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鸟,你敢袖手旁观!”龟身妖修恼怒道:“长鹜,鲡夫人要是知道你就看着人修在巨木野撒野,下一次的九会你恐怕连门都进不了!”

    “呵,我会怕她!”却没想那长鹜上人一脸鄙夷:谁人不知那鲡夫人不过是条靠骚首弄姿,攀上黑龙族后勉强化身为龙的鱼妾,有何资格在他面前放肆?

    当然,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再怎么说也是在对方的一亩三分地上。而且鲡夫人有帝敖撑腰,说要巨木野,就把整个巨木野送给她,还在后面那大湖上建起一座名叫至欢宫的宫殿,连带着整个鱼龙族都鸡犬升天。

    他嗤笑道:“你们龙族的九会关我屁事!龙凤二族生来就互相看不顺眼,套什么近乎。年,你也别说得那般冠冕堂皇,我还不知道你老乌龟的真实目的吗,不过是看上对方手里那把剑!”

    年忙收起垂涎之色,板着脸道:“胡说,人修跑到我们的地盘上撒野,人人得而诛之……唉那人跑了!”

    长鹜连忙转头,果见那人修趁他俩说话时,一眨眼便遁入了虚空,再出现时已到天边,不由大怒:“别跑!”

    不跑的是傻子,明知他二人在拖延时间,还呆在那儿等着那劳什子鲡夫人赶到吗。

    柳清欢回头看了眼,便见长鹜张开了一对巨大的翅膀,乘着大风直追。而那龟身妖修则将头尾都缩进了龟壳中,仿如一轮急转的风火轮,轰隆隆滚得飞快,竟比那秃头鸟还快一筹。

    “本想放你一条生路,奈何你自己非要来送死!”柳清欢恼怒非常,抬起灭虚剑,往后一斩!

    深知灭虚剑威力的两人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往两侧躲避,却发现对方只是空斩一计,转身又遁走。

    发现被骗,年浑圆的龟身雷光四射,卷起如同水涡一般的电涡,速度为之大增,竟直直朝柳清欢冲撞而出!

    柳清欢身形一闪,回身又斩。

    “还想骗我!”年没见任何剑意袭来,不由气得大叫,却见那人修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背后徒然感觉一凉!

    “无字诀!”

    剑出无诀,故随心所欲,无处不在。

    若虚无牵电、长空破虹。

    年莫名地探出半个脑袋,下一刻,他那厚厚的龟壳上突然凭空出现一道道深深的斩痕,仿如有无数把利剑围着他来回切割,但周围的确感觉不到半点剑意。

    “啊啊啊!”年疯狂地来回滚动,企图逃出这诡异的境地,然而他无论如何躲避,龟身上的剑痕还是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深。

    终于,一朵血花绽出,痛叫声随之响起。

    长鹜上人骇然停下脚步,他与年虽不太熟,但却知道,这老乌龟最赫赫有名的并不是喜好收集人修锻造的法器这个怪僻,而是其一身壳子跟他的脸皮一样厚,少有人能突破其防御。

    而现在,年终于被人撬开了壳,露出红白血肉,浑身鲜血淋漓,狼狈的翻滚不止。

    一团团电光从其体内爆出,又有数种法器被仓促丢出来,还没起到什么作用,便在无字诀铺天盖地般的剑意中搅成碎片。

    年终于支撑不住,狠狠砸向下方的密林,无论滚到何处,那些生长了千年万年的参天巨木的树冠被凭空削断,裂口处平滑如镜,枝叶纷飞,还没落下又被看不到的剑气搅成碎片。

    灭虚剑此时已完全化于虚无,虽翻天地覆,却让人遍寻不到踪迹。

    柳清欢目露满意,灭虚剑果然极为适合施展八字剑诀之无字诀,能将此诀的剑意发挥得淋漓尽致。

    他手中剑诀一变,仿似有千万道寒冽的剑光猛然爆开,一声凄厉的惨嚎从下方传出,之后,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密林一片死寂。

    柳清欢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另一方天空的那位长鹜上人,道:“你是凤族的人?”

    长鹜戒备地抬起手:“是又怎么样!”

    “我与你们凤族有一点渊源,所以我不杀你。”柳清欢道:“你走吧。”

    长鹜一愣,随之像听到什么笑话一般厉声大笑:“难道你以为你能杀我?荒谬!”

    话虽这么说,他心中却有点虚,因为年的修为比他还要高一线。

    “你不是我的对手。”柳清欢打量了下他,淡淡道:“当然如果你非要打,我也不介意动手。”

    识时务者为俊杰,长鹜目光闪烁片刻,突然回头看了眼身后,呵呵笑道:“也是,我巴不得那些长虫死绝,何必帮他们的忙呢。”

    他朝柳清欢诡异地眨了下眼:“顺便提醒你一下,那鲡夫人是黑龙皇帝敖的爱妾,恩宠不断了几百年。人修,你很有胆,敢跑到黑龙族的地界闹事,记得把性命留下来,下次见面咱们再分个高下吧!”

    说完一闪羽翅,哈哈大笑着朝远处飞去。

    而在他们来时的方向,一道绚丽霞光升上半空,如流星飞矢般疾速靠近。

    “鲡夫人、黑龙皇帝敖……”

    柳清欢冷漠地看向那方,目中快速闪过一丝力量,便将将灭虚剑一收,背上的骨翼微微展开。下一瞬,他的身形从原地消失。

    一道道仿佛气流一般的流光从身边飞速划过,虚空之中,所有一切都失去了颜色,分不清上下左右,没有方向,寒冷而又了无生机。

    同时袭来的,还有极其剧烈的空间之力,虚空就像正常空间的另一面,并不是久待之地,虽然一眼望去什么也没有,却远比外界更难行。

    如果说外界是温柔平滑的水流,那么虚空之中就如同混乱而又浓稠的糖浆,可短暂利用,却不可长久停留。

    不过,柳清欢有一双由盗空虫甲壳所炼制的法器,巨大的骨翼将他的身体拢住,每一根骨刺都狞狰地朝外张开,闪烁着幽幽星芒,将虚空破开一条道,让他不用费什么力,便能在其中长时间的穿梭,十分适合用来逃遁和甩掉追击。

    不过,他现在却并不想逃,没过多久便从虚空中钻出,见停留在天边的那道霞光注意到这边,朝这边追来了,就又遁入虚空。

章节目录

坐忘长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飞翔的黎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翔的黎哥并收藏坐忘长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