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onsurjack

    字数:15225

    2020/12/20

    (02)

    妈妈的口交训练课程

    从红姐那里回来后,我就一直忙着下单,上菜、翻台。一直忙到午市结束,

    我才有时间闲下来,歇口气,喝杯茶。

    结果吃完迟来的午餐没多久,就是下午茶时间了。又是一轮客人上门,好在

    今天人还不算多,伙计们也还可以应付,我就偷懒躲在后面摸鱼玩着手机。

    妈妈也知道我忙了一个上午了,便也任由我在后面偷懒。她翘起双脚坐在收

    银台里,不时的和熟客聊上几句。

    「呀,阿红,你来啦。怎么样找我啊?是不是打牌?走走走。」

    红姐一走进茶餐厅,妈妈便兴奋的走过去,以为她是来叫自己去打麻将。我

    听到妈妈的话语,停下了手机上的手机,抬头看过去。红姐显得有些疲惫,特意

    画了个浓妆遮掩脸上的倦意。她这个时候已经是换了一身的装扮,和早上的时候

    不同。红姐穿着一件米色的小西装外套,可是被她那对大奶子撑得有些显小。下

    面穿着条西装长裤,也许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她腿上被坚哥搞出来的淤青。从脚上

    高跟鞋露出来的脚面来看,在长裤里面她还穿了条黑丝。她拉着妈妈坐到了一个

    空着的卡座说道:

    「没有啦,我是来喝下午茶的,顺便和你聊聊。」

    「哦,喝下午茶啊。阿荣,来两杯热奶茶,顺便再拿几个刚出炉的蛋挞过来。」

    妈妈听完红姐的话后,坐在卡座里回头向后厨喊道。

    「好的,老板娘,知道了。」

    后厨的人利落冲好了两杯奶茶,又捡了几个蛋挞放到碟子里。

    我见状上前拿过托盘,说道:

    「荣叔,这些我送过去就可以了。」

    「好的,那你端过去吧。」

    荣叔倒是不以为意,以为我想在我妈面前扮勤快,他就将托盘就给我,继续

    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我拿着托盘走向妈妈和红姐的卡座,谁知我一走过去,红姐就停下来不说话

    了,只是笑笑的看看我。

    「阿妈,红姐。你们的奶茶和蛋挞。」

    我将奶茶和蛋挞从托盘里拿出,一一摆到她们桌子上。拿起托盘假装回后厨,

    却是一闪身,悄悄的坐到了她们卡座的后面,偷偷听着她们的谈话。

    「你说的这个口交训练班,是个什么东西啊?」

    这是我妈的声音。

    「口交训练班啊,就是有老师开班授课,教我们这些女人怎么去舔男人的下

    面。」

    红姐望了望四周,压低声音对着妈妈说道。

    「哇,这种东西都有人教?还有老师?你有病啊?怎么会想要去这种地方?」

    妈妈听完红姐的话后,反应很大。

    「唉,上次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老公生意失败,损失了一大笔钱。」

    红姐一看我妈这个反应,立刻一变脸面露愁色的装起了可怜,配合她脸上的

    疲惫感,看起来很真有几分可信。

    「是啊,你是不是生活上出现困难了?可是这和那个口交训练班又有什么关

    系?」

    妈妈立刻安慰道。

    「我之前也以为我老公是生意失败,可是……可是谁知道他原来是把那些钱

    拿去包二奶,全便宜了外面的女人了!」

    红姐一看妈妈的反应,立马变本加厉的开始哭了起来,不时还用纸巾抹着泪

    水。哇,真是厉害,说哭就哭还是有眼泪的,要不怎么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

    人。红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是像一个失婚少妇的模样啊。

    「啊?你老公这么衰的啊,学人在外面包二奶。不行,我陪你去找他算账!」

    妈妈听了红姐编造出来的谎话,立刻义愤填膺的想要拉着她去找她老公。

    「别别别,慧芳姐,别去找我老公。他现在已经和外面的女人断了,我想就

    这么忍一忍就算了。」

    红姐当然不能让妈妈去找她老公算账,马上拉着我妈的手说道。

    「就这么算了?阿红啊,你没听说过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道理吗?这些臭

    男人,既然偷吃了第一次,就肯定还有第二次的。」

    妈妈听完红姐的话,还是忿忿不平。

    「慧芳姐,你以为我想忍啊?可是你想想看,我一毕业就嫁给我老公了。十

    几年来没出去工作过,只是会每天逛街、买东西,喝下午茶还有找你们打麻将。

    要是我和我老公离婚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这样子的女人,不像外面那

    些年轻女孩了,还有得挑有得选。我们一旦离了婚,日子可就难了啊。男人就是

    四十一枝花,我们女人四十可就是豆腐渣了。」

    红姐摸干泪水,唉声叹气的说完,拿起桌上的奶茶喝了一口。妈妈听了她的

    话好像也有点认同,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想过了,我老公为什么去外面找女人?不就是觉得外面的女人温柔体贴,

    有新鲜感,而且在床上会的花样也多嘛!那我就去学!要是论样貌和身材,我就

    不信那些女人有我好。哼!等我学会了那些,我就不信我老公还会去外面鬼混,

    我让他连床都下不来!」

    我听了红姐的话心想,切,你哪里还用去学啊,你自己都可以开班授课了。

    「唉,我们女人真是难啊,那你决定了,就去吧。」

    「所以,慧芳姐,你陪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一个人去,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红姐抓着我妈的手,看着她说道。

    「神经病,我才不去呢,我有什么好学的。」

    「慧芳姐,你上次打牌的时候不是说,你和你老公也是很久没行房了吗?你

    也要小心啊,不要像我一样老公出去外面找其他女人。自己就独守空房,人财两

    失啊。」

    「他敢!我给他天做胆,他都不敢出去偷吃啊!」

    「话不能这么说啊,哪有猫不吃腥的。慧芳姐你是漂亮身材好,生了小孩还

    像没生似的。可是你想啊,十几年的,你们白天开餐厅在一起,晚上回家也还是

    在一起。鲍鱼鱼翅天天吃,也吃厌了啊。要我说,你就和我一起去,学上一招半

    招的,给你老公点新鲜感,增加下夫妻间的情趣。」

    为了完成坚哥的任务,红姐不遗余力的劝说着我妈。

    「你说的还像也有点道理,可是口交哪里用学的?不就是把男人那下面,含

    到嘴里就行了吗?」

    「你这么说就错了!哪里有这么简单,要是这么简单的话,我就不用去学了。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技术不好的话,牙齿会把他搞痛的啊,而且还有舌头的技巧

    啊,怎么舔啊,怎么让男人舒服,让他快点射精啊。这些都是技术活,都是要学

    的。」

    「啊?这么复杂的啊?看来还真是有技巧的啊。」

    妈妈听到红姐的介绍,有些迷茫,她哪里知道这些啊。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因为是你陪我去的,报名费

    我帮你出!」

    红姐趁热打铁,立刻就帮妈妈下决心。

    「明天啊?这么快?那……那上课要不要准备点什么东西?」

    听到红姐帮她出报名费,妈妈这种沾小便宜的妇人心理就出来了。

    「不用准备什么东西的,你把你自己带上就行了。慧芳姐,不是我说啊,你

    可是自带有天赋的,你看你这张嘴,又大又丰满,给男人口交一流!」

    「神经,我才不是呢,你这张嘴才是。」

    妈妈娇嗔着用手「啪」的拍了一下红姐的大腿。

    「不是啊,慧芳姐,我这可是夸你呢!到时候等你学会了,给你老公一用。

    以后啊不用你找他,他自己都会找你行房啊。以后,都离不开你了。」

    妈妈听到红姐这么说,很开心的样子,用手捂着嘴,掩盖着笑意,说道:

    「都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明天是吧?那地址是在哪?」

    「地址就是蒲岗路的那个xxx工业大厦4楼b,到时候……」

    我刚听到一半,突然有人叫我,我一看,是红姐住的那座大厦的保安陈伯。

    看来他是下班了,来喝下午茶,我想起早上和他闲聊的内容,上去招呼他。

    等我这边忙完的时候,我一看,红姐和妈妈已经聊完了。奶茶喝干,蛋挞吃

    尽,红姐拍拍屁股就走了。唉,我妈这个傻女人,又被红姐骗上当了。

    到了晚上,我刚洗完澡,妈妈就叫住我。

    「儿子啊,明天下午我约了你红姐一起出门,你要留在茶餐厅帮忙啊,不要

    到处乱跑,收错钱的话,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我心想,是啊,你约了红姐一起去吹喇叭嘛!不过,嘴上还是说道:

    「知道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也不知道明天到底会发

    生什么事。可是这个时候,我却是听到了从爸妈卧室那里传来的吵闹声,难道他

    们在吵架?是爸爸发现了什么吗?我决定偷偷的前去偷听。

    我和爸妈的两间卧室,阳台是互通的,我悄悄潜过去,发现窗帘没有拉好,

    留有一丝缝隙,我扒过去一看。

    就看到妈妈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双手叉腰的怒气冲冲的看着老爸。

    「老婆啊,我真的好累了,下次再说啦。」

    爸爸看着妈妈的样子有些无奈,低声说道。

    「整天都下次……下次!我今天就要!」

    妈妈看着爸爸的样子,却是加大了声音。

    「你小声点,这么大声,被别人听到了不好。别闹了,都说下次了,早点睡

    吧,明天都还要早起开早市呢。」

    「今年到现在,我们一共都没有行房十次,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女

    人?」

    「没有没有,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老爸一瞬间好像有些心虚,接着也是像妈妈一样大声说道。

    「你说我无理取闹?哼,没结婚的时候对我那么好,天上的星星都要摘下来

    给我,现在啊,就说我无理取闹了。都不知道当时那么多人追我的时候,怎么不

    选其他人,偏偏选中你!你看看你现在,像条死蛇一样,都是我妈说得对,男人

    没一个好东西!」

    听到我妈提起丈母娘,我爸立刻低声下气。

    「啊呀,老婆啊,不要这样啦。我心里只容得下你一个,哪里有位置给其他

    女人?我都是因为努力赚钱,想给你更好的生活才那么累的啊。你不要想那么多

    啊,乖啦,睡觉啊。」

    说完,老爸就躺回了床上。

    「哼!」

    妈妈生气的坐在床上,拿起枕头打了躺在床上的老爸几下,然后气呼呼的转

    过身子背对着爸爸躺回了床上。

    热闹看完了,看来白天红姐说的话,妈妈还真的是放在了心上,不然也不会

    发那么大火。

    第二天,依旧是忙碌的一天,到了下午,我先看了看时间。决定自己先溜出

    去,先去那个地方踩个点。我坐上出租车,来到了那座工业大厦。我照着昨天红

    姐说的地址找上门,我从外面看过去,还挺像是那么回事的,还挂有牌子「xx教

    育培训机构」。

    我从玻璃门向里望去,见到了坚哥就在前台那里,好像也是刚到的样子。他

    正站在那里,和一个女人交谈着什么。那个女的看起来也是蛮漂亮的,穿着一身

    ol风格的西装短裙,脚上还穿了双黑丝和高跟鞋。眼角有颗泪痣,看起来有几分

    像是日本的av女优「通野未帆」的韵味。

    我不敢靠得太近,只能远远的听到他们交谈的几个字眼「一会儿……上台……

    口交……记得……到时候……你就这样……拍下来。」

    他们讲完就进去了里面。

    我推门走了进去,前台只有一位年轻的妹子。

    「小姐姐,借个厕所行不行啊?」

    「我们的厕所都是内部使用的,你去外面公厕吧。」

    前台看了我一眼说道。

    「外面公厕那么远,我有点急啊。你人那么漂亮,心肠也一定很好的,就借

    一下嘛。」

    「嗯……好吧,不过你快点啊,不要被我老板发现了。」

    也许是看我年纪轻轻不像个坏人,又被我夸了一句,前台的妹子拿了厕所的

    钥匙给我。

    「多谢,多谢。」

    我接过钥匙,装作很急的样子就往里走去。

    我来到里面,里面是一条蛮大走廊,走廊两旁都是一间间的教室。不知道一

    会儿的口交训练班是在哪里,不过好在每间房上还挂有牌子。我顺利的找到了那

    间教室,先是侧耳听了一下,嗯,里面没人。慢慢的推开教室门,里面看起来还

    是蛮大的。地上铺有地毯,可是却没有看到课桌之类的东西。我拿出一个摄像头,

    这是我家用来看家里养的那只小猫「加菲」的宠物摄像头。连上wifi以后,就可

    以远程用手机实时观看,平时我在茶餐厅的时候,就是这样时不时的看一下加菲

    在家里做什么。只不过,没想到现在用来监控我妈。

    我在教室了四处找了找合适的方位,这盆植物不错,位置好,而且有东西遮

    挡,不会被人注意到摄像头。我把摄像头藏到里面,连上后调试了一下,视野良

    好,接收清晰。现在可以出去了,不然一会儿被人发现就糟了。

    「谢谢啊,小姐姐。加个微信啊,下次请你喝茶。」

    我回到前台,把钥匙还过去,顺嘴撩了一下。

    「小弟弟,我不喜欢姐弟恋的,不好意思啦。」

    「那算了,是你损失,拜拜。」

    我转身出去了,可是也没有离开,找了个角落,监视着。我一直盯着这里,

    发现有不少女人来这里,而且大部分都长得蛮不错的,穿着打扮不能说是暴露,

    可是一定会激起男人的欲望。

    我看了看表,大概三点的时候,妈妈和红姐从电梯里出来了。好像是怕被人

    认出来的样子,两人脸上都带着口罩。脸上这么一遮,再加上她们穿着都有些类

    似的韩版白衬衫,修身牛仔裤,看上去就像是一对青春靓丽的姐妹花。

    两人进去后,红姐和前台说了几句话,然后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对妈

    妈说道:

    「慧芳姐,你先坐一下,我先去办报名的手续。」

    妈妈便坐到了前台那里等候区的沙发上,前台小姐还倒了杯水给她。不过妈

    妈在外面很少乱喝东西,碰都没碰那杯水。

    不一会儿,红姐从里面出来了。

    「办好了,一会儿就上课。你渴不渴啊?我这里有饮料。」

    说着红姐从包包里拿出了一瓶饮料,主动扭开了瓶盖递给了妈妈。妈妈倒是

    不疑有他,没有喝这里提供的水,可是红姐给的饮料,她倒是接过来就喝了。

    「嗯?怎么味道怪怪的?上面的字都不认得。」

    妈妈喝了几口后,觉得味道有些怪,看着瓶身上的标签说道。

    「哦,这个是新出的,韩国的饮料。进口的,当然不认识了。这个是芦荟做

    的,味道是有点怪。可是养颜啊,一会儿上课可要用到不少嘴上的功夫哦。你多

    喝几口,润润喉。」

    妈妈听完红姐的解释,还听到可以养颜,不由得又多喝了几口,小半瓶就下

    去了。

    「好了,到时间了,我们进去吧。」

    红姐看妈妈喝了不少了,又急着拉她进去了。

    两人来到里间的教室,此刻里面已经有好多人在里面了,而且全部都是女人。

    她们一个个都像日本女人那样,脱鞋跪坐在地毯上。红姐拉着妈妈来到教室门口,

    向门口的女性工作人员报上了名字。那个女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夹板,上面夹有一

    份名单,从上面找到了红姐和妈妈的名字后,打了两个勾,还让她们在后面签了

    名,看上去蛮正规的样子。

    签完字后,她拿出两个号码牌,别到了红姐和妈妈的身上,妈妈是46号,红

    姐是47号。

    「为了保持课堂的安静,以及流畅的教学过程。两位请把手机关机,交给我。

    一会儿结束后,我会按照你们的号码牌,把手机发还给各位的。」

    红姐马上就把手机关了交了过去,妈妈一看红姐都交了。而且这个培训机构

    看起来也蛮正规的,不像是骗手机的样子,于是也将手机交了过去。

    接着红姐和妈妈将高跟鞋脱在了门口,光着丝袜脚走了进去。找了个空地,

    学着其他女人的样子跪坐在了地毯上。妈妈第一次这么跪坐有些不适应,臀部压

    在脚上不舒服的扭来扭去,裹着丝袜的小脚也是不停的动着,寻找更舒服的姿势。

    最后干脆斜着一双长腿坐着,用手按摩着有些发麻的丝足,抱怨道:

    「阿红啊,怎么这个教室那么奇怪,我们要像日本人一样跪坐的?」

    「我听说啊,这里的师资力量是从日本请来的。要说伺候男人,日本女人最

    拿手了,所以啊,这是从基础学起。跪坐就是第一步,主要是让我们学会怎么像

    日本女人一样伺候男人。」

    红姐继续向我妈灌输着歪门邪道的思想,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会儿,教室里的喇叭响了一声铃,刚才和坚哥交谈的那位「通野未帆」也

    是脱了鞋走了进来。课堂上其他女人顿时停止了交谈,规规矩矩的端正跪坐好。

    妈妈也被气氛给感染,只能学着她们的姿势跪坐好。

    「大家好,我姓严,是你们这门课的导师,请多多指教。」

    说着,严老师在台上向学生们鞠了一个躬。

    台下的学生像是日剧里的土下座那样,双手撑着地毯,额头弯到膝盖上,口

    中齐齐说道:

    「请多多指教!」

    妈妈也懵懂的跟着她们照做。

    「非常好,现在我们正式开始。相信各位姐妹来到我们这里,都是想和另一

    半在床上的性生活更加的和谐,得到更加多的快乐和满足感。那么大家究竟知不

    知道口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有没有同学知道?举手?」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回答。这个时候一个穿着短裙的年轻女孩举

    手答道:

    「就是含男人的肉棒。」

    听到她的回答,台下的女人都发出一阵笑声。

    严老师也笑了笑,说道:

    「嗯,这位同学的答案,只答对了一点点。其实口交是分男女的,男性的口

    交就是用他们的舌头去刺激女性下体的阴核及小穴等性器官。而女性的口交,则

    是用嘴巴代替阴道套住男性的生殖器,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阳具。前后移动的模仿

    性交的过程,再加上用舌头来刺激男性的生殖器,给予他们更大的性快感。而且

    我们女性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是不方便的日子,不方便和男性进行性生活。这种

    时候,我们就可以用口交来满足我们的另一半,避免他们去外面鬼混。所以说,

    口交绝对是我们必须要学会的技巧。」

    说到这里,严老师停下来,看了看台下的反应。学生们听完她的话,都觉得

    有道理,都在点头。严老师看到良好的反应,接着说道:

    「那么,到底怎么口交,才能令男士们感到满意呢?现在,我给各位都先发

    一件教学用具,帮助大家更好的学习。」

    说完,严老师拿出一个纸箱,走下去从纸箱里一人发了一件教学道具。我仔

    细一看,原来所谓的教学用具,就是一人一根假阳具。教室里一屋子女人,每个

    人手上都拿着一根假阳具,包括妈妈和红姐,这个画面倒是我没有想到的。

    严老师发完了假阳具,重新走回台上说道:

    「好了,现在每位同学手上都有了教学道具了,我就先来教大家怎么可以令

    男士有快感。」

    我看到妈妈拿着手上的那根假阳具,脸上有些不正常的潮红,眼都不眨的看

    着台上的严老师,一副认真听课的好学生模样。

    「首先,大家先把眼睛闭上。幻想手中的拿着的那根道具,是你们老公或者

    男朋友的肉棒。然后张开自己的嘴巴,温柔的将它们放到自己的嘴巴里。记住,

    千万不要用你们的牙齿碰到肉棒上,可以用你们的嘴唇覆盖住牙齿。尽可能的张

    大你们的嘴巴,将肉棒完全的吸进去。然后再不停的吐出来,吸进去,吐出来……」

    就见到台下的妈妈闭上眼睛,好像真的把道具当成了真的肉棒,很享受的不

    停的吞吐着。

    「好,这个只是口交的初级阶段,我们只是一个动作是不能够满足得了另一

    半的需求的。现在,我们除了会吞吐肉棒之外,还要用我们的舌头去刺激肉棒的

    龟头,用舌尖轻轻的舔舐龟头周围的敏感点。同时,还可以不断的转换动作。可

    以用舌头绕着肉棒来回打转,也可以像舔冰棒那样上下舔。之前我有说过不要用

    牙齿碰到男士的肉棒,不过也有例外情况。像有时候,也可以轻轻的用牙齿碰一

    碰肉棒的龟头。这样子,还会给男士们一种触电的酥麻感哦。还有一点,就是口

    交的时候,眼睛要娇媚的看着自己的伴侣,情意绵绵的眼神交接,就可以让另一

    半更加的兴奋啦。」

    妈妈一边听着严老师在台上的教导,一边认真的对待着手中的假阳具,又吸

    又舔的,照着教学方法做了一遍。

    「学到这里,各位同学们就已经算是入门了。一般到了这个时候,男士们的

    肉棒已经是完全的勃起了。如果要给他们更大的刺激,就需要我们手口配合。没

    错,口交不只是用嘴巴的,手也要动起来。」

    「大家用手握着男士肉棒的根部撸动,同时再用嘴巴慢慢的将它吸允到喉咙

    处,就好像是给他们插入你们下面小穴的感觉。然后再想象一下你们吞口水时,

    喉咙上下蠕动的感觉。就用这种技巧,不停保持喉咙的律动,模拟小穴肌肉的蠕

    动感。」

    严老师讲完之后,妈妈学着一只手握着肉棒的根部,一只手抚摸着假肉棒上

    阴囊的位置。将肉棒吞入口中,不时的吐出来,用舌头舔着龟头。十分的投入,

    全场里最认真的学生就是她。

    接着,严老师又拿出了一个箱子。这个箱子和刚才那个装着假肉棒的箱子不

    同,像是外面商场搞活动的抽奖箱一样。

    「好了,刚才大家学习得都很认真。为了检验大家的学习情况,也是我们刚

    开班一个酬宾活动。我这里有个抽奖箱,里面装有各位的号码。一会儿抽到哪个

    号码,那位幸运的同学就可以参加我们的过关挑战活动。如果挑战成功,那么这

    位幸运的同学就可以免除学费,而且还有我们培训班送出的豪华日本游。挑战失

    败也不用灰心,依然可以得到我们送出的无线电动按摩棒一只,作为安慰奖。」

    「怎么样?大家是不是很心动呢?好!我们现在就来抽取我们今天的幸运号

    码!」

    说着,严老师就将手放到了抽奖箱里,不断的搅动。听到有免费的豪华日本

    游,台下的女学生们也是各个拿着自己的号码牌,看着严老师,希望能被抽中,

    我妈妈也不例外。

    「好……!我们今天的幸运号码就是……46号!」

    严老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号码牌,看了一眼后,一边念着一边将它展示给台

    下看,上面的数字正是妈妈的号码——46号。

    妈妈听到自己的号码,呆了一下。跪坐在一旁的红姐,拍了拍我妈,说道:

    「慧芳姐,愣着干嘛?上去啊,豪华日本游啊!你一定要加油啊。」

    接着,其他女同学虽然没抽到自己有些失望,不过都拍着手掌,齐齐说道:

    「加油,加油!」

    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在全场的加油声中,走到了台上。

    「这位同学不用紧张!首先,先恭喜你成为我们今天的幸运学员。另外,我

    在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呢?」

    严老师这个时候像是主持人一样,在台上做起了采访。

    「我……我叫冯慧芳。」

    妈妈说着,还向台下挥了挥手。

    「好,冯慧芳同学,那么我叫现在进行我们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含香蕉!」

    「香……香蕉?」

    「没错!现在我手上的这根香蕉,把它剥了皮之后。你只要把它含到嘴巴里

    面,然后再拿出来,连续十次。只要到了最后,香蕉是完整没有断裂的,就是你

    挑战成功。」

    说完,严老师就将手上的香蕉交给妈妈。我妈接过香蕉,小心的剥开外面的

    香蕉皮,拿在手上,然后看了看严老师。

    「怎么样?做好准备,可以开始挑战了吗?」

    妈妈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声的回答了一个「嗯」

    「好!那么开始我们今天的第一个挑战——含香蕉!」

    妈妈拿着手上的香蕉,慢慢的放到嘴里,然后温柔的用手指进去。再小心翼

    翼的拿出来,不敢有任何磕碰,一连进行了九次。

    严老师好像也跟着一起紧张的样子,口中鼓励的说道:

    「加油!只差最后一次就挑战成功了,冯同学,你可以的!」

    台下的女学生们也都纷纷鼓掌,给我妈妈加油打气。

    妈妈终于完成了最后一次吞吐,然后把香蕉拿出口中,果然是完整无缺的。

    「冯同学果然厉害,看来很有天分啊,这么简单的就过了我们的第一关!」

    妈妈听到严老师的表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现在我们就请出我们培训班花重金请来的日本著名av男优——村上先

    生!」

    接着,便是一阵激昂的音乐响起。一个带着老虎面具披着披风男人走进了教

    室,他除了身上的三角裤和脚上的长靴外,没有穿任何的衣服,整个打扮就像是

    日本的摔跤选手一样。赤裸裸的展示着自己一身健壮的古铜色肌肉,上面还抹了

    不少油,看起来闪亮亮的。

    这么一个肌肉猛男突然出现,台下的女人们立刻兴奋的大力拍着手,像是去

    到了牛郎店一样。只有我妈傻傻的站在台上,看着那身腱子肉没有鼓掌,只是夹

    紧了双腿磨了一下。

    切,什么重金请来的日本av男优,肯定是坚哥和那个严老师串通好,假扮的!

    「那么,现在我们的第二个挑战,就是要用我们刚才学到的技巧,让这位身

    经百战的男优勃起!」

    妈妈听到严老师的话,立刻用手捂着嘴巴,摇着头,口中说道:

    「不行的,不行的。我弃权吧。」

    「冯同学,你为什么要弃权啊?」

    「要舔其他男人的肉棒,这……这不是对不起我老公嘛,而且……而且还是

    在这么多人面前。」

    「不不不,你这么想就错了,这个只是我们的教学实践而已。我们请的av男

    优都是专业的,大家都很有职业精神,不带有色情成分的,只是技术切磋而已。

    来,大家给我们的冯同学点掌声,鼓励一下!」

    说着,严老师又煽动起台下的女学生,一起给妈妈洗脑。

    「加油!冯同学!加油!冯同学!舔他!舔他!」

    台下的女生们又是拍着手,兴奋的齐声加油。

    「不……不好吧,我……我还是觉得有点怪怪的。」

    妈妈的态度有些软化,双手夹在两腿之间,扭来扭去。

    「别紧张,我们的男优老师一试,就知道你今天学习得怎么样,你就把他想

    象成是你老公。你今天如果学会了,你老公就永远离不开你了。」

    严老师不断的在妈妈耳边说着,恨不得用手把她按到地上。

    「那……那好吧。」

    妈妈看着「村上先生」的肌肉咽了口口水,脸上再次出现了不寻常的潮红。

    妈妈那么容易就答应了,除了全场这种氛围的烘托,肯定就是红姐一开始给她喝

    的那瓶饮料有问题,一定是下了药的。

    坚哥双手叉腰的站在台中央,很装逼的样子,眼睛看都不看我妈一下,装出

    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模样。

    妈妈慢慢走过去,跪坐在坚哥面前。双手拉着坚哥的三角裤,轻轻的将它拉

    下来。坚哥那条未勃起的肉棒,立刻出现在她面前。她看着面前还未觉醒的巨兽,

    心想,还没勃起就这么大,要是勃起了还得了?

    看了一会儿后,妈妈吞了口口水,咬咬牙,用手握住了坚哥的肉棒。一上手,

    就感觉是那么的炙热火辣。她轻轻的用右手环套住坚哥的肉棒,开始上下撸动预

    热。闭上眼睛,将它想象成是老公的肉棒,吐出舌头,用舌尖绕着坚哥的龟头舔

    了一圈。

    坚哥被妈妈这么一舔,也维持不住那副机械的模样了,口中「哦」的发出了

    一声声响。

    妈妈看到原来刚才学的真的有用,于是张开自己的嘴巴,用刚才学来的技巧,

    温柔的将坚哥的肉棒含到口中,不让自己的牙齿碰到,而是用自己丰厚的嘴唇裹

    着肉棒来回吞吐。

    我不得不对坚哥说个服字,能搞个这么大的场面,设计这么一个骗局,来让

    我妈上当,如愿的让她这个良家妇女跪在地上吸舔他的肉棒。

    妈妈吞吐了一会儿,「哇」的将肉棒从口中吐出。此刻坚哥的肉棒已经完全

    勃起,比刚才大了许多。湿漉漉的耀武扬威般狰狞的立在她的面前。

    「我们的冯同学好厉害,又过了一关了。只要过了最后一关,我们的大奖,

    豪华日本游,就是属于你的了。我现在都好兴奋啊,你们兴不兴奋啊?」

    「兴奋!」

    台下又是齐声答道。

    「好!我们最后一关的挑战就是——让我们的av男优在五分钟之内射精!开

    始计时!」

    「啊?」

    妈妈听到后呆了一下,可是既然之前都已经舔了,现在放弃又有些亏。想想

    大奖,妈妈抓紧时间,将坚哥的肉棒吸入口中,同时开始运用刚才学来的技巧。

    舌头时而绕着坚哥的龟头打转,时而上下舔着坚哥的肉棒,还低头将坚哥的

    睾丸含入口中,用舌头按摩。吐出来后,又将龟头含着,轻轻的用牙齿按压。

    坚哥被妈妈伺候的十分的舒服,口中说道:

    「口技が非常にいい ,吉沢 akiho よりも優れた,本当に快適です。」

    居然还是日文,严老师跟着翻译:

    「冯同学,男优老师夸你呢,说你的口交技术非常好,比他合作过的知名av

    女优吉泽明步还厉害,真的好舒服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坚哥还上过吉泽明步?我看是看过吉泽明步的av打飞

    机吧!

    妈妈听到表扬,更加卖力的施展着自己学来的技巧。张大嘴巴,将坚哥粗壮

    的肉棒努力的含到嘴中。模拟着小穴肌肉的蠕动,上下蠕动着自己的喉咙,让坚

    哥的龟头享受到她喉咙的律动。

    「唔……唔……唔……唔。」

    全场只听得到妈妈口交发出的声音,台上台下都是认真的看着跪坐在中央的

    那位美熟妇努力让肉棒射精的画面。

    「冯同学!最后一分钟了!」

    妈妈这个时候,将坚哥的肉棒吐了出来,一只手握着根部飞快的撸动,一只

    手伸到下面按摩着坚哥的睾丸。抬头含情脉脉娇媚的看着坚哥带着面具的脸,吮

    弄着他的肉棒,脸带春意,淫荡的用日文含糊的说道:

    「ki木吉?」

    妈妈这个大招一出,坚哥也受不了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就这么射到了妈妈

    的脸上。

    「4分45秒!冯同学只用了4分45秒!成功的让我们男优老师射了精!挑战成

    功!」

    接着,严老师用手将妈妈拉起,看着台下大声说道:

    「让我们一起为冯慧芳同学挑战成功而欢呼!」

    妈妈现在的脸上全是坚哥射出来的精液,不过她好像完全忘记了一样,被现

    场气氛给感染,冲昏了头脑,傻乎乎的享受着欢呼。

    坚哥这个时候还走过来,说了一句:

    「日本に行く場合は、有名な女优をします。」

    「村上先生说,如果你去日本的话,一定能成为最出色的av女优!以后到了

    日本,请一定要联系他。」

    妈妈只是哈哈笑了几下。

    「好,接下来是我们今天的颁奖环节,我们的冯同学成功赢回了自己的学费,

    还有前往日本的豪华游以及无线电动按摩棒一只!」

    严老师将一份份东西塞到了妈妈手上,妈妈双手被奖品给占满了,甚至还有

    一份奖状。这个时候坚哥过来搂住了妈妈的肩膀,严老师拿着相机蹲在他们面前,

    拍下了妈妈满脸精液,手拿着口交最速射精奖状,被一个赤裸的肌肉男搂着的合

    影……

    (03)

    深夜的浴室自慰,妈妈竟是潘金莲转世?

    回去的路上,我脑海中一直都是妈妈帮坚哥口交的画面。回到了茶餐厅,我

    还是不时的将录像在手机上反复播放。

    过了一会儿,妈妈和红姐也回来了。这个时候妈妈脸上的精液已经洗干净了,

    面色也没有那么红了,好像已经冷静了下来。

    她和红姐坐到一个卡座上,一坐下,妈妈就说道:

    「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浑身热热的,居然就这么帮那个男优口交了。」

    「怎么样,刚才那个男优是不是很厉害?我看他那么大,什么感觉啊?说来

    听听看。」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去哪种地方?」

    「我刚才看你,你都是很享受啊,那么投入。」

    「哪里有……」

    妈妈立刻又脸红了。

    「还说没有,你脸都红了。怎么样?你老公有没有他那么厉害?」

    「当然没有了,他那么大,我都没见过。」

    「那刚才……你帮他口交的时候,有没有幻想被他肏啊?」

    「你神经病啊?当然没有了。」

    妈妈拍了红姐一下,摇头否认。

    红姐不相信的伸手到妈妈牛仔裤的股间,摸了一把,妈妈立刻浑身颤抖了一

    下。

    「还说没有?内裤和丝袜都湿了,都是你的淫水。只是口交你都湿成这样,

    要是做爱还得了?」

    妈妈的脸色越来越红,摇头道:

    「不是啊,那个人不老实。我跪在他面前帮他口交的时候,他一直用脚碰我

    下面,那个脚趾一直顶在我小穴那里,我才会这样……」

    「只是脚趾都流那么多水了啊?要是他那么粗的肉棒……」

    这个时候妈妈打断了红姐的话。

    「好了好了,不说那些了。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我叫后厨做。」

    「还吃啊?我看你刚才吃的那么饱了,吃不下了吧?」

    妈妈拍了红姐一下

    「都说不要提了,你要吃什么?」

    「好了好了,不提不提,那……我要吃大香肠!」

    妈妈又和红姐打闹成了一团…………

    第二天早上起床,洗漱完后照旧去楼下的茶餐厅上班。不过因为昨晚没休息

    好的缘故,我经常打瞌睡,时不时的还把一些碗碗碟碟的给不小心打碎了。

    搞得茶餐厅的伙计阿荣都忍不住了。

    「太子爷,昨晚上去做贼啊?这么累?你还是别动手了,做事就打烂东西。

    虽然是你自己家的产业,也不要这么糟践啊。」

    「啊呀,昨晚上没休息好,有点累嘛。」

    「别说这么多,呐,特调的冻斋啡,你先喝了提提神。」

    说着阿荣从厨房的水吧处,拿了杯咖啡过来。

    我接过来,准备将这杯又冻又苦的咖啡灌下去。不过这时妈妈却是走过来,

    把杯子夺了过去放在桌上,双手掐腰向阿荣骂道。

    「作死啊!让我儿子喝这么伤胃的东西。」

    接着,转身一只手叉腰,另一只手用手指戳着我的太阳穴骂道

    「你也是,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休息不好还喝这么伤胃的东西,以后

    胃痛就知错。这里交给我,你去收银台休息一下!真是的。」

    说着妈妈便拿过我手中的抹布,屁股一扭一扭的去收拾起了桌子。妈妈今天

    穿的是一件蜜色的修身吊带背心,涨鼓鼓的奶子将胸前撑出一个夸张的弧度。下

    面是穿了一条紧身的浅蓝色牛仔裤,紧紧裹着两瓣挺翘的美臀。这身装扮虽然不

    像以往的包臀短裙那样将妈妈那双又白又滑的长腿露出来,可是却又是将她前凸

    后翘的优势尽显,可以说是另类的诱惑。

    特别是穿着脚上的那双浅粉色的细高跟,走路的时候,被紧身牛仔裤紧紧裹

    着的翘臀左摇右摆,那夸张的扭动幅度,吸引了不少来吃早餐的老色批的目光。

    其实这个时间,还在我们茶餐厅里吃东西的。都是那些几十岁的阿叔,退休

    在家没事做。在家里待久了,又免不了会和他们那年老色衰的老婆吵架。所以为

    了家庭和谐,他们就不得不每天都出门闲逛。正好我们茶餐厅,食物都是物美价

    廉,而且又有这么一位美丽的老板娘。周围不少阿叔都是每天挑着那些上班族已

    经走了的时间,来吃个迟点的早餐,然后和四五个老友闲聊消磨时间,时不时的

    再偷瞄几眼我妈,凑在一起偷偷摸摸的开几句黄腔。

    之后会去下棋、打牌,或者逛逛公园什么的。等到下午茶时间,茶餐厅通常

    下午茶时间都会有优惠,他们这个时候又会再来,点上一些优惠套餐。和我妈调

    笑几句,最好还能在摸摸小手,这就是他们一天最开心的时候了。一直到差不多

    晚饭时间,他们才会各自散去,叹气着回去面对家中的黄脸婆,天天如此。

    这不,我在收银台坐着的时候,就看到两个生面孔的阿叔,坐在卡座里,偷

    瞄着我妈弯腰擦桌子的而撅起的翘臀说着话。他们应该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我

    和妈妈的关系,所以说话也没刻意的避着我。

    「老倪,你真的没介绍错啊。这里吃的东西不贵,而且老板娘也好正啊。」

    「哈哈,我也是听老李介绍的。说这里东西物美价廉,而且有个茶餐厅西施。

    今日一见,果然是个美艳的老板娘啊,不枉我们那么远跑过来啊。」

    看来我妈果然是艳名远播,连不是我们这附近的阿叔都吸引过来了。

    「不过,我之前听老李说,这个老板娘的美腿又长又直,穿上丝袜那是一流

    啊,可今天却是穿的长裤,裹得严严实实的,亏了,亏了。」

    「你这说的就不对了,她今天穿的这一身,才是最显身材的。你看她上衣是

    修身的小吊带,贴的这么紧,小腹明显没有赘肉。露出来的手臂也紧实没有蝴蝶

    袖,那对大奶子那么挺,起码是c罩杯。」

    「嗯,有道理,有道理。那她下半身的打扮你怎么看?」

    「女人穿牛仔裤其实是最容易看出来身材好不好的,你看,她弯腰的时候那

    个臀部,又翘又挺的。不像现在那些年轻的女孩,廋是廋,可是整天坐办公室,

    下了班又不运动。穿这种裤子根本撑不起来,整个屁股是塌下来的,一点看头都

    没有。像老板娘这种,紧实又有肉,才是最完美的,后入最爽了,操起来啪啪啪

    的全是肉感。不像小姑娘,都是骨头架子撞得生疼。」

    「哇,果然厉害,再说点,再说点。」

    不知不觉,隔壁桌的几个阿叔都凑过来听他分析。

    「呐,你们再看。老板娘那双腿,牛仔裤裹着,又长又直,完美的炮架,扛

    在肩上最好了。而且她肯定还是个闷骚的性格。」

    「哦?何以见得呢?」

    一旁的老友帮腔道。

    「你们看她的脚。」

    几位阿叔齐齐打量了一会儿,却是有些不明所以

    「看了啊,是又长又直。」

    「是啊是啊,可是怎么看出来闷骚的啊?」

    「你们看她高跟鞋的脚面,还有裤子下面露出来的部分啊。」

    他们连忙齐齐将视线下移,戴上老花镜盯了一会儿。

    妈妈因为腿比较修长的缘故,所以这条紧身牛仔裤被她穿出了九分裤的效果。

    此时正好阳光照射进来,当光线照射在她露出来的部分小腿之时,便会折射出一

    阵细腻的油亮光线。

    「看到没有,老板娘虽然穿的是长裤,可是里面还是穿了丝袜。虽然穿长裤

    再穿肉丝很难看出来,可是她选的却是油亮丝袜,哇,光线一照。啧啧啧,美不

    胜收。」

    阿叔拿起杯子,喝了口奶茶,接着说道。

    「你们看她的眼睛,眼神似醉非醉,内眼角尖深邃,眼尾细而略弯。略带红

    晕,形似桃花,媚态毕显。再看她那张嘴,唇角微翘。唇形性感饱满且唇肉丰厚,

    特别是唇边还有颗小美人痣,这些都是面相主淫,性欲望强烈的象征。老板娘要

    生在宋朝,那就没潘金莲什么事了,西门庆肯定只找她。」

    「对对对,要是老板娘的话,我也想被她用晒衣服的杆子砸。」

    「是啊,是啊。听你这么一分析,我还真想让老板娘用嘴好好帮我吹吹下面,

    一定很爽。」

    「你就做梦吧,老板娘看得上你?」

    「就是,就是。你还硬得起来吗?」

    「哈哈哈哈哈」

    听着他们的话语,我不禁回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昨晚上我在房间里和小怡通完电话,一看时间已经11点多钟了,想着明天还

    要早起去茶餐厅,便准备上床睡觉的。可是谁知道,却是突然听到了爸妈的卧室

    里传出来声音。难道又吵架了?我偷偷的前去偷听。

    我和昨晚一样悄悄潜过去,从窗帘的缝隙往里看。

    就见妈妈双手叉腰的站在床边,她穿着件真丝睡袍。睡袍的带子已经解开,

    睡袍敞开着,可以看到妈妈里面穿着的一套连体蕾丝情趣内衣,腿上还穿着双黑

    色的长筒丝袜。

    只见妈妈脱下了睡袍,紧身的黑色情趣内衣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性感肉体,

    妈妈抬起黑丝美腿,在爸爸身上轻轻的滑过。

    「老公~~!我想要~~!」

    「你不是和阿红出去逛街逛了一天了吗?还不累啊?下次再说了。」

    「不嘛,我现在就要,来,我帮你啊。」

    说着妈妈就扑到了床上,把爸爸的睡裤脱下来,弯腰舔着爸爸的肉棒。这不

    就是白天从口交训练班那里学来的技巧吗?

    「嘶……好爽啊,老婆啊,你以前不是都不肯吗?说是不卫生,今天怎么又

    愿意了?而且还这么厉害。」

    妈妈却是没有回答,专心的舔舐着口中的肉棒,把白天学到的技巧全部都施

    展了出来,结果……

    「啊…………老婆,我不行了,要射了。」

    在妈妈的努力下,爸爸一会儿就把精液射到了妈妈的口中。妈妈捂着嘴,抽

    出几张卫生纸,将精液吐到了上面,又用水漱了漱口。忙完一看,爸爸居然已经

    躺回去睡觉了。

    妈妈气得又是拿枕头打了爸爸几下,口中说道:

    「死鬼啊,自己爽完就睡觉了!」

    看到爸爸没有反应,妈妈生气的一撩睡袍,出了房间。

    我见没戏可看了,便偷偷走回房间。刚刚看到妈妈穿着那身性感的情趣内衣,

    现在倒是觉得有些口渴,打算出房门去客厅倒杯水喝喝。谁知一出房门,不知道

    是不是幻觉,好像听到女人的呻吟声,似有似无的十分的微弱。我一开始以为是

    谁看av开得这么大声,可是想想好像有些不对,是从屋子里传来的。

    我竖起耳朵,寻找声音的方向,一路来到走廊的拐角。发现浴室的里亮着灯,

    门没有关紧,而声音正是来自于浴室内。我慢慢的踮起脚步,一步步的走近浴室,

    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啊……啊……啊……啊……」

    是妈妈的声音?!不是吧?妈妈居然躲在浴室里自慰,这还是我18岁以来,

    第一次发现妈妈在自愿的情况下自慰,上次在坚哥那里是被坚哥下了药,难道是

    那次之后坚哥激发了妈妈深埋于内心的欲望?

    我慢慢挪到浴室门口,虽然只留有一道缝,可是我正好可以看到浴室里梳洗

    台上的玻璃镜,而通过玻璃镜的反射,我看到了妈妈现在的情形。

    妈妈坐在马桶上,下身的黑色蕾丝内裤被拨到一边,右手的中指上下磨蹭着

    自己的蜜穴。左手解开了情趣内衣胸前的搭扣,将一对白嫩的大奶子解放了出来。

    拿出颗跳蛋,用舌头舔舐几下后,打开开关。左手拿着震动的跳蛋在自己双乳的

    乳头处按摩着。我都不知道,妈妈居然还藏有这种道具。

    「啊……唔……嗯……嗯。」

    妈妈口中不断发出呻吟声,我看着她这样玩了大概五分钟。可是她口中的呻

    吟好似越来越苦闷,像是得不到满足的样子。

    妈妈逐渐停下了手上的活动,弯腰从地上拿了样东西起来。我仔细一看,这

    不是上次那根黑色自慰棒嘛!难怪上次我只从垃圾桶里找到了空姐制服和丝袜丁

    字裤,原来妈妈把其他东西都收起来了。

    我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偷偷跑去房间了,从平时收藏丝袜的抽屉里,随便

    拿了一条,连忙回到了浴室前。我将丝袜拿出来,才随手拿的正好就是上次妈妈

    从坚哥那里回来,丢的那条开档黑丝。我急吼吼的将丝袜套到了肉棒上,再次望

    向浴室内。

    妈妈这个时候已经换了个姿势,下身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已经被她脱掉,

    扔到了地上的真丝睡袍上。她现在是反身跪在了马桶上,一只手扶着马桶的水箱。

    从镜子的反射角度来看,就好像妈妈是撅着翘臀跪在我面前一般,我忍不住开始

    撸动套着妈妈丝袜的肉棒。

    「快点……啊,我……我忍不了了。」

    妈妈突然开口说话,我吓了一跳,浴室里没有其他人啊,妈妈是在和谁说话?

    难道是发现我了?不可能!

    「快点啊~~!人家想要~~!」

    跟着妈妈开始左右摇晃着翘起的肥臀,右手拿着的黑色假肉棒,在蜜穴的前

    面来回的蹭来蹭去,时不时的挺入半个龟头,却被妈妈控制着迟迟没有插入。

    「嗯~~!大~肉~棒~!小穴好痒~~!想~要!想要大~肉~棒~插~进~来嘛~!」

    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嗲嗲的,十分的娇媚。我这才明白,原来妈妈是在自己

    进行着性幻想,只是不知道她幻想的对象究竟是谁呢?

    「嗯~~!对~!对~!就是……就是这样,好~~爽~~!嗯……~!」

    妈妈右手拿着那根黑色假阳具,开始慢慢的没入了自己的小穴里。随着她口

    中发出的声音,进行着缓慢的抽动。

    「继续!继续!快点~~!快点~~!再快点~~!嗯~~~~!嗯~~~!啊~~~!」

    妈妈的右手好像完全不会累一样,拿着假肉棒飞速的抽插着自己的蜜穴。左

    手也抓着自己胸前的大奶,不停的抚弄着。我忍不住也随着妈妈的节奏,加速撸

    动着肉棒。

    「当啷~!」

    突然一声响声,吓了我一跳。妈妈也听到了这声响声,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

    作,警觉的直起身子。我看到她拿起地上的睡袍,披到了身上。我心道不好,立

    刻躲到了隔壁的洗衣间。

    我蹲在洗衣机后面,小心的伸出一点点头向外暗暗打量。妈妈的浴室那里亮

    着灯,我这里是阴暗处,料想她是发现不到我的。

    只见妈妈站在浴室门口,双手将睡袍的前摆紧紧的捂着,伸头左右打量,在

    寻找刚才为什么有那一声响动。

    「喵~~!」

    一声猫叫传来,原来刚才那声响动是我们养的那只猫「加菲」弄出来的,应

    该是它在客厅不小心将什么东西碰倒发出的声音。

    妈妈这才放下心来,转身回了浴室。

    我又多等了一会儿,确定没什么其他响动后,才又慢慢挪回浴室门口。

    看回进去,好像刚刚那阵动静打断了妈妈的性致。她丢下了那根黑色的肉棒,

    拿出了一根我之前没见过的啡色阳具,看上去比刚才那根还粗,不知道这根又是

    她从哪里搞来的?

    妈妈将那个肉棒的底部对准浴室的墙壁,「啪」的一声,假阳具便粘在了墙

    上,原来这个肉棒有吸附功能。

    妈妈眼神迷离的看着在自己面前不断晃动的阳具,小嘴微张,香舌轻吐,一

    丝唾液从舌尖向下滴落。妈妈慢慢的跪下身子,肉棒黏着的高度正好就在她面前。

    舌尖轻轻的舔舐了一周下唇,螓首向前一伸,檀口一吐,便将面前肉棒的龟头含

    到了口中。

    妈妈将龟头舔弄一番,再吐出来,用舌头慢慢的舔着肉棒。像是面对情人一

    样,温柔的舔舐着这根黏在墙上的假肉棒。

    哇,女人的性幻想真是麻烦,姿势都要换来换去。我打飞机都一个姿势而已,

    哪怕是用飞机杯也是差不多的。比起男人来,女人真的是好麻烦。妈妈搞到好像

    这根假肉棒像是她的奸夫一样,我是不是还要叫它一声「干爹」啊?不过,妈妈

    向我爸求欢不成,得用这根肉棒来解决需求,也的确算是「奸夫」了。

    在我暗自在心中吐槽的时候,妈妈已经将整根肉棒都给舔湿了。她慢慢站起

    身子,将睡袍撩到了腰间。背对着墙壁,右手反手握着墙上的肉棒,对准自己小

    穴的位置。身子向后用力,慢慢的向后将肉棒吞入了蜜穴当中。

    「呼~~~!」

    再次填入体内的充实感,让妈妈忍不住长呼口气。接着,她微微弓着腰身,

    就是前前后后的不断扭动着身子,让肉棒在自己蜜穴里来来回回的进出。

    「好~~!好~~!好爽~!好舒服~~!填满了……小穴被填满了~!」

    妈妈前后往复的吞吐着肉棒,睡袍的前襟又再次敞开,一对大奶子随着她的

    动作,前后来回晃动,激起一阵奶浪,我也开始重新撸动起下身的肉棒。

    妈妈伸手摸到肉棒的底部,好像打开了个什么开关,我听到肉棒发出「嗡嗡」

    的震动声。原来这个还是高级货,还有震动功能。妈妈打开震动之后,翘臀再度

    发力,蜜穴前后吞吐着震动的肉棒。双手也伸往自己的胸前,抓着那对来回跳动

    的大奶子,不断的按抚着。

    口中不断发出叫声。

    「嗯~~!嗯~~!好~好震呀~!肉棒~!肉棒……在小穴里……一……一动……

    一动的!好……好舒服!啊~~~!不……不行了!」

    也许是因为刚才加菲弄出声响的缘故,妈妈开始怕自己的呻吟在深夜里太过

    大声。捡起了自己脱掉的那条蕾丝小内裤,塞到了自己口中,控制自己发出的声

    量。

    夜阑人静之时,浴室内的美艳熟妇口中叼着蕾丝内裤,双手握着自己的大奶

    向身后的肉棒不停的索取。而她的儿子则是躲在门外,透过门缝看着自己母亲自

    渎的情景,用她的丝袜撸动着肉棒手淫,这真是一个淫靡而又荒诞的场景。

    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妈妈穿着黑丝踮起的双脚开始不断颤抖,身子也慢慢

    透出潮红。她叼着的那条蕾丝内裤也掉了出来,口中再次发出声音、

    「不……不行了!受……受不了了!要……要到了……要到了!啊~~~!」

    突然,她的身子一颤,好像被打了暂停一样,身子定格在那里。一瞬间又由

    静转动,从小穴处喷出一股水流。接着臀部不断抖动,一股股水流间歇性的从蜜

    穴处喷到墙上的肉棒上,又滴落回,。没想到妈妈还有潮吹的体质。

    随着高氵朝余韵的结束,妈妈双腿一软,岔开着双脚,鸭子坐般瘫坐于地上自

    己流出的那摊淫水上。妈妈喘息了一会儿,却又回过身子,一点点的舔舐着墙上

    那根肉棒上的淫水……

    「老哥,你是何方高人啊?」

    几位阿伯的话又把我从记忆中拉回现实。

    「我也不是什么高人,只是以前也是纵横于各大风月场所,帮那些小姐,妈

    妈桑算算命,混口饭吃而已。」

    「那老哥,你帮老板娘算算,看看她如何。」

    「好!既然各位看到起我,我就卜上一卦。」

    说着,就见他按动着手指,口中喃喃有词的念叨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面色凝重的,口中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

    接着也没理其他阿伯,直接走到了妈妈面前,问道:

    「老板娘,你是不是xx年xx月xx日,xx时出生?」

    妈妈对一个阿伯走到她面前,把自己的生辰八字报出来,有些惊讶,不过还

    是点头道:

    「是啊,没错。」

    那个阿伯点点头

    「那我这卦,就没算错了。唉,冤孽,冤孽啊。我把此书赠与你。希望你能

    早日认清自我,摆脱宿命,打破轮回!」

    说着就把一本古旧的线装书塞到了妈妈手中,叹气离开了。

    妈妈莫名其妙,回到了收银台,看了一眼老伯所增的书籍,骂了一句:

    「神经病,也不知道送我这本书干什么?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我定睛一看那本古旧的线装书的封面,上面从上到下写着三个字「金瓶梅」

    我回想妈妈最近的表现,以及刚才老伯的话语,再一看这本书。

    「不是把?!我妈难道是潘金莲转世?!」

    (未完待续)

    最后还是忍不住开了一个脑洞,灵感来自于王祖贤的那部「潘金莲的前世今

    生」,没看过的可以去看一下。里面王祖贤的丝袜脚太诱人了,特别是黑丝一晃

    一晃的!

章节目录

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wlking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wlking并收藏堕入深渊的美艳熟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