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ln(-

    大批人流涌入观看凌迟大刑,靠近西四牌楼的咸宜坊羊胡同不免就显得有几分冷清了。这条胡同在昔日元大都时就已经是京城有名的三大闹市之一,如今迁都日久,自然更是人流密集之地。当西四牌楼那边因时辰已到行刑开始而传来了无数喧哗声的时候,这边的店主伙计看着往日摆满了一整条大街的糕饼吃食摊子,忍不住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西四牌楼那边少说也有一两千人,那糕饼刘的枣糕向来就生意好,就这一天,少说也能进账好几吊!”[搜索最新更新尽在侠客中文网【

    】]

    “何止糕饼刘,咱们这条胡同里还有七八个摊子都早早设过去了,还给西城兵马司打点了钱,这两天生意准管好。又不是杀头,一会儿就过去了,这剐刀一动,那可是两个下午!”

    “咳,要不是看铺子,我都想去凑个热闹。”

    几个站在门口闲侃的店主见这胡同里稀稀拉拉的三五个人,无不是摇头叹息,丝毫没注意到一个青衣小帽的少年溜进了西边一家新开没两个月的成衣铺。毕竟,虽说这年头成衣的生意越发不好做,但每日七八个客人进去,卖掉一两件衣裳却还是没问题的。

    李庆娘正在柜台后头拨动算盘珠子,一看有人来立时抬起了头,等认出是徐勋,她不觉就愣住了。以往徐勋虽然也有悄悄过来探望沈悦,可也就是衣着朴素些,哪像这一回干脆换上了这小厮的打扮?不明所以的她见徐勋打了个手势就熟门熟路进了后门,不禁摇了摇头,又低头一面打算盘一面盘账。

    正在院子里扫地的如意突然看到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进来了,不禁大吃一惊,横着扫帚快步上前,这才发现是徐勋。见人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不禁扑哧一笑,拿手指了指正房,眼看人蹑手蹑脚过去了,一时又偷笑了一阵子,这才继续埋头扫起了地,眼睛却不时往那屋子里瞟。

    “叫你胡说八道骗人,大骗子!”

    才一进屋的徐勋就听到这么两声,不禁吓了一跳,差点以为是沈悦背后长了眼睛。等发现小丫头只是在床上死命折腾那个养麦枕头,他方才大胆地走上前去,在人背后轻轻咳嗽了一声。见她仿佛是受惊的小鹿似的扭转身,继而就蹦了起来,他就笑嘻嘻地眨了眨眼睛。

    “我人不在你都还在念叨我,真够惦记的!”

    “呸,谁惦记你这个大骗子!”沈悦没想到徐勋这么厚脸皮,一时又嗔又怒,“居然连同外人一块骗我,那个什么朱小侯爷,明明是太子殿下!你居然连给我使个眼色提醒一下都忘了,居然就眼睁睁看着我在那教训人!”

    “没事,那位主儿就爱这调调!”

    “你说什么!”

    小声嘟囔的徐勋见沈悦鼓起双颊,仿佛下一刻就要发作,立时陪笑道:“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别人想见那位殿下一面还见不着呢,哪像你轻轻巧巧就成了他姐姐……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发现端倪的?”

    “你看看他送我的玉坠!”

    沈悦一把将东西塞到徐勋眼里,见其恍然大悟,她就轻哼道:“这盘龙图案除了里人,还有谁敢用?更何况绦子用的是连续不断的万寿结,那接口的地方我对着光看过,还有个御字。要是我真带出去,那非得惹大麻烦不可!再说了,前几天就传出了皇上亲审的消息,今天又是西四牌楼凌迟杀人,我除非是傻子才觉察不出来!”

    “哦,你当然不傻,谁有悦儿你聪明?”

    沈悦差点没被徐勋这敷衍似的语气气死,本能地握拳就当给了他一记狠的,见他哎哟一声叫得异常夸张,她这才想起如意还在外头,顿时慌忙伸手去捂他的嘴。果然,下一刻,外头就传来了如意的声音,她赶紧扬声道:“没事,他自个不小心磕了一下!”

    见如意没声音了,她这才恨恨地瞪了这可恶的家伙一眼,可见徐勋满脸戏谑地瞧着自己,她方才立时放下了手,醒悟到自己又被他占了便宜,一时少不得又骂道:“大骗子,就知道骗人!”

    徐勋哪里在乎这不痛不痒的嗔骂,自顾自地找地方坐了,又突然拿着个茶盏四下里找水喝。沈悦被他这自来熟的态度气了个半死,不得不夺过自己常用的那个杯子,又去找了新的来,一股脑儿给倒了半杯已经凉了的茶,这才气咻咻地问道:“平时你来也没见这幅打扮的,今天这一身算怎么回事?”

    “你没发现羊胡同这几日多了些眼线吗?”见沈悦一下子愣住了,徐勋便微微笑道,“太子殿下这些天大约是没法偷溜出,也没派人来找过我。不过他和刘瑾应该都瞒下了之前遇到你的事,但估计是好奇还是其他,所以派人到羊胡同来打听过你。前几天慧通和尚就说了,这一整条街好几个生人兜来兜去,幸好李妈妈应该也看出来了,没让你出去。”

    “那我岂不是又不能住这儿了?”

    “那也未必,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我麻烦些,不得不每次地下王作者似的钻来钻去。“

    沈悦虽然很想板着个脸,但终究还是被这话逗得扑哧一笑:“还地下工作者呢,你以为你是打地洞的老鼠啊!不过也是,这羊胡同是闹市,人家不可能一直盯着这儿。倒是你,你如今可是堂堂兴安伯世子,别老是没事儿往外钻,小心把老鼠带到我这来!”

    ……………………………………

    西四牌楼刑场东北面的一座酒楼,此时亦是人头攒动座无虚席。三楼那几个临街位置最好的包厢早些天就已经全都订出去了。这会儿一个位置最好的包厢之中,罗先生站在窗口一面俯瞰下头,一面轻轻啜饮杯中的美酒好半晌才转身走了回来。

    “大掌柜,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我还以为你就这样轻易惊动太子无疑是自毁长城谁知道你竟然料准了皇上的胆气!我向来自诩智计出众,这一回可是真看走眼了!”

    “罗先生自谦了。你我一南一北,这北边的事情向来就是我主持的,比你算得准些也不奇怪。皇上这人,至情至孝,只要把仁寿的人牵涉进来,他必然不会大肆追查下去;而事涉皇后,他又决计不会容许曾经在民间惹出巨大风波的这件事就悄无声息地揌下,必然要把一应人等都发落了才心甘,这刘山身为始作俑者被凌迟也不奇怪。”

    “大掌柜真是算无遗策佩服佩服!”罗先生一。饮尽了杯中酒,放下酒杯之后就看着对面的铁面人道,“只不过我想不明白,刘山应该自知必死,怎就不会供出主谋来?”

    “供出什么主谋?”铁面人若无其事地挟了一筷子鱼,送到嘴里细嚼慢咽吃下了,他这才耸了耸肩说,“是他自己好赌,欠下了巨额赌债;而那郑旺是自己痴心妄想,听着风就是雨到玄武门寻亲。这两个疯子碰上了自然一拍即合。一个借着皇亲的名声收人钱财,能够和贵人平起平坐;一个赌债渐渐还清,手头阔绰自鸣得意;他们就是想供出主谋那也是说不出来的!不过,要让这么两个人凑在一块,要让他们一拍即合常常来往,还真是费了我无数功夫。

    “值得值得,这桩奇案转眼间就能传遍天下,都是大掌柜的功劳!以前我只知道大掌柜是主上的钱多子,如今才知道,我这智囊之称只怕也该拱手送你才对!”见铁面人含笑谦逊了两句,罗先生突然话锋一转道,“只我自从见到大掌柜开始,你这面具就不曾取下来过。就算是面有伤痕,也用不着这般吧?”

    “实在是因为见着我面目的人,多半夜里都睡不着。”铁面人含笑看着罗先生,突然便伸手去解那面具,“只希望罗先生不要做噩梦才好。”

    罗先生原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看到那面具被摘下,那张脸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仍然险些不曾惊呼出声。那一张脸惨不忍睹,仿佛是被一场火完全烧烂了,竟是一点旧日形貌都看不出来!

    ………………………………

    夜深时分,书房里头的焦芳听管家李正把今日西四牌楼大刑的事,以及鹰三带着徐毅见到了齐济良的事——说了一遍,他紧皱的眉头就舒展了开来,继而吩咐道:“等徐毅又去勾搭马文升那个儿子之后,把鹰三远远送走。马文升这个人,说得好听叫用人不讲情面,说得不好听叫意气用事树敌无呃……他既然去当了那个点仗的人,那就离下台不远了!徐勋那小子得圣意,又有太子青睐,马文升却深得内阁那三位之意,且让他们两边斗一场!”

    “是,老爷。”李正慌忙点了点头,可想了想此事的风险,仍是忍不住说道,“可上次皇上御赐了大少爷四部新书,不是说明老爷的圣眷已经和马尚书相差不远?况且,马尚书也是上书致仕被驳了……”

    “什么上书致仕,那老不死是以退为进,哪里是想真的退,分明是倚老卖老还想继续压在老夫头上!而且,光是圣眷胜过没用,皇上留任了马文升,难道老夫得熬到这老不死死了才能继任吏部尚书?”

    而且,马文升固然已经八十多了,可他焦芳也已经七十好几,比他年轻十几岁的李东阳如今已经是内阁次辅,可他这许多年内内外外折腾磋跑,他等不起了!况且,这只是一个由头而已,趁他病要他命的手段还在后面!

    见李正连声答应后退下,焦芳顿时冷哼了一声。还有那个徐勋,拿到那封信居然没事人似的,甚至都不曾登门求见,这狂妄的小子也该吃到教训!等人撑不下去了,到时候他再设法曲意结纳,替其摆平了那风波,也让人知道他焦芳的能耐!-);

章节目录

奸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奸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