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再回首

    秦峰带他们回的府邸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知道里面有太多令人难过的痕迹,便买了新宅子,举家搬了过去。

    里面建了不少供孩童玩乐的设施,还种了很多很多的桃花。

    朝夕月一直沈默,秦峰也什麽都不说,仿若两个陌生却又熟悉了很久的人,只看着彼此的神色去猜测彼此的心意。

    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年,初晨已经从怀里抱着奶娃娃长成了可以自己迈着蹒跚的小脚丫下地跑的伶俐小子。

    “晨儿,慢点跑,小心摔着!”朝夕月在花园里迎着向自己跑来的孩子,小家夥扑到她怀里,磨磨蹭蹭的撒娇道:“娘娘,香香…”

    朝夕月满心欢笑的摸摸初晨的头,“嘴上抹了蜜一样甜。”

    晌午,李管家召唤他们吃饭,朝夕月抱着孩子上桌,刚喂了两口,秦峰就带着锺瑞、霍正他们回来了,小初晨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吃饭,看到秦峰,便喜笑颜开的唤了声,“爹爹…抱抱…”

    秦峰和朝夕月皆一愣,在场的所有人都很激动,除了夕月。初晨刚会牙牙学语,这两个字,她还不曾教过,没想到,小小的孩子,居然自己领悟了这个词汇。

    秦峰的心都被这一声爹爹叫软了,他向前想要去抱伸出胖乎乎的小藕臂的小初晨,小手却被朝夕月重手打落。

    “瞎叫什麽?!”小初晨平时哪见过娘亲这麽生气的对自己吼,立马眼泪唰唰的呜呜哭起来。

    奶妈见状先一步抱起孩子出去哄着,秦峰气的立着眼睛想把这女人一巴掌打翻。

    这两年一直相敬如宾,不过只是要跟孩子亲近,没想到居然让这女人蹬鼻子上脸了!

    “你吼什麽?初晨小不懂,你也不明白事?这安稳了几年,你又想闹腾是麽,不愿意待赶紧滚,嫁给那个货郎也好,寻那六王爷去也罢,离我们远远的!!”

    锺瑞见秦峰真生气了,便赶紧巴巴的哄道,“她这性子大哥你也不是知道一天两天了,消气儿消气儿…”

    秦峰甩袖离开,朝夕月如泄气的皮球,一下瘫坐在椅子上。

    夜深人静,秦峰沈着脸大力推开房门,朝夕月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她心里直发抖,这两年他一直都没有再碰过她,她也逐渐放松了警惕,没想到,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秦峰的左手自被挑了手筋後,就一直没恢复好落下病根,不能施力,右手倒是筋脉没有尽损,恢复的完全。

    他右手按住朝夕月的双手腕,解开腰带绑住她的双手,扒下她的亵裤掏出自己火热的欲望,毫不怜惜的捅进她干涩的穴道。

    根本不理会她的哭叫和挣扎,秦峰硬顶着干涩前进,不管不顾的在里面律动。

    “滚出去,你这混蛋!”朝夕月疼痛不已,那里被硬撑开,似乎磨破了皮。

    幽深的黑眸发出一道寒光,“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叫我滚!偏不,我要当初晨的爹爹。”

    下体用力一顶,朝夕月蜷曲双腿呼痛,“你是初晨的伯父,怎能做他爹爹…呃…”

    “我不能,谁能,那个货郎?你宁愿嫁给他让他做初晨的爹,为何不肯接受我,何况初晨也可能就是我的儿子!居然带着我的儿子背叛我,我得好好让你记住这个教训,断了你的念头!”

    作家的话:

    这也不是结局呢,大家还要继续支持哦~~

    ☆、第六十九章 畅所欲(慎)

    “初晨不是你的孩子,他是我和卫琪的孩子,不是你的,不是…不是!”朝夕月发疯的尖叫,不给自己一丝孩子是他的想法。

    秦峰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扑在她身上,她越是哭喊挣扎,他越是狠重。

    他抚上她吓的刷白的小脸,亲吻她的额发。从把她接回来後他便隐忍着自己不去伤害她,心想着就这麽过下去算了,知道今天饭桌上初晨的那一声爹爹,才再一次唤醒了他的渴望。

    他要光明正大的当孩子的爹,也要真真切切的拥有这个女人。

    “你注定是我秦峰的女人,这辈子逃不掉的。”他捏住她的下巴拧过她回避的脸,逼着她看着自己。

    几年过去,她身上不再是以前那种独特的迷人幽香,有了孩子後,她的身上萦绕着甜甜的奶香,这味道更令秦峰轻易失控。

    干涩难耐的穴道让他不得不用手指摸出那片敏感的小核,在揉捏搓掐的刺激下,终於感觉到一些润滑。

    配合着手指抽送起来,朝夕月勾魂的媚叫声忍不住的溢出口中。

    “终於湿了,这身子,令人思念啊…”秦峰拉开她的双腿,猛烈的冲刺着。

    “太深了,啊…好痛!”满涨的花径让她羞愧无比,那坚实的rou棒还在一点一点的探入那深处的凹凸。

    秦峰已经两年多没碰女人,何况对象是她,更是忘记自制力为何物,猩红着双眼往里冲,恨不得把这女人吃进肚子里才安心。

    抽插了一会守着精关不放松,拔出来吸口气把她翻过去跪下,扯着她的一条腿挂在腰侧,一个猛子又扎了进去。

    “啊啊啊,天啊…饶过我吧,受不住的…”朝夕月发丝凌乱,早就没了抗拒,只求他别太蛮力,怕自己被他搞的再也下不来床。

    秦峰撞击着她的穴,哑着嗓子说道:“你说初晨是卫琪的孩儿,我也不争,那毕竟是我的亲兄弟,现在,你也为我生个孩儿,和初晨也能是个伴儿,星儿,你说好不好,嗯?”

    朝夕月不应声,秦峰就往死里折腾,“给不给我生孩子,嗯,给不给?”再也受不住他的狠戾,哼哼唧唧的妥协,“给你生,给你生…轻点,轻一点啊… ”

    心情突然大好的男人终於放慢了速度,放下她的腿趴在她的背上,顺着脊柱的骨节轻吻着

    朝夕月刚缓了口气,就感觉到体内的guī头在那宫口慢悠悠的转动着,一边扭一边慢慢的一点一点往里钻。

    秦峰舒服的一边低吟一边往里顶,那种极致的快感令他的动作也逐渐加快起来。

    “不要,好深,会插穿的,好痛,快点退出去!”rou棒实实在在的捣进子宫里面,她受不住他的巨大和猛烈。

    秦峰固执的认定,只有宫交才易受孕,他怎麽肯出去,只是捏着她的腰不让她乱动,凭着本能和兽欲,下下深刻的cao干着。

    朝夕月的手腕都磨红,却也无法挣开那绑的紧紧的腰带,子宫内壁都被撞的抽搐,汁水山洪似的迸发。

    一只手从身後捏住她的rǔ房,rǔ肉充盈了指缝,掌心感觉到硬立的红果磨蹭,秦峰欢愉的低吼,“舒不舒服,嗯,**的你爽不爽?以後还要不要别的男人cao你?”

    巨大的快感席卷全身,朝夕月软着声音求饶,“不要了,不要了。求求你,求你快点完…”

    作家的话:

    秦爷终於吃到肉鸟!~呼啦啦~~求鼓励求支持!~~~就爱看小夕月被秦爷调戏~

    ☆、第七十章 皆宠爱

    一阵烫人的激流喷射进子宫中的最深处,秦峰终於倒下,抱着瘫软的女人窝进被子。

    打开缠在她手上的腰带,见到她手腕的血痕,心疼的吻了上去,“以後不会再这样对你。”他对她说,也是在对自己说。

    这个女人,他疼定了。

    看着秦峰在自己眼前毫无防备熟睡的样子,他的嘴角还勾着上扬,似乎很幸福的表情,朝夕月的眼睛一眨,热泪滚滚而下,难道这就是她的结局吗?

    没等她反应过来,一记热吻就铺天盖地的的吻了下来,急切的舌缠绕着她的,发觉原来一个吻也能让人精神涣散,一侧rǔ房被他捏在手心揉着,坚挺的顶端顺着滑腻的径道挤了进去。

    秦峰在她潮湿紧致的穴肉里再次迷失了方向,情意正浓,房门传来急切的敲门声,“大哥,大哥,你在里面吗?”

    门派里有兄弟闹事,锺瑞第一时间就赶过来找他,没想到一大早的卧房里居然没人,拽着几个下人打探到昨晚从朝夕月的房间里传出暧昧的声音,锺瑞一脸贼笑的跑去敲门。

    秦峰骂了句脏话,加快了速度射了出来,回了声“去书房等”,就起身用帕子擦了擦rou棒。

    他翻开褥子探手想去帮她清理一下,没想到朝夕月吓的蹦起往後坐去,“啪”一声扬起手给了秦峰一耳光。

    这一巴掌下去,秦峰楞了,夕月也呆了。她没想到自己会出手打他,只是那里被他折腾的疼的很,她心里很怒,脑子竟没控制住手上的动作就这麽挥了出去打得结结实实。

    她以为秦峰会甩回来几个耳光,闭着眼等着他惩罚,不料却听到一声哼笑。

    秦峰捏起她的小脸吻上她水润的红唇,“啵”一声後,只听他说:“你家男人在外面说一不二,关上门在屋里我由着你折腾,出去敢再给我甩脸子找不自在,别怪我下手狠。”

    朝夕月心里奇怪,这男人是不是做坏了脑子,居然没生气。

    这一夜过後两人的关系是进步了一点,却还是很扭捏,朝夕月的心里始终过不来那个弯,这几夜也是抱着初晨一起睡,防备的样子让秦峰看着挠头。

    又是春末桃花盛开的季节,院子里的桃花都开了,朝夕月的房门前就是一片花海。

    她推开窗子赏花,想起那一年的桃花林中与卫琪相遇相识的情形,睹物思人,她也一直没在去过郊外的那一处桃林小院,可这一片盛艳的桃花,又让她如何不感伤。

    桃树林从走来一男子,朝夕月竟然恍惚,待人走近,看到的是秦峰。

    “怎麽,见到我不高兴?”他从窗外摸着她的小脸。朝夕月别开脸,往里走去。

    秦峰手里提了一坛酒,放在桌上,“知道你喜欢桃花酿,这是今年的头一遭花酒,来尝尝。”

    桃花酒香溢满口,朝夕月心情失落,有心多喝了几杯,明显有了醉意,那白皙的小脸上浮现薄薄一层红雾,煞是好看。

    秦峰看的心猿意马,走过去把她窝进怀里就吻了下去,捧着她柔嫩的小脸吻的不分彼此、如痴如醉。

    她痛哭,用力推开他,握着小拳头去砸他,他们之间一直都存在着那最见不得人的禁忌,尤其是在这个桃花盛开的季节,她对卫琪的思念和愧疚犹如山崩地裂的爆发。

    作家的话:

    嘤嘤嘤嘤~~~~~求安慰求抱抱

    ☆、第七十一章 心神碎

    朝夕月手里摸到茶几边上放针线的小柜,顺手抽起绣剪照着他的xiong膛就扎了下去。

    秦峰僵住身子,低头去看她,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和惊恐。腥甜的血液顺着剪子的握把流到朝夕月的手上,她吓的松了手,却看见剪子直直的插在他的xiong前。

    那把剪子似乎插在了他的心房,秦峰听到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他额间不住的冷汗滴落在她的脸上,缓缓的开口道,“原来你这麽恨我,既然如此,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便不再闹下去。”

    秦峰的身体慢慢後仰,朝夕月伸手去接,却挨不住他的体重,跟着摔了下去,“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你不要死!不要死啊…”

    她大哭起来,跪在他身边忏悔,秦峰凄然一笑,阖上了双眼。

    哭叫声引来了仆人的打探,看见躺在地上一身血的主子赶紧去呼叫救人,锺瑞和霍正赶到的时候气的直跳脚,秦峰被抬上床让大夫救治,锺瑞骂着扯着朝夕月的胳膊把她甩了出去。

    “人心都是肉长的,是块石头也得融化了,我真不知道你究竟长了颗什麽心!狠毒的娘们!”锺瑞骂着关上了门。

    朝夕月坐在外面的地上空洞的看着双手的鲜血,有一种绝望的恐惧侵蚀全身,她一直都想逃脱他的控制和霸道,对於他真的死了这件事,她真的还没有认真的想过。

    如果他真的死了,他和初晨怎麽办,她真的觉得自己不祥,害死了卫琪,又亲手杀了秦峰。

    还好那一剪子刺的偏,没有碰到心脏,昏迷也只是因为失血过多。

    朝夕月每天就在门口守着,他们不让她进去,她也不走,就期望等到他苏醒的消息。

    房门被打开,锺瑞抬头看见她讽刺的说:“呦,你哭甚麽哭,哭我大哥怎麽还没死是不。”

    朝夕月也不管他讽刺,哭着走上前,“他怎麽样了,醒了没有?”锺瑞无奈的随手往後一指,“进去吧进去吧,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谁欠了谁的!”

    朝夕月颤抖着走进去,看到秦峰赤裸的上身缠着布带,xiong前的白布上还染红了血迹。

    “我只是想吓吓你,没想要你命,对不起…”

    看秦峰眯着眼也不说话,她哭的更凶了。秦峰也不是不想搭理她,现在是一喘气都疼,见她泪水也不见停,压着气说:“莫哭了,你走吧。”

    朝夕月哭的更厉害,“我不走,哪也不去,我来伺候你,照顾你。”

    “好不了了,这以後就是半个废人了。”秦峰坏心撒谎。“好不了我就伺候你一辈子。”朝夕月哭着脱口而出。

    秦峰圆满了,心想着这一剪子,没白挨,虽说真他娘的疼啊!

    朝夕月小媳妇儿似的天天在床边伺候着,喝水喂药毫无怨言,有时候还抱来初晨跟他面前玩一会再送走。

    秦峰握着初晨的小手说道:“你看初晨跟我多亲,我知道你心里有芥蒂,可咱们的事儿除了那亲近的哥几个也没别人知道,他们跟了我那麽久也没人会说什麽,我有钱有权,要什麽有什麽,孩子跟我还一个姓,多好!普天下还有谁能像我一样疼你们娘俩,还有什麽想不开的呢,你说。”

    朝夕月垂目低声哼哼,要不是你当初三番五次的强占我,我能那麽怕你麽…

    秦峰咳了几声说:“那时候不是一时冲动麽,再说我那麽对你也是因为想让你做我的女人啊。”

    见她不答话,又指指自己绑着绷带的xiong口,“你看你都给我弄这样了,怎麽得也得负责吧,有什麽劲儿也都该扯平了吧。”

    小初晨坐在床边搂着秦峰的胳膊甜甜腻腻的唤了声“爹爹”,秦峰低头去亲孩子的小脸,朝夕月猛地看着这父子情深的画面,不禁心软了。

    秦峰搂着朝夕月和孩子,在她耳边承诺,“我会对你们好的,一生一世的宠着你们。”

    (正文完)

    作家的话:

    呼啦啦,正文终於完结了,这个结尾大家喜欢麽?我知道有人会为另一个男人抱不平~~还有美味可口的番外在这里等着你哦~千万别走开哦~相信我没错的~~~票子留言礼物翻起来吧!~把美好的番外呼喊出来!

    ☆、番外一 云情雨意娇欲度

    “初晨哥哥,娘亲和爹爹呢?”一个五岁大的小丫头拿着小竹筐捡桃花,她一双乌黑乌黑的大眼睛,闪烁着问着自己的哥哥。

    七岁的小男孩撇撇嘴说道,“他们俩肯定是躲在房里玩亲亲去了呗!”

    小丫头嘟着小嘴,“娘亲还说让晓晓捡完花瓣给我们做桃花糕呢!”俊俏的小男孩一听说桃花糕也不禁咂巴咂巴小嘴,拉着妹妹的小胖手说,“晓晓,哥哥带你去找娘,给咱们做好吃的桃花糕。”

    两个漂亮的小人儿手拉着小手,拎着小竹筐找亲娘去也。

    “峰…”朝夕月午睡转醒,看到眼前俊朗的男人,幽黑的黑曜石双眸正深情的看着自己,半敞的xiong口露出结实的肌肉,浑身散发着刚阳之气。

    “星儿…”他抿嘴回应,启口吻上她柔嫩的樱唇。

    室内的呼吸变得急喘,朝夕月吻上他前xiong的疤痕,五年前的伤已经形成了一块不可抹去的疤,在他心口,烙印成咒。

    男人被她吻的微微颤动,直身起腰,将她抱坐在自己身上,不知道什麽时候脱下的裤子,当她坐上去的时候发现两人私密之间居然没有阻挡,如花xiao穴稳稳的坐上他的灼热。

    他抱着她的软腰,细细的啄吻她的颈间,压着她的臀感受那火热的肉棍钻入那叠叠层层的温室里。

    两人又是抱着热吻起来,身体徐徐摆动,低吟声从两人交缠的口中不断溢出。

    “都生了两个孩子了,怎麽还这麽紧!”秦峰咬牙往上顶,那带着触手的肉壁吸着他的rou棒不放。

    正在劲头上,大门“砰”一声被推开,秦峰拽起枕头杀气腾的要砸过去,朝夕月赶紧按下他抓着枕头扬起的手臂,“别扔,是孩子们!”

    两人同时抓过被子掩住交接在一起的下身,不禁暗道,幸亏上身衣服还没脱。

    初晓奶声奶气的问道,“爹爹,你和娘亲在干什麽呢?怎麽脸红红的。”

    秦峰咬牙,“晓晓乖,和哥哥出去玩,你娘发热,爹在给娘治病。”

    两个孩子眼神中迸发出惊奇的目光,“原来爹爹还会治病啊,好厉害啊!”

    “娘,要不要晨儿来伺奉您喝药?”初晨眨巴眨巴无辜的眼睛。

    朝夕月羞的想把身子抽出来,却被秦峰大掌一压,“呃….”作用力让她娇吟声不幸溢出。

    “你娘难受得睡一会,你们别吵了她,先出去吧,爹爹一会出去陪你们玩,乖。”

    初晓还想说什麽,就被初晨拉走了,“我们还是出去等爹爹吧,让娘好好休息。”初晓拉着哥哥的手听话的跟着出去了,还很贴心的帮爹娘关上了门。

    “啊…”孩子们的脚步声刚渐远,她就被秦峰蛮力一顶,她呼吸凌乱,媚眼如丝的看着他,随着体内的肉jīng抽插而收缩内壁,她的脸早在孩子们进来的时候就烧的通红,捶打着他的xiong膛娇嗔轻骂。

    拔开她的领口凑过去咬住她的嫣红rǔ尖,舌尖转着圈的舔舐,在膨胀的rǔ头上紧顶rǔ缝,忽然想念那rǔ汁的滋味。

    “很久没尝过这的奶水了,要不,再生一个吧… ”

    快感淹没了她抗议的呼声,很快的再次被他拉入情欲的风暴。

    作家的话:

    容易咩 都到番外了!快来鼓励我啊!看完文不给票子不留言的孩纸吃泡面没面饼撒~~~

    ☆、番外二 山穷水尽疑无路

    两个奶娘一早带着初晨和初晓去街上逛,本来是朝夕月答应两个孩子去买糖葫芦吃的,可是昨夜被秦峰压着折腾了一宿,早上怎麽也趴不起来。

    秦峰神清气爽的一早换了衣服去料理白虎门的事宜,朝夕月不愿看见孩子们失望,便打发奶娘带着去了。

    小孩子们喜欢凑热闹,看到东西都喜欢看看摸摸,两个孩子手拉手走的,逛着逛着初晨尿急,一位奶娘被带着他去方便,初晓的奶娘正好遇见熟人,就站在原地聊了起来。

    路上突然蹿出来个通身雪白的兔子,圆圆乎乎着实可爱,初晓便伸手去抓,岂料兔子一蹦,她就往前一走,不知不觉追着兔子走远了。

    “小兔兔,小兔兔,你在哪里?”初晓追到大树下,发现兔子不见了,回头一看,哪儿还能看见奶娘的影子,心急之下,瘪瘪小嘴,红了眼睛便哭了起来。

    “小妹妹,你为什麽哭?”温柔的话语而过,哭的昏天暗地的小丫头瘪着小嘴看到一位她的小脑袋里只能用仙人这词来形容的绝顶美男子,顿时止住泪水抽搭抽搭的说,“我不叫小妹妹,我叫晓晓。”

    男子浅笑,“好吧,晓晓,你怎麽自己在这里,你的家人呢?”得知小丫头和家仆走散了,他便担起责任把可爱的孩子送回家,不知此时孩子家里该是多麽着急。

    小丫头伸出胖嘟嘟的小胳膊眼泪未干的小脸上绽放出一抹童真的笑颜,“美男叔叔,抱抱。”

    好在初晓还记得家门口有什麽特征,男子绕了一圈抱着孩子来到朱红色漆门前。

    “叔叔叔叔,就是这里!”初晓指着自家大门。正巧看到初晨蹙着眉跟奶妈急三火四的往家奔,在门口遇见他们,奶妈谢天谢地的鞠躬谢礼,初晨也放松了眉头。

    那男子本想放下孩子就离去的,他身上背着包袱,似乎还有什麽事情要办。奶妈哪里肯,好歹得让人进门好好感谢才是,不然主子知道了不免责骂自己。

    而小丫头初晓也缠着美男不放手,他只好跟着进门。

    这家府邸很大,可是门口门匾上却没有写明姓氏,只是三字“暮星苑”,他呢喃着,觉得很风雅。

    “公子不知道,这府邸是我们家爷为夫人建造的,以夫人的名字命名。”奶妈见此人身长如玉,气质若竹,优雅中带着一些亲近,便不由得多起话来。

    “看来此处主人势必很疼爱妻子。”他浅笑附和。“当然了,爹爹最爱娘亲了,第二是我,第三是哥哥。”怀中的小人儿接话。

    进了正厅,丫鬟说夫人正在沐浴更衣,等一下才能见客,便奉了上好的茶叶,让他先歇息。

    因丢了孩子回了家已经过了晌午,奶妈带着两个孩子去吃饭,在门口撞见朝夕月,唯唯诺诺的交代了事情的经过,朝夕月也没生气,反倒宽慰着她们孩子没事就好,也不要告诉主子了。

    男子坐在厅堂品茶,门口的话也听个清楚,想说这家夫人心肠倒是很好,语气轻柔不带责厉,还很体谅下人帮她们瞒着一家之主。

    朝夕月在得知孩子走丢的时候心的确紧揪了一下,想到孩子没事也不想为难下人,知道屋里还坐着恩人,便迈步进门道谢。

    一双星眸含着盈盈笑意,抬头间看到了那张魂萦梦牵的脸孔,震惊的完全挪不动一丝脚步,就那麽直愣愣的看着眼前坐在茶几旁的男子。

    那男子听到脚步声放下茶盏起身行礼,一抬眸,竟也是被雷击般惊在原地。

    清雅若仙,温润如玉,那一双仙而不媚桃花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世上唯有那个人才拥有。

    “卫琪,是你吗….”朝夕月红了眼眶,酸了心肠。

    卫琪从恍惚中惊醒,搂住她进怀,“夕月,我的夕月,是我,是我!舍不得离开你,如今活着回来了。”

    两人的唇交叠在一起,碰撞出思念的洪水,交织着那说不完的情思泪。

    彼此的泪水混合在一起滴入对方的口中,几许相思,几许哀愁,此时也已经顾不得旁人,也顾不得世俗。

    作家的话:

    哇哦,卫琪少爷回来鸟!大家跟着夕月一起纠结吧~~喵~~~ 猜猜最後的最後到底是谁呢?坏心作者邪佞的笑~~

    ☆、番外三 柳暗花明又一村

    秦峰回来,得知卫琪归来的消息,激动的眼眶中也含着热泪,可心里也是矛盾的,他欢喜,却也忧愁。

    表面上欢欢喜喜的带着孩子们吃了晚饭,开心之後,该面对的事实也得去面对。

    卫琪从见到朝夕月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她已嫁做人妇,却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大哥。

    他一直以为大哥还与朱二小姐为夫妇,不曾想这几年发生了那麽多事。

    秦峰知道,这五年来是他偷来的幸福,现在弟弟完好的站回自己面前,他应该完璧归赵才是,只要一家人团聚,他还有什麽放不下的,而她也为自己生下了完全属於自己的闺女,他不能再贪心。

    说得容易做起难,这个将烙刻在他心里半辈子的女人,让他如何放手?

    卫琪也想,这麽多年,大哥尽心尽力替自己照顾夕月,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爱护她,而他们也孕育了一双可爱伶俐的子女,他不忍心为了要回夕月而破坏了一个和美的家庭。

    当初他掉落山崖骨骼尽断,若不是上天垂怜,在山涧中被采药的云乙真人救起,送回五岳峰救治,倾尽心力挽回一条命,又足足用了七年,才能像常人一样下地行走。

    他是凭着对夕月的诺言和期盼,才化作心中唯一的信念支撑下来,想道只要找到她,无论她是不是嫁给别人,还是沦落烟花,他都会夺回她,爱着她,而如今,那个人是自己的大哥,他又该何去何从?

    这一夜,秦峰在书房,卫琪在客房,三个人各居一处,望着花烛一夜到天亮。

    天色渐明,朝夕月轻推开门走到院子里,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最後决断是什麽。她爱卫琪,这是无可置疑的,可这麽多年来,和秦峰建立的感情也是真实存在的,

    两个孩子也是一人一个,掂不清孰轻孰重,却舍掉哪个也是如割心肉。

    “大哥,我心意已决,就不要再劝我了,此次回来也只是来给你们报个平安,让你们知道我还活着,我还是要回五岳山随云乙真人修行的。”卫琪的声音从园子深处隐隐传来。

    秦峰蹙眉,“你不能走,既然没事,就在此安心住下,这里也是你的家。我只是替你照顾她几年,现今你已回来,那便物归原主,我也落得清静。”

    朝夕月在远处屏息偷听,气急败坏的咬牙切齿,枉她一腔深情左右为难,这两个男人却为了把自己推给对方而极力说服对方!

    “我是东西吗,还物归原主?我就那麽不招人稀罕麽,居然宁愿回去陪道士也不肯留下来!好,你们真行!给我等着。”朝夕月暗道,悄悄的撤身回去。

    早饭时,众人皆不见朝夕月影子,打发人寻去,丫鬟递上一张信,说夫人不在,房里只留下封信。

    卫琪、秦峰二人拆开信後,浑身冒着冷汗的扔下信往後院的摘星楼跑去。

    这府邸的最深处,是秦峰为夕月观星赏月建的高楼,不大,却有四五层楼高,秦峰头一次心里後悔在自家院里建了个这麽高的东西。

    两人跑到楼前,只见素色长裙的人儿站在最高处的围栏前,那纤弱的样子,仿若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跑似的。

    “别上来,你们谁上来我都跳下去。”朝夕月看着两个男人激动的喊道。

    二人一听,赶紧停了步伐,纷纷劝道,“别冲动,有什麽事下来我们三个人好好商量,千万别激动!”

    “哼,三个人商量?你们什麽时候把我当成个人了,就像抛球一样互相扔来抛去!我也是人,我的心也会痛,会难过。卫琪,你平安无事回来我很高兴,很愧疚,我没有为你守身如玉,可是我身不由己…”

    卫琪连忙点头,“夕月,我不怪你,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没保护好你,才造成今天的一切,你听话,先下来,今天风大,上面很危险。”

    朝夕月摇摇头,“秦峰,自打那年刺伤你之後,我便打算安心跟你过日子,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你说你会一辈子会宠着我,照顾我们娘仨,现在,是要出尔反尔丢弃我们了麽?”

    秦峰赶紧解释,“怎麽会!我疼你们还来不及,怎麽舍得弃你们而不顾,这辈子和谁都能扯谎,又何时骗过你!”

    “事到如今,我们该怎麽办?”朝夕月拭去腮边泪,没想到还能听到一番告白,感动的流泪。

    见楼下两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的愣着,朝夕月往栏杆上一迈,半个身子倾在空中,“既然你们都不愿彼此难做,那我死了便是,也省了你们费心!”

    “不!”两人伸手制止。

    “不要跳,别跳!你想怎样都好,你想跟着大哥,我绝不反对,你想跟我在一起,我当然是极愿意的,哪怕…你哪个都不愿松手,我…也愿意和大哥共同分享你的爱。”卫琪真挚的说出心底的话,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只要她平安,只要她心里也有自己,其他的一切,还有什麽不能接受的呢。

    秦峰惊诧的看着卫琪,顿了顿,也表明决心,“我秦峰,此生只爱你,不管你选了谁,也都会爱护你照顾你,不离不弃。”

    朝夕月笑嘻嘻的扬着小手喊道,“这可是你们说的哦,日後可不能反悔!哎呀,还不快点上来,我的腿都跨麻了!”

    作家的话:

    夕月:两个王八蛋推来推去当我是皮球咩?

    卫琪(一脸呆萌):为夫哪里敢

    秦爷(霸气十足)把卫琪推到一边:我是正室!我才是正夫!!!!

    从前有人说,看完文不投票不留言的孩纸上厕所找不到卫生纸^_^

    ☆、番外三  今生有缘共分伊(甜)

    夜里清风徐徐,花烛绽放着愉悦的烛火,特制的宽大床榻中,飘出一阵阵诱人面红的呻吟声。

    柔软的被褥上,三个身躯如蟒蛇般,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最下面的的男人,拥有着健康的麦色肌肤,一身彪悍的腱子肉,黑眸幽深,瞳孔里映着背坐在自己身上女子的雪白脊背。

    最上面的男人,一双举世无双的濯而不妖的桃花目,白皙的可以媲美xiong前女子的皮肤,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和爱怜,一遍遍的亲吻着娇吟不断的美人儿。

    “不要,你们好过分…啊!”被夹在中间的女子猛的被身下的男人进攻刺激弹起,却在起立的同时被身前的男人一插,她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他的手臂,满身剧烈的颤抖。

    朝夕月被他们夹在中间,前前後後都被进攻着,身体像被火包围住一般。

    秦峰的大掌探到前面握住她丰腴的软rǔ,不断挤捏揉搓着,昂扬的肉根正插在为他绽放的菊花穴中,不断的向上顶入。

    以前再混,也从不曾玩过两皇一後,此等难以言表的刺激在心,连她口中溢出的娇吟声都那麽销魂。

    “受不了这样的… 求求你们…”朝夕月求饶,无力的瘫在两个男子的身子中,情欲至极竟刺激出清泪。

    前面的花穴和後面未经开发过的菊穴分别插着粗壮的肉jīng,她迷离的眼神和泪水引得男人更深度的发狂。

    卫琪看着她雪白的身子上覆着一双颜色分明的大掌,看着她的rǔ在他的手掌中被捏成各个形状,卫琪的眼睛发红,低下头吸吮她的rǔ头,将另一颗rǔ尖吸咬的红肿,才心满意足的松开。

    yín荡的汁水淅淅沥沥顺着花穴淌入菊穴,给秦峰的冲刺增进了润滑,那根青筋暴起的阳物在紧窄的菊穴中不断徜徉,感受另一种紧致的快感。

    “呃…星儿小荡妇,我们兄弟两个人一起爱你,竟然湿的这麽厉害,就这麽期待我们一起cao你吗?”秦峰说着下流的话刺激她分泌出更多的yín水去滋润後穴。

    兄弟连心,只一个眼神,卫琪就明白了秦峰的意思,秦峰用力往上一顶,他就往下一插,两人一下跟着一下的往深处捣。身体被荡上去又被顶回来,每到一处的同时都被狠狠的插进去,朝夕月哭喊着尖叫。

    卫琪吻住她哭叫的小嘴,故意坏心的说道,“还没到花宫呢,一会再叫也不迟。”

    完了完了,卫琪学坏了,朝夕月无力的呻吟着,本想用眼泪去召唤他爱怜的心,没想到已经不管用了。

    兄弟对视一眼,心有灵犀的退出肉jīng到头部,在同一时刻狠狠的挺入!

    “啊!坏了坏了,会插穿的!!”这回朝夕月是真的哭了,被这麽同速同力的撞击,同时狠狠进再一起狠狠出,她快要崩溃了。

    两个男人不再说话,除了她的娇吟和时而的尖叫,只能听到室内男人沈重的喘息,啪啪啪的肉体拍响声和那xiao穴流淌出被磨擦出啧啧水声。

    两个痉挛的xiao穴紧紧的包裹着两个男人的肉根使劲的抽搐,朝夕月眼神涣散意识抽离,在超脱了肉身的瞬间感觉到无与伦比的死亡高氵朝。

    秦峰和卫琪被夹的咬牙,怎麽忍也忍不住的抵着穴的最深处就低吼着射了出来,两个洞穴都被灌满的严严实实。

    而满足後的两个男人搂着女人懒得冲洗便一左一右的躺在大床上一起睡去。

    睁开眼一动,就感觉到前後xiao穴里汩汩流出浊液,心里暗骂句两个混蛋,低头发现两只手一前一後的握着自己的rǔ和臀。

    她歪着头看了看眼前的卫琪,又偏过头看了看秦峰,他们睡的很沈,毫无防备,好像是在母体里的婴孩一样安心。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朝夕月一惊,想起身却被人前後按住。

    “娘亲,怎麽还不起来,太阳公公都照屁股了,娘和爹爹好懒哦!”初晓一边敲门一边奶声奶气的埋怨道。

    一听是孩子,朝夕月赶紧回应,“晓晓呀,娘睡过头了,这就要起来了,你和哥哥先去吃饭吧,乖。”

    “不要,晓晓要和娘亲一起吃饭饭!”小丫头锲而不舍的站在门外回应。

    不等她说话,秦峰从身後握住她rǔ房的手便开始使坏的捏起来,舌头也在她敏感的後颈处舔舐,卫琪也配合着叼住她的rǔ用舌尖勾着舔来舔去。

    朝夕月气极,想说话发出来的声音都是娇媚的哼唧。“娘亲,你穿衣服了吗?”

    “呃…”沾满黏液的花穴让秦峰很容易的拉着她的臀从後面就侵入,不等她抗拒附在她耳边说道,“我明日去外地办事,要几天才能回来,乖,让我再来一次。”

    卫琪浅笑着吻吻她的唇,起身穿起衣服出去应付小鬼头去了。

    秦峰自从跟她在一起之後就没再跟她撒过谎,当然,除了在房事上。每次他说是要一次就好,最後哪回没有个两三次都不会放手,於是乎,这一天,她被摆着各种或躺或跪的招式,根本都没下得了床!

    黄昏的桃花林中,片片落英在女人和孩子们的身边纷飞,两个男人在凉亭中宠溺的凝望着那一大两小,这里是他们的家,有他们锺爱的女人和疼爱的孩子,这就是他们的世界。

    夕阳的余晖柔和的散落在女子的脸上,她的发丝在微风中飘扬,似是感受到那四道炽热的光芒,笑意妍妍的回眸,连桃花都失了颜色。

    两个男子露出温柔的笑颜,一同道着:“万年太久,只求朝夕。”

    (全文完)

    作家的话:

    今日《花烛透》正文+番外全部更完,谢谢一路以来一直在此支持和鼓励小水的各位看官,感谢一路上有你们的陪伴。心情有些激动有些不舍,就让一切跟着夕月和秦爷、琪少在一起幸福的圆满了吧~鞠躬~也请大家继续支持小水的其他文文,脑袋里还有好多文在构思,只恨时间太少爪子敲字太慢,呵呵。

    以下感谢所有支持小水的人:

    栀子932927 洛丽塔 teng2o11 严晴 1hsft林忧染 tdesperado tauiktey 哥罗莉亚t

    (排名不分前後)还有很多我不知道默默支持我的读者

    感谢!感恩!

章节目录

花烛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水尧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尧儿并收藏花烛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