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震宇速度惊人,很快便来到村长家外面的广场边上,广场上的台子还没有拆,估计是因为还要给小雄祭天及给他们行刑用。{

    四周寂静得可怕,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奏,沉重而压抑!

    雷震宇不敢贸然前进,因为他知道黄国彪不是个无的放矢之人。他让龙虎两人在原地等候,然后兀自一人朝雷巧娇的厢房潜去。他小心翼翼的翻过土墙,来到村长家豢养家畜的后院,那是必经之路,刚想投进巷道,忽听到一声话语,“既然来了,就不急着走了!”声音不大,但却厚实浑重。雷震宇瞳孔一缩,心道该来的总会来吗?他凝望着说话之人,心头再次一惊,接着沉重的道“子聪兄,你好狠!”

    来人正是周子聪,此时他傲然挺立,手里握着一把剑,那是他们周家的祖传神剑逍遥剑,又叫庄子神剑,不同的是他手里拿着的剑已沾满鲜血,血滴正不停的往下落,“哼!无毒不丈夫!你搅我婚礼,渎我妻子,你不消失我于心何安!”周子聪满是戾气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雷巧娇未曾与你拜过堂何时成了你的妻子,再者,你现在连村长最心疼的小雄都敢杀,你根本就不配当人女婿!”

    周子聪露出讳莫如深的表情,然后满脸戏虐的道“不错,小雄是我刚杀的,但传到村长耳朵里的可就是你杀的了!”。

    “啊……哈哈!”雷震宇仰天狂啸,“果真是小人是也!从昨天我说要吃牛鞭的时候,你就开始算计了吧?”

    “雷震宇就是雷震宇,是的,别人看不明的并不代表我看不透,今晚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你就等着接受村长的怒火吧!”周子聪阴深深的道。

    雷震宇怒火不断攀升,他生平除了小鬼子,从未如此痛恨过一个人,他踏前一步,双手在胸前结成宝瓶印,一声狂喝“神雷诀第五式,隔空打牛!”雷震宇刚说完,只见他胸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股凶猛的罡气带着不可一世的威势往周子聪袭去。

    周子聪脸色微变,雷震宇的强势超乎他想象,但他也不避其锋芒,人

    “子聪兄,好剑法!”雷震宇越战越勇,所谓对手难得知己难觅就是这个道理。

    “震宇兄,也好拳法!”周子聪凝神静气,双手握剑,“你是第一个能逼我出全力之人!”

    雷震宇这回并不觉得周子聪口气大,因为周子聪确实有自傲的资本,他不敢托大,双手合十,酝酿着最强一击。

    风静静的吹,枯黄的落叶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雷震龙突然从院墙外面摔了进来,然后神色慌张的跑到雷震宇跟前,几乎带着哭腔喊道“宇哥,快跑!村长带着猎枪队从广场那边杀过来了!”

    雷震宇一惊,他没想到会这么快,紧接着他大惊失色的喝道“雷震虎呢?是不是被抓了!”

    雷震龙被这么一喝,心神总算稳了下来,“没有,我们与你分开后就分别到西面和北面站岗去了,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一定会提前跑过来通知你的。”

    雷震龙话刚说完,就见到雷震虎焦急万分的从北面的院墙爬过来,见到雷震宇就大叫道“不好了宇哥,大长老带着猎犬队从北面杀过来了!”

    雷震宇脸若冰霜,逼视着周子聪,“子聪兄,这下你满意了吧?”

    周子聪嘴角勾起了一轮弧度,表情不置可否。

    “知道吗,子聪兄,神雷诀的最后一式不是拳法而是刀法,是我结合我胸前吊坠上面的图案参悟而出,今晚有幸,希望子聪兄不会让我失望!”

    语罢,周子聪只觉雄躯巨震,因为他明显感到雷震宇的气势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那种张扬不羁的霸气尽显无遗,龙虎两人也被雷震宇气势所慑,不禁匍匐在地。

    周子聪不敢再迟疑,如果任由雷震宇把气势升至豪天,那他只有身陨于此的命运,他高举神剑于头顶,一声断喝,“庄子剑法第九式,无为至尊!”只见周子聪头顶的剑芒如烈日般强盛,而雷震宇此时感受着那烈日的煎熬,周身火热,就连骨头都感觉快要被融化,他不再停留,双掌平推,“神雷诀第九式,大爱无痕!”一时间雷震宇周身的空间似乎被冻结时间似乎被停止,一切都恍如隔世,这就是时空错乱吗?雷震宇感觉像是经历了一次轮回,当眼前的景象消失后,雷震宇看到周子聪已倒在血泊中,显然已遭了重创,而自己的左胸则被刺中一剑,也快到虚脱的边缘。

    远处的吠叫声不断接近,就快到了村长家门外了,雷震宇一声长叹,“我雷震宇顶天而立地,就连自己的至亲之人都没法保护了吗?”雷震宇望着南面的厢房,不禁流下英雄泪。

    “宇哥,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雷震龙督促道。

    “是啊,宇哥,村长可不是周子聪,他的烈火神枪可不是开玩笑的,再不走,我们都得交待在这里啊!”雷震虎也附和着道,语气甚是紧张和不安。

    雷震宇想起村长的可怕,他虽不惧,但目前的状况只会是以卵击石,他不是个不知轻重之人,

    “你们哪也别去了!”一声断喝从身后传来,只见一个雄伟身躯站在院墙上,右手提着一杆烈火神枪,状如天神!不是村长雷啸天还有何人?此时他单枪匹马的先赶到,后面的人还相隔几百米远,由此可见村长的可怕。

    我命要休矣了吗,雷震宇望着南面的厢房,他多想再见他妹妹一面啊!而后又遥望夜空,似乎想找到属于他父母的星宿。

    雷震宇摔了摔头冷静了下来,接着大声道“龙虎你们两人先逃,有多远逃多远,永远不要再回来,我来挡住他!”

    龙虎两人听了一脸绝望,但紧接着是一脸决然,“不,宇哥,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雷震宇刚想破口大骂,却听到雷啸天贯耳之声“死到临头还自不量力!雷震宇!你辱我女儿在先,今又杀我小雄伤我快婿,我今日不除你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雷震宇此时感觉甚是憋屈,但他却无所畏惧,这是他从小就培养出来的自信,他挺身而出,拱手道“村长大人,一人做事一人当,还望你放了他们两个!”

    “哼,我雷啸天纵南横北,还轮不到你来教我!看枪!”雷啸天一个纵跃,从院墙上飞下来,手中烈火神枪直取站在中央的雷震宇,传说烈火神枪乃雷神之枪,又谓正义之枪,威猛绝伦,可引天地之罚雷,能毁天灭地。

    雷震宇受劲气牵引,左胸脉象动乱,忍不住从伤口处喷出一股鲜血,鲜血浸染了他胸前的吊坠,雷震宇只觉得一阵迷茫,但紧接着又感到有一股威猛无涛的力量从胸口传来,令他神情一振,只听得雷啸天一声大喊“烈火神枪之破九重天,横扫千军!”雷震宇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力量,眼中尽是狂热,双手迅速结成狮子印,一声惨笑,蹬地飞出,“神雷诀之第二篇章,大恨无迹!”雷震宇打出的气波与雷啸天的漫天枪影绞在一起,坚持了一会儿,雷震宇只觉得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飞,鲜血直流。

    “啵……!”一声巨响,雷啸天一枪刺破虚空,有往无前的向雷震宇射来,“烈火神枪之开天辟地,如影

    枪芒带起天地异象,使得雷震宇周遭亮如白昼,不愧是村长大人呀,雷震宇双手无力的垂下,眼帘慢慢的闭合,死也是一种解脱吧,至少可以看到父亲母亲了吧?雷震宇如是想,世界如此的安静,意识在慢慢的消失。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神雷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水露沉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露沉香并收藏神雷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