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完结+番外

    ☆、(9鲜币)81.那些稳稳的幸福

    洛铭远的尸体是在四季酒店的套房里找到的,洛城安到了的时候他已经没了气息。

    洛嘉芊到最後都没有看到他一眼,只因洛铭远在临死前打给洛城安的最後一通电话里说:“我在四季酒店的5231,别让她知道,也别让她看到死去的我,谢谢你爸爸。”

    洛嘉芊在洛城安的怀里低低的哭出来,“他,为什麽最後不让我见他。”

    洛城安拿着一张大头贴伸到她面前:“我想他是不想让你那麽伤心,铭远去了的时候,手里还攥着这个。”

    洛嘉芊哭的更伤心了,洛倾池走过来蹙眉将她从他怀里抱走,抱怨着道:“她都这样了你还让她哭,乖,小叔叔带你去散散心。”

    洛城安看着洛倾池怀里的人儿那已经隆起的肚皮,无奈的摇摇头。

    是的,洛嘉芊肚子里的孩子,是洛铭远的。

    之前因为他的死,洛城安都忙着善後,还要把他的骨灰按照传统带回来埋葬,讲究一个落叶归根,洛嘉芊也跟着忙叨,不然她不安心。

    等事情都忙完之後,在洗手间里吐的昏天暗地的时候,洛嘉芊发觉起自己的身子不对劲了。

    三十多岁的她算是高龄产妇,按理说也不该再生,洛铭远死了,意外的留下了他的种,洛嘉芊想,这算不算是一种生命的延续,她坚定的要把孩子生下来,亲自抚养。

    洛倾池看着怀里还带着泪痕的女人,爱怜的亲吻她发红的眼皮,“不要哭了,再哭肚子里的宝宝也会难过的。”

    洛嘉芊一听,也不敢再哭,只是一想到铭远,心就发酸,不管他做过什麽混账事,可他终究是爱她的,并把她当做生命终结前的唯一寄托。

    司徒正楠和司徒枫什麽都没说,只觉得人回来就好,司徒正楠从机场亲自接她回来,这娇人儿也忘了之前的什麽是是非非,见到他就跟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看到家长似的,憋着嘴含着泪喊了声:“正楠哥哥”

    司徒正楠当时就想,只要她不离婚,怎样都好了。当然,希拉搞的那些事他也都告诉了她,洛嘉芊觉得,只要不是他在他们在一起之後乱搞出来的孩子就没什麽大不了的。

    阿音留在了司徒家,冠上司徒的姓氏入了户籍全名司徒音。

    她本本分分老实巴交的还弹了一手好钢琴,洛嘉芊挺喜欢这个森女系的女孩的,没事儿就让她弹弹曲子给自己做胎教音乐。

    半年之後,高危手术室里传出婴孩呱呱出世的啼哭声,洛嘉芊看着肉团似的娃娃嘴里低喃着:“铭远,是你吗?”

    洛嘉芊执意让这个孩子以洛铭远为名,四个男人无语,只能答应,面对这个女人,他们还有什麽不能妥协的呢?

    小铭远三个月的时候,两位大哥哥司徒年和司徒夕回来了,两人看到他没有什麽反应,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同母异父的孩子,没有说话。

    司徒年、夕兄弟二人正式从修罗岛结业归来接管司徒家的产业,司徒正楠将权利慢慢转移到兄弟二人身上,三个月前司徒年在结业考试中的任务中受了伤,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司徒夕揽在身上。

    他们与司徒正楠、司徒枫一人主外一人主内不同,他们两个是要在一起,互相依靠的那种双生子。

    不过黑道和生意上的重担慢慢的交递到儿子们的手上,司徒正楠和司徒枫越发的轻松起来,还打算带着洛嘉芊来个环球旅行什麽的。

    洛嘉芊可不同意,小铭远还那麽小呢,扔不下也带不走的,何况过两天远在英国读书的那对儿龙凤胎洛基和洛洛也要放暑假回来了,小公主这次再看不到她,会发飙的。

    夏初午後,阳光适宜。

    全市最牛x的影楼中那位最牛x的首席摄影师站在司徒家的後花园里支起三脚架,找了一处光线最完美的位置,将相机摆好。

    五分锺後,这位拍过了无数俊男美女的首席摄影师,透过单反镜头去看对面的那一家子的人员,心里不住的惊叹。

    “这特麽的到底是基因遗传到一家的问题还是缘分啊,为毛这一下子的男女老少都这麽美颜啊!”

    新整理过的草坪上还散发出淡淡的青草香,位置正中的小妇人坐在白色的藤椅上,怀中抱着一个模样精致的小婴孩,左手边是一脸玩世不恭却带着让人压抑的气息的司徒正楠,右手边是温润公子般面善柔和的男子洛城安,他们的身边分别是司徒枫和洛倾池。

    身後站着四个少年男女,不细看的话,几乎都会有人认为这是一四胞胎,还是三男一女的那种,仔细看的话,其中两个男孩和其他的一男一女的眉眼还是不算像的。

    大一点的两个极为相似,冷峻的脸上带着早熟的气息。

    年少一些的那对少男少女,一个娇俏,一个儒雅。

    摄影师的心啊,就是一个赞!不过他郁闷的是,人家雇主说了,这照片要是敢流到外面或是被外人见到,就是死、死、死!

    真是可惜!

    调节好光圈,右手食指在拍照键上按动,霎那成了永恒。

    作家的话:

    正文完 後续会有几个番外上场 关於 龙凤胎洛洛和洛基 司徒双胞胎兄弟 还有司徒音

    皮埃斯:司徒兄弟的番外涉及到BL 提前打好招呼 不喜勿入 作者犯彪随便写的 不过感觉很有爱啊 (靠 节cao碎满地)

    皮皮埃斯:洛洛和枫哥哥有一腿?神马?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司徒音这个披着白兔皮的狐狸精,诱惑了谁呢?

    敬请期待喽

    ☆、(14鲜币)番外之兄友弟恭

    司徒夕出任务时被抓的时候,是他哥哥司徒年搭上性命去救出来的他。

    修罗岛上教授的道理是,不要为一个明知道很难帮忙的同伴搭上自己。

    他们都懂,兄弟两个也见识过那种生死关头冷漠的目光,他们发誓,不会丢下彼此。

    被送上修罗岛的人都是一视同仁,没有谁的儿子谁的继承人,多苦多艰难的任务都要完成,他们最後被指派的任务也是十分危险。

    司徒夕身上没有什麽伤,可是被人抓住关在地下室,打了逼供药水,即使从小就经过训练的人意识也逐渐变得发散起来。

    司徒年单枪匹马杀到地下室,看到的是自己的亲弟弟被人灌了春药光裸着身子跪在地中间即将被人破菊的姿势,他杀红了眼,将司徒夕披上大衣夹着往外逃,半路被人一刀砍在胳膊上。

    在之前备好的一处荒宅躲避,司徒年草草的用酒朝着手臂浇下去,火辣辣的疼,咬着皮夹用烧红的针挑着线给伤口缝合,缝完之後浑身都是汗湿透了。

    下意识的回头,看到床铺上弟弟司徒夕的眼睛微睁着打量着自己,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还散着不正常的潮红。

    司徒年走过去,刚到床铺便被司徒夕猛虎扑食一般的压住,经过生死历练,又是刚刚在没有麻药下缝合的肉皮,司徒年的体力严重透支,根本抵不过司徒夕的压制。

    司徒夕的嘴巴落下,小兽似的在他唇上撕咬,几乎将他的唇都咬破了。

    司徒年低吼、挣扎,却止不住欲火焚身的司徒夕猴急的亲吻,和撕扯衣物。

    当他浑身僵硬的一霎那,是弟弟司徒夕冲了进来。

    司徒年觉得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他被人上了,还是被个男人上了,还***被自己的亲弟弟给上了!

    本能,一切只是追寻本能,司徒夕被烧糊涂的欲望只认得往洞里钻,他丝毫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也根本无法去思考这到底是谁的洞,只有放肆的抽插,释放,愉悦到极限。

    司徒夕做出来之後就昏了,司徒年仰头看着房梁很久很久,坐起身,左臂!!啦啦的疼,後庭更是裂开般的痛。

    他扶着额看着身边的弟弟,久久不能回神。

    司徒夕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家大哥一脸苍白,那张原本就很严肃的脸变得更冷了。

    “哥,你没事吧?”

    司徒年躲开他伸过来的手,淡淡的说:“受了点伤,没事了。”

    两个人就在这荒地里生活了一个月,靠着十几年来的野外生存技术,有处荒宅避风雨,过的不算苦。

    一个月之後,兄弟二人返回那座曾经差点丧命的高楼,将所有活口全部杀光,连那楼也烧的干净。

    司徒年和司徒夕返回修罗岛,正式从哪里结业,十六岁的两个少年,终於离开了修罗地狱。

    回到那个家,他们俩竟有点不知所措,太多年的独立生活,面对生死面对挑战,忽然平静下来,竟觉得有些不妥。

    父亲司徒正楠抽着雪茄看着他们两个淡笑说:“让你们受了这麽多年的苦,本想着让你们好好的休养一段,看你们这麽无聊透顶的样子,不如过来接手我的摊子。”

    兄弟俩似乎就是为了黑道而生,将司徒正楠本来想洗白的行业越做越大,他们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血性,道上的人竟都比对他们老子还敬畏三分。

    如果说司徒正楠还算是个笑面虎,那这两个就是对阿修罗,花开两面相辅相成,越做越大。

    道上在敬畏的同时也传出了一个小道消息,就是这两位小爷不近女色。

    其中有人说某某日某某酒店,某总特意招了各色美女,从职场丽人到校园小清新,从熟女到淑女,都没有得到两位小爷的一个正眼。於是乎,流言蜚语出现了。

    司徒夕狠摔了手里的杯子:“不近女色?不能人道?谁传的我要去灭了他!”他前脚刚要走,他爹便在後面唤住了他,“灭了一个还有第二个,悠悠之口你能堵上几个,想证明你不是,那就找几个女人破了雏儿,流言不就不攻自破。”

    他爹此言有理,司徒夕便拉着自家大哥司徒年去招妓,当然是自家旗下最干净的小姐。

    司徒夕发现他哥一路都是一张死人脸,坐台小姐一眼就被冻死,根本不敢近身。

    几个妞儿便围坐在他身边,虽然他也没啥表情,但是眼睛里没有放出冷箭就是了。

    随便挑了个看似清纯的妞儿,扒了裤子就要上,却发现,不硬啊!

    “哥”这一声带着惊吓和委屈。

    司徒年指着几个女人命令:“都滚出去。”

    几个女人赶紧往外走,门一关,司徒年将身边的弟弟猛的车过来低头狠狠的吻住他的唇,跟那次的他一样的狂猛如野兽。

    司徒夕吓屁了,挣扎着推却,司徒年将他反手按在沙发上,用皮带捆住手,蛮牛一样将他压制住。

    “哥,你干什麽”

    话还没说完便闷哼一声,後庭是撕裂的疼,司徒年就这麽只闯进去,疼得他倒抽凉气。

    司徒年撞的极深,重的跟要抓住什麽似的,全凭自己的节奏大起大落。

    “哥 ”司徒夕发出的让自己都惊讶的声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日混乱的场景,也是他一直都没有记起来的场景。

    “原来,那天我们已经”他想起来了,想起化身为兽的自己是如何野蛮的侵占了自己的哥哥。

    司徒夕很疼,大口大口的喘息,眼中含着湿热,理智一点点的瓦解。

    司徒年就这麽压着他不许他逃脱,直逼他想起那日的情形。他很想彻底忘却,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然而午夜梦回,湿了的底裤都是因为那日的梦境重现。

    也暗下找过女人试验,跟刚才司徒夕的反应一样,硬不起来。

    可是刚才当他对着自己说,“哥,硬不起来”的时候,他就硬的一塌糊涂。

    汗水交织在一起,在临近爆发点上,司徒年覆在司徒夕的耳边说:“I LoVe u”

    司徒夕微怔,闭上眼,眼中的湿热落下来,轻颤着回应道:“LoVe u Too”

    my Brother ,my dar1ing

    “哦买噶啊!!!!”洛嘉芊关上大儿子的房门背靠着抚xiong平稳呼吸,她看到了什麽?哦她看到了什麽?她居然看到她的二儿子在她大儿子的身後,愉悦的抽插?

    司徒夕和司徒年套着长裤走到司徒正楠的书房,他们的娘亲还在瞪着眼拍着xiong口倒气儿。

    “是的,我们彼此相爱,无法离开彼此,如果你们觉得难以接受,我们会搬出去生活。”司徒年开口。

    司徒正楠挑挑眉,“那子嗣怎麽办,司徒家的产业日後由谁传承?”

    司徒夕小声回道:“不是有精子库麽,到了年纪随便找个代孕呗,阿音不就是那麽出来的麽。”

    洛嘉芊看了眼司徒正楠,还好这厮没怒,还优哉游哉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儿子。

    “既然你们连这个都想好了,那我和你妈也没什麽可反对的,不用你们搬出去,家里也没有外人,在主宅才更安全,你们刚接手,一切要更加小心。”

    司徒年和司徒夕两人对视一眼,“这麽简单就搞定了?”

    能不搞定麽,不搞定他妈也不同意啊。洛嘉芊觉得这两孩子就是因为大小就送到孤岛上训练,产生了异类情愫,就跟男子监狱里的艳情一样,可这全都怪孩子们吗?不啊!是谁把孩子送走的?是谁没有阻拦的?是他们啊!所以到了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也是他们做父母的责任吗?

    这道理连洛嘉芊都懂,司徒正楠更是明白,他也是第一次当爹,虽然对孩子们冷了点,但是心里也是存在愧疚的,何必要闹的分崩析离之後再妥协呢,他们爱怎麽闹就怎麽闹吧,只要他们幸福就好。

    司徒年和司徒夕十指相握,站在阳台的落地窗前,迎着舒爽的微风,凝望着远方的落日,脸上却挂着这十几年来从未绽放过的欣然微笑。

    作家的话:

    捂脸 第一次写BL 有点羞涩 嘿嘿  写的不好 多多担待吧~~

    这两人儿是我心中标准的BL兄弟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2345QQ 谢谢你的花花

    软玉温香 没你写的好 羞射  下次找你指点指点 ^_^

    ☆、(11鲜币)龙凤呈祥之洛基的美丽情事

    “妈咪我回来了!”伴着妹妹洛洛那娇蛮的声音,洛基跟在她後面,随着她踢开的门走进客厅。

    只是那麽一眼,十八岁少年的一个春心,就那麽萌动了。

    坐在客厅里那架白色钢琴前的蓝衣少女,仿若天人,在被打断的轻声中,茫然的抬起头。

    只肖一眼,便令洛基一生痴狂。

    洛基知道自己凭空又多出来个妹妹,不过这个妹妹是司徒家的,和他没什麽血缘关系,他知道。

    他不像妹妹洛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开始叨叨咕咕的咒骂,天性随了洛城安的儒雅温和再加上後天的贵族培养,洛基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绅士。

    当然,她妹妹也被培养成了一位合格的淑女名媛,不过,那只是在外人面前。

    “妈咪,她就是司徒音啊?”洛洛仰着脸看着钢琴边的女孩。

    洛嘉芊抬手拍了拍她警告道,“那是妹妹,你也可以叫她阿音。”

    洛基没记得那时候洛洛到底是叫了她妹妹还是阿音,只记得那女孩朝着自己绽放出一抹纯净的笑容,怯怯的喊了声:“哥哥。”

    二十岁的夏天,洛基终於从英国贵族学校大学毕业,刚进後院就看到司徒音懒洋洋的坐在阳光下,抱着一只纯种的波斯猫,还是那抹纯净的笑容望着自己,唤了声:“哥哥,你回来了”

    司徒音真美,白色的及膝小洋装和瀑布般的黑色长发,窈窕的倩影带着些许江南女子的韵味,洛基在後面看的无法移开视线了。

    “哥哥,妈妈他们都不在家呢,知道你今天回来,让我帮忙照顾你。”她轻轻的笑,糯糯的声音真是甜美。

    要说洛洛怎麽没回来?她被男人缠住了呗!

    “哥哥,你饿吗?”走进洛基的房间,她将猫放下,在他思考饿不饿的时候忽然抱住了他的腰身。

    女孩在他的怀里抬起头娇媚如花的轻声说:“不想吃饭的话,也可以吃点别的。”

    然後她的小手就解开了他的腰带,迅速把手伸到底裤里面。

    “你”洛基只说出个你字就发出了压抑的呻吟,他的某处被微凉的小手抱住,轻柔的来回撸动着。

    司徒音将他推倒在身後的大床上,一边揉着手里的那粗火热,一边笑着说:“哥哥,你是不是偷偷喜欢我很久了?”

    洛基只有粗重的呼吸作为回答。

    少女甜甜的笑着,将他的裤子腾下去,看到了那条壮大的分身,不由惊呼:“哥哥你好大啊!”

    她一手撸着一手解开自己的小洋装,换只手,洋装落地,里面是一套白色牛奶丝的内衣。

    洛基脸红着别过眼,被她捏住下班扳回来,在他唇间吐着清甜的气息:“哥哥,我们上床吧!”

    身上的女孩美极了,就跟小精灵一样美丽动人,可她的动作却像妖精一样魔魅。

    两个人的私处贴在一起,司徒音低低的说:“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呢,而我也知道那个时候你也喜欢上了我,我以为你会要了我的,可是你没有,我一直都想让你知道其实我真的很想要你。”

    “两年,我等了你两年,从十四岁等到十六岁”她低头吻着他性感的嘴唇,发出啧啧的亲吻声,然後解开自己的xiong罩,让两团鲜嫩的美好暴露在他眼前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

    “洛基哥哥,我们做爱吧。”

    洛基到後来也没想通怎麽就被她这麽扑倒了,按他的思想套路来说,不应该是先表白,再恋爱,最後再上床的麽。

    当司徒音握着他的肉jīng送到自己穴口的时候,洛基的头脑一片空白,所有精神力都集中到身下的那一处上,所有感触都集中在那儿,随着他的被进入,当整个头部被温热包裹的时候,一股灼热的液体释放了出来。

    司徒音一愣,手里一顿,洛基红着脸捂着眼道了声:“我是第一次。”

    她没笑他,反倒觉得安慰,将他的手拿下来轻轻的啄吻着,“哥哥,真好,我也是第一次呢可是我的还没被你弄破,你来弄我好不好?如果这次你还是这麽快就完事的话,我可是会很受打击的呢。”

    洛基红着脸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便见她娇媚的勾着自己的魂儿道:“哥哥快来cao翻我!”

    真是个伪装成小白兔的狐狸精啊!他抽出头部猛的撞回去,一插入底,让司徒音痛的叫出来。洛基衔住她的唇,将她的叫声全部吞咽下去。

    “放松点,太紧了我动不了。”洛基吸着气说。

    感觉到夹住自己的甬道逐渐放松,他将唇转移到她的xiong部,一边亲吻那娇艳的嫩果儿一边有节奏的进出。

    司徒音的嗓音很甜,叫声也很美,她会弹钢琴的手指紧紧的抓住床下的被单,被单上还绽放着由她亲自染制成的朵朵梅花。

    黑色的长发扑在床上随着动作起伏,美不胜收。洛基受着贵族式的教育,在性爱上也是追求古典式的完美,他的汗滴落在她的xiong前,汗珠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上滑动着。

    真美啊!西方的油画都没有这麽唯美,他真的喜欢这个女孩,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身体上。

    他的动作实在太温柔,司徒音张开腿将自己扩大,盘着他的腰仰着头附在他耳边轻声说:“哥哥,玩坏我也没关系”

    洛基开始试着加快节奏在她身体里律动,像是受了妖精的蛊惑般,又猛幽又凶的摆动起来。

    司徒音捧着他的脸,看着他在自己身上狠狠送入,深情的凝望进他的眼,疼痛变成酥麻,她像一片海上的落叶一般随着海水的浪潮而飘动着。

    处男和处女,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只靠着彼此的本能,用强烈的律动去迎合彼此的身体。

    在一记强有力的撞击中,司徒音闭着眼,昂起头,嘴里发出绵长的娇吟,脑海里一片空白,什麽都看不见了。

    入的深到不能再深,动的快到不能再快,司徒音被撞的几近痉挛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在洛基低吼着释放出体液,喘息着倒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睁开眼,眼角含着热泪抱住他紧紧的。

    洛基,我终於是你的了,而你也终於变成了我的,我的人生,终於有了意义,真好。

    作家的话:

    又是一年三月三 风筝灰满天  哎呀我去 我真有才 大家说我是不是很会吟湿?

    ☆、(25鲜币)龙凤呈祥之俘虏刁蛮俏公主

    零点零时零分,新年伊始,我想,我爱上了身边的你。

    “洛洛,我在你们学校大门,你的礼物都给你带来了。”熟悉的男声从电话里传来,洛洛正拿着电话跟一帮女同学往宿舍走,接到消息脚下一拧转了个弯。

    几个女生道:“洛洛,干什麽去?”

    “嗯,去门口取点东西。”她笑着,快步往校门口跑去。

    门口是一身休闲装的俊美男人,他纤瘦却不柔弱,站在那里霎时好看,看的洛洛的大眼睛眼前一亮。

    “司徒枫!”洛洛招着手朝他跑去。

    司徒枫一记爆栗炸在她的脑门上,“没大没小,叫我小舅舅。”

    他把手中的几个袋子递给她,“喏,你的礼物。”洛嘉芊跟大哥冷战跑了,洛城安去泰国修行了,洛倾池有一份棘手的软件工程要处理,只有他这个闲人飞过来替全家人为小公主送新年礼物。洛嘉芊亲自请求的,他能说不麽?

    “谢了,今晚的新年派对就指着它们了!”洛洛拿着几个袋子看来看去,都是她打电话让爹地和小爸比还有妈咪为她买的。

    “呦,洛洛,这位是谁啊?你男朋友?”那几个女生没回宿舍,都八卦的跟着她偷偷溜过来,一见是个年纪稍长的花美男站在那里,一个个的心里都冒着泡泡,难耐的跑出来求证。

    刚要开口解释,就听到平时跟她就不对付的女生莎莉扁着嘴说:“洛洛不是没有男朋友的麽,而且洛洛跟他站在一起一看也不登对啊。”

    洛洛一听,马上挽起司徒枫的手腕娇滴滴的偎依在他怀里,朝着她们介绍说:“不好意思哦,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司徒枫,今天特意飞过来给我送新年礼物呢!”她冲她们提了提手中的袋子。

    “哦?那晚上的派对也让你男朋友参加好了,你男朋友千里迢迢来给你送礼物,不会不陪你跨年吧?”莎莉有些吃味的说。

    洛洛连问都没问司徒枫直接答道:“ok,没问题。”

    司徒枫就这麽无奈的做了一次她的临时王子,在小姑娘的威逼利诱下换了一身正装,晚上陪着她去了新年派对。

    岂料整晚成了全场的焦点,司徒枫的招牌笑容和特有的中国面孔在这里十分招惹眼球,尤其是他打扮的帅帅痞痞的模样,还真看不出来他的实际年龄。

    洛洛像只高傲的天鹅,挽着司徒枫的手腕终於扬眉吐气,谁知道那嫉妒的咬牙切齿的莎莉竟在敬他们的酒水里下料。

    司徒枫毕竟是长辈,不许她喝酒,就拦下都自己喝了,隔了几分锺就觉得浑身发热。

    “你给我的酒里下药了?”男人凶狠的眼神让莎莉吓的要死,吞吞吐吐的说:“你们不是男女朋友麽我是在帮你啊”

    “***!”司徒枫甩了莎莉,径直往外走。

    还好酒店离这不远,司徒枫跌跌撞撞的走回去,也顾不得跟上来的洛洛,直到关门发现她也跟进来的时候低吼了声:“出去!”

    洛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走进洗手间拧了个毛巾过来想给他擦擦额头上的汗,一抬手被气喘吁吁的男人压在身下,红着眼睛不给她尖叫的机会就用嘴堵了上去,舌头探进她的小嘴儿里不停的翻滚输送唾液。

    两杯酒的药效太烈,司徒枫压制不住体内的欲望,含着她甜美软香的小舌头吃个不停。

    伸手将她的晚礼服群掀起来翻到大腿,手指在她滑嫩的腿间游走,少女那活色生香的肉体在勾引着他,他开始撕扯他的衣物,揉弄她包在布料里的两颗蜜桃。

    “唔唔”洛洛受不了他的揉捏,挣扎着想从他身子下逃脱,却得来男人更激动的挤弄。

    怎麽办,怎麽办,要被侵犯了,她的内裤已经被扯开,他的裤带也解开了,洛洛趁他拽裤子的空档,伸手抓住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狠狠的朝他後脑勺打去。

    司徒枫正要握着粗硬的男根探入那销魂的处女地时,被突袭的昏倒在她xiong前。

    洛洛喘息着摇了摇他,费力的将他翻起来,仔细的查看他的後脑勺,还好还好,头骨挺结实,没出血,只是震晕了。

    她起来看了看身上的衣物,已经不能穿了,就拿出酒店里的白色浴衣套上,再返回去看他,当目光看到他下体的那根还没消气的雄赳赳气昂昂,满脸通红的闭着眼将他的裤子退下去,又把内裤拉上去,将被子给他盖好。

    洛洛洗了个澡,又看了会电视,眼皮越来越沈,看了看床上昏睡的男人,她走过去,拉开一侧的被子,躺了进去。

    她悄悄的打量起眼前的男人,司徒枫长得很好看,他有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和高挺的鼻梁,洛洛就这麽呆愣着看着他,然後听到窗外跨年的礼花声音。

    她的心突然扑腾扑腾的剧烈跳起来,在零点零时零分。

    司徒枫醒来的时候几乎是跳起床的。

    这是怎麽回事?怎麽和她睡到一起去了?我靠,事儿闹大了。司徒枫挠头,赶紧捡衣服穿上,洛洛打着呵欠眯着眼看他,“司徒枫,早安啊。”

    “洛洛,我我有没有那什麽你?”司徒枫觉得自己的声音都要颤抖了。

    洛洛点点头,“有啊,我的腰好酸都起不来了呢”

    司徒枫的心,裂了

    “呵呵呵,我骗你了,你被我敲晕了,我们什麽都没有发生啦!”洛洛指了指一旁的烟灰缸,司徒枫才後知後觉的发现後脑勺好痛,貌似肿个大包。

    狠心的女孩!不过转念一想,心里夸赞的表扬一句:“做的好。”

    “司徒枫。”洛洛躺在床上抱着被子看着他。

    “嗯?”他一边拿着水杯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噗”

    司徒枫想,如果还有一次机会,他死也不要来英国给她送什麽破礼物,心脏差点爆了不说,这丫头,还真就开始追求自己了!

    “司徒枫,我好想你。”

    “司徒枫,你亲过我了你就要负责。”

    “司徒枫,我比妈咪年轻,而且我没有别的男人哦!”

    司徒枫觉得自己快疯了,这叫什麽破事啊!洛家几位大神你们管管你们的女儿好不好!

    洛嘉芊在电话里笑呵呵的说:“矮油,我们家小公主居然喜欢你这一型的,哈哈哈,有意思。”

    司徒枫怒摔!

    要问司徒枫现在最怕什麽?答:手机铃声!

    要问司徒枫现在最最怕什麽?答:放暑假。

    这丫头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蹿下跳的找他,害得他有家归不得,每天在大哥的公司里泡一天,晚上再偷偷摸摸的回家。

    每天的suprise就是洛洛的各类偷袭,司徒枫觉得自己都苍老了,心神疲惫啊。

    洛洛也郁闷,她也後悔了,为什麽那天她要一烟灰缸砸下去呢,如果真的做了,他是不是就要对自己负责了呀。

    正在二人烦恼不堪的时候,一位青年从天而降,简直就是哪位天使大姐姐派来拯救司徒枫的恩人,当他扛着拳打脚踢的洛洛离开的时候,司徒枫都要没出息的叩首恭送喊“走好”了。

    来者何人?来者就是在英国暗恋了洛洛六年的南楚,对,从洛洛十岁的时候就开始喜欢她的南楚。

    他也是那所学校的没错,他走的是体育特长生的路线,二十岁的年纪有着几近两米的身高。

    他一直默默的关注着这个娇俏可爱的小女生,那时候她太小他都觉得自己有点变态,慢慢的他的目光总能捕捉到她的一颦一笑,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离不开她了。

    洛洛记得他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因为她在街头走路被人抢了包包,面对异国女子的呼救周围倒是没有什麽人动容,就见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扑过去将小偷扭作一团带着她送进警局。

    那一天洛洛知道他叫南楚,曾经和自己是一个学院毕业的,算得上是位师兄。

    做完笔录她客气一下说请他吃饭作为答谢,他点点头跟着她走进一家中国餐馆。

    他个子很高,大概是因为学体育的关系走路并不笨,说实话有这麽个人在身边还真是有安全感。

    那一餐她叫了糖醋肉、红烧鱼、排骨汤和鱼香肉丝,他说太荤了又点了一份油麦菜和豆芽。

    在国外吃中国菜就别想说有多地道了,但是偶尔吃上一顿也够解解思乡之情。

    洛洛第一次见到这麽能吃的人,在家饶是最能吃的正楠舅舅,也就是他一半的饭量。

    她筷子都停了,他还在若无其事的吃。

    等结完帐,洛洛说“我们走吧。”

    洛洛在门口想说找个借口就跟他分开的,便信口开河说:“我想去画展看看,就先走了。”

    “嗯,我也去。”南楚看着她说,洛洛僵硬的面部表情扯出一丝笑容,眨眨眼睛说好吧。

    两个人又往画廊走,过马路的时候洛洛脑海里乱七八糟的差点被车刮到,一转身被人抱在怀里,他托着她的腰将她完全抱离了地面。

    面对面凝视了对方不知多久,等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被他压在胡同里的墙壁上亲吻。

    忘记是怎麽走进hote1的,只知道一进房间他就立刻像猛兽一样欺了上来。

    洛洛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麽就跟他进了酒店,她是喜欢司徒枫的啊,可是当南楚巨兽一般的把她一口一口吞咽的时候,她却什麽都不知道了。

    南楚其实是很温柔的,他耐着性子喘息着亲吻她的唇和脖子,一点点顺着弧度慢慢向下,直到衔住她的一颗椒rǔ。

    洛洛听不到自己的叫声,尤其是当他的牙齿温柔的咬合住那粒粉嫩,又疼又痒又麻,带着他舌头的湿软和滑动的触感,让她身体由内而外的酥。

    南楚是处男,再温柔技术也生疏,她也是第一次,两个人的私处蹭在一起半天就是进不去,洛洛刚想抬手推他下去停止这一切,他腰部一用力,正好将自己推了进去。

    接着的每一下,洛洛都会尖叫,身体被拱上拱下的像被堵了塞子。

    南楚觉得自己的肉根简直是插进了水嫩水嫩的小豆腐里,滑嫩软腻的触感紧紧的抱着自己,爽的魂儿都要飞了,他第一次跟女孩子做,还是自己喜欢了那麽久的女孩子,脸上没什麽表情,心里都快喜的打滚。

    他出了一次将昏昏沈沈的她翻过去继续,再次进去的时候因为体位的改变感受也变得不同,他耸动的更加来劲儿了。

    洛洛不知道他撞了多久,身子都快被它撞散了,腰被他攥着往後扔,咿咿呀呀的哭着低叫,最後倒在枕头上不省人事了。

    南楚觉得可能是自己贪心了,看她昏过去急的不行,加快速度结束了运动,缓了缓心神将她抱起来细细的查看,知道是她累的昏睡过去才安下心来,简单的清理之後也抱着她入睡了。

    待洛洛猛然睁开眼看到枕畔那张英俊的脸庞时,身体打个冷战後知後觉的害怕起来。怎麽,就跟一个陌生的男生,上床了?!

    这男人好看是好看,不过他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啊,她喜欢的司徒枫那种风流倜傥的,不是这种阿波罗似的健壮男。

    南楚醒来的时候洛洛已经不见了,他叹息着摸了摸身边的空位,仿佛那里还有她的余香。

    等他打听到消息的时候得知她已经回国了。

    心里没了底的南楚跟球队请了半个月的假,买了张机票跟着她的脚步来到她的家乡。

    他来到她面前就这麽扛着她走了,南楚不管她是谁,她家里都是什麽人,最重要的是他爱她,她已经是他的女人。

    “洛洛,你乖一点好不好?”南楚皱着眉顶着那里面要命的紧致往里推送,洛洛还是拼命的挣扎,张牙舞爪的不许他进入。

    “你走开你走开,谁让你来找我的,讨厌,啊!”

    南楚整根推入,成功的将她的话打断。

    他也不是见到她就想做这事儿的,可是看到她缠在那个男人身边上蹿下跳的模样真是来气啊,他不远万里来到这里是寻找他的小女人的,看来她很不乖呢。

    南楚轻轻的摇荡身体,将她的腿盘在自己腰上,将她抱起来在房间里一步一顶的走着。

    洛洛哪受得了这个,他那麽高大威猛,小弟弟也是,这麽一走就会顶到花心,一步一顶让她酸的要命。

    “宝贝哭什麽,我是真的很爱你。”他轻轻的拍拍她的背,啄吻她红红的鼻尖。

    洛洛被他顶的要死要活,让说什麽就说什麽,让喊什麽就喊什麽,乖巧的不像话,南楚觉得,这姑娘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最乖顺了。

    他抱着她抵着墙壁大力抽插,看着她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一边含着她的嘴巴一边低喃说道:“宝贝儿你是我的女人,只是我的。”

    水儿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形成小片的水渍,南楚一记深顶在深处低吼着薄发而出。

    “跟我回去。”这次她没晕,他搂着怀里的软香爱不释手的把玩她的秀发。

    洛洛本来放完暑假就是要回去继续念书的,可是她忽然不想回去了。

    她告诉他,她喜欢的是司徒枫,虽然他是妈妈的男人。

    她永远记得南楚那副吃惊的模样,她低着头,撇撇嘴,走了。

    南楚握着机票坐在候机室沈默的等着,其实还有一周的假期,可是他已经失去了请假的意义。

    猛的抬眼看到那一身而过的身影,他长腿拔步的跑过去,以身高的优势在人群中冲到她面前。

    “你”她还没说话,就被他抱起来脚尖离地对视着他的眼。

    南楚抱住她的腰往自己身前一拢,“不管你是为什麽来到这,我都不会放手了,你不知道,当你十岁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你不认识我,而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你,我不管你是出生在一个什麽样的家庭,有什麽样的爱情观,我都想娶你,让你做我唯一的妻子,并生儿育女,我会给你你想要的生活,前提是你也只能跟我一个。”

    “我不管你爱谁,我都爱你,只要你不离开我,没有什麽比你更重要。”

    洛洛是生平第一次被人表白,朴实无华却带着深情,她流着泪看着他的眼:“就算我喜欢别的男人你也会爱我?”

    “嗯。”

    “就算我多麽无理取闹你都会爱我?”

    “嗯。”

    “傻瓜,你为什麽对我这麽好?”

    他抱着她往上一掂,轻轻亲吻她的鼻尖,“傻姑娘,因为你是我的女孩。”

    洛洛抱住他的头泪水肆无忌惮的落下来,等他真的不纠缠自己选择离开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心里在乎的人,是他。

    司徒枫站在她面前拍着她的肩膀告诉她:“或许你错过他,这辈子都会後悔。”

    她才幡然醒悟,原来她需要的一直都是南楚。

    “对不起,南楚,还有,谢谢你。”谢谢你不远千里来找我,让我伤了又伤之後还是这样的爱我,谢谢你让我懂得什麽是爱,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可以和你相爱。

    作家的话:

    啦啦啦啦啦 孩子们的番外全部结束  关於芊芊和她的男人们的番外 嘿嘿 ~~~~~看心情~

    枫叶熊 你的逆向时锺的意思是让水水我返老还童咩 嘿嘿不错哦

    宁欢 你的圣诞树还真是多啊

    玥妍 谢谢妹纸支持欲恋  爱你哦 摸摸

    harrison 收到你的一枚好梗 谢谢

    hurryj1 妹纸 蒋哥哥那页都翻过去了 咱继续看欲恋啊 乖

    不是小乖乖 不乖的乖乖妹纸 谢谢支持

    叶桑洛 哇 超超超谢谢妹纸的鼓励和支持 我会加油哦 嘻嘻

    哦哦哦品牌 不客气啊 互相帮助嘛

章节目录

欲恋Ma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水尧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尧儿并收藏欲恋Ma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