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场。

    李博越看到易先生跟在几个随从后面从VIP通道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先生辛苦了!这次去南非还顺利吧!”

    “嗯!”易中淡淡应了一声。并没有停下脚步,边走边面无表情地低声问,“最近有没有大的事情发生?圈子里的,公司的”

    说到这里,易中顿了一下,“还有家里的。”

    “除了平时已经向您汇报过的拿些事,最近并没有其他事发生,公司跟康氏合作以后,康董那边很用心在管理我们的合作项目。”李博越汇报完公事,犹豫了一下,才说。“老太太身体健朗,就是一直念叨着您和舒小姐。舒小姐离开福建之后,一直在济城舒家。我们一直有派人看着,但是发现她几乎很少离开家,也没去工作。”

    闻言,易中墨镜后的细长眸子微微一凛,剑眉蹙了蹙,“还在发脾气呢?都多久了?”

    “自从舒小姐上次离开家到现在,246天了!”李博越回答。

    易中没有再说话,一行人上了车,车子离开了机场。易中靠在座椅里。取下墨镜,抬手捏了捏眉心,闭着眼慵懒地开口,“246天了,不跟我联系也就罢了,也没跟老夫人联系过?”

    坐在前面的李博越愣了一下,才明白易先生还是在接着刚才那个问题在问,忙转过身来回答。“这个,我没敢问过,但是她确实没回来过。”

    “嗯。”易中应了一声,便没再说话,闭目养神。

    很久之后,他的嘴边突然溢出一抹笑意,无奈却也带着明显的宠味。

    这个丫头,这两年在他身边都挺乖顺的,没想到就那么一件事,触到了她的底线,说走就走了,还一走半年多都没回来。

    气性这么大!

    他想起了半年前自己去南非之前,发生的那件事。

    因为公式。他自己必须亲自去南非的分公司驻守半年。说好了,她是要陪他过去的,所有的手续和需要带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老夫人也同意了让她去跟着陪他。

    还有两天要去的那晚,他把她气走了。

    那晚,两个人刚在床上躺下,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他忍不住就将她压在身下,正准备吻下去的时候,她突然抬手,一只手撑住他的身子往上推,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却满脸娇俏地看着他。

    他不由地皱了皱眉,她便立刻放开了他的嘴,咬了咬唇说,“先生,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完事了再说。”说着,他又要俯身下去,她却把脑袋一偏,闭着眼睛说,“我必须先说!先生,我们要个孩子吧!”

    易中一愣,不由地蹙起了眉,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连扳过来,沉声问,“我不是说过没额,现在还不能要,等过几年再说。”

    “可是,可是先生今年已经38岁了我姐都生了两个孩子了,我哥结婚的晚,孩子也都快一岁了而且,我哥我姐夫都比先生年轻很多”说到这里,舒一曼连忙抬手摆了摆手,“我不是嫌先生老,先生一点都不老但是,我觉得先生应该要个孩子了还有,老夫人也一直在催我,我也不敢给她老人家说是你现在其实还不想要”

    易中一愣,放开了她,一身不吭地翻身下了床。

    舒一曼见他生气了,连忙光着脚下床,从身后抱住了他,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背上,眼泪扑簌簌地滚落,“先生,我可以不要婚礼,不结婚,我我只是想为先生生个孩子就算不要,先生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现在不要,而非要再等几年呢?”

    易中皱紧了眉,低声说,“曼曼,你和老夫人的心情我都理解。但是,我不是不想要孩子,而是现在不要,我自然是有我自己的原因,你就不要问了。你好好休息,好好养身子,现在先不要考虑孩子的事。”

    “不”他双手将他的腰圈紧,使劲晃着脑袋,“我不想知道原因,我就是想为你生孩子。”

    易中脸上多少有了一点不耐烦,抬手扳开她的手,“闹够了就去睡觉,我今晚睡书房。”

    “那如果我现在就怀上了孩子呢?”她在他身后大声喊道,喊完之后,她脸上泛起了后悔的神色,垂眸紧紧咬着唇,双手死死揪着睡衣的衣摆。

    易中脚下一滞,转过身来,看着她低着头的模样,细长的眸子里蕴起越来越浓的阴霾,一步步向她逼近。

    舒一曼感受到了他的冷怒,虽然现在的她早就已经不怕他了,但是她知道他生气了,她舍不得让他生气,她只好示弱。

    陪在他身边两年了,她早就了解了易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总是表面严肃冷清,但却是一个非常温暖的男人。对老母亲孝顺,对手下佣人宽容大度,对她很疼她宠她,很温柔。

    她没后悔自己不顾一切地来找他,相反,她越来越爱他。

    所以,她想给他生个孩子实际上,她已经怀上了。她已经背着他半年没吃避孕药了,终于怀上了。

    她心里欣喜若狂,但还是怕告诉他。可是,这前几个月是危险期,她不能任由他要她。

    所以,她只能再尝试一次。

    他靠近一步,她后退一步,假装害怕地不敢抬眸看他。

    />

    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恐惧的,因为自己在挑战他的底线。

    易中看向舒一曼的眸子越来越冷,她的脚后跟突然碰到了床,他迅速上前,抬手掐住她的下巴,将她又压在了身下,眯着眸子冷冷地说,“已经有了?”

    她别过脸去,不想回答,却被他再次扳过来,咬着牙说,“现在,立刻去医院,给我打掉!”

    说完,他突然下床,揪住她的领子将她从床上拎起来,大声冲外面喊道,“阿东,备车,去医院!”

    那一刻,她心里绝望极了,后悔极了,就不应该告诉他,不该试探他

    “先生,不用去医院!我没怀,我只是假设而已!真的没怀!我都有按时吃避孕药的,怎么会怀上孩子呢!”她拒绝去,求他。

    易中对她的请求置若罔闻,拿起她的外套给她穿上,攥紧她的手腕,就带出去塞进了车里。

    一路上,她只说了一句话,“真的没怀!大晚上的,不折腾了好不好?”

    他没有应声,躺在座位里假寐。

    她便开始思忖着,该如何逃过检验。

    现在不过刚刚怀上,B超是看不到的。但是,验血验尿都能查出来。

    到了医院,易中没有出面,在车上等。但是一起陪她进医院的,有三个保镖,还有一个女佣,是平时伺候她的李嫂。

    李嫂陪她去洗手间取尿液样本,她在洗手间里给李嫂跪下了,“李嫂,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想为先生生下这个孩子您也知道,老夫人想要孙子,可是易先生要是知道我怀孕了,会逼我打掉的,求求您了,您也是当母亲的,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李嫂很快被她打动,答应帮她。于是,送检的血液和尿液样本都取了李嫂的。

    结果自然是没怀孕。

    回家的路上,易中依然一句话没说,她却在努力想着如何不跟他去南非,那样的话,她才可以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她趁易中闭目养神的时候,用手机给童心发了一条短信,让她务必半个小时后给自己打个电话,说父亲生病住院了,必须让她回家一趟。

    到了家,她是当着易中的面接那个电话的,吓的哭成了泪人,易中吩咐人订机票,天亮就送她回济城。

    回到济城之后,她立刻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先生,我家里有事,暂时不想去你那边了,也不能陪你去南非了。

    看到那条短信的时候,易中没有一丝愤怒,反倒笑了。

    生气就回娘家?小女孩的性子!

    他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在他去南非这半年多都不跟他联系。后来慢慢也想开了,或许她明白了,跟着他不会有幸福的。

    离开也好,她是个好女孩,应该有更好的男人去疼她。

    *

    济城,舒宅。

    周末,童心带着两个孩子到舒家来看望舒一曼。她已经9个月的身孕了,眼看马上就要临盆了。

    康思言小朋友今年6岁,已经上小学了,康思诚也马上两岁了,而舒一鸣的孩子才一岁多,正在蹒跚学步。

    院子里,三个小朋友在佣人的带领下玩的很开心。看着他们,舒一曼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满脸都是浓浓的母爱。

    “一曼,听说易先生已经回国了,你就真打算还一直这么冷战下去?孩子马上就出生了,你还不打算告诉他?”童心亲自削了苹果,给舒一曼削成了小块,递给她,说。

    舒一曼拿起一块苹果塞进嘴里咬得咔嚓咔嚓响,“孩子出生之前,我是不会让他看到的。我知道,他的人一直在我家外面附近,我这么就不出门,就是怕他们知道我怀孕了。易先生是说一不二的人,我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不能在最后功亏一篑。”

    童心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她超级大的肚子,“虽然我不知道易先生为什么现在不想要孩子,但是他如果知道了你怀的是龙凤胎的话,肯定不会让你打掉孩子的。再说,都这个月份了,谁都没有权利不要这两个孩子。”

    “正因为我宝贝这俩宝宝,所以更不能现在就让他知道。我就要等孩子出生,哼!”舒一曼赌气地说。

    “可是,你看看你,为了这两个宝贝受了多少苦,这几个月基本连床都下不了。我怀思言和思诚两个,都没你这么辛苦。”童心心疼地说。

    “姐,没关系!只要肚子里的孩子健健康康的,我自己受多大的罪我都无所谓!再说,我身子不好,也是我当年自己不懂事留下的后遗症”舒一曼抬手握住童心的手,“姐,我没事的!”

    “嗯!”童心反握住她的手,“加油!姐支持你!”

    “就是要辛苦你到时候伺候我的月子啦!两个小家伙,我妈妈肯定忙不过来的,我也不想让那些笨手笨脚的佣人照顾我孩子,月嫂更不想用。反正你现在是济仁医院的实习医生,我就要麻烦你!”舒一曼俏皮地对童心说。

    “好好好!你不说我也要照顾这俩小家伙的!”童心笑着摸了摸她的肚子,姐妹俩会心地笑了。

    *

    康氏集团,董事办

    公室。

    康子仁签了文件递给秘书,“把最近跟盛世的合作项目紧张情况汇总一下给我,我呆会要跟易先生通个视频,大致情况告诉他。”

    他的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只见易中笑着走了进来,“不需要视频了,本人直接过来了!”

    康子仁满脸惊讶,忙站起来迎了过去,“怎么突然就过来了,上午秘书跟你助理联系,说你还在北京。”

    “是啊,拿会在首都机场,本来要回家的,突然就想过来看看你。”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易中笑着说。

    “看我?”康子仁意味深长地弯眸笑了,“真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呵呵。”易中笑了笑,没有接下去这个话题。

    康子仁瞧了他一眼,从秘书手里接过茶递给他,“我还以为你最近忙的没时间过来呢,看来,还是下一辈的事情比较重要!”

    “下一辈的事?”易中不由疑惑地挑了挑眉,“什么下一辈的事?”

    “易先生真会开玩笑!”康子仁陪着他喝了一口茶,深邃的眸子悄悄观察了他一眼,笑道,“难道我还真会相信易先生是来看我的!我可没你儿子你女儿重要,更不用说我那个小姨子了!”

    “我儿子我女儿?”易中脸上的不解更甚,“康董事长,这话从何谈起?我易中连妻子都没有,怎么会有孩子?还有儿有女?”

    康子仁瞧着他脸上的神色,立刻在心里断定,易中果然不知道舒一曼怀孕的事。

    “没妻子不要紧,只要有人愿意为你生儿育女就行了!虽然还没出生,但据说胎儿很健康,已经到了快生产的时候了,你难道不是准爸爸吗?”康子仁笑着说。

    “快生了?”易中瞬间收敛起了脸上的所有神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是说,曼曼怀了我的孩子,快生了?”

    康子仁也站了起来,拧眉好奇地问,“易先生,你难道不知道?不是你因为要去南非,担心一曼在你们家里用人们照顾得不好,才让她回娘家来养胎的么?还有,你今天过来,难道不是来陪她生产的?”

    易中立刻拧了眉,“你是说,她上次回来,是说我让她回来养胎的?”

    不待康子仁回答,他又急忙问道,“她现在人在哪?她这怀孕期间,身体没有出现水肿还有其他对她自己身子不利的情况吗?”

    康子仁眸光一敛,原来真的是这个原因。

    他了然地笑了笑,双手按住易中的肩膀把他按回了沙发上,“你终于说出你不想让她现在生孩子的原因了!是因为你知道她的身体状况,这两年还不适合怀孕,因为怀孕生产会加重她受伤的盆骨腰椎等部位,是吧?”

    易中点了点头,“嗯。我不想让她冒险。但是,我没告诉过她生孩子会有这样的风险,否则她更要坚持怀孕。孩子玩几年要都可以,我不想再失去她。没想到,她还是背着我把孩子留了下来。”

    看到易中脸上淡淡的伤感,康子仁笑着安慰他,“别忘记了,我们这一大家人里好几个医生,更何况我们还有全市最好的医院。一曼怀孕之后,越到后期越辛苦,几乎天天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而且,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她只能剖,不能自己生产,否则对她的盆骨伤害更大。不过,你放心,她很坚强,从来没抱怨过,每一天都是很自信很乐观。而且,她和两个孩子目前都很健康,你就等着当爸爸吧!”

    易中的眼眶不由地有点泛红,抬手紧紧握住了康子仁的手,“我很惭愧!幸亏曼曼有你们这些真心对待她的家人,真的很感谢!还有,她肚子里怀的真的是龙凤胎吗?”

    “当然!千真万确!”康子仁笑着点点头。

    “谢谢!我能不能把她现在带走?”易中问。

    “这个”

    康子仁刚犹豫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因为是女儿特地给她妈妈设置的特别铃声,康子仁只好先去接了电话。

    “真的吗?好,我现在就过去。”

    康子仁几秒钟说完,立刻挂了电话,笑着拍了拍易中的肩膀,“一曼已经进医院待产了,本来定的是三天后剖的。但是她说今天有点不舒服,刚到医院做了检查,产科专家建议现在就剖。走吧!”

    “现在就生?”易中满脸的惊喜,速来清冷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激动。

    “对,走!”

    “走!”

    医院里,舒一曼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童心答应她用DV帮她把生产的全过程录下来到时候给易中看,所以童心也换了无菌服陪着她进了手术室。

    “姐,我好害怕我最近看了很多生孩子的案例,真的怕我下不了这手术台!”舒一曼紧张地握住童心的手。

    童心还没回答,旁边的主刀医生笑着对她说,“舒医生,你也是咱济仁医院的大夫,难道还不放心我们的水平吗?再说,已经检查过了,宝宝很健康很活泼,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做剖腹也没什么太大的风险,你放心吧!”

    “我知道,凌主任,我不是不放心你们。可是,我还是恐惧!”舒一曼皱着眉,有点委屈地说。

    “我理解你,但是你想想,这么久的辛苦怀孕过程你都坚持过来了

    ,不就是等这个时候吗?很快的,几分钟就能看到宝贝了!”童心柔声安慰了她一句,举起了手里的DV,我可要开始录了哦,笑一笑。

    “嗯,我要让他看到我乐观的一面!嘻嘻!”舒一曼方才还泫然欲泣,看到镜头,立刻笑了起来。

    “好,那我们现在准备麻醉!”凌主任说。

    产房外面的更衣室里,康子仁和易中都已经换上了无菌服。康子仁把帽子给易中戴上,把口罩递给他,“我跟主刀的主任交流了一下,他们担心你的突然出现会让一曼因为紧张而影响手术。所以,还是等孩子取出来,等她的手术完成之后,我们再进去吧。”

    “好!”易中点点头。

    产房手术室里,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半麻醉的舒一曼连忙问,“第一个出来的是男孩女孩?”

    “儿子!”凌主任把孩子递到她眼前让她看。

    舒一曼连忙对着童心的镜头说,“阿中,你看,我们的儿子出来了!长得真帅,跟你一样一样的!”

    紧接着,又是一声更嘹亮的哭声,第二个宝宝也被取了出来。

    舒一曼又对着镜头说,“阿中,你快看,看看我们的女儿跟谁像?儿子都像你了,女儿可一定要像我哦!”

    童心握着DV的手因为激动在微微颤抖,一边为宝宝摄像,一边听着舒一曼高兴的解说,她感动的眼泪不停地流。

    刚才,子仁已经发短信给她,告诉她易中就在产房门口,也告诉了她,易中当初不想让一曼怀孕的真正原因。

    她就知道,这么好的女孩,易先生不会不要的。

    很快,两个宝宝都被包了襁褓,童心瞧了一眼凌主任这边也快缝好线了,走到舒一曼身边,把录好的录像播放给她看,说,“从头到尾都录到了,但是还差一个全家福的镜头。你和宝宝都在,就差宝爸了”

    舒一曼撇了撇嘴,“留着吧,留着以后有机会了补。”

    “不用补,我找个人来充当一下孩子的爸爸吧,这样在产房里拍出来的才有意义!”

    童心笑着说完,就向门口走去,舒一曼不解地看着她,“不要啊姐!”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两个魁梧的男人穿着无菌服走了进来。

    前面的人她见过无数次他这种装扮自然是认识的,大姐夫康子仁呗。

    舒一曼疑惑了一下,难道姐要让姐夫来补这个镜头?她的疑问还没问出口,不经意看了一眼康子仁身后的人时,不由地愣了,疑惑的眸子慢慢瞪大,看着那个慢慢向自己走来的男人那细长眸子里蕴出来的温柔和深情

    “先生?”

    她激动地喊了出来,作势就要起来,被童心按了下去,“全家人都到齐了,配合一下,让我录完最后一个全家福的镜头!”

    这边,易中已经握住了舒一曼的手,俯身取掉口罩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满眼的通红,“曼曼,我来晚了,辛苦你了!”

    真的是他!真的是先生!

    眼泪不受控制地滚落,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他说,他来晚了,辛苦她了所以,他不生气?没有因为自己背着他留下了孩子而生气?

    易中突然单膝跪了下来,手里多了一枚闪亮的钻戒,“曼曼,嫁给我吧!让我以后,名正言顺地照顾你,还有我们的两个孩子。”

    舒一曼眼里的泪水几乎都因为讶然错愕都停留在了眼眶里,瞪大了眸子,完全难以置信。

    易先生,不是说不会结婚的吗?不是说,不想要孩子的吗?

    不仅没有责怪她,还还求婚了?

    手术室里包括童心康子仁在内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感动得惊呆了,好在凌主任已经完成了手术,都呆呆地看着舒一曼,等待着她点头,等待着易中手里那枚闪闪的大钻戒赶快套上舒一曼的手指上

    舒一曼的嘴巴蠕动了一下,刚想开口,只听“哇哇”小床上的儿子大哭了起来,紧接着,旁边的妹妹也哭了哭声比哥哥的声音还要大。

    护士连忙过去安慰,“小宝贝,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捣乱啊,乖乖哦,不要影响爸爸向妈妈求婚!”

    而这边,向来淡定的易中有点着急了,看看舒一曼,又看看那边哭得撕心裂肺的孩子,满脸的心疼。

    不待舒一曼反应过来,易中直接站起来,把手里的钻戒套进了舒一曼的无名指上,捧住她的脸亲了一口,“在还在面前,就不要不给我面子了!我去看孩子!”

    说完,连忙去抱起了孩子,在护士的帮助下,一手抱一个,笨拙地哄着,“别哭了,儿子闺女,你也别哭了”

    瞧着他忙乱的样子,舒一曼忍不住破涕为笑,大声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高兴,一声比一声幸福

    而童心的镜头里,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幸福画面都录了下来。

    康子仁站在她旁边,忍不住抬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医冠禽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落伍小说只为原作者医冠禽兽梁衍照季婷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医冠禽兽梁衍照季婷婷并收藏医冠禽兽最新章节