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的绝密档案NO.2

    又是某天。

    为了给某杂志拍城市晨光的专辑,我难得地起了个大早。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还是静悄悄,大家都还没起床吧。

    轻手轻脚上楼,经过聂唯阳的房间门口时,看见他的房门大开,我探头进去看看,咦,人呢?

    他房间的浴室里发出声响。

    我窃笑,把相机放下,小心不弄出动静地走过去,想要吓他一吓。

    “嗨!”我站在浴室门口,突然地跳过去。

    聂唯阳正站在镜子前,拿一支小獾毛修面刷往脸上涂剃须泡沫,听见声音,波澜不惊地抬抬眼皮瞟我一眼,又继续干他自个儿的事儿。

    我撇撇嘴,啧,没劲,看看,这就是找个比你大很多的男朋友的下场,你永远不能指望自己占上风,能整得他毫无形象地哇哇叫,永远都只有他整你的份。

    我趴在盥洗台上,仰头看他拿着剃须刀在脸颊刮过去,刀片像扫雪车,经过的地方,没有了泡沫也没有了短短的胡茬,露出一片光洁的皮肤来。

    我看的手痒,轻轻拉他衬衫下摆:“来来来,剩下的我帮你刮好不好?”

    他把剃须刀给我,有点怀疑地瞅着我:“你会吗?”

    “会会会!放心吧!”我笑咪咪点头,跃跃欲试,拉他坐到浴缸边,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拿刀——剃须刀,开始动手。

    刀片在他下巴缓缓刮过去,他眯起眼来,睫毛在眼睛下面洒下密密的影,一点眸光像穿过密林的阳光一样,从影后边瞅着我。

    被他这么静静看着,我莫名脸热心跳。

    “你闭上眼睛啦,”我要求,“否则把你的脸割破口子我可不管。”

    他嘴角微微动一下,像是想笑,却没说什么,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脸颊刮好了,只剩下下颌。我用湿毛巾擦去他脸上的泡沫,碰碰他的下巴,示意他抬起头来。

    他仰起头,露出修长的颈子。

    我拿着剃须刀比划两下,看着他的样子,脑袋里不知道为什么想起电视剧里的情节来——某个流氓恶霸捏着卖唱小丫头的下巴叫她抬起头来,还一边笑着说,抬起头来,让大爷看看。

    我被自己逗乐了,“噗嗤”轻笑出来。

    “笑什么?”他闭着眼睛问,喉结轻轻滑动一下。

    “我在想如果你去街头卖唱是什么样子。”还有我做恶霸的样子,我吐吐舌头,在心里偷偷补充,“别说话,当心划伤你。”

    担心会割破他脖颈柔软的皮肤,我弯下腰把脸庞凑近。

    他这样毫不防备的姿态让我有想吻他的欲望。

    被他的体热烘暖的热气从他的衬衫领口散上来,带着我再熟悉不过的他特有的温暖好闻的气味,混着清晨洗漱后的清新味道,扑在我脸上,让我的脸痒痒的,连带着心里也有点痒。

    他微勾的唇角就在我眼前那么近的地方,我几乎下意识地吻上去。

    我甩甩头,让自己回神。他的气息对我而言像一种诱惑——或者说是一种条件反,就像看见青梅子就会分泌口水一样,闻到他的气息,我就觉得慵懒温暖而放松,知觉也变得敏感。身体仿佛开始期待,亲吻拥抱或者触,某些温柔的亲密。

    唉唉,他的唇角为什么那样诱人?

    冷静冷静。我吸口气,笑自己,苏苏,这样下去,你可就没有嘲笑聂唯阳是色狼的立场了。

    剃须刀移动,发出轻微的“嚓嚓”声,从他的肌肤上划过去。

    聂唯阳的手慢慢爬上来扶在我的腰侧,他掌心的热度透过布料熨贴我的肌肤。当我再次低头感受到他的气息的包围的时候,我同时也感觉到他的手掌的热度变得微烫,热度一边往我的全身蔓延,一边往我的皮肤下钻进去。

    心不规则地跳了两下,我正努力平复心绪,却看见聂唯阳微张开唇,无声地轻呼口气。

    我停下动作,瞪大眼盯着他的唇,柔软的,光滑的,湿润的,像阳光下的花瓣。

    深吸口气,看见自己的手指不争气地轻轻抖起来,也许不是手指在抖,是因为心跳得厉害让我产生的错觉?

    脑子里警铃大作,我仿佛听见Michael Jackson在声嘶力竭地提醒:“……DANGEROUS!DANGEROUS!DANGEROUS!”

    现在这个样子亲过去,绝对不是一个吻就能结束的。

    我抬起手背蹭蹭脸颊,那里一片热烫。

    不行不行,不玩了,这个人动着的时候是危险的动物,就连一动不动的时候也是某种有毒的植物,只消静静呆在那里,那气味那姿态那形状色泽所有的东西就都成了魅惑,可怜的小飞虫就会一股脑扑上去,现下,我就是那只小飞虫。

    他甚至连眼睛都没睁开呢。

    我低头,咬牙屏息,快速地把他下颌最后一小片没刮到的区域刮干净,心里作好准备,等一下扔下剃须刀就要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跑。

    刀片完美地将最后一胡茬也消灭干净,我呼口气,正要溜之大吉,却听见聂唯阳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是呻吟或者是叹息,我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他那暧昧的声音使我脊背窜过一阵颤栗,我只记得自己的脸颊瞬间燃烧起来,理智绷断,然后我扑过去吻上了他。

    他连一分钟也没浪费就接回了主导权。当我们的唇舌热烈地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我晕晕沉沉地想,这到底算是我扑倒了他还是他诱惑了我?

    唉,不管是什么,我的绝密档案上肯定又要添上一笔了。

章节目录

荆棘花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阿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色并收藏荆棘花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