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透过车窗,林沫对窗外那繁忙的景象着实感叹不已,首都带给他的不单单是人流如织,有的还是一份对祖国未来的期待。

    半个小时后,当林沫所乘坐的商务车缓缓来到一栋看似普通的写字楼时,在一名守门大爷的指示下,这辆貌似普通的商务车随之缓缓向大厦另一侧的地下停车库而去。

    “这里就是国家安全部么??”

    林沫一脸诧异的暗自嘀咕道,在他看来这栋建筑显然并没有什么士兵站岗,也没有什么惊人的安保措施,打眼一看,这里也就是一栋普通的建筑而已。

    然而,随着商务车缓缓驶入一座看似普通的地下停车库后,其中那些挂着军牌的各式车辆瞬间让他感受到了一丝严肃与慎重。

    “林先生,我们马上会乘坐电梯前往总部,希望您能够适应!”

    那名最初迎接林沫的壮硕青年,在他们缓缓驶向车库角落之中时,他语气依旧如同之前一般的缓缓说道。

    “好!”

    林沫不禁越发疑惑了起来,乘坐电梯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么?

    然而,当他发现车库角落之中原本黑漆漆的墙壁突然无声无息的向两侧滑去时,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在看到其内惊人的一幕后,他还是差点儿惊呼出声。

    墙壁内,一座宽敞如同车库般的房间蓦然出现,当商务车行驶入内后,不知是否有人已经发现了他们,那道墙壁随之再次缓缓关闭,紧接着便是一阵如同失重般的感觉,随后便如同电梯一般的缓缓上升了起来。

    大厦的第十八层,叶建军带领林小莉等人一脸笑意的站在一面看似普通的墙壁前。

    时间不长,当那道墙壁缓缓滑开后,林沫的身影蓦然出现在那辆商务车的旁边,脸上依旧带着些许惊愕与吃惊。

    “欢迎你,林沫!”

    叶建军在看到林沫的瞬间,他便一脸笑意,充满了友好的缓缓向他走了过去。

    “呃.叶将军,我不得不说国家的能力还是令人十分震撼的!”

    林沫下意识的和对方握了握手,随即便向电梯外看了过去!

    林小莉依旧是一身笔挺的军装,只是眉宇间却带着些许疲惫,而另一人的出现则让他着实惊讶了一把,这人赫然便是之前在山海一同见证德里克“玩笑炸弹”时那坐在轮椅之上的拆弹专家!

    “哈哈,小家伙,我说过我会在上京等待你的到来,看上去你现在的心情十分不错啊!”

    那中年人哈哈大笑的缓缓推动着轮椅向林沫走去,不等他进入电梯,林沫便脸上带着笑容的快速迎了出来。

    “见到您简直太高兴了!”

    林沫眼中闪烁着丝丝回忆,双手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语气之中充满了兴奋。

    “好了,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坐坐呢??”

    叶建军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眼角余光在看到周围一名名人员好奇的打量后,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调侃的说道。

    “当然!”

    那中年人一脸笑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带着林沫有声有笑的向这一层走廊的尽头走去。

    而在几人缓缓向走廊尽头走动的同时,不但周围大量的各色人员越发对林沫的身份好奇了起来,在一间将军办公室内,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也一脸笑容,眼中却带着丝丝复杂的注视着身前电脑之中几人的模样与动作。

    “唉,小狗子啊,小狗子!”

    一声叹息蓦地从老者的嘴中传出,眼中闪烁着丝丝溺爱与追悔,神情间带着一丝黯然的缓缓将电脑关上了。

    走廊的尽头,当林沫跟随几人进入之后,其内的摆设直接令他感到了一丝诧异。

    在他的认知之中,即便是属于国家安全部的会议室,其中的摆设也应该带着一些如同电影之中那般的科技感。

    而当他进入之后却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如同每个公司所有的会议室一般,仅仅只是多了一块看似普通的大型显示器而已。

    “怎么?对这里有什么意见呢?”

    叶建军一眼便发现了林沫脸上的奇怪,他眼中闪烁着笑意,先是坐在了会议室中间的位置,随即边示意林沫坐下,一边询问道。

    “呵呵,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林沫自嘲的笑了笑,缓缓坐在了几人末尾的位置,随即神情一肃,带着些许凝重的说道:“关于阿布扎比的事情,您是否能够详细的为我解释一下呢?”

    “当然!!”

    叶建军在听到林沫的询问之后,他神色也随之严肃了起来,随后便开始为他讲解了起来。

    原来,在瓦基夫制造了那起震惊整个华夏的坠机大案后,国家安全部便派遣了一支没有任何番号,没有任何个人信息的小队前往阿布扎比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尽管他们十分清楚这是谁派遣,谁指使的,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们却无法如同一些秘密行动一般的做出一些决定。

    然而,当这个小队得到关于埃米尔一些并不算详尽的事情,尤其是在侦查到这位土豪恐怖分子的强悍安保后,他们继续侦查的行动却不得不停止了下来。

    之后,当瓦基夫被林沫等人悍然撞击而死后,随着德里克的出现,这一切都像是促使国家下定了决心一般,直接发布命令秘密逮捕这个疯狂的家伙。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好似噩梦一般的迅速传回了华夏,即便他们十分清楚埃米尔的个人强大,但他们却根本无法想象这家伙竟然是如此的令人震惊。

    在那支小队发回最后进攻的信息后,这一队有着惊人战力的小队却瞬间失去了任何消息,即便是身处迪拜的留守人员都失去了任何消息。

    “所以,我们已经确定这些战士至少已经被埃米尔囚禁了起来!”

    叶建军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咬牙切齿的缓缓得出了这个结论!

    林沫在听完这些信息后,他首先便想到了国家与阿联酋之间曾经的友好,随后便忍不住的询问道:“以我们与阿联酋之前十分友好的关系,为什么不委托他们去调查这件事呢?”

    “孩子,你是否忘记了我们这个小队的性质?”

    不等叶建军开口,坐在轮椅上那中年人便神情格外凝重的提醒了一句。

    “即便他们没有任何信息,可是.。”

    想到那队士兵极有可能如同之前在卢旺达所遇到的一般,林沫便忍不住双目通红的沉声说道。

    看到林沫好似被这件事勾起不好回忆的模样,叶建军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唉,我们十分想要将任何一名参与外事行动的士兵尽数带回,可是.。。”

    “可是什么??他们将自己年轻的生命好似孤魂野鬼一般的留在世界各地,难道就没有人想过他们家属的感觉么??”

    林沫神情激动的大声吼了一句,额头上青筋暴突的注视着他。

    “抱歉!!”

    叶建军神色黯然的低下了头,这是世界普遍的情况,即便他们能够通过外交来解决这些事情,但因为国际间各种暗流涌动,这种没有人承认的事情逐渐成为了国际间沉默的事情。

    “呼哧.。呼哧.。。”

    注视着叶建军等人尽皆沉默的模样,林沫大口呼吸着,双拳紧紧握住,心中却是一片悲凉。

    没有人愿意以一种没有任何个人信息的方式死去,也没有人愿意好似一只孤魂一般的飘荡在那些令人憎恶的地方。

    一名名无名的士兵,好似飞蛾扑火一般的消逝,一名名坚毅的军人如同流星一般守护着这个国家。

    没有人知道他们所作出的一切,也没有人可能知道他们为祖国奉献出的是什么。

    在这看似和谐、欣欣向荣的国家外,一股股暗流好似猛兽一般不停制造着令人恐惧异常的攻击。

    “需要我来做什么?”

    半晌,林沫突然抬头嘶哑着询问着叶建军,他并不认为对方将自己急招如首都只是叙旧。

    “我们需要你去侦查这件事情!!”

    叶建军神色间闪烁着丝丝凝重的坚定开口说道,他十分清楚林沫的倔强,即使他不去安排这件事情,只怕在之后的某一天这家伙也会义无反顾的独身前往阿布扎比!

    “好!!”

    林沫在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杀意后,说着便要直接离开这里,他已经忍受不了埃米尔那个疯子的一再挑衅了。

    “等等!!”

    叶建军苦涩出声阻止着林沫,随着这小子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随之无奈的说道:“你难道准备一个人去干掉那个家伙么??”

    “为什么不??”

    林沫一脸自信的大声说道,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埃米尔有着强悍安保的准备,但他对刺杀这个疯子还是有着极大的信心。

    “你.。”

    不光叶建军哭笑不得的注视着他,就是那中年人与林小莉两人都一脸无奈的微微摇着脑袋。

    “首先,你需要帮手!”

    叶建军不等林沫丧失耐心,他径直掏出怀中的一支如同对讲机般的精密仪器,随之大声招呼了一阵,随即便对林沫再次开口道:“等等,我想你会乐意见到这几个家伙!”

    “嗯?”

    尽管林沫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感觉,可是听到叶建军所说,他忍不住的好奇了起来。

章节目录

刀锋特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老狼爱吃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狼爱吃鸡并收藏刀锋特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