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3)

    发文时间: 9/12 2012 更新时间: 09/12 2012

    微云的身子早就瘫软,一点子气力都没有了。景政帝无奈地笑笑,“这就软了?父皇半点好处都还没得呢。”

    “父皇……”声音倒是娇媚,这会子她也剩下撒娇的神,“云儿累了,让我歇会儿。”景政帝也无法,脱去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看著眼前娇无力的小人儿,叹了口气:“也罢,父皇自己找点乐子。”

    说罢,他半跪在微云脚边,火热坚硬的欲高高翘起,贴在微云一只玉足上。微云横了他一眼:“父皇又想做什麽?”景政帝微微一笑:“你不顾念父皇也就罢了,还不许父皇自己找点乐子?”

    他灼热的分身贴著微云幼嫩的肌肤,一点一点地滑动,先是抵住她细小可爱的脚趾,再到脚踝,再网上,一点点磨蹭著微云白嫩的小腿肚、大腿,或是前後摩擦,或是打圈圈,或是向下挤压,一直到腿心那一点。微云才刚泄过的身子不由得一颤,娇滴滴地叫出声来:“父皇!”

    微云倒不全是埋怨,这幅景象著实荡的很,她止不住羞红了脸,可羞涩归羞涩,景政帝这一番举动又勾起了她的情欲,心里又有些期待。腿间粉嫩的花瓣又轻颤起来,原以为景政帝会用那让她面红心跳的分手挑弄她的花,不想景政帝猛地一起身,又回到微云脚边,热铁抵住另一只小脚,又重复刚才的动作。

    “云儿喜不喜欢?”景政帝盯著她绯红的脸颊,注意到她亮晶晶的大眼睛,得意一笑,“很喜欢是不是?看看父皇对你多好?还给你按摩,不像有些人,吃干抹净就算了,只顾著自己快活。”

    微云这会儿脸热热的,身子被他逗弄得酥软起来,泛出一丝诱人的粉红。“嗯……父皇……”微云忍不住娇吟出声,腿儿配合著景政帝,磨蹭著他的器。景政帝握著那热铁顶弄她大腿的时候,她还配合他的节奏一顶一顶。

    景政帝忍不住失笑起来:“这会儿有力气了?”微云红著小脸点点头:“父皇……要……”她那里又泛出潺潺春意,心中又开始渴求父皇的抚慰,可景政帝偏要戏弄她,板起一张脸:“可是父皇这会儿又不著急要了。”

    这话说的很假,他的分身肿胀得不成样子,恨不得马上掰开微云的幼嫩花瓣,狠狠冲撞进去才好。他勉强控制著自己越来越乱、越来越沈重的呼吸,分身拂过那片稀疏的芳草地,落在微云柔软的小腹上。

    景政帝的手臂撑在微云身体两侧,明知道她此时急需他的抚弄,却偏偏不遂她的意。灼热的欲望抵住微云小小的肚脐眼,微云软的更加厉害,小身子不安地蠕动起来。景政帝只当看不见,轻柔地绕著那一点打圈,耳朵确是很灵敏,听见身後微云夹起两条腿尽力摩擦的声音,还有那张小嘴里不断逸出的娇吟。

    他心中暗笑,脸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向上移去。分身挺入微云的一对峰之间。紫红的身衬著雪白的肌肤,刺激得他又涨大了几分。他终於忍不住放开撑在微云身体两侧的双手,一把握住那两只玉,肆意地贴著自己的分身揉动,那柔腻的肌肤熨得他很是舒爽,动作也越来越大。

    “父皇……疼……”微云忍不住叫起来,她的房还在发育,偶尔还会觉得疼痛,这会儿被景政帝这麽揉弄,更是经受不住。景政帝稍稍减了力度,动作却不曾停:“父皇会轻些……就是要多揉揉才好……还是小了些……”

    嫌弃就不要啊,微云心中腹诽,小嘴巴嘟起来。景政帝一眼瞥见那小嘴,心中一动,停下手中的动作,身体继续前移,那一柱擎天就正对著微云的小嘴巴。

    “给父皇舔舔,”景政帝的臀向著微云的小嘴方向一挺,“舔好了,父皇就给你快活。”

    尽管有点不情愿,但一想到夹紧的双腿间那令人羞涩的湿意,微云也别无它选,豔红的嘴唇微微张开,红豔豔的小舌就伸出来,吻在景政帝的灼热上。

    豆蔻(4)

    发文时间: 9/13 2012

    微云的小手按在景政帝半屈的腿上,小嘴儿尽力张开,含住景政帝热铁的顶端。小舌儿肆意搅动,舔弄起那青筋纠结的欲。

    景政帝也不歇著,挺著腰在微云的小嘴里缓慢地抽起来。那潮湿温暖的地方让景政帝不由想起微云下面那张小嘴,越发期待微云真正长大後的日子。

    微云尽可能地张大小嘴,紧紧包裹住景政帝硕大的蘑菇头。小手儿也跟著握住坚硬的身,前後搓动起来。景政帝舒服地轻叹:“云儿,再用点力气,父皇以前是怎麽教你的?”

    微云的身子还酸软得很,力气实在有限,小鼻子发生“哼哼”的声音表示不满。景政帝失笑,大手按住她的小手,带著她一起抚弄自己的欲望。

    “好好舔!”他一边发号施令,一边带著微云的小手用力地揉搓套弄。微云的指尖不时轻轻刮上底部的两个硕大球,撩得景政帝越发失控,臀部绷得紧紧的,加快了抽的速度。

    微云这会儿倒是卖力得很,腿间痒得难受,两条细腿叠在一起大力地摩挲,很是希望景政帝能快点结束对她的折磨,抚慰她的寂寞。那欲铁凡是能含住的地方都被她仔仔细细地舔了个遍,连那大头的褶皱处都不放过,舌尖一遍遍地扫过。那不安分的小舌头还抵弄住顶端的小孔,又是磨蹭又是按压,小孔里流出些粘腻的体,又全被那灵巧的舌头勾了去。

    景政帝“呵呵”地笑起来,这小丫头,倒是学会了不少,往常他用来对付她的手段,如今全被她用了回来。他的一只手掌抚上微云的脸颊,大麽细细摩挲起微云不断溢出唾的嘴角。身下的动作越来越狠,几乎是在微云的小嘴里横冲直撞,饶是微云学了不少,这会儿也失了章法,只能无力地任由他冲撞,嘴里的唾无法控制地被那激烈动作的捣出,景政帝看得更是火热,微闭上眼,想象著这是微云身下那张小嘴,被他捣弄地花四溢的样子。

    “嗯……”微云勉强用鼻子发出声音来抗议,景政帝看看她憋红的小脸,终於决定放过她。翻身坐在床榻上,大手一捞,微云就坐到他腿上,两条细白的腿搁在景政帝劲腰两侧,湿淋淋的花瓣按在高高竖起的热铁上。

    硕大的头把那花瓣挤开,紧紧贴在微云沾满花蜜的小核上,微云满意地呻吟起来,景政帝拍拍她白嫩嫩的翘臀,“这就满意了,真容易满足!”

    “才没有!”微云娇声抗议,景政帝的脸上却浮起一抹玩味的笑,“云儿这都承认了,那就是不容易满足了?真是个小娃!”微云这才觉出失言,俏脸绯红,埋怨地横他一眼。

    景政帝也不在意,自顾自地握住微云圆润挺翘的小臀儿,分身贴著花瓣快速地摩擦起来。花不断地浸出,原本就被微云的唾沾湿的分身如今又被花润湿了一遍,摩擦间显得有些滑,不大好掌握节奏。

    “父皇……云儿要……”微云不满地嘟囔著。景政帝把她翻了个身,在怀中搂紧,那片雪白的玉背就贴上他坚实的膛。双腿被他按在一起,灼热的分身入腿心,前後动作起来。

    微云的小手儿上景政帝的腰,摩挲起景政帝光滑黝黑的皮肤。景政帝动作越发激越,分身也擦得越发狠,身体的动作带著微云的小身子跟著一晃一晃,前那两团玉兔也跟著抖动起来。

    景政帝在微云肩上轻轻咬了一口,著迷地看著那波荡漾,笑赞:“真是漂亮……云儿……父皇真是忍不住了……”微云有些害羞,双眸紧闭,小脑袋向後靠在景政帝肩上。

    她忽的惊叫一声,那一双跳动的玉已被景政帝抓在手里。景政帝调整了下坐姿,大腿就代替原来的手掌。将她的小细腿固定住。身下的力道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微云忍不住吟哦起来:“嗯……父皇……啊……不要……”

    “不要什麽?”景政帝一边顶弄,一边玩弄那一双玉。柔软的被他折腾成各种形状,手指掐住顶端那一对小红豆,微云忍不住又叫起来,说不清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刺激快慰。

    景政帝盯著她那红润的小脸,虽是眉头紧皱,却也写满了她此时的快乐和满足。手上、身下弄得越来越狠,他能感受到微云身下的那粒和前的那两粒硬得跟小石子一样,也能感受到她软软的小身子绷得死紧,还微微颤抖。他重的喘息和低哑地嘶吼、微云娇媚的呻吟、身体拍打的声响都萦绕耳边,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人,就这般拥抱依偎,直到地老天荒。

    初次(1)

    发文时间: 9/15 2012

    景政帝雍熙七年,召河北宣抚使孟知同幼女孟菡音入,封贵妃。这个孟菡音,其实就是微云。世人只知景政帝长女在七年前就夭折,加上微云幼年时见过的人并不多,孟知同多年出任外地,也鲜有人见过他幼女模样,这一招瞒天过海,倒是用得很顺利。

    景政帝更愿意封他这个宝贝做皇後,这才是正妻的位置,只是为了避免横生枝节,最终只封了微云做贵妃。做贵妃也有贵妃的好处,如今景政帝的後,後位空悬,只有贤妃淑妃共同执掌後。微云做了贵妃,一来省事,不用劳心那些繁杂事项,二来也没有人高得过她的位置,自然也没人敢给她气受。

    待景政帝下了朝,稍稍处理了些重要的政务,瞅著时辰就直奔昭阳而来。微云正在小睡,禁不住景政帝揉弄了半天,眼底眉梢尽是一股子春意。景政帝禁了这麽些年,就等著这一天,哪里还把持得住,也不顾白日宣这一条,大手一扯,微云的衣服就被撕开,那美妙的胴体就呈现在景政帝眼前。

    微云羞涩地别过头,景政帝笑道:“羞什麽?你身上哪一处父皇没见过没过?”说罢便吻上小人儿的香肩。牙齿用力,那雪白无暇的肩膀上就留下了一个微红的牙印。

    “父皇……”微云不满地叫嚷。景政帝却把自己的衣襟拉开,三下脱了个干净,肩膀送到微云眼前,“你也来咬一个?”微云斜了他一眼,“皮糙厚的,我咬不动。”

    “这倒是。”景政帝摩挲著微云细嫩的肌肤,满意地感受那滑腻的触感。嘴唇覆上那柔软的玉,含住那发硬挺立的小尖,舌尖来回的拨弄。

    “嗯……父皇……”微云最喜欢景政帝这样舔弄她的身体,不自觉地配合著向上顶弄,试图想把自己的那一团柔软全送到景政帝嘴里去才好。

    景政帝砺的手指一路向下抚弄,一直移动到那湿淋淋的花。手指不客气地挤进花瓣,到发硬的小花核,用力搓弄起来。

    微云的小身子又颤抖起来,她一贯经不过景政帝这般逗弄,私密处越发地难受,花不受控制地越流越多,臀下那一片床面都被沾湿了,两条玉腿用力夹住景政帝的手掌,似乎是不想放走。

    “小宝贝馋了?”景政帝放开微云前的红梅,噙著笑问她。明知故问,微云气恼地看他一眼,到底抵不住,轻声娇吟,“父皇……要……”

    “要什麽?”这会子景政帝倒是从容了,虽然下身那一柱擎天早就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手指捻住那小核,揉捏拉扯,微云忍不住叫声呻吟,恼怒地看著景政帝那副样子,咬咬嘴唇,“要父皇……进去……”

    景政帝也不多逗弄她,毕竟自己下身的东西也等不得。一手指入那紧仄的甬道,不一会儿,手指变成了两,三。

    微云又有些受不住了,“父皇……太了……”景政帝专注地用手指在微云的花里面开疆辟土,“这就受不住了?那一会儿岂不是更难受?宝贝忍一忍,适应了就好。”

    微云略有些发怵地看了看景政帝下身那热铁,大堪比她的小手臂,一想到它待会儿要进到自己的身体里,她就未免有些害怕,下身的花也跟著收紧。

    “放松些,宝贝,别怕。”景政帝也感受到花中的阻力,另一只手缓缓摩挲微云的雪背,安抚她的不安。看到差不多了,终於抽出了沾满了花的手指。

    “不要走……”身体泛出难耐的空虚,仿佛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被掏空一般,她难耐地扭著小身子,粉嫩的肌肤衬著大红的锦褥,分外诱惑。

    “不走,父皇要给你更好的,”景政帝大手折起微云的两条细腿,大的分身抵住那细小的花口,“云儿,忍一忍。”

    说罢,硕大的顶端就挤进那细嫩的花深处。微云尖叫起来,“拿出去……太了……”景政帝也不作声,一鼓作气刺破那一层薄膜,壮的分身紧紧地嵌进那紧致的甬道里。

    微云忍不住激烈地尖叫,酸软的小身子奋力挣扎,娇美的小脸上满是泪水:“痛……父皇……出去……”

    景政帝这会儿也难受得紧,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俯身亲吻微云幼嫩的肌肤,柔声抚慰:“宝贝放松些……父皇不动了……放松些……”

    渐渐地,微云止住了挣扎,景政帝缓缓也跟著缓缓抽动起来。柔嫩的壁紧紧裹著景政帝的分身,进退艰难,但也十分舒爽。微云还是有些疼,只能咬著下唇,生生地咬出一个伤口,鲜血流出,染得那小嘴儿越发的红豔。

    渐渐地,微云“嗯哼”地呼痛声变成了婉转的娇吟,抽间那花深处泛出了充沛的水,景政帝的进出也顺畅了不少。疼痛感并未完全散去,但在这疼痛之外,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舒适向微云的四肢蔓延开来,那娇美的身子越发的柔软,任著景政帝肆意地摆弄。

    初次(2)

    发文时间: 9/16 2012

    偌大的殿里,四下里一片静谧,只听得见女子娇弱的呻吟,男人重的喘息,以及身体拍打撞击的声音。微云的腿软得没了力气,直往下掉。景政帝挪动了下手臂,紧紧抱住那两条腿,微云腿间大大张开,更是方便了景政帝的抽。

    景政帝起先倒是小心翼翼,如今见微云的身子已经适应了他的大,也就越发没了顾忌。灼热的分身在微云的花内越探越深,一次次地往那曲径幽深处挤去,恨不得把整个分身连着最下方那两颗硕大的球一块儿挤进去才好。

    “父皇……太深了……”微云被他冲撞得难受,下身的小儿已经扩张大最大,她几乎无法想象她的身体居然能容得下他的巨大,这种感觉倒是不坏,原本空虚的身体正好被他填满,一股充实感油然而生。

    景政帝等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开了荤,兴头自然是不能轻易止住的。他低头吻上微云前雪嫩的肌肤,下身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微云唯有婉转娇吟,承受他的进攻。那声音听在景政帝耳中,倒是上好的催情药,鼓励他再快,再用力,直直要把微云的小身子撞散了揉进他的骨血不可。

    “嗯……父皇……”这种感觉微云实在是说不上来,她知道自己的身体是疼痛的,但这疼痛与那份欢愉比起来,似乎又可以忽略了。躯体交缠,景政帝的体温熨烫着她的肌肤。她热得难受,手臂抚上景政帝厚实的背脊,想把自己身子里的那股灼热再传递回去。

    “云儿……宝贝……”景政帝轻叹,他俯身,身体与微云的身子紧紧相贴,古铜色的皮肤与身下小人儿一身雪肤形成了鲜明对比。坚实的膛压住那一对嫩,随着下身的激烈抽不断摩擦。他前那两点茱萸被微云那一对柔软安抚,微云那两点红梅也被他的身体刺激得越发坚硬,身体的快意渐渐攀上顶峰。

    景政帝的唇追寻着微云的小嘴,直至四片唇瓣紧贴。微云难得地主动伸出丁香小舌,探入景政帝口中,引逗着景政帝的舌尖。景政帝也不甘落后,转眼就掌握了主权,舌尖模仿着欢爱的节奏,刺入微云的樱唇,一进一出,反反复复,勾出不少唾。

    微云不满地皱起眉,景政帝轻轻一笑,停止了嘴上的进攻,微微向下,吻上了微云被唾沾湿的致下巴,尝了尝滋味,脸上又是一抹坏笑,“这张小嘴跟下面一样……流出来的东西……都香甜得很……”

    微云想驳回去,身下却被景政帝重重一个刺入刺激得尖叫起来,她浑身一个机灵,景政帝也不给她反击的机会,再一次顶入,这会儿也顾不上说话了,只能“嗯嗯啊啊”地呻吟。

    “嗯……不要……”她勉强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景政帝的速度和力道却丝毫不减。薄唇再次吻上微云的粉唇,用力地吮吻,把她所有的抗议都淹没在唇齿之间。

    景政帝的身上满是汗水,古铜色的皮肤也被汗水洗得闪闪发亮。他奋力在微云的身体中冲刺,强悍的进出肆虐着微云脆弱的感官。每一次都深入到底,身下的小人儿是他守了十五年的宝贝,是他一生中最重要也最特别的女人,她的身体让他几乎疯狂,只能这样狂野地占有她,一直耗尽所有的气力为止。

    微云全身都软了,每一次景政帝深入幽处的抽,都顶得她恍如直上云霄。她柔嫩的身体早已沉迷在景政帝这样凶猛疯狂的律动中,即便景政帝也放开了她的嘴唇,除了娇吟,她也再发不出其它声音来,只能带着轻微哭音叫唤:“快……再快一点……”

    她的身体还渴求更多的刺激。花固然已被满足,但还不够,体内有把火在烤着她,仿佛要将她融化,将她吞噬。小手儿上自己的,但却没有抚弄的力气,她委屈地几乎要哭出来。景政帝满足了她,大手揉弄起她柔软的雪丘,他手上力道很大,微云觉得疼,但更是愉快,尽力向上挺了挺脯,把那玉再往景政帝手里送去。

    就这样交缠,交缠,如同缠绕的藤蔓,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微云早就泄了好几次,还不待她缓过来,就被景政帝的抽拨弄带向另一个高氵朝。不知过了多久,景政帝终于低低地闷吼一声,滚烫的欲望猛地一顶,真真把微云给顶上了天,剧烈的快感铺天盖地而来,花倾泻而出,淋在景政帝硕大的顶端。景政帝又重重抽了几下,力道大得震得微云全身发麻,肌猛地绷紧,热喷薄而出,烫得微云浑身颤抖,又攀上最后一个高氵朝。

    初次(3)

    发文时间: 9/16 2012

    微云还未从那极致的快慰中舒缓过来,景政帝倒是重振雄风,按著她的身子又开始抽起来。微云的感官早就麻木,任著景政帝又弄了两回,直到她疲力竭为止,云雨方歇就昏昏沈沈地睡了过去。

    景政帝餍足地伏在微云的身子上,大掌爱怜地抚上她细嫩的脸蛋,描绘著她眉眼的轮廓。下身还埋在微云的花里,那紧致温暖的所在,让他舍不得离开。偏偏这身子又勾人的紧,欲铁又有了抬头的趋势。身下的小人儿不满地皱眉,小身子不安分地微微挣扎起来。景政帝轻轻一笑,这才不情不愿地把那热铁从那幽深的甬道中拔出来。

    “啵”的一声,随著那热铁的撤出,积蓄在花壶中的体也随之流出,身下原本就浸湿的锦褥变得越发狼藉。景政帝下了床,随意披了件丝袍,腰间松松垮垮地一系,趿著鞋,小心翼翼地抱起微云,向著旁边室走去。

    昭阳是历来宠妃的居所,巧奢华自不用说,浴间也不例外。池台是通透的白玉砌成,清雅的熏香融进迷蒙的水汽里,怡人心神。

    景政帝温柔地把微云安置好。微云实在是困极了,几番动作後还是睡得稳稳的。一路过来,景政帝挨著微云臀後的那一片衣袖早被她下身的体沾湿,景政帝随便仍在一旁,自己也跟著坐下去。

    他先是清理干净自己汗湿的身体,然後把微云抱坐在自己腿上,动作轻柔地擦拭她白嫩的肌肤。

    景政帝的自制力,在微云面前一向是不堪一击。擦著擦著,他的嘴唇就吻上那美妙的胴体。他的吻很轻,如羽毛微微拂过,生怕一不小心就扰了佳人的好眠。

    两手指探到微云的花谷入口,微微撑开小口深入进去,把甬道伸出的体一点点掏出来。微云的花实在紧致,方才长时间的欢爱也不曾撑大几分,手指的工作进行得艰难。

    景政帝吻吻红润的小嘴,笑道:“得多做几回,撑大点才好。”一想到方才被那小嘴儿紧紧裹住的快感,又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他连忙收敛心神,待那里清理得差不多了,赶紧抱著微云踏出浴池,擦干彼此的身体。

    两人的身上不著一缕,紧紧相贴,就这样回到寝殿。婢早已换下了之前的被褥,景政帝轻轻地把微云放在床下,微云双腿微张,景政帝一眼瞧见那勾人的所在,不禁咽了口口水。那粉嫩嫩的花瓣被他弄得有些红肿,景政帝心里又生出一丝懊悔来。

    他走向妆台,拿出一个致的白瓷盒子,手指跳了少许药膏,伸进那幼嫩的甬道中,细细的涂抹。

    身体被塞入异物,虽然还在睡梦中,微云还是难耐地摇摆娇躯,花骤然收缩,夹得景政帝的手指不好动弹。景政帝勉强管控著自己残余的理智,好不容易上好了药,指尖却传来一股湿意,那是微云情动的证据。景政帝的眸光迸出火热的情欲,但看看那受伤的小花儿,生生压了下去。

    “真是个磨人,”景政帝宠爱地刮刮微云的小鼻子,“睡著了还不老实。”说罢撤出手指,药膏随意丢在一边,急急忙忙地又去了隔壁,这回是去洗冷水澡。

    过了好长时间,勉强熄火的景政帝才回到寝殿,看看睡得正是香甜的罪魁祸首,无奈地摇摇头,往她身边一躺,手臂禁锢著她柔软的身子,也沈沈的睡去。

    待微云醒来的时候,室内已是一片黑暗。景政帝的手臂横在她的腰间,把她搂紧在身侧,身体间不留一丝缝隙。她轻轻翻了个身,身边人也立时醒了。

    “醒了?”耳边传来景政帝低沈感的声音,昏暗的光线让她看不清他的脸。“来人,掌灯!”景政帝吩咐,恭候在寝殿外的婢应声而入,不过一会儿,殿里便灯火通明。

    微云懒懒地侧卧在床上,她的气力早被他折腾光了,这会儿还没恢复过来。灯下看美人,倒是别有一番风味。鸳鸯红被堪堪遮在前,双被挤压出深深的沟,刺激著景政帝的神经。白皙的背部裸露在外,柔滑细腻,更是引人遐思。景政帝忍不住抚上她的背脊,手指分开那散乱的秀发,触上粉嫩的肌肤,顺著她的脊柱一点点向下游移,最後滑过尾椎。微云仿佛过电一般,身子轻轻颤抖,媚眼一飞,娇声唤道:“父皇……”

    “我的宝贝真美!”景政帝衷心赞叹,俯下身攫住那甜美的嘴唇。微云没有力气去挣扎或是迎合,只能由著他摆弄。景政帝的吻越来越激烈,缠得她的小舌无处可逃,大手也抚上她的身体,开始肆意撩拨她的情欲,她有些慌,小手抵住他的膛,勉强推开些许,娇娇地抱怨:“下面还疼……”

    景政帝喘著气,待得半晌才平静下来,伸手搂过微云的小身子,“放心,父皇知道分寸。乖,父皇就想抱抱你。”微云顺从地窝进景政帝怀里,小脑袋贴在景政帝前,静静地听他的心跳。那心跳有些快,她知道,那是为她而跳动的节奏,一种甜蜜的心情油然而生。

    “父皇,以後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吗?再也不会分开?”她突然发问。

    “对,永远在一起,”景政帝抚弄著微云乌黑柔亮的秀发,“我们还有一辈子时间。”

    还有一辈子,孽缘也好,痴缠也罢,总归还有一辈子相守的时间。

    吃醋

    发文时间: 9/17 2012

    天才蒙蒙亮,内监尖细的声音就从帐外传来。“陛下,该起了。”内监的声音不大不小,景政帝猛然睁开眼,转头一看,小人儿还睡得安安稳稳。他含笑吻了吻微云饱满的额头,这才轻轻掀开被子起身。内监婢连忙上前服侍景政帝穿衣梳洗,景政帝却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屋子里当下越发的静,一众人都蹑手蹑脚,为景政帝穿上朝服。等到景政帝擦了牙净了脸,正要出去,帐中却传来微云娇懒的声音:“就起了?”

    景政帝跨出去的步子又收回来,稍稍示意,一干内监婢连忙退下。景政帝大步上前,一把掀开演笼似的帐,却见微云一双妙目迷蒙,小脸上淡淡绯红,一副似醒非醒的模样。怪道说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这样一幅美人慵起的诱人模样,谁能舍得。

    景政帝有些後悔回来了,这会儿双腿像是扎在这里,动也动不了。微云懒懒地待要起身,景政帝却一把按住她的身子,柔声哄道:“再睡一会儿,等父皇政事忙完了就回来陪你。”微云乖巧地点点头,景政帝一低头,想要吻一吻那娇嫩的嘴唇,却生生克制住了,这一吻下去,他怕是把持不住,也就走不了了。

    前一日他忙著过来陪微云,政事落下了不少。等到奏章批阅完,已过了用晚膳的时间。他胡乱吃了点东西应付了下,便急忙赶往昭阳。

    一进昭阳,他就觉出一点不对味来。内监婢乌压压的跪了一地,为首的那个不安地禀报:“陛下赎罪,贵妃她不肯用膳,只早上用了一碗粳米粥。”微云的身体要紧,他也顾不得责罚,挥退了众人,急急地进了内室。

    微云倚在美人榻上,见他进来,只瞥了一眼,也不理他。景政帝琢磨著是自己过来的太晚,惹恼了娇人儿,忙上来哄到:“是父皇错了,事情太多,冷落了你,下次再不会了。”

    微云看也不看他一眼,也不出声。景政帝未免纳闷起来,思前想後,著实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宝贝,又靠得近些:“云儿为什麽生气?告诉父皇,父皇一定改。”

    他放低姿态哄了半天,微云这才正经看著他,话还未出口,眼圈倒是先红了。景政帝忙把她搂在怀里,柔声抚慰了半天,微云眼泪嗒嗒地指责起来:“你……你里那些妃子美人的可真多!”

    原来是为了这事。这话是冤枉景政帝了,景政帝自登基以来,除了这个宝贝疙瘩,没有纳过一个妃。景政帝不好内宠是出了名的,即位之後那些世宦名门被他修理个干净,莫不俯首,自然也不用像前朝诸帝一般,靠著後拿捏那些文臣武将。後之中妃嫔不过八九人,都是旧年在王府时的老人了,当年的王妃封了皇後,但不久後就病逝,此後也不曾再立中。贤妃淑妃因为跟随他日子久,又育有皇子,所以封了妃位。而且即位以来,他鲜少踏进後,偶尔去嫔妃那里也不过是略坐一坐就走。

    微云自然不知道这些。早上起来之後,贤淑二妃就带著余下一帮子嫔妃前来拜谒,她份位最高,这是应当的。只是看到这一帮子女人,微云就难免气闷,一想到她们都跟了景政帝那麽多年,心里真是喝了一坛子醋,酸水直冒。微云按捺著脾气待她们离开,气恼得很,饭也吃不下了,一口火气窝了这麽一天。

    待景政帝把事情说清楚了,微云的脸色这才渐渐好转。景政帝见了,这才舒了一口气,又忍不住说她:“你生气也犯不著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饿坏了可怎麽好?”微云小脸微赧,胡乱扯著自己和衣带,扭捏著回道:“下次不会了。”说完又想起些什麽,猛地仰起头,直视著景政帝的眼睛:“那你跟我保证,以後都不许去她们那里。”景政帝轻轻一笑,微微低下头,鼻尖抵住微云的小鼻尖,笑道:“父皇保证,有你这个小醋坛子就够了,哪儿都不去,只去你那里,好不好?”手指却抚上微云的腿窝,暗示地往花瓣间一顶。

    微云小脸一红,可怜兮兮地眨巴眼睛:“云儿饿了……”景政帝忙叫人传膳,然後一把抱起微云坐到桌前,薄唇附在微云耳边轻道:“父皇将功补过,喂你吃,好不好?”

    甜宠(1)

    发文时间: 9/18 2012

    “父皇,云儿要吃那个。”微云靠在景政帝怀里,只管发号施令,然後张著小嘴巴等待男人喂食,要多惬意就有多惬意。景政帝任劳任怨,把小丫头伺候得跟女皇似的。

    “父皇也吃啊。”微云自己吃独食,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乖,父皇不饿。”景政帝摇摇头,又夹了一片**喂进她嘴里。

    微云也就把那点不好意思抛开,放开肚子吃起来。景政帝好笑地看著她,小家夥吃得正香,小嘴巴砸吧砸吧,景政帝又给她喂了一口,微云才咬下去,剩下那一半就进了景政帝的嘴里,薄唇擦过她粉嫩的小唇,就听见景政帝闷闷的一笑。微云不满地瞪他,小拳头轻轻打在景政帝上,却被他反手抓住,按在心口。

    微云不满地嘟囔:“父皇真坏,跟云儿抢东西吃。”景政帝吻吻她的小脸蛋,“云儿嘴里的东西就是好吃,更香甜。”大手却沿著微云的背脊滑至臀下,轻轻顶弄那朵脆弱的小花。微云羞涩不安地略微扭动了下小身子,小耳朵被景政帝呼出的热气烫得微粉,只听见景政帝低哑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宝贝吃饱了?父皇饿坏了。”

    大掌开始轻柔抚弄她身体的曲线,从细腻优美的脖子,到高耸的房,再到平坦柔软的小腹,最後来到紧实的玉腿。微云只觉得下腹升起一团火,那炙热得几乎要融化她的温度迅速扩散到她的四肢,浑身上下都热得难受,滚烫的温度把她化成了一滩水。

    景政帝一只手揉捏起微云饱满的臀,另一只手撩开她的裙子,探入那娇豔的花瓣之间,挤开那一条小缝,前後来回摩擦。

    微云痒得难受,小身子在景政帝腿上扭来扭去,还拼命往景政帝怀里蹭。小手抚上景政帝的膛,有意无意地磨蹭起他前那两点。

    景政帝低下头,嘴唇拨弄微云的衣裳,一勾一缠之间,衣裳滑落下来,露出白皙的肩膀和诱人的锁骨。她的皮肤娇嫩,昨日欢爱留下的红痕还未褪尽,暗红的痕迹在白嫩的肌肤上很是扎眼,那是他疼爱过的痕迹。景政帝心中又起一阵激荡,一一吻上那些痕迹,反复吸吮舔弄。

    微云的小身子颤抖得越发厉害,手臂搂住景政帝的脖子,“嗯嗯”地轻叫起来。景政帝满意地看到那些痕迹颜色越发深红,手指往花深处深入,花沾湿了他的手。微云的小身子微微蜷起,眼儿紧闭,小脸上满是似难受又似欢喜的神色。景政帝也忍不下去了,柔声问她:“还疼吗?”

    “不疼了……”微云的声音因为欲望变得越发软软娇娇,“父皇……要……”

    “要什麽?”景政帝故意逗她。“要父皇……”微云不满地揪著景政帝的衣襟,“父皇快些弄云儿……”

    景政帝熟练地剥掉微云的衣裳,不过一会儿,微云便赤裸如新生的婴儿,”父皇……“微云扑进景政帝怀里,急不可待地脱起他的衣服来,小手儿胡乱地扯,“父皇也脱……”

    “真是个小色女。”景政帝轻轻点一点微云挺翘的小鼻子,看她一副不得其门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握住她的小手,解开自己的繁复的袍服。

    等到两人裸裎相对,微云紧紧攀上景政帝的肩,下身的花春水泛滥,她难耐的支起小腰,磨蹭起景政帝那滚烫的欲望。景政帝好笑地看著她这幅模样,摊开长臂,任由她折腾。

    花蹭湿了景政帝硕大的头和坚硬的身,连带著最底下的两球也被微云汩汩的花湿了遍。“父皇……帮帮我……”微云忍不住哀求起来。

    景政帝也受不住这难耐的甜蜜,大手托住她的小臀儿,火热的欲望顶住她花的入口,手上用力一按,热铁便挺进了微云那处温暖湿腻的所在,两人同时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呻吟。

章节目录

情缠(父女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沐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雨并收藏情缠(父女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