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没有办法解释!

    汤森源的祸是他惹出来的,李俊东必须为此负责,就算宋凯文并不怪罪他,他一定要想办法帮他从困境中解放出来。

    眼下汤森源被银行收紧银根的困局马上就要导致汤森源蒙受数百万的损失,但李俊东细胳膊实腿的根本无力回天。

    所以他只能想办法为汤森源的明天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从汤森源出来后李俊东打了一个电话给拍卖行的罗主任主动询问:“上次的拍卖会还有几处物业没有拍出去,下一次的拍卖会会在什么时候?”

    罗主任回答说:“现在不知道,这个拍卖会与政改是相关的,一切要等伍副市长的决定。”

    李俊东知道伍思齐虽然是第一副市长,但现在除了他自己主抓的很少的几个模块,恐怕方方面面早就被孤立,问罗主任也没用,就留下一句话说自己比较看好那处体育馆,如果重启拍卖程序请及时通知。

    罗主任因为前段跟伍思齐走得近,目前的日子可能也不好过,就随意地嗯了一声。

    听罗主任的状态,李俊东知道这个电话根本没有起到向伍思齐透露信号的作用,李俊东觉得应当更进一步,想直接打个电话给伍思齐,但一方面他没有他的手机号,另一方面他一个起步都算不上的小商人就为了问一个拍卖会什么时候重启的事就去找副市长不是疯了吗?

    想了一下他就打电话跟皮笛问他有没有那个号称是伍思明的助理的蒋主任的手机。

    果然作为一个优秀的助理,皮笛果然就存有那个蒋主任的号码。

    拿到了号码之后,李俊东就打电话给蒋主任。

    电话接通了,蒋昌义问:“你是哪位?”

    李俊东怕自己直接报名号对方也不认识,就直接先问了跟罗主任一样的问题,然后再解释说自己是雅声娱乐的李俊东。

    果然对于雅声娱乐的李俊东对方就没什么印象,但李俊东的那个问题他还是挺感兴趣了,所以就问他对哪处拍卖的物业有兴趣。

    李俊东说:“对3号体育馆物业比较有兴趣!”

    然后顺便再提了二个点,说第一场拍卖会上他拍下了一台车子很不错,第二场拍卖时虽然没举牌,但会后又与伍副市长见过一面,对他的施政理念很佩服。

    伍思齐约见宋凯文与李俊东时蒋昌义不在场,他也不知道李俊东这话的虚实,他是伍思齐空降枚阳后第一个追随伍思齐的人,可以说如果伍思齐有一天滚蛋了,他一个小小的正科级干部的下场一定会死得很惨。

    所以他现在就算知道了伍思齐已经四面楚歌岌岌可危,只要愿意向伍思齐示好的人他都认为是同盟。

    拍卖会的重启还没有日程,他解释说:“拍卖会的事伍副市长正在研究中,相信很快就会有时间表出来,让他与拍卖行的罗主任那边保持联系,也欢迎随时来电话找他了解情况。”

    对于一个陌生人,官场上的人能说出这话也算是相当客气了。

    李俊东知道自己该透露的信息已透露到了,拍卖会的事最近十天半月肯定不会有结果,另外他现在还身无分文,也只是想想而矣。

    挂完电话就去雅声娱乐。

    一切正如李俊东如料,蒋昌义挂掉了李俊东的电话也思考良久,然后一个电话打给拍卖行的罗主任。

    官场上太多尔虞我诈,他得先确定李俊东的身份是否属实,不要是对手在故布迷雾。

    然后罗主任就告诉他说他刚才也接到了李俊东的电话,上次他拍走了一台车也是事实,并且琮是加价拍出的第一人。

    另外李俊东说见过伍副市长的事也经罗主任确认是实。

    经确认后蒋昌义认定李俊东就是宋凯文的人,但前几天宋凯文才找理由拒绝了伍副市长的观察提议,现在又让人拐着弯打电话过来说看好了3号拍卖的物业,他觉得这事得向伍思齐汇报一下。

    向伍思齐汇报前就不能啥都不知道,他先打电话查了雅声娱乐的工商注册信息,现仅一家刚刚注册不久的新公司注册资金也才一百万,这让他更笃定李俊东不过是宋凯文的一个后辈还不会是他自己真有实力拿下一处物业。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去了伍思齐的办公室。

    听蒋昌义把事情的经过一说,伍思齐微微一笑说这两个人有意思了。

    蒋昌义听不懂就问怎么这样说?

    对于自己最忠心的下属,伍思齐也就没有隐瞒然,就说:“上次他约见宋凯文时,宋凯文就带了这个李俊东一起来的,当时宋凯文就说了一堆客套话,明显是不想跟我们走得太近,但这个年轻人却说了几句比较直接的话,让我对于拍卖会失败的原因总算有所了解。”

    蒋昌义说这么看来他们还是偏向支持政改的罗。

    伍思齐就收起笑容:“他们都是纯粹的商人,是真正懂得经营企业的好商人,与那些靠着矿山或国有资本起家的老板完全不同,他们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不管什么政改不政改,他们只想要一个纯净的工商与融资环境,没有人一些官场上的流氓对他们进行骚扰就是他们最大的心愿,但就这样的要求却也不容易啊。”

    没想到因为一下提及一个年轻人,竟然让伍思齐出这样一句颇有深度的感慨,蒋昌义一时也不好接话。

    略略停顿,伍思齐说:“看来上次我约见他们之后,汤森源估计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蒋昌义也认同地点了点头。

    凡是与自己交往密切的单位或个人,不管是官员还是私企老板最近都遇上麻烦或者至少会被别的官员不待见。拍卖会之后,伍思齐已明确的意识到了这种来自四面八方无形的封杀。

    敌人是谁目标不明,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但对方的目的就是要孤立他,让他接下来啥都干不了,啥都做不成,最后只能远走他乡。

    他的到来从一开始就触动了一部分人的利益,再加上他的强势已把枚阳市官场的一潭死水搅动了,书记与市长双双放权看上去是对他初来乍到强大的领导支持,反过来也可以理解为变相捧杀。

    “或许有人已从更高的角度看到了我空降枚阳的真正目的。”等蒋昌义出了办公室,伍思齐又在内心思量。

    枚江省民风彪悍,革命年代这里曾出现过闪耀星空的伟人还有数不清的元帅将军,但和平年代枚江省搞经济建设却不乍的。原

    因无他,这里的人喜欢一个“斗”字。

    在斗天斗地斗人的游戏中,自然是  “与人斗”最有乐趣,最容易让人产生成就感。

    “枚江是伟人的故乡,是革命的源地,此去枚阳任职你的任务很艰巨,你现在还年轻,既要敢放胆干起来,也要步步为营!”

    想起了老领导在自己过来之前的叮嘱,伍思齐目光坚定。

    他知道枚阳这块看上去一团和气的土地此时已经硝烟弥漫。

    政局如棋,每一个人都站在不同的位置博弈,是棋手亦或棋子都不重要。

    单兵作战,开弓没有回头箭……

章节目录

重生之帝国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十月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香并收藏重生之帝国大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