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战舰甲板上,秦墨本体出现,挥动双拳,一拳接一拳轰出,浩荡无边的力量疯狂袭去,将金甲巨人的残骸一一轰散。

    “啊啊啊……,秦墨……,我怎么可能败给你这样的小子……”

    莫博金发乱舞,整个人疯魔一般,体表浮现无数诡异纹路,不断提升气机,抵挡秦墨的攻势。

    然而,失去了金甲巨人的护持,在战力上,莫博与秦墨的差距,原本就相当大。

    何况,久战之后,莫博早已是强弩之末,如何能够与秦墨抗衡。

    噗……

    鲜血飞溅,莫博倒飞出去,身形一转,飞速逃遁。

    可是,他尚未逃出多远,就被一只暗影巨手捏住,生生抓了回来。

    砰!

    秦墨一掌拍至,正中莫博额头,他七窍鲜血狂飙,模样极其凄惨,似是当场被震死了。

    “墨小子,你就这样将莫博解决了?这岂不是太便宜他了?”银澄埋怨道。

    秦墨摇头,他只是将莫博的六识彻底封锁,并未将之击毙。

    “这家伙可不能轻易死了,我还有许多秘密要弄清楚。”

    这般说着,催动【阵空仪】,融合暗影之力,一道道如针般的力量刺出,没入莫博体内。

    顿时,莫博整个身躯扭曲起来,体表的诡异纹路越发多了起来,那种可怕的气息越来越浓烈。

    “以暗影文明的探查之术,说不定能够找出一些端倪……”

    秦墨如此思忖,暗影地界文明的力量,最为擅长的,就是幻术,以及探查之术,甚至能够洞悉生灵最深处的秘密。

    即便莫博的实力,已是到了半步巨头的层次,其心智更是无比坚定,也难以抵挡这种暗影洞察之术。

    “这是莫博以前的记忆么……”

    随即,秦墨看到了莫博的记忆,后者年轻时,正是天界动乱之时,跟随着其义父,也即是金童南征北战。

    那时莫博的心目中,金童是丰碑般的存在,对其义父有着无比的崇拜。

    然而,随着天界的巨变,天界皇族退至一个独立空间中,莫博的心思开始慢慢变化。

    目睹天界皇族的困境,他想要变强,想要振兴皇族,也想超越金童,得到后者的称赞。

    为了变强,他深入天界的一处处禁地,一次偶然,进入了三大古老王朝的古战场。

    在那里,他遇到了诡异的事情,思绪陷入了莫名的癫狂,待到清醒过来,却发现获得了难以想象的力量。

    “你想要变强吗?想要振兴天界皇族?想要超越你的义父么……”

    “可以,这些愿望都可以实现,只要你放开己身,接受这种诡力,就能获得你想要拥有的一切……”

    在那古战场中,莫博耳边一直回荡的,就是这样的密语。

    终于,他放开了己身,将诡力纳入体内,产生了巨大的异变。

    之后的一切,就是金童曾经说起的那些……

    “诡力……,这种力量到底是什么……”

    秦墨皱眉,运转暗影之力,探查莫博的识海。

    突然,莫博身体表面,那些诡异纹路聚集,在其面部,凝成了一张诡异的脸,盯视过来,幽深双瞳散发诡光,一股无比恐怖的诡力涌现。

    咚咚咚……

    空间抖动起来,一道道空间裂痕出现,似是有某种可怕的外力要涌入。

    秦墨面色一沉,运转空间之力,瞬间闭合了这些裂痕。

    “想不到……,你竟然获得了暗影地界文明的种子,这是千万年以来,唯一能够碰触到我之存在的力量……”

    那张诡异的脸开口,低沉声音响起,在空间中回荡。

    这声音,正是莫博在古战场中,听到的那种诡异之音。

    “你引发了古老的三大王朝混战?后来的种种异变,也与你有关?”秦墨径直问道。

    “那不是我引发的,我只是一个引导者而已,起源大6、七大地界的巨变,其缘由归根到底,还是那些生灵自身的欲望。我并没有真正的插手其中……”

    那张诡异的脸回应道。

    秦墨面色冰冷,皱眉不语。

    此时,龙形战舰内部,隔着重重暗影壁障,银澄等依然感到一种如芒在背的寒意。

    单是看着那张诡异的脸,就有着莫名的畏惧,似乎有某种无形的力量,要涌入体内,拖着自身的意识进入一个可怕的深渊。

    咚咚咚……

    暗影壁障外,传来一阵闷响,似是有什么东西在碰撞壁障,似是想要冲进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银澄倒吸凉气。

    狐狸察觉到,看着那张诡异的脸,体内的情绪似是就在失控,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不过,有暗影壁障的护持,这种感觉并不明显,若是在船舱外面,还真不好说。

    胡三爷等则是神情凝重,此刻才真正明白,接触到这种诡异之力,到底有多么可怕。

    难怪当初,古老的三大王朝强者们,也会彻底失控,爆发那样可怕的混战。

    战舰上,秦墨则是冷然道:“引导者?说得好听,看来那么多巨变的幕后黑手,就是你了。你的目的是什么?单纯的只是要破坏么?”

    “我的目的?”

    那张诡异的脸笑起来,却有着莫名的阴森,“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就如同生灵出生,就要进食,我引导这些巨变,也是一种本能而已。就算我不引导,起源大6迟早也会毁灭,我只不过让这一过程加剧,让毁灭的尽头提前到来而已……”

    秦墨沉默,忽然抬手,手臂如剑,朝着一个方向斩出。

    轰……

    开天剑魂之力爆发,将一股无形力量斩灭,爆发出尖锐的呼啸声,缕缕诡异气息随之溃散。

    “什么?!你竟能斩灭我的气机……”那张诡异的脸露出惊容,脸色首次有了波动。

    “你当我和以前的那些强者一样么?你废话这么多,不就是想拖延时间么……”

    秦墨淡淡说着,开天剑魂之力爆发,一道道剑芒从体内冲出,覆盖了方圆万里的空间,一股恐怖的剑压降临。

    吼……

    那张诡异的脸咆哮,七窍中喷出一股股诡异气息,朝着四面八方逃遁而去。

    “镇!”

    秦墨催动剑芒,一道道辉煌剑印凝成,将这些诡异气息一一镇灭。

    噗通……

    莫博瘫软倒地,身躯迅速干瘪下去,肉身、神魂开始崩溃,自身的力量开始溃散。

    “想不到……,过了这么久,我还能重新恢复自我意识……”

    莫博苍白干瘪的脸上,露出苦笑,原有的傲然、戾气消散一空,有着落寂与柔和。

    秦墨站在不远处,漠然视之,在莫博的记忆中,就了解到,在被诡力入侵之前,这是一个有些软弱性子的男子,与金童昔日的强势截然不同。

    也正是性子上的软弱,让莫博一直憧憬,能够成为金童一样的强者。

    不过,无论如何,莫博的所作所为,秦墨是无法原谅的。

    此时,银澄等来到甲板上,看着莫博的样子,知晓其已是快要逝去了。

    “秦墨。义父他如今还好吗?”莫博虚弱问道。

    “前辈他近况如何,等他愿意来见你时,由他来告诉你吧。”秦墨淡淡道。

    莫博挤出一丝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喃喃道:“是啊……,这世上最没资格问这句话的人,或许就是我了。”

    话语一顿,莫博轻声道:“秦墨,这一次界海之行,你已是最强者。有关晋升巨头的契机,就在倒悬巨山之中,你可以前去,看看是否能够获得……”

    “至于那幕后黑手,我被诡力侵入这么长时间,虽然思绪一直陷入疯狂,但是,却也有一些头绪,七大地界的巨头中,似乎并没有叛徒。但是,那幕后黑手一定是巨头级强者……”

    “你要小心。这是一个恐怖的家伙,他……”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打断了莫博接下去的话,他肉身开始溃散,如同流沙一般,渐渐消散无踪。

    “如果见到义父,代我问好……”

    淡淡的话语声回荡,与那流沙一起,随着界海的风彻底消散了……

章节目录

至尊剑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半步沧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沧桑并收藏至尊剑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