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啊,不要这样啊,老公……”

    感受到那东西一寸寸没入自己的身体,蒋素秋吓得尖叫了起来,可程孟海的动作并没有停止,反而带着扭曲的兴奋,用力的撑开她的大腿。

    双腿则是跪在她的膝盖上,让她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扭曲着一张脸,程孟海嘚瑟的笑着,看着那东西一点点吞没,只是胡萝卜到底过大,用力塞,疼的蒋素秋嗷嗷乱叫,“不啊,不要啊,老公,好疼的。”

    “啊”

    “不啊,疼,不要在进去了。”

    “噢,真的好疼啊。”

    蒋素秋疼的冷汗直冒,可身体却有着一种异常的兴奋,程孟海并没有一鼓作气的塞进去,只是一点点试探底线,痛并快乐着。

    只是面对程孟海那扭曲的眸子里,蒋素秋无比的害怕。

    天知道这个男人下次又要玩什么新鲜花样,还是这么扭曲的花样……

    不知道到底捣鼓多久蒋素秋的身体都疼的发麻了,程孟海才甘心的从她的身体里慢慢的出来,事情完毕之后瞧着她疲倦的样子,这会儿又有些心疼了。

    程孟海每次事后都非常的后悔,他确实很爱蒋素秋,可有些时候他无法控制内心的渴望和扭曲,看着蒋素秋那依旧瘫痪的样子,程孟海内心难受极了。

    双手抱着头狠狠的拽着自己的头发,坐在床头默不作声。

    蒋素秋瞧着程孟海的样子,心中毫无波澜,默默的起床,程孟海回头看着蒋素秋,轻声说道,“老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对不起。”

    “没什么的。”蒋素秋不敢在刺激眼前的程孟海,她咬着牙齿慢慢站起来轻声道,“我去洗澡,你,你先整理一下房间。”

    缓缓步入浴室,慢慢锁上门,她这才捂着自己的脸,后背贴着墙壁咬着下唇轻声的哭了出来,满腔的委屈和惧怕让她感觉到再继续下去要疯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一面,如同恶魔般折磨人。

    晚上蒋素秋并没有如约去破烂的学校,程大川也没有提起这个话题,瞧着蒋素秋双彦无声的样子程大川也不好过问什么,他隐约听到楼上奋战,程大川倒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虐待媳妇就是了。

    可眼前蒋素秋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有些担心了,“素秋啊,你这是怎么了,好像很疲劳的样子?”

    “啊,没事,可能下午有些中暑吧。”蒋素秋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行了,一会儿去你大伯那边吃饭吧,你大伯娘叫呢。”程大川叹口气双手放在后背,“早点儿过来,早点吗?”

    “哎,好的,爸。”程孟海瞧着自己家媳妇那有气无力的样子,心疼极了,赶紧走过去想搀扶她,蒋素秋摇头轻声说道,“没事,没事,我们先过去吧。”

    努力打起精神,让自己看上去真没事一样,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瞧着这个样子,程孟海也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家媳妇并没有太生气,还好,回头跟媳妇认个错就行了,想到这里他赶紧赔笑,“哎,媳妇儿别跟我计较,我下次肯定不敢这样了。”

    程孟海的话让蒋素秋觉得特别的恶心,下次肯定不敢?信了他的邪,只会越来越让他嚣张,以后的日子就更不用过了。

    蒋素秋心里练练冷笑,面色不显示,轻声说道,“行了,赶紧过去吃饭,别让大伯娘等太久了。”掩饰了心中的冷漠,她淡淡的笑着。

    一行人去了程大山那边,一桌上倒也是热闹的很。

    一顿饭结束之后蒋素秋留下来帮忙收拾桌子,程大山两口子哪儿愿意让她来做呢,赶紧说道,“行了,这点事情能需要你吗,你大伯娘就行了。”

    “好。"蒋素秋点点头。

    “素秋啊,你这脸是怎么了?”张春华到底是女人细心些,尽管蒋素秋已经做了处理让脸没这么肿了,也用各钟化妆品掩饰了那红肿的地方。

    “啊,大伯娘,没啥呢,我先过去休息了”

    蒋素秋面色尴尬,哪儿能让大伯娘发现这事情呢?

    回到家里蒋素秋就独自一人关在房间里表示自己需要冷静,程孟海看着蒋素秋暗淡的眼神心中疼痛不已,也就不强行进去了,在外头轻声说道,“老婆,那我去爸那边休息了,你,你别生气了,我明儿个一早给你道歉,好不好。”

    “孟海,没事,我,我没怪你,不过我需要安静,让我冷静一下好吗?”蒋素秋哪儿敢表现出来,可同样也真不敢再和程孟海独处一间房。

    天知道程孟海到时候要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行,那我先下去了。”程孟海并没有猜测蒋素秋要做什么,全当这会儿蒋素秋情绪不好,他慢慢的退出房间去了程大川的房间。

    程大川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脑海中也是一片浆糊,直到程孟海进来他才回过神,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

    “爸爸,素秋的情绪不好,今天我跟您睡吧?”程孟海尴尬的笑着。

    “好的。”程大川点点头,两人靠在床头都睡不着了,各自抽着烟,程大川轻声说道,“海子啊,自己的媳妇自己要好好的疼着,可别让自己后悔呢。”

    “嗯,爸爸,我知道了。”程孟海默默的点头,思索着明天是应该和自己老婆好好道歉吗?

    程大川看着儿子沉默的样子也没继续说什么了,毕竟那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他一个做父亲的怎么能干涉呢?索性说道“行了,早点睡觉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呢。”程大川关灯,两人就躺了下来,这夜睡的相当不是滋味。

    一早醒来,程孟海看到自己的父亲刚刚穿上衣服,轻声说道,“爸,你怎么这么早醒来了?”

    “还早啊,太阳都晒屁/股了。"程大川早年在军队养成的早睡早起习惯到现在都没改变,“行了,既然你媳妇心情不好,今天我们做好早餐再叫她起床吧。”

    “嗯,好的爸爸。”程孟海和程大川两人赶紧洗漱完毕,做好早餐,等程孟海上楼去叫蒋素秋的时候,房间里早已经没有人影子了,桌面留下一张纸条。

    “孟海,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也感谢你曾经给了我完美的爱情,可现我们的感情已经走入了死胡同,也走入了陌路,所以我走了,不用再找我。曾经的妻子,蒋素秋留言。”

    “素秋!”看着这张纸条,程孟海捂着脸放声哭泣了起来,他就知道他真是失去了她……

章节目录

程大川蒋素秋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傻子的春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傻子的春天并收藏程大川蒋素秋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