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童话的两行热泪几乎随着艾滋话音的结束同时洒落,中有一种久违的感动和激动。除了地球远古世界中处于原始状态的阿奇像忠狗一般听话外,她所有的怪物丈夫虽然爱她、疼她、宠她,但对她的很多话基本上是阳奉违,恶意扭曲。尤其在夫妻情事方面,她更是没有半分话语权和自主人权。好……难得!她……她竟然还能碰上只忠犬!不能放过,绝对不能放过!只要用她体内的生死之力调和就能获得独一无二的强大力量?好,她要让她的小艾滋变得很强大很强大,以后谁敢不听她的话,她就关大门,放小艾滋!

    咬了咬下唇,她仰头亲上艾滋的下巴,娇羞的乌眸中混杂着不容置辩的欣喜和兴奋,俏声道:“小艾滋,我……我愿意和你……和你交……交欢。”话音刚落,她就恨不得甩自个一耳光。完了完了,她被这些怪物荼毒了,明明脑子里想的是旖旎优美的“做爱”,咋一出口就成了下流低俗的“交欢”?

    深灰色眸子掠过一道璀璨的亮光,绝代风华骤然璨盛,但艾滋却轻缓地摇了摇头,“童宝宝,你的心意让我很高兴。可还是不行,我身为超级细菌,本质特是复制和吞噬。一旦与你交欢,你的力源会被我夺走,圣灵之核也会涌到我的身体中,你会在无知无觉中失去这两样宝贵的东西的。”

    不说还好,一说童话更是感动莫名。多好的细菌生物啊,只是不想她失去那些没啥用处的废物,就坚定不移地控制住自个的情欲和饥渴。试问宇宙中还能再找出像小艾滋这样纯良的美善生物么?不能。这种怪物丛中的异变品种堪称宇宙瑰宝,她要放过了就是眼瞎心盲的残障人士。

    “小艾滋,我失去那两样东西会死吗?”她勾住艾滋的脖子,笑颜如花,深觉这灰色人形体虽然肤色怪异,但无论怎么看都顺眼无比。

    “有四道生死契印保护,童宝宝不会死的。”艾滋想了想,认真答道。眸光一闪,似猛然想到什么,突然向对面的奥尔曼。这个强大可怕的生物,他……

    奥尔曼笑意更深,无视艾滋犀利探寻的逼视,金眸里的光芒温暖明亮。身体前倾,凑到童话身边,粉色薄唇微微一掀,低声诱哄道:“小甜心,让你的小艾滋满足我的心愿,我除了会率领光神族战士为婆娑宇宙的弱小生物助战外,还可以化成乾坤神镜,让你窥视裂解战麒和涅世的混沌宇宙。”

    童话身体一震,乌眸不敢置信地瞪着奥尔曼,泪水毫无预警地流下,“你……骗我。”

    “这次不骗你,只要我的力量进行了最完美的引爆融合,我的身体就可以化成窥视万千宇宙的乾坤砷镜。”他伸指轻轻撩起她披散的卷发,在粉腻优美的肩后轻轻啮咬,“小甜心,敞开你的身体,让你的小艾滋进入吧。”

    微微侧头斜瞟他,泪眼迷蒙中,她只看到散发着淡淡光晕的亚麻色眼睫,又浓又密,弯曲着往上翘出优雅的弧度。不知为什么,眼前又浮现出一个紧闭双眼,蜷缩着的金色胎儿,一点点,一滴滴融化着,心泛起一丝抽痛。暗暗叹气,她还是不能做到无动于衷啊。

    啊啊啊──

    为毛她会天生这么善良呢?!

    寂寞的变态怪物,他真的想要,她就给他算了。反正她一点也不稀罕那个圣女的头衔,反正那生死力源在她体内发挥不出半点功效,反正她本是个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人类,不适宜的头衔对她而言只是负担而已。而且,她可以让小艾滋强大起来,成为惟命是从的打手,可以看看阿奇和四不像的状态,给忐忑不安的心一个安抚。

    “……那你……要为我扛下圣女的头衔。”万年前和万年后的圣灵之核全在你身上了,怎么着也该扛下圣女的责任和义务吧?

    “好。”温柔的声音几欲滴出水,粉色薄唇吻上她的耳垂,带着浅浅的戏谑,“只是我不是女,不能称为圣女,改称圣男么?”

    剩男?有这么美丽神圣,地位尊贵的剩男吗?看不出这Y的变态怪物还有冷幽默潜质。

    童话扑哧一笑,犹如满山遍野盛开烂熳山花,微僵的身体在温热的玫瑰芬芳气息里逐渐绵软松弛。

    “啧啧,小甜心的眼泪虽然甜蜜滋润,但这张小脸还是更适合开心的笑容。”大手揉捏上她的房,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小甜心,把你心里所有的烦躁、愧疚、不安、矛盾都交给我这个继承了圣灵之核的奥尔曼王就行了。”

    她心底微微一愕,狼眼越发迷蒙,有一种名为甜蜜的柔软从心底缓缓淌过。变态怪物也会有这么体贴的一面吗?唇边不由自主地溢散出甜软的笑,对他的排斥渐渐淡去。也不管在上放肆的大手,手臂一钩,拉过艾滋的头,主动吻上温凉的深灰色薄唇。

    温凉的舌不再温柔,狂暴凶猛地在她嘴里翻搅嬉戏。像是饥饿了很久的猛兽突然捕猎到最美味的食物,狠狠卷缠着滑嫩的香舌吮吸舔舐。从舌尖到舌,从舌面到舌背,每一处都不放过,搅拌出津津作响的涎,顺着贴紧的唇角滑落。

    “童宝宝,你真的愿意吗?”深灰色薄唇贴着她的唇压抑地喘,炙热的气息一股股喷吐在口鼻间,像是三伏天的烈阳,能将人炙烤得头脑昏沉,四肢无力。

    “艾滋,太过体贴小心的男是不讨女喜欢的喔。”奥尔曼斜挑长眉,覆在童话上的右手滑入她的下身,在神秘的花谷中了一把,抽出在空中缓缓张开。金色的光晕中,五修长莹白的手指都沾染了大片晶莹甜腻的蜜,靡勾魂,“你瞧,小甜心已经在你的亲吻中动情了,又怎么会不愿意?”

    金眸渐渐眯起,食指送入口中,莹白颊上的淡淡朱红微微加深,神情似醉非醉,口吻似叹非叹:“小甜心的情果然和眼泪一样甜蜜。”

    童话嘤咛一声,被这变态怪物逗得面色绯红,想摆脱他和艾滋单独相处相爱是绝不可能的天方夜谭了。她索破罐子破摔,贴着艾滋的身体肆无忌惮地磨蹭起来,做着无言的邀请。

    艾滋身体猛地僵直,继而用力将她扑压在软榻上,唇疯狂地在她身上游移。

    奥尔曼及时退后,避开扑压的力道,将童话的头揽进怀里,手指暧昧地伸进吐着芬芳热气的小嘴中,“小甜心,尝尝自己的味道。”

    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舌上摩挲擦弄,挑逗无限,左手一遍遍抚着她红烫的脸颊,充满了爱怜。

    才感觉双腿被高高架起,一个长滚热的东西就蛮横地冲了进来,撕裂的痛从下体传来。她呜咽一声,身体被这股冲力震得往后退缩,正巧重重抵在奥尔曼结实的小腹上。

    大手温柔地抚着她的小脸,在口里的手指慢慢向喉咙深处探去,“小甜心,乖,吸吸看。”

    童话的身体早被怪物丈夫们调教得敏感无比,最初的裂痛过去后,那份被填满被撑到极限的饱涨开始带来丝丝酥麻,小嘴含住修长的手指,不自觉地随着恶魔之音吮吸舔吻起来。

    阵阵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传遍身体每个角落,艾滋咬牙逼使自己稳住疯狂律动的渴望。那紧紧贴附生殖器的壁又嫩又软,又湿又热,不断地将他往深处吸吮。低头瞧瞧尚余三分之一的深灰色生殖器,眼眸荡出蛊惑心神的万千风华,难怪涅世、幻麒他们时时刻刻都盼望着和童宝宝交欢,食髓知味,这样美妙的滋味尝过一次后还能戒得掉吗?

    瞥见童宝宝眉眼间的痛楚逐渐消散,他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个轻吻,发下誓言:“童宝宝,我的宿主,我永远在你的身体中栖息。”

    “嗯……”童话哼出软软腻腻的娇憨鼻音,微微抬起臀部,与他贴得更紧。

    艾滋轻曼的笑声染上浓浓的情欲,下体缓缓抽动起来,每一次都是尽数抽出又使劲刺入,一次比一次深入。他要进入童宝宝孕育生命的房,不为取得生死力源,不为获得圣灵之核,只为在她最神秘宝贵的女之地印下自己的足迹。

章节目录

远古狂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猫眼黄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眼黄豆并收藏远古狂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