看待的女人?

    「啊……」,我叹了一口气,但比起这件事的烦心,那天,让我花了大半天

    心力才搞定的、则是如何安抚好zoe这个千金大小姐的耍蛮脾气和整桶倒出的

    巨大醋意。

    呵,对frank某个程度来说,zoe耍蛮当撒娇的公主病,这也算是一

    种甜蜜的负担吧?哈!谁叫我……可是她现在唯一的主人老公呢!哈!

章节目录

好色妻降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小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强并收藏好色妻降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