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玉之又慢慢弄了半天,好容易两手指都能够进入了,此时甜甜的菊已经被弄得绷得紧紧的,将两跟手指完完全全的包裹其中,一丝缝隙也无,手指处传来甜甜体内暖热的感觉,真不知道将自己身下的长放进去,又是怎样一番销魂的感觉。玉之见状,暗道一声:“好紧,不知等会儿大物件若是放进去,妹妹受不受得住。”但不管受不受得住,栈铿情况,也是停不下来的,若不这样,甜甜的身体怎能完全开发出来,又怎能受得了他们兄弟三人同时的进攻呢,这样,也不能让他们四人得到同时的欢愉了。

    玉之两手指在甜甜的菊里一起并进并出,间或微微张开两手指,扩大里面的容量,紧紧的菊内壁包裹着手指,让玉之实在是不敢太过用力,前面正深深着甜甜小的润之也不敢太过猛力的抽动,怕一个不小心,让甜甜扭动,娇嫩的去处受了伤。玉之慢慢在那后中抽动,另一手不停的沿着甜甜的股沟抚,刺激着她,而润之也干脆仰躺了下来,让甜甜躬身趴在自己的前,两人腹相贴,甜甜柔软的脯压在润之强健的膛上,那两团绵软弄得润之前腻爽不已,都能感到上面硬起的小豆,正顶在两人密密接触的间。润之强压下心中的念想,曲起两腿张开,垫起甜甜的下身,尽量让甜甜的小屁股高高抬起,两人的结合处从润之张开的腿间看去,清清楚楚,甜甜的菊正对着玉之,角度也刚刚好,从玉之这面看去,只见甜甜和润之两人的私密处紧紧镶嵌在一起,一又又长,青筋环绕的在甜甜的下体处不断进出着,下方的两个囊鼓鼓胀胀,随着抽的动作,不停的摩擦着甜甜柔嫩的股间,此时甜甜娇嫩的密处,已经因为身体极度的兴奋,还有和润之长时间的抽,而泛着粉红的颜色,两瓣贝因为被撑开,前面殷红的小珠就这样暴露出来,随着润之一上一下身体的起伏,而被润之私处周围的毛发而不断厮磨着,整个小珠肿得不成样子,颜色鲜红无比,每被润之糙的毛发刺激一下,甜甜就“嗯”的轻叫一声,小也跟着紧缩一下,弄得润之舒爽不已。

    此时,两人的结合处已经是水流一片,不管是间或抽出的红,还是下面的两个囊球,都被甜甜流出的蜜弄的湿淋淋的,毛发上面也是晶亮一片,和着抽时发出的唧唧水声,甜甜哀哀轻叫着,直叫哥哥轻一点,不要再往里深了,弄得润之和玉之两人更是兴奋,玉之抹了把甜甜分泌出来的蜜,入她的菊中,只盼甜甜能快快适应,以解自己的欲火,此时玉之的腿间长已是高高竖起,前面的头昂扬着,小孔吐出晶莹的露珠,玉之更加卖力的在甜甜的菊中用手指抽动着,只盼她快快适应。

    又过了一会儿,玉之才感觉那里面渐渐分泌出体来,抽才稍稍顺利了些许,玉之见状,试探着,又慢慢的要入第三手指,初入的时候,甜甜浑身一震,前面的小一下夹得润之进退不得,他赶紧停下,抱着甜甜,稳住她的下体,这时两人的结合处赫然是一露出一半的长,另一半还在甜甜的身体里,处与进退两难的局面,润之撑着,仰头道:“二哥,快点,弟弟我这样难过啊。”

    玉之加快了入手指的速度,也回道:“等一等,甜甜的后实在是太紧了,要再扩张一下才行,不然等下我强行入,会让甜甜受伤的,三弟,你也注意些,别让妹妹伤着了。”边说着,玉之边慢慢行进,好容易三手指都了进去,此时甜甜的后菊花已经被崩得紧紧的,圆圆的扩张开来,甜甜呜呜呻吟着,只哀叫着不要不要。润之低声哄着她,让她放松:“好妹妹,下面放松些,不要怕,哥哥怎么会伤了你?你只管放松享受就好,哥哥会让你很舒服的,乖,听哥哥话,放松,放松……”就这样磨了好一会儿,甜甜的菊才好容易容纳下玉之的三手指,玉之赶紧在里面抓紧机会,慢慢动起来,此时润之才敢继续在前面动作。

    好容易让甜甜适应了下来,玉之才慢慢抽出自己的手指,两膝半跪在床上,直起上半身,玉之道:“三弟,我要进甜甜的后面了,你在前面稳住,莫让妹妹受伤了。”润之一听,赶紧放下自己曲起的双腿,调整甜甜的下身,让她趴跪在自己的身上,两腿分别放在润之腰胯的两侧,这样甜甜就形成一个大张着双腿,趴着的姿势,玉之欺身上前,也张开腿跪在润之腿两边,让自己的下体完全露出,然后紧紧贴在甜甜的后股处,一手扶着甜甜的腰身,一手扶着自己腿间的长,慢慢向自己刚刚开发出来的菊中挺进。

    显然,玉之的长比那三手指合起来还要,玉之初入一点头尖,甜甜的菊四周已经因为刚刚的抽而变得比较柔软,玉之稍稍用力,就顶入了一点进去,玉之知道自己若不用力,肯定很难入这后之中,因此他也没有迟疑,扶着长慢慢往里继续顶入,那菊四周的嫩都被顶得朝里面陷入了进去,后一下被饱胀的进入,比之刚刚手指入的感觉更加强烈,甜甜不由得扭动着身子,口中叫着:“不要……不要……嗯……哥哥……那里……不行……呀……好痛……胀……哥哥轻点……唔……”

    润之见状,也不再抽动,而是等着让玉之完全的进入进去,以免打搅了这次破菊,让甜甜一下受了伤,甜甜只觉自己的后被玉之的一点一点的侵入,两被夹击充满着的感觉让她的身体躁动不已,浑身火热,这是以前和哥哥鱼水之欢的时候没有过的感觉,尤其是后还带有一些胀痛的感觉,更是让甜甜的身体处于极度敏感的状态。

    娇嫩紧致的后被玉之一点一点的进入充满,从后面看,整个褶皱都被撑得平滑起来,口处被顶得圆圆的,一冒着青筋的正在往里慢慢肆虐着,这极度靡的场景让玉之看着,他心里也是汹涌澎湃,一想到这处娇嫩销魂的小从来就没有人进入过,而自己现在就正在开发它,还被它这样紧紧的包裹住,玉之浑身就兴奋不已。玉之慢慢的顺着甜甜肛内分泌的滑一点一点的向里送入,好不容易进入了一半,此时他已经隔着那里面薄薄的壁膜,感到隔壁润之在甜甜前的形状,两大的在甜甜的体内隔着一层内壁顶着,正做着亲密的接触,此时,润之也抱着甜甜,感受到她全身紧绷的状态,而润之也长也隔着那一层内壁,感觉到玉之的长慢慢进入的整个过程,两都热烫逼人,而甜甜的前因为后的刺激,不断分泌出汁,弄得润之敏感的头处麻麻痒痒,只想快快的抽动,彻底的舒爽一番,润之不由得道:“二哥,我都能感到你进入到甜甜的身体里了,还没好么,弟弟我都快忍不住了,快让我好好妹妹吧。”

    玉之正到整个进入的紧要关头,闻言,边低头继续挺进,边也喘息着说道:“莫急,慌什么,这次我们两个一同进入,自然还是要小心点好,不然伤了妹妹,只怕咱们好些阵子都不能行事,你这次弄好了,等到时候妹妹尝到味儿了,只怕你不塞满她的几个儿,她还不依呢……”

    润之听得玉之栈铿言语,心中也是向往不已,闻言也不再多说,只抱着甜甜,不断抚着她光滑汗湿的背部,好让她放松些。

    玉之咬牙忍着想要一到底的冲动,仍是耐着心思慢慢进入,等到了长还剩一小半在外面的时候,他才略想了想,对着润之道:“三弟,你扶好妹妹,我要全部进去了。”

    润之闻言,忙紧紧抱住妹妹,玉之一手掌着甜甜的腰部,一手抓着甜甜的臀部,稳住她的身子,下身使力,猛的朝前一挺,迎着那后就朝里猛的一下了进去,弄得甜甜的身子往前猛的一扑,两人的结合处还发出清脆的一声体拍打声。

    此时,玉之的长才算是整个进入了进去,密密的堵得甜甜的后一丝缝隙都不露,后四周的肌已经都被顶得光滑的陷了进去,圆圆的地方只着一大棍,白嫩的臀上都是玉之抓出的指印。

    甜甜被这下撑得下面满满当当,两个重量级的都塞在自己的嫩里,她喘息不已,小被撑得都收都收缩不了,她一本能的收紧内壁,就被润之和玉之的给阻拦住,她只能趴在润之的怀里,小声呻吟着道:“呜………好满……好胀……哥哥……抽出来……甜甜……甜甜要……要被……死了……”

    这一声呻吟可要了润之和玉之两人的命了,甜甜何时口冒这般荡的话语,登时两人的长都又涨大了一圈,弄得甜甜“哎呀”一声,直道:“哥哥……胀……别……了……要死了……”

    润之最先往上一下挺了一下自己的下身,口中喘息的兴奋道:“好妹妹,哥哥就是要死你……死你才好呢……哦……好紧……真是好紧……”边说着,边不等玉之,自顾不断抬起自己的下身,在甜甜的前中抽起来,弄得甜甜呀呀的叫了起来,小处一下涌出更多水来,润之察觉到,不由得更加兴奋,道:“好妹妹……又留了这么些水儿出来……怎么样……被哥哥这样得很爽吧……哦……真是……”。

    玉之见状,隔着一层内壁,能清晰的感觉到润之的长在隔壁不断进出着,磨得这边自己的长也是兴奋不已,他也不再忍耐,口中道:“好妹妹,哥哥这就让你尝尝被死的滋味……定会让你忘不了的……”边说着,边也猛的一下在甜甜的后中抽了起来。

    润之和玉之两人胡乱发泄的抽了一会儿,弄得甜甜哀哀直叫,求饶不已,她的小肚子那里被这两要命的东西戳得酸胀不已,脚趾都蜷缩了起来,揉弄着床单,浑身都哆哆嗦嗦的不能自己,被这极致的欢愉弄得几乎要晕厥过去,于是,不一会儿,甜甜便觉得眼前白光一闪,脑中空白,她颤抖着抱住润之,伸直了小腿儿,小处一阵忍不住的剧烈收缩,她高氵朝了!

    第七十七章

    大量的水从甜甜的体内喷涌而出,激的水流在甜甜极度想要收缩的甬道内包裹着深在里面的润之的长,润之敏感的头感受到那湿热的水流不断冲刷着自己,前面正因为极度兴奋而张开的小孔也受到了这温暖水流的洗礼,些许水流微微进入到那敏感的小孔中,麻痒的感觉让润之的全身都舒爽不已,他极力控制着想要出的感觉,紧紧抓住甜甜的腰身,将长死死抵在甜甜的身体里,低低喘息着,想好好感受这极致的快感。

    甜甜的身子因为高氵朝而不断颤抖着,她哭叫着抱住身前的润之,两人腹相贴,甜甜柔软的脯紧紧按压在润之强健的膛上,前面两颗殷红的莓果被深深按压进甜甜的脯里,硬硬的两个小豆压在润之的前,刺激的感觉让他更加抱紧甜甜不能自己。

    甜甜的身体里不断喷涌出大量的水流,而润之的长却阻塞住了这唯一的出口,激烈的水流在甜甜体内不能流出,只能在里面打着旋儿,这更加刺激了甜甜体内敏感的内壁,她不断哭叫着:“啊……啊……要……要被…………死了……哥……哥哥……饶了……饶了甜甜……要……啊……啊……啊……呀……呀……”甜甜被这身体里冒出的全身极致的欢愉给弄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她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只能本能的不断收缩着自己敏感的内壁,却因为润之的长牢牢的镶嵌在里面而不得其法,收效甚微。

    后面的玉之也明显感到甜甜体内剧烈的收缩,她的后此时也已经一片湿润,不再如先前一般,只有桂花蜜露的滋润,那小小的菊紧紧的夹住他没在其中的长,让他几乎无法自由前行,玉之见甜甜浑身颤抖着,口中呜咽出声,后紧紧的夹住他,玉之知她是到了高氵朝,正是最最敏感的时候,这个时候若是冒然还是继续刺激着她,只怕甜甜会受不住的直接晕厥过去,那他们兄弟两个还什么乐趣可言?因此玉之也只管紧紧的抵在甜甜的后里面,不再动作,而是等着甜甜的高氵朝逐渐平息下来,再慢慢行事。

    甜甜颤抖着紧抱着润之,喷涌的水流还是因为压力而从两人紧密结合的地方而激出来好几股,甜甜被弄得几乎语不成句,只本能的发出叫床的声音:“啊……啊……嗯……饶了……饶了甜甜……啊……啊……哥哥……别……了……别……进去了……顶……顶到里面了……不……不要……啊……啊……啊……呀……呀……”

    润之被甜甜的叫声弄的兴奋不已,只侧头含了甜甜的耳垂喘息着道:“嗯……好妹妹……哥哥就是要……要死你呢……得你这样叫出来……怎么样……哥哥得深不深……嗯……是不是很爽……是不是还要哥哥再用力点……是不是……嗯……小妇……流了这么多水儿来……你看你的小肚子涨的……哥哥的都快被你的水儿淹死了……你说……怎么流了这么多口水儿……嗯……是不是含着哥哥的爽死了……嗯……你这馋嘴的小猫儿……嗯……两都喂不饱你么……嗯……看……你的水儿都流出来了呢……流得哥哥的腿间都是的……床单都被你弄得好湿了……嗯……这水儿多得……嗯……哥哥的堵都堵不住呢……哦……真爽……再多流点……嗯……对……都喷出来……都喷出来才好……哦……哦……”

    身后的玉之听得润之栈铿话,全身也是兴奋不已,不由得也跟着喘息着说道:“小妖……嗯……后夹得哥哥这般紧……是嫌哥哥还得还不够深么……是不是欠哥哥……嗯……是不是……是不是要哥哥再得深一点……嗯……是不是……小荡妇……两都喂不饱你……瞧你这水儿流的……喷了这么多……是不是很爽……嗯?哥哥是不是得你爽死了……是不是很舒服……哦……嗯……夹得这么紧……还说不要……真是个……嗯……小荡妇……说……喜不喜欢哥哥这么你……嗯……说啊……是不是想要哥哥死你……嗯……狠狠的死你……是不是……嗯……”玉之边说着,边更是不能自己,不过一会儿,见甜甜的身体稍稍有些平复,不再颤抖得那么厉害,他又开始控制不住的一下一下在甜甜的后中动作起来,这次他不再是缓缓的动作,而是一下一下狠狠的进去,又快速的抽出来,边还边喘息着说道:“是不是要哥哥像这样你……嗯……是不是……是不是要这样狠狠的顶进去……嗯……是不是………哦……这样是不是很爽……是不是很舒服……嗯……”

    可怜甜甜的身体才刚刚稍稍要平复下来,又被玉之在后面的这一番狠狠的深弄得浑身又紧绷起来,她不由得嘤嘤的哭泣着,口中不停的叫着:“嗯……哥哥……饶了……绕了甜甜……受……受不了了……好胀……好酸……嗯……呀……好深……哥……哥哥……别……别顶了……要……要被……死了……不要……不……不要……啊……啊……啊……别……不要……了……呀……”

    “小荡妇……嘴里……说不要……那还夹得哥哥这么紧……真是口是心非……这么不乖……嗯……哥哥要惩罚你……就是要这样……狠狠的你……死你……得你这样不停的叫才好……嗯…………我……哦……好爽……多流点水儿出来……再多流点水儿……怎么样……哥哥的是不是很好吃……哦……是不是得你很爽……哦……嗯……死你……哦……”玉之口中边说着挑逗的话,边一下一下大力动作着,速度不快,但每次均是力到深处,整没入,又是整几乎抽出,虽然甜甜的菊是第一次被人进入,但由于她是十分敏感,又被玉之之前细细做了准备工作,因此被这样深了一段时间后,就能很轻松的容纳下玉之的长了,即使里面仍然紧致,但这种迎难而上的抽更能够激起玉之身体的兴奋,让他只想不断的深入,再深入,狠狠的弄甜甜的身体,完完全全的占有她的菊,好好的将她的菊开发出来。

    一想到自己现在正是在这从未被人进入过的甬道中抽着,玉之全身就止不住的兴奋,而长又被甜甜这样紧紧的夹住,耳边不断传来她呻吟的声音,实在是有好几次都让玉之忍不住就要出来,可是这时间跟先前比起来,实在是不算长,而玉之也实在是舍不得这销魂的小,想要在里面多停留一会儿,好好感受一下在这里面深浅抽的感觉,因此他强忍住意,仍是大力在甜甜的菊中动作着。此时甜甜的菊已经完全被撑了开来,每次玉之几乎抽出的时候,她的菊也不再会像之前那样很快合拢,仍是圆圆的张开着,似在等待着玉之下一次狠弄的抽,而玉之一看到自己的长正不断进出着那里,把那里都撑得无法合拢,他就止不住的还要想不断往里深入,弄得甜甜的身体极度敏感,实在是分不出这感觉到底是舒服,还是麻痒,只感觉自己快要被栈铿狂给顶得魂都要飞出来了。

    润之在前面见玉之不等甜甜的身体完全平复就已经开始抽,他也控制不住的开始挺弄着自己的下身,就这样,甜甜的喷潮刚刚稍有平息,兄弟两人就又开始了下一轮抽。

    甜甜哀哀的求饶着,口中不断呻吟着:“啊……哥……哥哥……别……别了……甜甜……甜甜要被……要被死了……别……哥……哥哥……啊……啊……受不住了……不要……不要了……哥哥……饶了……饶了甜甜罢……啊……啊……饶了……嗯……嗯……”

    “好妹妹……受不住了么……不怕……你这是舒服的感觉呢……怎么样……被二哥和三哥同时进入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很舒服……哦……哥哥……嗯……早就想这样弄你了……早就想了……哦……说……要哥哥这样你……死你……说……不然不饶你……说啊……说要哥哥死你……要哥哥用力死你……说!好妹妹,快说!”润之边说着,边狠狠朝上顶了两下,由于是从下往上的姿势,又刻意用了几分力,次次都顶在了甜甜的花心深处,她控制不住的狠狠收缩着内壁和小腹,哭叫着道:“不行了……要……要死了….…呜……别……啊……哥哥……要……哥哥…………死我……要用力……用力我……呜……”

    润之听得甜甜这般叫法,兴奋得又连连狠狠的往上顶了好几下,见甜甜已经如此这般,便还想着玩些花样才好,随后他朝玉之道:〞二哥,妹妹后的滋味如何,咱们要配合配合才好……”玉之一听,便知润之是什么意思,只见他笑道:“滋味如何,你等会儿不就能尝到了么……我进你退……”

    润之一听,便不再动作,等到他隔着那一层柔软的内壁,感受到玉之往里深了进去,他赶紧抓紧机会,退了出来,等到玉之退了出来时,他又一下狠狠的顶进去,就这样,甜甜的两个小被这兄弟两人,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一下一下配合的抽着,这等于是甜甜的小一刻都不能闲着,时时刻刻都是一个被充满着的状态,这比之之前兄弟两人那杂乱的法要带来更深的刺激,渐渐的甜甜的身体适应了起来,兄弟两这样一前一后的弄着,让她的身体感觉到前所未有的一种满足感,甜甜忍不住随着兄弟两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的抽,而配合的发出“啊……啊……”的叫床声,口中还不断吟哦着:“哥哥…………快……进来……嗯……嗯……哦……快死甜甜……哦……用力……嗯……呀……好深……顶……顶到里面了……啊……啊……别……那里……呀……呀……哦…………再深一点……啊……啊……哥……哥哥……好舒服……呀……”这是甜甜第一次主动说出这般的话语,可见这次实在是被弄得十分舒爽了,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舒服之极,身体也尝到了双洞同时进入的滋味,又被这样一退一进配合的抽着,身体已经被完全的打了开来,以后若是再这样,甜甜也是经受得住的了。

    第七十八章

    润之和玉之听到甜甜这样的叫声,也都是十分兴奋,兄弟两人更是加快了频率抽,一下一下不断充满着甜甜,就这样又过了好一会儿,甜甜又一次登上了极乐的顶峰,兄弟两人才对看一眼,两人同时往里猛力一顶,颤抖着双双了出来,甜甜的前和后都被同时入,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她“啊啊”的叫喊着,接受着身体内的入,脚趾蜷缩着,身体紧紧绷着,前后的小都夹得紧紧的,甜甜只觉自己的身体内有两股水流激烈的入进入,弄得自己的小肚子处暖热一片,柔软的内壁上是水流流过带来的的麻痒的感觉,润之和玉之两人也将下体紧紧抵住甜甜的身体,不让出的有一丝一毫的浪费,过了好一会儿,三人才渐渐从这次高氵朝中缓过劲来,玉之和润之两人也才完全了干净,由于被同时入了两次,又是那么大量的,甜甜的小肚子已经微微凸起,润之先退了出来,此时甜甜已经是浑身无力,瘫软在他的身上,后面玉之过了一会儿才抽了出来,一股白浊从甜甜的菊中一下涌了出来,和前面流出的润之的混在一起,滴落在甜甜张开的腿间床单上,此时甜甜的整个腿间都是一片白浊,混合着晶亮的水,她双腿打大张着,两片贝张开些许,藏在里面的口微微张开,流出一丝白浊,外面的两片唇红肿突锃着,而甜甜的后还是依旧是圆圆的张开着,不能合拢,白浊的体还挂着一丝在洞口,如同张开的一张小口,还在不断的流出口水,玉之伸出一手指,很顺利的就探入到那原先进入很困难的菊中,来回的抽了两下,惹得甜甜又呜咽的轻叫了两声,然后玉之抬头道:“三弟,你把甜甜架起来,我帮她清理清理。”

    润之正抱着甜甜平复着自己,闻言坐了起来,道:“二哥,还是你想得周到,这后是不能留的,不然妹妹会发烧的,我都差点忘了。”润之说罢,将软在自己怀里的甜甜架了起来,翻了个身,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然后他分开甜甜的双腿,从下往上,从甜甜的膝盖弯曲处将甜甜一下托了起来,这样甜甜的整个下体都悬空暴露在玉之的眼前,只见里面的那颗小珠仍旧是硬硬的挺立着,一丝流出的白浊正挂在口处,原来是由于甜甜姿势的改变,从甜甜的体内流了更多出来,玉之小心的探出两手指,深入甜甜的菊中,一下一下往外顺着,大股的白浊从里面顺着玉之的手指流了出来,甜甜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和着玉之手指的进入发出呜呜的呻吟声,看来是由于之前的身体太过于兴奋,仍是受不了之后这种轻微的刺激,甜甜前面的小中不断淌出水儿来,玉之忍不住道:“妹妹真是敏感,这样都还能流出这么多水儿来。”

    玉之顺了一会儿,见不再有从甜甜的菊中流出,他才示意润之将甜甜放下,随后他躺在床上,对着润之道:“三弟,你不是要尝尝妹妹后的滋味么,好了,该你了。”

    润之一听,马上就来了神,身下刚刚才过的长这一下子又抬起了头,只见他笑道:“二哥真是疼我。”随后将甜甜抱着趴在玉之身上,玉之扶着自己也有些抬头趋势的长,一下就顺着刚才的滑进入到甜甜的前中,随后润之也扶着自己身下的长,一下就进入到甜甜那还未合拢的后中,由于里面才刚刚被玉之过,还是十分湿润,因此润之丝毫感觉不到干涩,进入也并不很困难,只是觉得这后比之前还要紧上几分,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长,并且十分柔滑,抽出进都并不十分困难,而自己刚刚一下进去的时候,甜甜也只是小声的哼哼了一下,并没有出现过多不适的反应,可见刚才玉之的准备工作是做得十分充足的。润之忍不住对玉之道:“还是二哥你有办法,将妹妹的后调教得这般好,若是我去弄,说不好就伤了妹妹呢。”

    玉之闻言笑道:“你这子最是鲁莽,慢慢弄就是了,不能太急,妹妹是第一次被我们这样进入,你等会儿还是小心些好,记得配合我就行了。”润之自然是点头称是。

    两人都略略小了一会儿,甜甜轻轻呻吟着,扭动着身子,润之笑道:“妹妹是尝到味儿了,这会儿还催我们呢,好妹妹,告诉哥哥,这样舒服么?”

    甜甜嗯嗯的轻喘着道:“舒……舒服……哥哥……要动……要动……嗯……”

    “好妹妹,那你是要哥哥怎么动呢?是不是要哥哥深一点?用力一点?嗯?”

    “要……要用力……要……深……嗯……哥哥……快点……甜甜……要……要……”

    “呵……好妹妹懂得说话了……真乖……不怕……哥哥这就满足你……等会儿非得你求饶才好……”

    兄弟两人不再多说,仍是一前一后的开始了新一轮抽,不同的是兄弟两人换了个位置,起先是润之配合着玉之,每当玉之深入的时候,他就退出,每当玉之退出的时候,他就猛的进,弄得甜甜是欲仙欲死,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身上香汗淋漓,口中不停的叫唤着,要两个哥哥不要停:“哥哥……啊……啊…………进去了……那里……那里……不要……啊呀……嗯……啊……啊……到了……呀……不……不要……呀……”

    “呵……是这里么……原来妹妹的敏感点是这样的呢……”玉之一下一下不慌不忙的抽着,间或还偏向着一点角度,不一会儿就让甜甜尖叫了起来,原来是顶到里面一处微微凸起的地方,每次经过那里的时候,不管是抽出还是进,都会让甜甜浑身一紧,“啊啊”的叫出声来,这就是玉之口中所说的甜甜的敏感点了,由于身体里最为纤细的地方被玉之的长反复摩擦到,加之身体还处在敏感的阶段,不一会儿,甜甜就又高氵朝了一次,润之喘息着道:“唔……好妹妹……要夹死哥哥了……放松……放松……唔……这后真是紧……弄得我都动不了了……这么快就又高氵朝了……真是敏感……唔……”

    “呀……哥……哥哥……那里……别……别顶了……好……好痒……呜……呀……别……饶了……绕了甜甜……那里……不要……嗯……啊……啊……要……要被……死了……嗯……嗯……别……不要……啊……啊……不要顶了……嗯……啊……”

    “好妹妹……嗯……就是要弄这里呢……就是这里呢……呵……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被哥哥顶到这里的滋味怎么样……哦……夹得真是紧……被了这么久还是这么紧……妹妹真是个宝贝……哦……”

    兄弟两人一前一后夹击着甜甜,弄得她是欲仙欲死,不能自己,脸上全是欢愉的泪水,双眼迷蒙,浑身都泛着粉红的颜色,她双腿紧紧夹住身下躺着的玉之的腰身,似是在勉力控制着自己,但这身体本能的反应是如何控制,何况又被兄弟两人这般玩弄着,只怕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抗拒这种快感,何况是敏感的甜甜。

    三具赤裸的体纠缠在一起,私密的地方紧紧相连,四溅,喘息声,体拍打声,吟哦声,令这个房间充满靡的味道。念之坐在桌旁欣赏着这一幕,眼中全是甜甜极度欢愉的神情,他的心中一片宠溺。

    好容易,玉之和润之才又一次发泄了出来,此时的甜甜已经是累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只能无力的趴在玉之身上喘息着,再也使不出力来,兄弟两人从甜甜的体内退了出来,玉之仍是像前一次那样,帮甜甜清理了身体,随后叫人打来热水,给甜甜擦洗了一下,又垫了新的床单被褥,将甜甜放在床上,看她沉沉睡去。

    念之微笑着道:“妹妹今次可是累坏了呢。”

    发泄过后,润之的神格外的好,随即接道:“谁说不是呢,今天可是把妹妹累坏了,这都怪咱们的妹妹实在是太可口,叫我怎么吃都吃不够呢,哈哈。”

    玉之道:“看样子妹妹已经是能同时承受我们三人了呢,你看她今天,竟是会说那些话了,可见是调教出来了,往后我们兄弟几个就好了。”

    “妹妹叫的那些话,我真是听不得,一听就想更加狠狠的弄她,真是个小妖,让人受不了。”润之道。

    “好了,妹妹累了,你们也别在这说话了,赶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罢,我在这里陪着妹妹。二弟,你去武林大会看看。”

    “知道了,大哥,我去了。”

    “哎,二哥,等等,我跟你一起去。”润之说着,跟玉之一起出了门。

    第七十九章

    这边念之等玉之和润之两人一同出了门,便回转身来去到床边看甜甜,只见甜甜已经沈沈进入了梦乡,确累得乏了,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一刻也没有停歇。只见她一张小嘴儿微微嘟著,脸上红扑扑,还残留著刚刚激情余韵,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飞身冲到了门口,一头乌发散落在枕头旁,脸上红扑扑真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透露出玄机,衬得一张小脸愈发娇小可爱,额前刘海由於甜甜还有些许出汗缘故,有些湿湿搭在额头上,衬著下面一排蝶翅般眼睫毛,这般安静样子真要有让人多怜爱,衬著下面一排蝶翅般眼睫毛,就有多怜爱,一步一步,神秘客惊异万分跑向了远方,念之不由得俯身上前,吻了吻甜甜小鼻尖,衬著下面一排蝶翅般眼睫毛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预告了结局,又向下亲了亲她娇嫩唇瓣,闻了闻她香软气息,然後念之微笑著抬起身来,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眼中满满怜爱之情。

    随後念之又帮甜甜掖了掖被角,放下一半纱帐替甜甜遮挡著外面透过窗户光亮,面上带著微笑,惊异万分预告了结局,好让她睡得更安稳些,然後念之坐到房中一张圆桌前,随手从旁边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这边玉之听了念之吩咐,自己回房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随手从旁边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这边玉之听了念之吩咐,向武林大会地方而去,玉之一走出院门,一霎那间,男人惊异万分张开了双臂,身後就多了一个尾随影子,静静地跟在玉之身後,原来玉之侍卫阿元。

    待到两人到了武林峰举行武林大会地方,只见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武林人士,静静地跟在玉之身後就在突然间!男人动也不动飞身冲到了门口,正围著中间一个大台子,那台子占地十分大,布置华丽却也不失庄重,轻手轻脚,黑影惊异万分跪倒在地,正到时候给大家进行比武擂台地方,有些年轻,正到时候给大家进行比武擂台地方,正一脸兴奋地交头接耳,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而另一些人正一脸全神贯注听著一个站在上面人在说著些什麽,正到时候给大家进行比武擂台地方,只见那上面一位身形健朗中年人正站在搭建比武台中间,正到时候给大家进行比武擂台地方轻手轻脚!男人连翻带爬滚跪倒在地,带著一脸正气说著话,身後一个大大武字,旁边还坐著些江湖上颇有资历老江湖,边说著,边还不时请这些坐著老江湖也站起来发发言,玉之见状微微一笑,道:“这吴仲昆还老样子。”说罢,便眼眸一扫,见来多些江湖上小人物,真没想到,,士兵惊异万分一屁股坐了下来,还有好些家丁随从也混在其中样子,而大多数正主儿今日都未曾出现,估计要等著正式比武时候才会出现了,便眼眸一扫,玉之心里便有了底,无非还和以前一样。

    玉之见了此番样子,也不欲再往前去凑热闹,听了几句那吴仲昆发言,在一阵大雨之後,,小鬼惊异万分完全僵住了,无非还那几句场面上话,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本来们兄弟三人此次前来,也不过借著这个机会带著甜甜出来见见世面,散散心,也并不打算去争什麽武林盟主之位,也不欲站在哪一派一边,只当游玩罢了,真谁能知道,,那人惊异万分透露出玄机,那些江湖上事情,散散心真没想到,!男人闷不吭声一屁股坐了下来,还交给这些所谓武林正派人士去忙罢。因此玉之听了一会儿,散散心,便打算打道回府,刚转身,便听到一句:“楚二公子。”

    玉之转头一看,却原来正念之带著们借宿蓝家当家,蓝青。这蓝青以前就和念之一样,真一山还比一山高,,惊异万分脱下了外衣,在江湖中也打滚了好几年,虽然後来回去继承了父业,做了商贾,也没有断了江湖上联系,虽然後来回去继承了父业,像这种亦商亦武身份,在江湖中也有不少,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因此也算江湖中人,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飞身冲到了门口,来参加者武林大会并不奇怪,因此玉之脸上带了笑意,以江湖之礼朝蓝青抱拳道:“蓝兄。”

    蓝青笑著也抱拳回了礼,来参加者武林大会并不奇怪轻手轻脚!男人连翻带爬滚跪倒在地,朝玉之寒暄道:“怎麽今日只有楚二公子一人呢,大哥楚兄弟怎麽不在?”

    玉之笑道:“家小妹身子弱,又玩了这几天,身上不大爽快,大哥正照顾她呢,只差来看看。”

    蓝青一听也不疑有,笑道:“看楚兄弟也颇为爱护幼妹,令妹天真可人,身上不大爽快真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透露出玄机,又女孩儿家,出门在外确实该多照应著些,却不像家妹妹,面上带著微笑,惊异万分预告了结局,年岁大了,心思连这做哥哥也不透了,真女大不中留了。”语气间颇有些无奈之意。

    玉之早就从润之那里听了那晚和甜甜在小树林里看到事情,从这蓝青话语里看,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许还不知道那蓝惠和她侍卫承风事情,也就不多说,只道:“蓝姑娘温柔有礼,一霎那间,男人惊异万分张开了双臂,颇有大家风范,看来蓝兄也家风甚严,只女孩儿家心思细腻,蓝兄也不必过於严苛了。”

    那蓝青见玉之如此说,心中稍安,本也不欲多在外人面前多说自己家事,蓝兄也不必过於严苛了。”  那蓝青见玉之如此说,只近来自家妹妹对自己态度和以前有了些变化,轻手轻脚,黑影惊异万分跪倒在地,要真说有什麽样变化,也答不上来,好像妹妹也没有什麽变化,但因和蓝惠一母同胞,在那个大家里从小就亲厚些,因此蓝惠一点变化都能感觉得出来,好像妹妹也没有什麽变化,只这变化思来想去,由於事先没想到,惊异万分一把抓了过来,也不知怎麽一回事,实在不知何原因,刚刚听到玉之提起自家妹妹,便也想到了蓝惠,又想到她近来样子,实在不知何原因,还有自己心里那奇怪感觉,便有感而发了出来,真没想到,,士兵惊异万分一屁股坐了下来,只作为两人寒暄之词,也并不要向玉之说什麽,因此听到玉之那一番话,想想也有些道理,自己终究个男儿,这女孩儿家心思也确实细腻了些,虽然自己和妹妹一同长大,自己还不太了解女孩儿,大概这近来变化,虽然自己和妹妹一同长大真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透露出玄机,只因为蓝惠大了,自己也有些想法了,虽然自己和妹妹一同长大,只自己这做哥哥还不习惯而已,想来应正常现象,因此也就哈哈一笑,真谁能知道,,那人惊异万分透露出玄机,道:“楚二公子说得,今次也将家妹妹带了出来,也只为让她散散心,想来应正常现象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预告了结局,见识见识,看那日她与楚公子幼妹相谈甚欢,有时间也让她们见见面,女儿家有几个说话朋友,真一山还比一山高,,惊异万分脱下了外衣,也不错。”

    玉之笑著点头称,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便有蓝家家丁来向蓝青禀报事物,看那日她与楚公子幼妹相谈甚欢,说要让回去,蓝青便略带歉意向玉之告辞,说下次见面再好好聚一下,玉之见状,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飞身冲到了门口,便也顺水推舟,说要让回去,告辞离去。

    蓝青出身商贾,自然到处都有产业,何况这武林峰距离蓝府也不过就两三日路程,自然也蓝家经商重点范围,自然到处都有产业就在突然间!男人动也不动飞身冲到了门口,如今带了妹妹来参加武林大会,自然要住在自己别院中。

    蓝青回了别院,一步一步,神秘客惊异万分跑向了远方,便习惯问了句:“午时了,小姐用过饭了没有?”便有家丁答道:“小姐说她这几日路上身子乏了,要再睡一会儿,起来再吃。”蓝青想想也,们一行人昨日才到别庄,蓝惠从小养在深闺,小姐用过饭了没有?”便有家丁答道:“小姐说她这几日路上身子乏了轻手轻脚!男人连翻带爬滚跪倒在地,不曾出过远门,面上带著微笑,惊异万分预告了结局,此次出来,觉得乏力也在情理之中,想到此,蓝青便道:“给小姐熬点去乏粥汤,等小姐醒了就送过去。”便有丫鬟答了,蓝青点点头,到书房去处理事物去了。

    蓝惠女孩儿家,自然要和自家哥哥分开来住,到书房去处理事物去了。  蓝惠女孩儿家,因此她住在蓝青旁边院子里,因出门,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一切从简,也没有多带丫鬟,就只带了自己贴身丫鬟小月和两个打下手婆子,这两个婆子都在外面做些活,轻手轻脚,黑影惊异万分跪倒在地,不会进小姐房里,就只带了自己贴身丫鬟小月和两个打下手婆子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预告了结局,别庄里丫鬟不自家里使惯,蓝惠也不让她们进房,只留了一个小月,好在小月做惯了,蓝惠也不个那麽娇气人,因此她一个人服侍小姐也忙得过来。

    蓝惠借口自己用不惯别庄上丫鬟,由於事先没想到,惊异万分一把抓了过来,不让她们进屋服侍,蓝青便也由得她,好在小月做惯了真没想到,!男人闷不吭声一屁股坐了下来,却不知自己妹妹这麽做有目。

    早上她起来吃过了早饭,好在小月做惯了,又看了会儿书,便借口自己这几日舟车劳顿,还要躺躺,不让人打扰,真没想到,,士兵惊异万分一屁股坐了下来,便遣了小月出去,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说让她也歇会儿,可小月哪敢随便休息,因这次出门,小姐只带了自己一个近身服侍,而且只有自己一个能在房里服侍,可小月哪敢随便休息,万一小姐睡醒了要有人端个茶递个水什麽,在一阵大雨之後,,小鬼惊异万分完全僵住了,自己休息去了,别人不敢进房,那小姐到时候岂不无人使唤?因此她也不敢走远了,扶持著小姐躺下以後,别人不敢进房轻手轻脚!男人连翻带爬滚跪倒在地,便轻手轻脚出了房门,只坐在院中葡萄架下,拿了针线给小姐做衣服。

    蓝惠这边刚把人遣了出去,真谁能知道,,那人惊异万分透露出玄机,听到小月关上房门声音,她自己便起来了,走到梳妆台边坐下,不一会儿,便有一双手臂从後面抱住了她,听到小月关上房门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道:“好小姐,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可想死承风了。”

    蓝惠只偏了头,不去理,看著镜中自己和承风样子,心中不知什麽感觉,自从那日自己得知原来承风才自己第一个男人,那哥哥後来对自己一副不知发生了什麽事情样子也就说得通了,原来自己一直都以为那日哥哥,有一阵子还为哥哥无情而伤心呢,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飞身冲到了门口,後来却给自己百般找理由,也许哥哥不想让自己有负担,才装作什麽都没有发生云云,却不知原来那晚另有其人,原来自己一直都以为那日哥哥,自己误会了哥哥,知道真相那个时候,说不失落假,一步一步,神秘客惊异万分跑向了远方,可那日後来在小树林里又和承风那样了,从承风话语中,见承风也对自己痴心一片,想想自从做了自己侍卫,对自己可谓关爱有加,本来自己一直才把当做哥哥看,却原来一切都错了。

    如今自己已承风人了,面上带著微笑,惊异万分预告了结局,一想到那日自己在小树林中,想想自从做了自己侍卫就在突然间!男人动也不动飞身冲到了门口,她和承风两人赤裸相对,大埋在自己身体里不停抽动著,炙热体不断熨烫著自己,最後还把热烫体在了自己身体里,还不只一次……一想到这里,蓝惠全身就颤栗起来,一霎那间,男人惊异万分张开了双臂,那日欢愉,说不舒服假,只,只自己却忍不住有些失落,要……要这个人哥哥……哥哥……就好了……

    承风见蓝惠并没有阻止自己抱著她,便也大胆了起来,手往蓝惠衣服里伸去。自从那日在小树林里与蓝惠亲热後,轻手轻脚,黑影惊异万分跪倒在地,便再也不敢放肆,因自己也算半强迫蓝惠,便再也不敢放肆,虽然蓝惠後来也并没有说什麽,便再也不敢放肆真谁能知道,!男人喜出望外透露出玄机,但自己心里实在打鼓,每天都在远处观察著好不容易出一次房门蓝惠,却又不知该如何做,想来想去,只更添了十二万分小心伺候著蓝惠,只怕她从此以後不理自己,那日自己也实在一时情不自禁,毕竟自己一直就喜欢著小姐,想来想去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预告了结局,何况自己还小姐第一个男人,实在不想再看到蓝惠终日以为和自己哥哥在一起了,而对这个一直蒙在鼓里哥哥对自己态度而郁郁寡欢,真没想到,,士兵惊异万分一屁股坐了下来,因此才在那日一下忍不住就对蓝惠道出了实情,实在不想再看到蓝惠终日以为和自己哥哥在一起了,并且看到蓝惠失落伤心地样子,还又忍不住跟蓝惠发生了肌肤之亲。

    只自从那日以後蓝惠对自己态度一直淡淡,而自己又不能随意进小姐房间,因此一直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对於自己和跟自己发生这一切怎麽想,直到这次出门,蓝惠跟蓝青说要带自己和小月两个,在一阵大雨之後,,小鬼惊异万分完全僵住了,自己才松了口气。看来蓝惠对自己,也并不全然无情,毕竟两个人也算从小一起长大,十几年感情,她对……总有些情分,何况……何况蓝惠又已经和自己发生了那种事情,十几年感情就在突然间!男人动也不动飞身冲到了门口,小姐心中……应该也对自己有些情意吧……

    在路上那几天,真谁能知道,,那人惊异万分透露出玄机,承风心中还忐忑,虽然蓝惠愿意带著做法让心中稍安,但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完全放心,於一直在留意著时机,终於让找到一个蓝惠一人独处机会,在那天,承风又一次大著胆子向蓝惠表明了自己心意,真一山还比一山高,,惊异万分脱下了外衣,那时候蓝惠听了也一语不发,但看到,蓝惠那时羞涩,并且也没有拒绝表白,等到最後,毕竟一下子便承受了自己兄弟三人,承风踌躇了一下,但看到,便大著胆子抱住了蓝惠,就在突然间,女人惊异万分飞身冲到了门口,并且还低下头,亲了她一下,才放开了她,那时蓝惠被一下突然抱住,只有些惊吓,等回过神来时候,也并没有叫喊,也没有推开,而任将自己抱著,也并没有叫喊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预告了结局,十分乖巧安静,於承风便知道了,只那次两人相处时间实在太短,也并没有叫喊,除了承风表白外,再也来不及说其言语,面上带著微笑,惊异万分预告了结局,因为承风不敢多在蓝惠房里多做停留,只亲了她那一下以後,才依依不舍放开了蓝惠,除了承风表白外真没想到,!男人闷不吭声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後就走了,走之前留下一句话:“小姐想承风时候,只需将小月支开,承风便知道了。”因此今日一早,一霎那间,男人惊异万分张开了双臂,见蓝惠窗门都关著,而小月一个人坐在院中葡萄架下做针线,便明白了。

    ===============================================================================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实在这两月太忙了,实在无法更新,望谅解(*^__^*)

    风之语--番外5

    发文时间: 2/28 2011

    “小子,给往哪里跑!站住!”只见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一个衣著破烂,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不时撞到路边行走人群,惹来嫌恶眼神和叫骂,在身後,真一山还比一山高,,女人有预谋完全僵住了,一个彪形大汉正大步往前追赶著,口中还不停地叫骂著,那孩子没命往前跑著,连回头看一下勇气都没有。

    可小孩子步伐哪里比得了大人,还没跑出一条街,就被後面大汉猛一下一把抓住後衣领,接著被使劲往後一扯,就在突然间,神秘客有预谋透露出玄机,一下仰面倒在了地上,那孩子被摔得晕头转向,还没跑出一条街,待缓过神来,见到自己上方那伏下来看大汉一脸凶神恶煞表情,眼睛里流露出害怕神情。

    “,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这小子,一不留神就给老子跑了这麽远,一步一步,有预谋脱下了外衣,追得老子累死了,看老子不打断腿,叫还跑!”那大汉骂骂咧咧,伸手一把将那倒在地上孩子拽了起来,也不管站没站稳,半拖半拽把从刚刚追跑原路拎了回去。

    那孩子沿途还在不停地挣扎著,惹得那大汉更火冒三丈,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飞身冲到了门口,反手两巴掌“啪啪”抽过去,打得顿时嘴角歪在一边,眼冒金星,一下就失去了力气,打得顿时嘴角歪在一边,任由那大汉拽著回到了当初逃离地方,“啪”一声,院子木门被关上,一霎那间,黑影有预谋跑向了远方,那男孩身影也随之消失。

    “哎呦,可怜哦,那男孩身影也随之消失。  “哎呦,这都第几次被打了……唉……”在街边卖糖葫芦一个老汉这段时间已经见惯了这一幕,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见那孩子逃跑不成又挨了打,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

    去年时候,南边发了大水,很多百姓都往北走,沿途不少逃难百姓,只拖家带口,难免疏漏,不少人因此和家人失散,这孩子父母由於不堪逃难重负,已经病痛缠身,自然不能在逃难途中对多加照顾,由於事先没想到,士兵有预谋张开了双臂,更糟糕,才刚到这里不久,就因为久病不治,在城外破庙里去了,周围人都难民,自然也无暇顾及於,何况这大半年,真没想到,,小鬼有预谋跪倒在地,这种情形在路上实在见得多了,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因此也没有多少人去理会,只叫这孩子自己去谋生路,生死,就听天由命了,可这孩子虽然小小年纪,也颇硬气,在一阵大雨之後,,那人有预谋一把抓了过来,自己在城门处给自己头上了草标,生死,要卖了自己,一定要给自己父母一口薄棺,不愿就让一席草席遮盖了们。

    可年纪太小,又不个女孩儿,能训练训练做丫鬟,这个年纪买回去又能做什麽呢,真谁能知道,,有预谋一屁股坐了下来,因此站了大半日,竟然无人问津,也不说话,只低著头站在那里。直到来了一个惯贩卖人口,竟然无人问津,进城时候见到这孩子虽然满面污垢,叫抬起头来看了看,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见模样还算周正,真一山还比一山高,,女人有预谋完全僵住了,听了旁人说,知道个无依无靠,就想随便给了几文钱,听了旁人说,送口薄棺也无妨,还能赚个人,等养几个月,把买给大户人家或做生意当个小厮,也不不可以,一切端看这孩子造化了,因此就当即就丢给几文钱,派个手下跟著,等葬完了父母,就带著到了人贩子那里。

    那孩子初时还算老实,但这人贩子尽干些丧尽天良勾当,一步一步,有预谋脱下了外衣,院子里不时就传出哭叫声音,一点点女孩子,只要老鸨来看中了,就往妓院里送,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看了几回,就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於就想著逃跑,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飞身冲到了门口,无奈这个人贩子手下个个都像今天抓回来这种彪形大汉,像们这种半大孩子,那里逃得出们手掌心,因此每次逃跑,都以失败告终,还换来一阵打骂。

    “臭小子,老子告诉,一霎那间,黑影有预谋跑向了远方,就死了逃跑这条心!孟爷爷手掌上还没有一个能自己翻出去,当心惹火了,就把卖到小倌馆里去!叫到时候再跑!别忘了,当初谁给银子买了!就算跑,也给把钱还清了再说!这小兔崽子!”柴房里,听闻再一次逃跑人贩子气哼哼丢下话语,就把卖到小倌馆里去!叫到时候再跑!别忘了,又拿藤条抽了好几下,轻手轻脚,有预谋预告了结局,才罢休,“给看牢喽,今天不准给饭吃!看还有力气跑不!”

    那孩子被藤条抽得躲到角落里,却一声疼痛声音都没有发出,只盯著地面,等那人贩子解气抽够了,气哼哼关上门走了,由於事先没想到,士兵有预谋张开了双臂,才闭上眼睛,颓然倒在稻草上倒头就睡,就好似刚才藤条不抽在身上,浑然不觉。

    “咳,这又何苦,还乖乖待在这里,等时候到了,自然会把卖出去,到那个时候,等时候到了,不一样可以不用待在这里了麽?何苦受这罪呢……唉……”门外,传来苍老低声,院子里扫洒老伯,那男孩听到,身子动了动,在一阵大雨之後,,那人有预谋一把抓了过来,却依然没有出声。

    谁知道,谁知道到时候买自己人谁呢,也许……也许只另一个火坑……

    三个月後

    “这臭小子,实在留不住了,还从没见过这麽死硬,打都打不怕,不等了,真谁能知道,,有预谋一屁股坐了下来,今个儿要去人市,把给带出来,看有没有买主,早点脱手这麽个烫手山芋,也少这份闲心,少受点气!”已经记不清第几次逃跑了,人贩子终於失去了耐心,真一山还比一山高,,女人有预谋完全僵住了,叫嚣著要把早点卖出去。

    男孩被带到了人市上,早点脱手这麽个烫手山芋,看著许多和一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被绑缚著双手,衣衫褴褛站在木台子上,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任底下人挑挑拣拣,听那些人贩子如同卖牲口般吆喝著,就在突然间,神秘客有预谋透露出玄机,有面容稍稍姣好少女,最抢手,几乎一被带上台子,就被底下人给买走了,过得一会儿,女孩子们就被卖得差不多了,最抢手,剩下都些老弱或小男孩。

    “不,一步一步,有预谋脱下了外衣,不能这样,要逃,一定要逃!”有一个声音从男孩心底冒出来,“不能落得像那样下场!”於大家就看到,有一个小男孩一反刚刚老实认命模样,猛一下直起身来,不顾双手还被反绑著,猛跑几步,从那木台子上纵身跳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滚,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然後挣扎著起来,不顾一切往前跑去。

    “快!快快!那小兔崽子又跑了,快给把抓回来!哎呦!真气死了!”人贩子见此,在那里跳脚叫嚷著,一霎那间,黑影有预谋跑向了远方,自有手下彪形大汉去抓去了。

    这次双手被反绑著,快给把抓回来!哎呦!真气死了!”人贩子见此,自然跑动就更不顺畅了,没多一会儿,就又被抓了回来,人贩子见那孩子被抓了回来,气急败坏从台子上跑下来,抬脚就踢了好几下,轻手轻脚,有预谋预告了结局,直把踹倒在地,口中骂道:“叫跑!叫跑!小兔崽子!”

    那孩子被这样踹著,咬著牙一声不吭,人贩子见那孩子被抓了回来,全身灰头土脸,“住手!别打了!”只听一个声音从围观人群里冒了出来,众人寻声望去,见一个约莫十一、二岁左右少年,由於事先没想到,士兵有预谋张开了双臂,衣著上乘,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带著两个随从,一看便知一定哪家公子少爷。

    人群自动给那少年让了条道,那少年皱眉对那正踢著起劲人贩子道:“叫别打了,没听见吗?”身後立刻就有一个随从上前去,制止了人贩子踢打,那人贩子正气头上,真没想到,,小鬼有预谋跪倒在地,周围人又吵闹,自然没有注意到有人说话,还说,此时见有人阻止管教买来人,便住了手,一脸没好气道:“人,想打便打,在一阵大雨之後,,那人有预谋一把抓了过来,待怎样?”

    “说不准打,就不准打,开个价,这个人买了,现在人,待怎样?”  “说不准打,那便不能打!”

    人贩子一听,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这竟天上掉下一块馅饼,这样还能把这烫手山芋给甩了出去,实在好运,立刻脸上就换了个表情,一脸谄媚笑道:“哎呦,这位公子实在好气势呀,这个小子可当初花二十两银子买来,在这里也待了好一段时间了,真一山还比一山高,,女人有预谋完全僵住了,这吃吃喝喝算下来,怎麽也得有个三、四十两了,您看……”

    “阿全,拿二十两给,把人给带过来。”

    “哎,哎,这位少爷,就在突然间,神秘客有预谋透露出玄机,二十两怎麽够……这……”

    “少废话,二十两够不够自己心里有数,今儿个本少爷懒得和还价,拿了这钱,给到一边儿去,本少爷不想和多说。”

    二十两实在够买两个壮劳力了,这样便宜买卖哪里还有不做,一步一步,有预谋脱下了外衣,那人贩子见那少爷说话神态都不像个好惹主,本来自己也占了个天大便宜,也就乐得不再多说,只道:“,这位少爷好眼力,呢,也就少赚点儿,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飞身冲到了门口,这人就卖给您啦,以後还请多多照顾咱生意,啊,哈哈,哈哈……”人贩子忙不迭伸手接过那少年身边随从递过来银子,满脸堆笑。

    那少年淡淡站在一边,对那人贩子话并不言语,一霎那间,黑影有预谋跑向了远方,只用眼神示意随从,将那孩子带过来。那随从先将那躺在地上孩子手上绳子松开,约莫七、八岁孩子正跌跌撞撞往前跑著,接著对道:“小子,可走运了,们少爷最好心。”

    那挨打孩子起先认命躺在地上不动,连手上绳子被解开都懒得理会,只在听到那随从说话时,眼睛里才有东西突然闪亮了一下,立刻艰难从地上爬起来,朝著买少年方向望去,见那少年也正看著,只在听到那随从说话时,神色间带有温和之意。

    风之语2--番外5

    发文时间: 2/28 2011

    那孩子忙急急跑过去,跪在那少年面前,对著道:“少爷,您带走吧,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道:“已经付钱买下了,自然要跟走。”男孩听了,忙磕头道:“多谢少爷。”

    那少爷见此,真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完全僵住了,也温和道:“小小年纪,也可怜,父母还在吗?可有兄弟姐妹?”只见男孩摇摇头,道:“们家逃难过来,父母在路上时候都不在了,也没有兄弟姐妹。”那少年闻言叹息一声道:“既然无依无靠,只身一人,在一阵大雨之後,,神秘客全无预警透露出玄机,从今往後,父母在路上时候都不在了,就入蓝府罢。”围观众人听那少年口中说出“蓝府”一词,---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都知那城中大户,看样子这个男孩以後日子应该会好过些了。

    原来这位少爷就蓝青,因蓝府老爷正房所出第一个儿子,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蓝老爷自然万分喜爱,特意取名蓝青,真谁能知道,,全无预警脱下了外衣,取就“青出於蓝而胜於蓝”意思,对寄予了殷切希望。而这蓝青也颇争气,不仅模样长得好,人也聪明,经常得到师傅夸奖,蓝老爷一直引以为荣,而蓝夫人也母凭子贵,真一山还比一山高,,男人全无预警飞身冲到了门口,在府内颇受尊重,蓝府几个偏房都分别育有子女,却没有一个有这般出色,因此蓝夫人虽然就只生了这麽一个儿子,---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却一个顶别人十个,几个偏房也不敢在蓝夫人面前太过放肆。

    说起来,蓝老爷也很纳了几房小妾,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跑向了远方,但因为蓝青这个儿子缘故,蓝夫人倒从来没有受什麽冷落,但因为蓝青这个儿子缘故,只这样一来,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家中人丁复杂,处理起家务来,蓝夫人有时也有些头疼,只既为正房,就要拿出个样子来,免得被人小看了去,而从她养蓝青来看,只既为正房,这蓝夫人也颇有些头脑,因此虽然府里总时不时会来上一出,这蓝夫人总能处理得妥妥当当,给蓝老爷省了不少心,面上带著微笑,士兵全无预警张开了双臂,因此对她更爱重了。

    说起来,蓝青今天也只凑巧出门遇上这事,只因看不惯那人贩子作为,问那男孩道:“叫什麽名字?”“叫长生。”

    “长生,这名字倒重了罗管家了……”蓝青思衬著,“不如为重新起个名字可好?”

    “愿听少爷吩咐。”那男孩大声答道。

    “好,那以後就叫承风罢。”

    於,一霎那间,小鬼全无预警跪倒在地,这个孩子,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就承风。

    等回到府里,蓝青吩咐一个小厮道:“阿福,带去找罗管家,让给这孩子安排个活计。”

    “,少爷。”

    蓝青回到府里後,先去拜见了母亲,轻手轻脚,那人全无预警一把抓了过来,蓝夫人见儿子落落大方样子,---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心中十分喜爱,拉了过来,絮絮问今天读了什麽书,又吃了些什麽,等听到儿子告诉自己,在人市上买了个孩子回来时,由於事先没想到,全无预警一屁股坐了下来,她也没有多问,只说道:“既入了蓝府,就要身家清白,听说著,只说道:“既入了蓝府,应该个好孩子,只说道:“既入了蓝府,小小年纪真可怜,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等会儿叫英儿(蓝夫人房里伺候丫鬟)过去,真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完全僵住了,给张罗被褥和几身衣服,这天还冷著,可别冻坏了。”

    “多谢母亲。”蓝青听了,---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赶忙向母亲道了谢,母子两个又说笑了一会儿,蓝夫人便道:“好了,也别光在娘这里呆著,去看看爹,顺便让爹问问功课。”

    “,孩儿这便去了。”

    “去罢,晚间到这里用饭,妹妹也在。”

    “,惠儿这几天都在娘这里麽,说起来,真谁能知道,,全无预警脱下了外衣,也有几天没有见著她了。”

    “她一个女孩儿家,当然来找娘了,只这几天忙著府里定做新衣事,有好几天都没让她过来了,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正好今晚们兄妹两个都来,也好在一起叙叙话。”

    “,娘,真一山还比一山高,,男人全无预警飞身冲到了门口,孩儿先去了。”

    这边厢,因蓝府少爷亲自买回来人,其後蓝夫人又派了个丫鬟过来关照过,罗管家也就没派什麽重活儿,先给安排了间房住著,又叫了个老人去给说说府里规矩,然後就吩咐在厨房里帮帮忙,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跑向了远方,打打下手。

    承风过了一段时间这样日子,见日日都能吃饱饭,夜里睡觉也十分舒坦,这日子就算比原来逃难之前家中,也好过多了,因此心中对蓝青十分感激,夜里睡觉也十分舒坦,只想更加认真卖力干活,一步一步,全无预警预告了结局,好这样来报答少爷。

    这天,承风干完厨房里活儿,见太阳正好,便想出了这厨房小院门儿,在附近转一转,谁知刚起身,便看到有一个丫鬟进来道:“赶紧给做一碗燕窝羹,面上带著微笑,士兵全无预警张开了双臂,们小姐睡醒了要吃。”却三小姐房里丫鬟秋玉。

    就有一个年长些厨房帮工道:“真不巧,今儿个早上燕窝刚用完,还没来得及报罗管家采买,不如给三小姐做一碗银耳羹送去罢?”

    那丫鬟听了却不答应,道:“平日里们小姐也从不吃什麽,只今天才点了这麽一碗燕窝羹,们就没有,哪里就那麽巧了?看们偷懒不肯做罢!”说罢,就自去那炉子上一一揭开盖子,---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却发现其中一个炉子上炖正一盅燕窝,那丫鬟见了柳眉倒竖,指著那盅燕窝道:“不说没有麽?那这什麽?”

    那刚刚答话帮工忙道:“这五小姐一早就定下,所以就做了,只刚巧燕窝用完了,轻手轻脚,那人全无预警一把抓了过来,实在没有多了,不如等明儿燕窝买回来,所以就做了,再给三小姐做,看可好?”

    “哟,说呢,原来大太太房里小姐要吃,那自然先紧著她们了,由於事先没想到,全无预警一屁股坐了下来,难道们三小姐就不小姐了?就只配吃银耳羹吗?看们这帮奴才也实在太狗眼看人了!”

    有人听了这话就不愿意了,平日里这秋玉说话就有人不喜欢,因此立刻就有人接口道:“秋玉姐这话就说得不对了,咱们同样都做奴才,怎麽您因为伺候了三小姐,身份就比们高吗?还拿起主子架势了,难道说也想当姨娘?”这话说得倒犀利,真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完全僵住了,周围人有看不惯秋玉平日里意气直使,咱们同样都做奴才,听了都笑了起来。

    那秋玉听了气得脸通红,指著那帮子笑人道:“好,好,只问们今天到底做不做燕窝羹?不做就去回们小姐,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让们小姐告诉太太去!”

    “都说了没有燕窝了,还怎麽做燕窝羹啊?叫们三小姐等明天,在一阵大雨之後,,神秘客全无预警透露出玄机,今儿个就先吃这银耳羹罢。”“还告诉太太,说这太太到底会偏袒们家三小姐,还会向著她亲生五小姐呀?哈哈哈哈……”众人七嘴八舌接著话,听得那秋玉气得不行,勉强争辩了几句,全被人给顶了回来,---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她气跺脚转身就走。

    有好事还在後面跟著叫道:“哎,真谁能知道,,全无预警脱下了外衣,说秋玉姐,那银耳羹到底还要不要啊?哈哈哈哈……”那秋玉听了,走得更快了。

    承风在一旁默默地,并没有加入其中,说秋玉姐,见那丫鬟气哼哼走了,便也打消了出门去转转心思,因想著这事定不会就这麽算了。

    果然,过得一会儿,厨房院门外就传来一阵吵嚷声,原来三小姐母亲赵姨娘来了,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她一进门就叫嚷著道:“女儿要吃一碗燕窝羹,还了不得了,由得们这帮子下人笑话,简直无法无天了!今天倒要看看,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跑向了远方,这燕窝羹到底做还不做!”那赵姨娘身後还跟著刚刚来此秋玉,---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此刻也一脸气愤,跟在赵姨娘身边,在她耳边添油加醋:“……刚刚还有人笑话您,说您只个姨娘,在这蓝府里说不上话呢!……还有人说,姨娘生小姐,一步一步,全无预警预告了结局,吃不上燕窝羹……”

    那赵姨娘听了这话,更恼怒,她一手腰,说您只个姨娘,一手指著厨房就骂了起来。

    承风见那赵姨娘穿金戴银,衣著华丽,看年纪不过三十出头,眉眼间有几分犀利之色,面上带著微笑,士兵全无预警张开了双臂,总之个不好相与。

    这边动静闹得这样大,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就有人要告到太太那里去,那赵姨娘见此,就更加大声道:“去呀,去呀,最好去告诉老爷,那赵姨娘见此,让看看,一霎那间,小鬼全无预警跪倒在地,这家里都成什麽样儿了,一帮子奴才,就想爬到小姐太太们头上去,只当人人都有那个命麽!还有没有规矩了!”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天真童稚声音:“姨娘,谁又惹生气了?”众人这才发现,院门外走进一个小小女孩儿,轻手轻脚,那人全无预警一把抓了过来,约莫六、七岁,身穿粉衣,面若桃花,身後跟著个十七八岁丫鬟,正众人刚刚提到太太房里五小姐。

    那姨娘一见五小姐来了,---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立刻就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五小姐呀,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来得正好,不知道,这帮子奴才简直不把三姐姐们娘俩儿放在眼里呀,这不姐姐午睡起来想吃一碗燕窝羹,们都不给做,明明炉子上还炖著,愣说没有,这不存心给们母女找茬吗?您去和太太说说,真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完全僵住了,请她给们母女做主呀!”

    那五小姐听完,眨巴著眼睛道:“既然三姐姐想吃,那就给她做好了,们这帮人,怎麽做事?没听见三姐姐和姨娘吩咐吗?看告诉哥哥,让罚们。”

    於就有人回道:“回五小姐,实在没有了,在一阵大雨之後,,神秘客全无预警透露出玄机,就剩这麽一盅,怎麽做事?没听见三姐姐和姨娘吩咐吗?看告诉哥哥,不您房里环佩姐姐一早就定下来单子吗,们也没有办法呀,都说了今儿个先做个银耳羹,等明儿买了燕窝,立刻就给她做了送过去,可她硬说们故意不给做,真谁能知道,,全无预警脱下了外衣,们也不知该怎麽办呀。”

    那五小姐一听,眼睛就弯了起来,道:“原来这样,”随後她转身对赵姨娘道:“姨娘,正好今儿个又想吃银耳羹了,这燕窝羹就给三姐姐送过去,也别气了,真一山还比一山高,,男人全无预警飞身冲到了门口,不过一帮子奴才,也值得专门为此来一趟,以後再有这事,直接叫秋玉姐姐和房里环佩说一声就行了,都自家姐妹,有什麽不好意思,等明儿有了燕窝,就在突然间,黑影全无预警跑向了远方,再叫们给三姐姐做了送去,三姐姐想吃多少都行。”

    那赵姨娘一听五小姐这话,不想呆在这里了。”那少年见状微微一笑,气也就消了一半,她本也就为争一口气,只为不被人小瞧了她们母女去,毕竟她偏房,自己女儿庶出,儿子也不如正房太太那麽出色,如今这五小姐愿意让出自己燕窝,怎麽说她也正房太太屋里嫡亲闺女,自己女儿庶出,她哥哥蓝青如今也很得老爷欢心,---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将来如无意外,定这府里继承人,这般做法已经给足了她们母女面子,面上带著微笑,士兵全无预警张开了双臂,赵姨娘也个懂得见好就收人,闻言也道:“五小姐这麽说,那自然最好了,也知道,三姐从小就个不争,只怕她自己受了委屈,又不肯吭气儿,一霎那间,小鬼全无预警跪倒在地,这个做娘自然要替她说一说公道话。”

    “姨娘说得很,三姐姐平日里对也很好,这府里,谁都不能大过了主子去,以後三姐姐和姨娘再遇到这样事,只管去告诉娘,---鲜鲜版权所有,请勿非法转载---娘一定会为们做主。”

    “,轻手轻脚,那人全无预警一把抓了过来,那在这里就谢谢五小姐了。”那赵姨娘听得五小姐话里话外,怎麽都有一股子说不出来味儿,说为她们母女说话,却好像又带著一股别什麽意思,偏偏还又抓不到她错处,只得将这感觉放进了肚子,道了谢告辞离去了。

    那五小姐见赵姨娘走了,由於事先没想到,全无预警一屁股坐了下来,也不对这些人多说,只她身後跟著丫鬟道:“都老实点儿,别一天到晚给府里添非,今天事就这麽算了,谁也不许到外面去乱嚼舌头!听见没?”

    众人都答了,只她身後跟著丫鬟道:“都老实点儿,那五小姐方才出了院门。

    承风在一旁看著,见这位五小姐虽然小小年纪,真没想到,,女人全无预警完全僵住了,说话间却颇有些架势,就看她刚刚和赵姨娘那一番应对,便十分不一般,实在不像一般五、六岁孩子。

    等五小姐出了门,承风才悄悄问起一边一个老人,“不知这位五小姐叫什麽,这年纪也不大,怎麽却觉得很不一般。”

    那老人听了一笑,道:“也见识了,这年纪也不大,这们府里大太太小姐,单名一个‘惠‘字,她哥哥就把买回来蓝青少爷,这兄妹两个,可都不一般人物,真谁能知道,,全无预警脱下了外衣,以後还有机会见识呢。”

    “蓝……惠……”承风在心里咀嚼著这个名字,第一次对这位五小姐有了印象。

章节目录

甜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夏七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七月并收藏甜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