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我……我明明是个男子,却……却与郡王纠缠不清……”桂花酿味道甘美醇厚,可喝在柳沐雨嘴里却是格外酸涩,罢了,罢了!明日就要离开潘阳郡,今天就算放纵一回又何妨?仰头喝干杯中酒,柳沐雨将心里积压的各种痛苦疑惑,通通倒出,“我……我本应喜欢女子,可是……可是却变得离不开郡王……他越是对我压迫羞辱,我就越是心里喜欢,你说我这不是轻贱,是什麽?”

    苏冬儿笑笑,也抿了一口美酒:“稻分五谷,人生千种,各有秉不同罢了……何况,情欲之事,只要欣喜又有何不可?”

    “情爱之事,犹如荒原野火,燃起时浓烈,熄灭时只剩灰烬……喜欢又如何,到最後也不过是自生自灭的下场……”面对即将到来的离别,柳沐雨只想买醉,嫌小小的酒盅不能过瘾,抬起有些迷离的眼角,夺过苏冬儿手中的酒壶,就往自己嘴里倒。

    “郡王会让柳公子自生自灭?”苏冬儿见过范焱霸看柳沐雨的眼神,那劲头儿,恨不得把柳沐雨生吞进肚子里,连一丝头发都不吐出来,如今两人闹到如此各奔东西的下场,难道是郡王到现在还没对这位柳公子表过情?

    柳沐雨已经喝得有了八分醉意,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眼神中带著盈盈水光,顾盼之间一股天生的媚态,看得苏冬儿都有些心动脸红:“他让我自生自灭倒也好了……他……他要把我娶进王府,让我如同他那些夫人男宠一般,放弃自尊和名节,当他胯下的玩物!我本是个堂堂男儿,却要进府和那些夫人们争宠,做尽那些邀欢献媚的丑事……”

    苏冬儿面色一凛,立刻明白了关键。范焱霸以往交往的多是歌姬舞娘男倌,若是郡王肯替他们赎身纳娶,不但能让他们脱离苦海,还能一辈子锦衣玉食,是巴不得的美事!但这柳沐雨与歌姬舞娘不同,是个读书人,最讲究气节名声,何况身为男子嫁入王府,即便是寻常人家也是丢人耻辱的事情,让柳沐雨一辈子被人戳著脊梁骨雌伏在郡王身下,确实太过痛苦。

    苏冬儿正要开口劝解,只听门外吵吵嚷嚷地传来闹声:“听说咱们苑子里来了新美人儿,本大爷可要先来验验货色!”紧闭的房门被鲁的推开,涌进来几个家丁,而家丁中间围绕的,便是之前调戏过柳沐雨的庆达年!

    原来今日里庆达年也来潇湘苑寻乐子,本是进了房间正要欢好,门外守著的家丁无意间瞥到了柳沐雨的身影。那家丁也是当时跟著庆达年去了学馆的跟班,知道自家少爷对柳姓的夫子上了心,急忙进屋禀报庆达年。

    庆达年心里一直惦记著柳沐雨的绝世风姿,可是又不好明抢,此时柳沐雨只身来到男馆,无疑是羊入虎口,当下整理了衣衫,带著家丁浩浩荡荡地冲进苏冬儿的院落,仗著自己人多势众,这次定要让自己得偿所愿,好好奸了这美娇郎 !

    “呦,这不是庆爷麽……”苏冬儿见到众人来意不善,连忙迎上前去挡在柳沐雨身前,“今儿怎麽有空到我这里串门子?”

    庆达年一把将苏冬儿推到一旁,此时他眼里只有桌边支著酒壶满脸醉情媚意的柳沐雨!挥挥手,指派家丁强拉著苏冬儿出了门,苏冬儿心里著急,庆达年他惹不起,可是……范焱霸他更惹不起啊!若是柳沐雨在他身边出了事,那范霸王还不得把这潇湘苑活拆了?

    “庆爷……庆爷,他是范郡王的人……您千万别乱来……”声音越来越远,家丁明白接下来的套路,也都陆续出了屋子,反锁上房门,只留下庆达年和柳沐雨单独两个人。

    “小美人儿,这下你可落在我的手里了……”庆达年一脸笑,对柳沐雨无法湮灭的坏心思,让他最近格外注意范焱霸的动静,眼看著范郡王又变得如之前一样,到处寻花问柳,身边过往美人无数,想来是对柳沐雨失了新鲜。既然柳沐雨已没了靠山,到嘴边,岂有不吃之理?

    柳沐雨迷迷糊糊地被揽进一个陌生的怀抱,努力分辨眼前人的面貌,脑子还没清醒,身体已经开始直觉地排斥对方的靠近:“你……不要搂著我……难受……”

    “小宝贝儿,我马上就让你舒服!”急火火地开始撕扯柳沐雨的衣服,庆达年只觉得自己兴奋得要烧起来了。

    “不!放开我!……你……走开!”感受到侵犯,柳沐雨开始奋力挣扎……他不是范焱霸……那气息,动作,靠近的躯体,没有一丝范焱霸带给自己的安心和快乐……

    庆达年哪里管得了柳沐雨的心情感受,自顾自地脱光衣裤,强扯著柳沐雨上了花床,手掌急切地抓向柳沐雨的腰带,几下扯松裤腰,将罩裤和亵裤一同褪了下去。

    “不!不要!你滚开!放开我……焱……焱!”柳沐雨疯狂的弹踢著双腿,不让庆达年靠近,恐惧紧紧抓住了柳沐雨的心口……不要!他不能让自己的秘密再让别人知道!

    庆达年一心只有美人儿在怀,失了警觉,连外面吵闹的声音突然静谧下来,也丝毫不觉。

    就在庆达年抓住柳沐雨的膝盖,正要掰开侵入之际,屋门被‘!当’一声踹开,范焱霸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一见庆达年光著身子压在衣衫不整的柳沐雨身上,简直怒火四起,二话不说,抓著庆达年的头发扯下花床,几拳下去把庆达年揍得满脸血肿。

    “小兔崽子,居然连本大爷的人你都敢动?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今天你范爷爷就超度了你!”范焱霸气得两眼赤红,下手没了禁忌,又狠狠给了庆达年几拳,直把庆达年打得口吐白沫,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作家的话:

    谢谢观赏~~

    38

    随後赶来的苏冬儿和老鸨怕在苑子里闹出人命,连忙上前劝架,范泽也赶忙拦住范焱霸还要狠揍的拳脚,示意庆家的家丁,赶快将他家少爷抬走:“爷,爷,您消消气,柳公子怕是被吓得不轻,此处人多眼杂,您还是先带柳公子离开……才是正事!”

    范泽这麽一提醒,范焱霸这才转头看向里屋,只见柳沐雨衣衫撕裂,光裸的大腿从凌乱的外袍下伸展出来,脸颊上透著红红的醉意,泪痕浅淡,透著一股勾人奸的媚态!

    “干!留个妖在外面,就是让人心!”范焱霸恶狠狠地啐了一口,上前几步,将自己的大氅罩在柳沐雨身上,裹住每一寸外露的肌肤,保证自家妖的春光不会外泄,抱起柳沐雨颤微微的身子,大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范泽留下来稍作打点,看著满屋狼藉,范泽有点头疼的压压额角,明日里坊间怕是又会传遍范郡王冲冠一怒的风流韵事了……

    范焱霸满怀怒气地抱著柳沐雨回到王府,直接进了自己的主屋。见自家郡王急火火地奔出府去,而後又怒冲冲地抱著一个被包裹严实的人回了卧房,府里的侍仆婢女各个惊讶好奇地聚在一起议论不断。

    进了屋子,范焱霸再也忍不住,低吼出声:“你个骚妖,整日里不想著给你范爷爷收心守身,竟然跑到男馆里浪荡!你真是想气死我!”

    脑中不断回想著柳沐雨和庆达年在床上纠缠的画面,范焱霸恼火地扬了扬手,最後还是一拳捶在自己大腿上。

    柳沐雨醉得迷迷糊糊,如同虫子一般在范焱霸怀里蠕动,这个宽厚的膛让他觉得安全,气味也是那股熟悉的味道……

    “焱……焱……我好想你……我,焱……”酒让柳沐雨燥热的欲更加旺盛,想要范焱霸狠狠干自己,想让那长的金枪把自己紧闭的身体彻底顶开穿透!刚才另一个人的撕扯亲吻的感觉还残留在皮肤上,让柳沐雨烦躁,现在他只想让范焱霸给自己温柔爱抚!放纵自己,让那久违的高氵朝快感将所有的不愉快都洗刷干净!

    “放手!我不是你那个姓庆的奸夫!”范焱霸心中还隐隐有著怒气,可是手指已经不听使唤的解开了裹住柳沐雨的大氅,被扯破的衣袍下露出白莹莹的肌肤。

    感受到范焱霸勃发的怒气和隐约的情欲,柳沐雨迷醉著眼纠缠上去,白嫩嫩的胳膊搂住范焱霸的脖颈,花瓣似的粉红嘴唇在范焱霸脸上、耳乱无章法的亲吻著:“好哥哥,好主人……我好想你……身子空的难受……求你疼疼我,好好我……”

    这几日虽然过手的男女数不胜数,但没有一个能让范焱霸彻底宣泄,欲求不满的身体渴望著那最契合的眼儿的抚慰,柳沐雨的哀求像是点燃了爆竹的引线,范焱霸自暴自弃地狠狠地捶了下床,嘴里啐著:“妖!妖!你就是老天派来收我的!”

    三两下扯光自己和柳沐雨的衣服,掰开柳沐雨修长白皙的双腿,看进腿间久违的美景。两片肥厚的唇已经被水沾染得湿哒哒的,层层水光中,粉嫩的男春芽羞怯地翘立著,颤抖地渴求爱抚。

    “焱……亲亲它……舔我,我想要……”柳沐雨难耐地在床上扭动著,渴求地将两腿分得更开,不停地抬起腰胯,将已经湿透的户顶向范焱霸邀欢,不自知地透出诱人奸的美感。

    指甲顺著湿热的缝轻轻刮擦,范焱霸气息重地舔舔嘴唇:“爷还没碰你,你怎麽就这麽湿了……你这荡的母狗,是不是刚才对那姓庆的动了情?!”

    “没有!没有!”柳沐雨被情欲刺激得眼中泪光点点,狠命摇著头,两只手更是不顾廉耻地伸到腿间,大大地扒开肥厚的唇,“这里只有你……好哥哥,舔舔母狗的……眼儿里好痒……我想要……”

    从未见过柳沐雨如此主动邀欢,范焱霸只觉得自己兴奋得快要爆炸了,之前的各种怨愤气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嗷’的一声扑过去,两手压住柳沐雨大开的腿,一口含住柳沐雨高挺的春芽,唇舌卖力讨好地舔弄起来。

    “哦……我的天……哥哥……好哥哥,你把我舔得美死了……好舒服……下面的眼儿也好想要哥哥舔!”柳沐雨翻转叫,下身的水流得更盛,黏糊糊的顺著屁股沟流下来,不一会儿就在床铺上濡湿了一滩。

    想念了一个多月的水美味就在面前,范焱霸岂能浪费?吐出鼓胀的春芽,张开嘴一口含住柳沐雨娇小的女,舌头在口使劲搔刷,不时还顶进眼儿里翻搅一阵,引得柳沐雨腰肢止不住的乱颤,丰韵的屁股蛋子也跟著兴奋得哆嗦。

    柳沐雨被欲望的浪头一会儿推上山峰,一会儿摔下谷底,两眼慌乱的找不到焦点,双手只想抓住更牢靠的东西,稳定自己晕眩的脑壳。可手指刚刚离开湿哒哒的唇,范焱霸立刻停下了口舌的动作:“骚母狗,给爷好好把你的户扒开,你的手要是敢离开,爷可就不伺候了!”

    “不……别丢下我……”柳沐雨泪光涟涟,沾满水的手指只得重新伸回腿间,大大地分开,“爷,舔我……千万别不管我……”

    “专门勾人的骚货!”范焱霸心里暗啐,可是舌头更卖力地舔弄起柳沐雨敏感的女花,又是一股水涌出,范焱霸满意地吸吮两口,起身拍拍柳沐雨有些失神的脸蛋,范焱霸邪邪地笑这说,“骚母狗,爷要奸你的……你希望爷把你前後哪个眼儿开?”

    作家的话:

    开学快乐……

    会尽快完结

    39

    眼泪口水糊了满脸,柳沐雨被酒酿醉晕的头脑里,还有潜藏的一丝执拗……孩子,这次绝对不能伤到孩子……

    “後面……主人,奸母狗的屁眼……”说完这话,柳沐雨酒醉的脸也忍不住羞红一片,顾不得许多,两手捂住脸,低声呜咽,“我……太……太不要脸了!”

    范焱霸捧起柳沐雨红彤彤的小脸蛋,反复亲吻著,恨不得就这样把柳沐雨含在嘴里,再也不吐出来:“我的骚宝贝儿,爷就喜欢你荡的样子,你漂亮得让爷都疼了……爷好想就这样强奸了你……可是又怕再把你弄坏了……”

    出床头暗盒里常备的润滑脂膏,两手指蘸了满满,伸向柳沐雨丰韵的後臀:“乖母狗,好好张开腿,我把你的屁眼弄得滑滑软软的,然後好好地干你……”

    “哦……好舒服……”空虚许久的孔洞,终於有了温热的物体逆向入,柳沐雨晕乎乎的脑袋里闪过一丝甜蜜的满足感,凭著本能张大双腿,挺起腰胯更贴近侵袭的物体轻轻摇晃著,透著靡的邀欢媚态。

    “干!你这骚妖,果然身子不能缺男人,才把你冷清几天,就这麽乱……要真是把你放在外面,日子长了还不知道你要给本大爷带多少绿帽子!”范焱霸嘴里骂著,心里却喜欢得全身哆嗉,顾不得细致的疏通,在自己乌红肿胀的金枪上,抹上厚厚一层脂膏,掰开柳沐雨白嫩嫩的屁股,压著大的蘑菇头就往柳沐雨紧小的屁眼儿里塞。

    “嗯……疼……”很少接纳外来异物的屁眼被大的蘑菇头强行撑开,柳沐雨疼得瑟缩著身子,推拒范焱霸的靠近,这样的拒绝引来范焱霸的不满。

    “母狗,疼也得给爷忍著!你要是再敢躲,你信不信……信不信……爷再也不奸你了?!”范焱霸本想说‘再躲就奸死你’之类的狠话,可是脑中立时闪过柳沐雨浑身浴血的画面,真是让他心有余悸,话到嘴边还是拐了个弯,换了套说法。

    “爷……别走……”酒醉的柳沐雨泪光迷离,凭著醉意,柳沐雨只当自己在梦里与范焱霸相聚,彻底释放自己心中的想念,白皙修长的手指略带颤抖地拉住范焱霸的手腕,“爷……我忍著,我能忍得住……你千万别再抛下我了……”

    下身金枪久未纾解,早已涨得生疼,现在又听到柳沐雨如同告白的哀求,范焱霸哪里还控制得住?顾不得柳沐雨是否受得住,强压住柳沐雨的腰胯,缓慢而坚定地向柳沐雨的屁股里推进。

    柳沐雨虽然极力想放松自己的身体,怎奈范焱霸的金枪实在巨大,如此强势的侵占,犹如开膛破肚般撕扯著紧窄的肛肠,疼得柳沐雨浑身僵硬,拳头攥得关节发白,使劲地捶打揪扯身下的席被,两条大腿却仍然僵直地大张著承受逆向扩张的痛苦,丝毫不敢躲避范焱霸蛮的开拓。

    “乖母狗,再……再坚持一下……等爷的金枪都……进去了,你就不难受了……”感受到柳沐雨肛肠顽强的抵抗,范焱霸也被禁锢得满头是汗,知道此时不能半途而废,只能咬著牙缓著劲儿往里挺进,直到自己的胯骨死死抵住柳沐雨的屁股,大的蘑菇头也顶到了柳沐雨肠底的阳心,范焱霸才收了力气,趴在柳沐雨身上喘。

    屁股里被强行塞进一又又烫的巨杵,柳沐雨身子里有股说不上来的别扭,那种想要把它甩脱,又想要它更暴的进占的矛盾感受,在柳沐雨的体内交战:“爷……爷,救救我……好难受……身子难受……”

    “爷的骚宝贝儿,爷马上就来救你……”范焱霸唇舌手指并用,压在柳沐雨的身上亲著舔著著,偶尔轻轻晃动腰部,让柳沐雨尽快适应自己的大,好承受下一波更猛烈的征伐强占。

    欲望是个怪兽,吞噬理智和神的清明,在疼痛羞辱和压迫中,柳沐雨身体中的欲魔点燃熊熊烈火,焚烧一切阻挡两人交缠的痛苦思绪,恍若柳沐雨的身子天生就是让范焱霸的,本不需要柳沐雨有任何思想抵抗,身体凭借本能就已经做了决定。无论范焱霸给予他的是疼痛还是快乐,此时柳沐雨都只想要得更多……

    “爷……焱哥哥……动一动……求你我……”柳沐雨目光迷离,无意识地哀求著给予自己无限刺激的范焱霸,脸上的单纯无辜,让人只想狠狠地凌虐他!

    范焱霸今日里原本在王府里喝闷酒,突然看到潇湘苑的小厮拿了自己的金牌,让自己赶快去潇湘苑,范焱霸就知道柳沐雨出事了。一进门却看到柳沐雨和庆达年纠缠在一起,范焱霸有一种捉奸在床的恼怒,从不知妒夫的感觉如此酸苦,正想纵著子大闹一番,可当自己对上柳沐雨惊惶不安的眼睛,所有的醋意都被掩盖不住的心疼淹没,只想好好抚柳沐雨颤抖的身子,让他不再害怕恐惧。

    范焱霸知道自己是彻底栽了,原来传说中的姻缘线是真的存在的,他已经被柳沐雨用细密的红绳从头到尾缠了个仔细,再也无力挣脱了……

    大手向下更大力的分开柳沐雨白嫩嫩的臀,壮的腰杆轻轻挺动起来,在湿热得不可思议的蜜洞里来回穿梭,引得交缠的两人都大大地叹了口气。

    作家的话:

    哎呀,这篇文真是我的分力作啊!!!

    40

    “哦……我的天……好舒服……”疼痛中泛起阵阵酸麻,让柳沐雨身子里泛起升天般的美意,舒展著四肢,将自己彻底交给对方,任由范焱霸随意摆弄,“好哥哥不要停……我好想你……”

    听了这话,范焱霸知道柳沐雨的身子已经受得住,安抚地亲亲柳沐雨落泪的美目:“骚妖,憋住劲儿,今儿个爷一定把你得爽翻了!你可不许喊停!”

    拉开架势开始长的挺进抽出,两人犹如饥渴的旅人终於到达绿洲,疯狂地享受著彼此的甘泉,亲吻、纠缠、抚……每一次挺进都是更深入的占有,每一次抽出都黏带著丝丝不舍的肠水,两人忘了周遭的一切,彻夜沈醉於爱狂欢之中。

    “乖母狗,说,现在是谁在你?”范焱霸恶质地在已经被撑到极限的後边缘,硬是又挤进一指,这一次他一定要让柳沐雨从身体到心灵都再也离不开他!

    “主人……是主人在母狗……”柳沐雨哭得凄美,汗湿的头发贴在光洁的额头上,脸上带著不自然的醉酒红晕,“主人,那里要破了……不能再撑开了……好疼……”

    “母狗,你还敢不敢逃开主人,跑去勾引其他野男人了?”想起之前庆达年赤裸地压在酒醉的柳沐雨身上的样子,还是让范焱霸气恨不已,“你前前後後上上下下的洞,都是你范爷爷的,你要是再敢私自乱跑,爷就给你锁在床上,让你哪儿都去不了!”

    “不……不敢了……母狗再也不敢了……”激情的浪涛狠狠地拍打著柳沐雨的身体,就这样被逼迫著,哭著,著,柳沐雨一会儿兴奋得昏厥过去,一会儿又被范焱霸蛮的醒,就这样被范焱霸压制在床上,彻底纾解了这恶霸流氓囤积了多日的欲求。

    眼见著柳沐雨敞著身子任由自己进出而彻底没了反应,范焱霸终於在柳沐雨屁股里喷出今夜的第三次白。疯狂过後,范焱霸急忙检查柳沐雨的身子,见里里外外没有流血才算舒了口气,而柳沐雨早已昏睡过去,眉间扫去了几日来的愁怨,反而带著舒心的微笑,脸上也红润了很多。

    门外范泽适时地敲门低声道:“郡王,老爷请您过去……”

    范焱霸披衣起身,该来的总也躲不掉……转身爱恋地看看沈睡的柳沐雨,温柔的给他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出了屋子。

    见到父亲,范焱霸低头‘咕咚’跪在地上:“爹……孩儿没了柳沐雨,活不下去……求爹爹成全!”

    看著跪在脚边的范焱霸,范崇恩心思复杂,到底是将柳氏母子放走,去过更加自由自在的生活,还是凭著私心留下怀著自己金孙的柳家後人……范崇恩一时拿不定主意,良久之後,长叹一声:“罢了……你若是真心喜欢他,便将他接进府来好好照顾吧……”

    “爹!”没想到父亲能如此轻易的答应自己,范焱霸简直可以用惊喜来表述此时的心情,“多谢爹爹成全!我,我这就去安排喜宴,一定让柳沐雨风风光光地嫁进范家!”

    “沐雨可以进府,但是你不能娶他!”范崇恩威严的声音传来,让范焱霸张著嘴,惊讶的不知该说什麽。

    “爹?”

    看著一脸懵懂疑惑的儿子,范崇恩从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这傻儿子,自己真不知道该拿他怎麽办才好……看来只有他这个老爹把当年追夫人的所有手段,好好传授一番了……

    “傻儿子,柳家的儿郎岂可是你可以娶进府为妾的?”范崇恩端坐下来,呷了口茶,“若想抱得美人归,你得这样这样这样……”

    月儿高挂夜空,范家父子俩一晚上都没有出书房的门,谁都不知道他们一晚上到底聊了些什麽。

    天色微亮,柳沐雨从宿醉的头痛中醒来,全身上下好像每个地方都不是自己的一样,酸麻胀痛。抬眼看看四周陌生的环境,华丽的帷帐,绵软的床铺,细的雕花大床,无一不显示出主人的华贵奢靡。

    终於想起昨夜酒後的荒诞,柳沐雨懊恼地捂住脸,自己居然又跟范焱霸上床了……下体尴尬的疼痛告诉自己昨晚的事有多麽激狂,隐约记起还是自己主动诱惑的范焱霸,柳沐雨禁不住打心底哀叹出声,悲哀地承认,这贱的身体真的已经中了范焱霸的毒,怕是日後没人干,反而不得安宁了!

    “小柳儿,你这麽早就醒了?”范焱霸端著一碗热气腾腾的**茸粥,笨拙而小心地一步步走进里屋。一向被人伺候得五体不勤的范焱霸,哪里做过端茶递水的活计?这碗**茸粥一路端来,颤颤微微的撒了一半,手指都被烫的通红。几次烫得想甩了碗,可一想到之前爹爹说只有这样才能让小柳儿回心转意,范焱霸咬牙忍痛,终於将粥碗端到柳沐雨面前。

    “小柳儿,快吃,快吃……昨个你喝得那麽醉,今天不吃点东西胃会难受的!”范焱霸讨好地贴近柳沐雨,挖起一勺**茸粥吹散表面的热气,递到柳沐雨的唇边。

    作家的话:

    热烈鼓掌……这就这几天蹦躂的时间了~~~

    这篇文贴出来,其实我有各种内心纠结……复杂之处,汝等皆不能明……这就是天机化忌的宿命嘛?华盖太旺,果然不是好事~~

    41

    看著范焱霸被烫得红红的手指,颤抖地端著勺子,柳沐雨的眼眶有些发酸,咬咬仍旧红肿的嘴唇,别开头去:“我不吃!”

    尴尬地伸手支了半天,范焱霸见柳沐雨确实不肯搭理自己,只好悻悻地放下碗勺,转而抓住柳沐雨白皙修长的手掌:“柳儿,我知道,跟著我确实是委屈你了,可爷真的离不开你,求你别再生爷的气,你要怎样我都听你的还不成?”

    “我……我……”嘴唇嚅嗫著,柳沐雨的眼眶越发酸涩,范焱霸的话字字敲在自己心里,可今日就是离别的日子,再听这些又有什麽用?“郡王的身子若是纾解够了,就请让草民回家吧……”

    见柳沐雨坚持要离开,范焱霸心里焦躁得像被猫挠了似的,再也装不出温婉和善的面貌,鲁的揽过柳沐雨的肩膀,将他死死按在怀中:“不许!不许!我不许你走!你既然已经进了王府的门儿,就别想再出去!沐雨,沐雨……你行行好,就当是可怜我,留下来不行麽?”

    宽厚温暖的怀抱,让柳沐雨眷恋,更让他悲切,双手忍不住紧抓著范焱霸的前襟,柳沐雨崩溃般的在范焱霸怀里嚎啕大哭:“你这个恶霸混账,一心只知道欺负我,却从未替我考虑过分毫……留下来?你让我怎麽有脸留下来啊?!”

    范焱霸被柳沐雨哭得乱了方寸,笨手笨脚地拍抚安慰,嘴里的舌头也像是打了结儿,说话磕磕绊绊的:“柳儿,柳儿,别难过,爷只是想让你陪在爷身边,爷想好了,不逼著你嫁进府里,只要你愿意跟著爷,爷一定长长久久地陪著你,再也不去外面荒唐胡闹,也会好好照顾伯母……”

    那句‘长长久久’若一铁楔子,深深砸进柳沐雨本就摇摇欲坠的心防,抽泣著抬起哭红得像兔子似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著范焱霸:“你……你当真不会逼我为妾?”

    “当真!当真!”看著柳沐雨可怜兮兮的样子,范焱霸疼得心都拧了,一面怜惜一面又想继续欺负他,让他哭得更惨……哎,这样矛盾的感受折磨著范焱霸,只想把柳沐雨藏在怀里,再也不让别人看到!

    “小柳儿,你放心……以後的事情,我会安排好,一定不会让你和柳家的声名受辱!”拿著自己的衣袖小心翼翼地给柳沐雨擦眼泪,范焱霸继续道,“柳儿,我对你的心思,你是知道的……难道,就不愿意相信我一回?若是日後,爷真的委屈了你,待你不好,你再走不迟啊!”

    身体里那不可启齿的地方,透出一股泛著酸痛的美意,欢畅淋漓的爱让柳沐雨几日的难耐消散一空。柳沐雨知道自己从心理到身体都已经深刻的依赖著范焱霸,若是真的远走他乡,不知这剥离的痛苦还要折磨自己多久。心里的不舍越来越浓烈,若是可以不以男宠之名留在潘阳,不让柳家声名蒙羞,柳沐雨何尝不想一直留在范焱霸身边?

    而最诱惑柳沐雨的,就是范焱霸那句‘长长久久’……这花心无赖的脑子里,难道真的有长相厮守的坚定?

    “爷已经想好了,以後就在府里给你安排个官职,让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搬进府里来,你自己会有独立的小院子,不与内眷相连,即便是在府里人面前,我也会小心保全你的名声,不让他们知道咱俩的关系……以後你在这府里也算是有官职的人,外面的人断不敢看不起你,你进出王府也是全然自由的,若是想念伯母,你可以随时回去探望……”范焱霸小心地说出和父亲商议整晚的结果,憋著气等著柳沐雨回答,“小柳儿,你就应了爷,让爷接了你这辈子,好不好?”

    柳沐雨低下头,久久不语,范焱霸也不著急,只是缓缓的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抚著柳沐雨的後背,像是哄孩子睡觉般的轻轻摇晃著,过了不知多久,怀里传来一声模模糊糊‘嗯!’

    范焱霸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有些疑惑地看著钻在自己怀里的小脑袋。

    “柳儿?你刚才……”

    “嗯!”柳沐雨又大声的‘嗯’了一声,脸蛋红得透亮,“你说的长长久久……我……我就信你一回!”

    范焱霸眼里立刻放出光,心里喜悦得好似要飞上天去!紧紧抱住柳沐雨的身子,托起他的小脸,狠狠地吻上去。

    “等等,你等等……”柳沐雨扭著脸,躲避范焱霸的攻击,自己虽然已经自暴自弃地认定了这个霸王,可是不能让自己的孩子顶个‘男人生的怪物’身份,日後遭人唾弃,更不能被王府的王妃妻妾欺负!“我……我还有要求……”

    “乖柳儿,我什麽都听你的……只要你不走,你提什麽要求都行……”范焱霸猴急地扯掉自己的衣服,翻身压住柳沐雨的身子,“不过,现在……娘子先跟为夫行了洞房再说!”

    “你!”柳沐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只野兽刚刚还温驯平和,转眼就发情成这样?来不及拒绝,已经被范焱霸掰开腿,直挺挺地进了身子,瞬间卷入情欲的浪潮中,屋里只剩下‘嗯嗯啊啊’的呻吟声,久久不绝。

    42

    又荒唐了一个晌午,柳沐雨强撑著有些晕眩的脑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和范焱霸定了三条约定:

    一、尽快解决昨日潇湘苑的风言风语,日後范焱霸也不得当众调戏柳沐雨,不能让府内外知道他俩的真正关系;

    二、为了求得柳氏先祖原谅,范焱霸要放柳沐雨回韶关祭祖,闭关清修一年以示忏悔,清修期间范焱霸不得前去探望;

    三、因为身体亏欠,在赶赴韶关之前,每日至多只能欢爱一次,不得强行求欢……

    柳沐雨提的这三条要求,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自己总还是割舍不下范焱霸的情意,若是能够不以男宠妻妾的身份伴在范焱霸身边,柳沐雨心底还是乐意的,唯一问题就在於不能让范焱霸知道孩子的存在。现在他身在王府,若是执意离去,保不准这土霸王想到什麽歪点子,将自己关在府里,等过几个月後肚子显怀了,怕是更不能善了。

    所以柳沐雨想找个远离范焱霸的地方,偷偷将孩子生下来,届时让娘亲将孩子带在府外抚养,即不会让孩子遭受白眼和冷遇,又算给柳家留了後人。几相权衡之下,便以告慰先祖的名义,要求范焱霸放自己回韶关祭祖一年。

    得知柳沐雨要回乡祭祖的要求,范崇恩立刻心领神会,看来儿子的情路还要继续拼搏。总觉得为了让自己的亲儿子得偿所愿,委屈了柳氏母子,这点小秘密,范崇恩当然会帮忙遮盖。范崇恩表明自己对当年柳将军仰慕之意,既然柳沐雨要回韶关清修一年,也希望借著这个机会,能为柳震霆将军建个祠堂,以表怀想。

    掰著指头算了算日子,一年的分别让范焱霸心中不悦,可是又不敢忤逆父亲。柳沐雨好不容易被自己安抚下来,不再说什麽分手离开的话语,此时若是不同意,怕又要闹得小心肝儿生气难过。生气还是小事儿,若再把小柳儿气得出血晕倒,闹出个好歹来,范焱霸怕是真没法儿活了。

    咂咂嘴,范焱霸死皮赖脸地将柳沐雨回韶关的日子硬是往後拖了一个月,才算勉强同意了这三点让自己严重不满的约定,而那最後不情不愿的一个点头,终於换来柳沐雨犹如春风拂过般的柔美笑容……

    五日之後,郡王府大摆筵席,祝贺范崇恩新收了一名义子──柳沐雨。

    范焱霸也对外宣布,念及这位义弟文韬武略,学识了得,特聘为潘阳郡布政使参议,郡王府近身录事之职。参议、录事这样的职位,都是地方上的闲职,每每也就是登记一下郡王的起居言辞,平时给郡王出点小主意,真是配不上范焱霸对柳沐雨的那些夸奖溢美。

    有些人为柳沐雨不值,若真是文韬武略,怎麽也该安排个枢密院长史的职位啊……也有人私下议论,说是柳沐雨名为录事参议,其实就是范焱霸的男宠,整日里脱了裤子伺候郡王,当然需要‘近身’才好!

    可这样的传言没几日就被打压下去了,范焱霸虽然荒唐浮夸,但其父范崇恩却是人人敬仰的大将军王,举国上下威信极高!大将军王亲收的义子,怎麽会是自己儿子的男宠?老百姓对这样诋毁范将军和柳沐雨的言辞十分唾弃鄙夷。

    醉仙楼二楼的雅间里,依然满脸淤青的庆达年颓废地喝著闷酒……范将军义子?布政使参议、近身录事?他当然知道范焱霸对柳沐雨到底存得是个什麽心思,只不过没想到竟然重视到如此地步,竟然请动了范崇恩将军出面维护!想想柳沐雨的天人之姿……庆达年感到一阵心痛,他就算再有权势,也不敢跟范焱霸争美人……看来柳沐雨真的此生无缘了哦!

    这年的冬天,格外清冷,可是范焱霸的卧房里,却是不一般的热络著……柳参议新官上任,总要格外勤勉才对!范郡王不知为何,也变得特别虚心好学,整日里抓著柳参议不放,可怜柳参议虽然在王府里锦衣玉食的供养著,可眼看著一天天的消瘦憔悴下去。

    众人欢喜於自打有了柳参议之後,郡王确实更加热衷於关怀潘阳郡的民生民意,可又有些感慨……这郡王用人,未免也太狠了些……至於其中的真谛嘛,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End

    後记

    哎呀,转眼要写第二本的後记了~~对於电子类产品极为迟钝的某希,终於在新浪开了微博,希望能和各位亲亲近距离互动则个……希望大家尽量粉我,然後能把读後感踊跃贡献一下~~双手合十的拜拜……

    其实这篇文才是我当初想写到的第一本的暂时结尾,只不过一写起来才发现某希爆字数的能力也快赶上话唠级别的了~~如果要压字数,就要剪掉H段落,也不知道各位亲亲们的口味如何,只能分开两本来写(某希舍不得砍掉H,迷羊亲亲也看得很过瘾~~唉,一帮重口味~~)

    第二部之後,悬念依然未解,柳沐雨终於磨不过范霸王的死缠活赖,被用尽手段拐进了王府,可是之後的生活就一番平顺了麽??一个怀著假娃觊觎王妃宝座的姚晓娥,一个本身就对柳沐雨有偏见的准婆婆,看似遥远的朝廷,对於名声显赫,独霸一方的范家是否也有忌惮?等等疑惑希望後续两部能够写完,拜拜文曲星,一定不要爆字数!

    第三部可能实在没办法一本完结,要写上下两本,不知道各位亲们是否能够接受,如果觉得钱包紧张,无法承受的话,俺就开一个新篇,讲一个溜奸耍滑,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的欠虐受,被自己曾经救过命的两只小狼崽子吃干抹净的故事……汗汗,不知道各位有木有兴趣啊?尽快在新浪微博里给点建议吧!!

    关於第一部,很多亲看完之後会觉得小攻有些不洁,为何有了小受还要跟别人H?其实,某希这点是有考虑的,范焱霸是个郡王,又是个花花公子,如果只是尝过一两次柳沐雨的滋味就开始为他守身,这样反而会更诡异吧?古时候三妻四妾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男宠的位置极为低下,为了男宠而抛弃妻室,反而会被世人耻笑。范焱霸为了保留柳沐雨的颜面,没有让他以男宠身份入府,已经是很重视他了。他俩现在的感情状态,属於范焱霸偏宠柳沐雨吧,如果现在就发展到独宠的地步,这可是狗血得太臆想化了。他们俩人的感情是慢慢从後续的点点滴滴发展蔓延,最後直到非卿不可的地步,所以,范焱霸以後会被亲爱的小沐雨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各位亲们放心吧!

    偷偷笑,这次为了回报各位预购的亲,所以特别大出血,做了漫画特典来感谢各位忠实粉丝(怀孕双生子大肚H,满哦!),如果大家喜欢,一定要告诉我哦,我会高兴得蹦蹦跳跳的!

    另外不知道各位亲亲们是否看过俺写的《欲城堡》,现在用第三人称重写了,改名叫《阿德尔斯堡》,这是一个剧情跌宕的文文,是俺灰常喜欢的一篇,一直希望能够出成个人志,这次也来探探各位亲的口风,如果大家不怕虐,俺就把这篇写完出书……某希真的很喜欢这篇啊~~~抱头哭嚎,保证是HE~~虽然有点坎坷……众位亲亲们支持否??给个反馈吧~~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

    作家的话:

    其实这篇文文写的早,後记写得晚

    好了,呼呼,豔2终於也贴完了……从明天起,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好好学习,好好工作,短时间内,我是不会回来了……

    谢谢一直鼓励支持我的亲们,感谢你们把宝贵的票票投给我,以後的日子你们可以多多临幸其他可爱的作者了,後续贴不贴,看我心情吧……本作者分越来越严重,经常自我矛盾、自我攻击、自我拆台……就连年底是不是能出《城堡》现在都不敢保证了……

    所以,不要对我抱有太大期望了,多谢亲们的支持,如果对这篇文不死心,每个月1号来看看就好,如果更新了,那就会持续更完,如果没更新,那就等下个月再看吧~~

章节目录

艳妻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沐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希并收藏艳妻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