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腾的热水,混乱的妖气,四溢的激情,动听的喘息,就在这小小的浴桶中欲望被凝聚在一起。他只身沐浴在这澎湃的四气之中,完成著他最後成形。

    “若是成功了,那便永远不会湿答答的了~”他还记得紫英最後的那句话,“这是你真正的成形……”

    “韵儿……等我……等我真正有了人形……”他让这浴桶显得越来越拥挤。

    “啊~为什麽越来越烫了?啊……”被拥在怀的妖姬已失去了意识。

    “不、不知道……啊~!”将萝莉拥在怀的大叔刚刚发完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妖、妖姬陛下啊……”全身颤抖著,“烫、烫……”只觉得下身更是被那无比灼人的华浇灌了,烫得有点让他想逃离。

    “烫吗?!”而此时那最烫的家夥正在那热水中挣扎,“啊!”

    烟雾本缭绕,却在那刹那间被那强力的爆破弄得飞散。

    “唉唉唉?!”那本拥抱在一起的人尖叫在浴桶之中,“谁?!”望著这被炸掉的浴桶中多出来的那一个人,不,是那一个妖嚎叫著。

    “我、我……”而他却只是看著自己的双手,“我、我恢复了?!”没有不敢相信,只有无比喜悦,“啊~~~~我恢复了~谢谢~”一把抱住了那下半身还交合在一起的一对璧人。

    “啊~~~~~~~~~”妖姬的尖叫震耳欲聋。

    “龙套君,谢谢你!快带我回去见紫英啊!”将龙套套一把拽起的宝。

    “扑哧”一声,龙套套与妖姬结合的地方发出了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你、你、你!”妖姬捂著自己的平指著宝尖叫著不知道该说什麽好,显然她记得这个所谓的“礼物”。

    “这、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啊?!”龙套君唯有捂住下体不知做何感想。

    “总之~谢谢你的妖之气~啾~”宝兴奋地在妖姬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喂!”咆哮的龙套套至今还搞不懂发生了什麽,“不许亲她!”

    “龙套君,快带我回魔界吧~紫英等著呢~我还要去找韵儿~”赤裸著身子拉扯著龙套套的宝显然不管如今状况如何。

    “韵你妹啊!”

    “你怎麽会在这里?!你为什麽会在这里?!这到底是一场什麽谋?!果然是紫韵为了报复我吗?!弄了你们两个来!紫英也是同谋对不对!可恶!”不给龙套套先咆哮的机会,妖姬发难了,“我灭了你们两个!”愤恨鼻涕乱喷的萝莉宛如火山爆发下的恐龙。

    “妖、妖姬陛下!不、不是!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也绝对不是我想的那样!啊!!!我不知道为什麽是这样!这样也不是怎麽样!”龙套套辩解大喊,“拉我去哪儿?!”

    此时宝却已经将龙套套从发作的妖姬身边拉走。

    “她要变回原型了!会被挤出去的!”而宝的解释则是如此。

    “你害死我了!”龙套君想去死的心都有了。

    “啊!!!陛下发火了!逃难啊!”而此时妖的侍们则被妖姬的原型吓得四处逃难。

    “啊!!!裸男啊!”逃难的侍们撞见了这也同时逃出来的二人,捂著脸露著眼的看著他们这一个全裸一个裸下半身的男人。

    “妖、妖姬……”望著萝莉的原型,龙套君张大了嘴,最终合上嘴後回头望著宝,“我把你送回去行,但是你得替我跟紫皇陛下说,得放我要回来找妖姬!”

    “明白!”宝捂著脸一脸陶醉的望著龙套套。

    “你干嘛这样看著我!变态!”龙套君顿时火大。

    “其实,你也算是我这人身的父亲了~今夜没有你的辛勤耕耘,也就没有我的诞生~”宝望著龙套套腼腆的答道。

    “……”很想把眼前的他掐死的龙套套转头就走。

    “父亲大人~快将我送回去吧~”宝抓住了龙套君的袖子,“其实,那天也算是你把我的真身给生出来的不是,在广场上……”

    “滚!”这一次没忍住的龙套套一个扫尾把宝给击飞了。

    远远回望,宝只是笑著眨了眨眼。

    “果然是只有最强的妖才能让我变回来吗?”回望著那妖顶端纠缠在一起的两头龙宝感叹,“或许,今次我还是沾了不少魔气,不过这样将我们拉得更近不是,韵儿……”此时一心返回魔的他只是凭借著自身的力量飘荡在这天空之中。

    魔。

    “陛下!裸男!”侍集体指著那夜空。

    紫英抬头。

    “皇妹,爹爹被送回来了!”埋头,紫英直接笑指。

    顺著兄长的手指抬头一望。

    “……”默不作声的紫韵只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杯子。

    “紫英~!”往下坠的宝不停地挥动著手,“啊哈~韵儿~~~”当他发现了她时更是兴奋。

    “爹爹……”起身的她忍不住小声唤了一下,可随即又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仿佛在忍耐什麽。

    逃,与不逃,似乎周围是个人都能看清她此刻的想法。

    “韵儿~!”可他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扑通”一声,他将她压倒在地。

    “呵呵……”只是轻声一笑的紫英微微捂住嘴,“爹爹总是如此……”

    “我回来了,韵儿~”此时的他纠缠在她的身上,依旧不忌讳自己赤裸的全身。

    “唔……”全身作痛的她却无暇顾及自身,“爹爹……”

    “嗯?”新生的他更像是拥有了无限活力一般,只想不断燃烧自己的生命,“韵儿想我吗?”骑坐在她的身上,俯视著她。

    “呵呵……”继续捂嘴笑的紫英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

    “傻瓜……”她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门。

    “哦呵?以为你会是另一种反应啊,皇妹。”紫英这话中有话。

    “这可是爹爹啊,另一种反应,有用吗?”紫韵只是笑了笑,可是却并不直视任何人。

    “你的另一种反应,对另一个人不也没用不是?”

    “你们在说什麽?”宝眨了眨眼,此时的他身上不再湿答答。

    “爹爹终於可以穿衣服了。”紫韵起身,挥了一下手。

    “噗……”捂嘴轻笑的紫英忍耐著,“爹爹果真很可爱~”

    “很重唉……”宝皱眉。

    “爹爹还是一个惹祸大王。”她起身,往椅子上一坐,“妖界可是盟军啊……爹爹怎麽惹毛了那只小丫头呢!”

    “韵儿想怎样?”紫英挑眉答道。

    “谁惹的祸谁平息。”紫韵慵懒地答道,“啊~啊~把爹爹送回妖!”伸了个懒腰。

    “唉唉唉?!”

章节目录

香濡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幽椤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椤桦并收藏香濡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